第二十章 火山腹中 · 2

发布时间: 2019-12-02 11:55:52
A+ A- 关灯 听书

“噗”地一声,紧紧闭拢的玄冰铁壁将她的裙角夹住,登时撕裂开来,她丝毫顾不得了,炙热的气息如热浪层叠拍击,将她脸上的泪水瞬息蒸干。蚩尤狂奔于前,乱发飞扬,不知被那背影,还是被热气与火光刺痛眼睛,她的泪水不断地涌出,不断地化为轻烟消散。

凹凸不平的甬壁在远处火光映照下,光影变幻,显得如此诡异而捉摸不定。迎面的气息越来越酷热,仿佛火苗窜跃,舔烧着脸颊。红光逐渐变亮,狰狞地吞吐着,扩散着,像张开的巨嘴,要将他们吞噬。

这是一条死亡之道,但她却义无反顾地选择,只是因为前面的那个狂野少年啊!那个肆虐地闯入她的心室,将一切捣乱后又扬长而去的冷酷少年;那个无情无义,对她的汹涌爱意视如不见,恣意践踏的漠然少年。

片刻之前,他刚刚将她的心撕成粉碎,但她为什么依旧难以割舍?泪水模糊了视线,那个身影却越来越加清晰。那身影,让她痛入骨髓,不能呼吸。

在她的耳中,轰然响着那遥远夏日午后,美丽的陌生女子所说的话。

“女人喜欢让她笑的男子,但她真正爱的,却是让她哭的男人。”

自从与他相遇,她就像暖春中融化的万丈坚冰,所有的冷漠与骄傲都融成了汹涌泪水;融化了,流干了,只剩下浮萍般跌宕的内心。

前方,赤光跳跃着,漫漫火苗倏地从拐弯处窜出。热风滚滚拍来,眼前一片红光,耀眼眩目。

烈烟石紧紧追随着蚩尤,绕过漫长甬道,穿过熊熊烈火,终于来到地狱一般炎热恐怖的火山内腹。

炎风扑面,烈火烧灼,蚩尤与烈烟石猛地顿住身形。他们站在山腹内壁的悬崖上,前方是纵横将近三里的巨大山腹,下方仅仅二十丈处,滚滚的赤红色岩浆如怒海一般地翻腾汹涌着!

轰然巨响声中,艳红色的岩浆忽而旋转,忽而欢腾,涡流似的推挤着、牵拉着,无数的气泡冒将上来,绚丽的火浪冲天激涌,山腹四壁红光闪耀。空气炎热地仿佛随时会爆炸一般,两人站在悬崖边上,看那红海涌动,赤光跳跃,脸上似乎都要迸裂开来。热风卷来,两人的头发迅速焦枯蜷曲。

突然一阵雷鸣般的爆响,岩浆飞涌爆炸,道道火龙倏地高窜怒舞,猛然冲到极高处。岩浆火浪四处喷飞,蚩尤与烈烟石急速后退,山腹中迸炸飞舞出无数道亮红色的弧线,“咻咻”声中,闪电似的怒射在四壁。两人身边的岩壁白烟腾腾,刹那间被灼烧出无数个深孔,深孔中红光亮晶晶地闪烁,仿佛宝石,过了半晌方才熄灭。

每隔片刻,那岩浆就要汹涌喷炸一回,火龙赤浪冲天飞舞,红线纵横交错,空气中满是焦臭的气息。

数以百计的紫色透明晶状物从上方纷扬飘落,如紫雨一般洒落在沸腾的岩浆火海里,没入之时,每每闪耀刺眼紫光,岩浆陡然汹涌,发出闷雷似的响声。

烈烟石低声道:“紫火冰晶!祭神大典果然已经开始了!”

蚩尤惊怒交加,烈碧光晟果然以紫火冰晶投入火山之中,做为引爆火山的诱引。不知纤纤究竟如何了?

烈烟石心下酸楚,淡淡道:“纤纤姑娘定然还没有投入这岩浆中,否则这火山即刻便要喷发了。此刻吴回等人必定尚在以念力法术激发岩浆。”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蚩尤心中稍定,沉声道:“我们要如何才能出去?”

烈烟石抬头道:“唯一的出路,便是那顶上的火山口。”

南人抬头望去,三十丈高处,有一个直径四十余丈的裂口,山腹内冲天激涌的火龙光柱,有些便从那裂口中喷薄冲出。裂口之外,红光眩目,依稀可以看见高远夜空。

蚩尤精神大振,虽然有三十丈高,但要御气飞出并非难事,何况纵然御风术火候不足,尚有木族神禽十日鸟。只是必须在这山腹内的岩浆火浪喷爆的间隔空隙中冲出,否则一旦被岩浆火龙击中,掉入那滚滚沸腾的火海,只怕连骨头也找不着一片。

当下凝神聚意,青光眼瞬息绽放,扫望观察那火山口与四壁地形。突然双眼微眯,奇道:“那是什么?”

蚩尤见她面色苍白,碧眼中闪过惊怖的神色,登知不妙。沉声道:“究竟是什么东西?”

烈烟石闭起眼睛,念力集聚。全身猛地一震,朝后退了一步,碧眼中光芒大作,脸上潮红一片,香汗涔涔,颤声道:“是赤铜盘!”

“赤铜盘?”蚩尤微微一愣!突然一凛,霍然想起这赤铜盘正是一千年前,火族赤帝等三十六位绝世高手费尽心力,用来困住图腾凶兽赤炎金猊的封印神器!先前赤霞仙子说过,烈碧光晟今夜进行这祭神大典的另一重要目的乃是以火玉盘开启赤铜盘封印,释放出赤铜盘中封印千年的赤炎金猊,烈烟石低声道:“这赤铜盘原本应当在火山岩浆深处,但现在已经快要到火山口了。倘若出了火山口,赤铜盘的封印神力就要大大减弱,即便念力不够,烈碧光晟也可以轻而易举地打开封印!”

话音未落,突然听见一声惊天动地的狂嘶怒吼,山腹中猛烈震动,碎石密雨陨落。岩浆“轰”地爆炸开来,无数道红色的滚烫液体如蛟龙出海,钻入四周岩壁,白烟腾绕。

蚩尤、烈烟石脚下的岩石突然崩塌!两人惊呼一声,朝着那狂肆沸腾的赤红岩浆急坠而下!

万千火焰倏地从两人身旁飞窜而起,怒吼咆哮。赤焰红光将烈烟石苍白的脸映照得犹如桃花海棠。原来上苍竟是注定让他们同葬于这滚滚岩浆之中么?刹那间,她心中的恐惧竟忽然变成说不出的喜悦,嘴角竟牵起淡淡的笑容。

蚩尤大吼一声,左手猛地抓住她纤白皓腕,右手苗刀电舞,碧光冲天,七只太阳乌欢鸣怒舞,红羽纷扬,赤影纵横,几只巨爪猛地抓住两人衣服与手臂,闪电般朝上冲去。

这时,岩浆突然剧烈喷薄爆炸,紫红色的火浪液体纷纷怒涌飞溅,在二人的脚底闪电上冲。

太阳乌嗷嗷怪叫,电光石火间窜入岩壁的甬道之中。

身后轰然巨响,山腹之中一片艳红,绚丽的紫红色火光巨浪冲天,欢腾喧嚣地冲出那火山口,在数十丈高的空中迸炸为耀眼的火浪红雨。

太阳乌嗷嗷乱叫,在两人之间昂首阔步,尖喙不断地啄击蚩尤的脸颊。蚩尤搔痒难耐,哈哈大笑。左手依旧紧紧地握着烈烟石的皓腕。

烈烟石全身酥软,绵绵无力地斜靠在岩壁上,满脸潮红地凝视着蚩尤,突然,一大颗泪水从眼眶中滚落,刹那间化为一缕轻烟无影无踪。正是这铁箍似的手,当日让她在万里高空挣脱不得,从此再也不能摆脱?而今日,又在最逼近死亡的时刻,将她从沸腾的岩浆上救出。

这一瞬间,她所有的怨怒妒火都烟消云散。汹涌的柔情在她的心中春藤缭绕,四下蔓延。

突然,上方又传来那惊天裂地的狂吼,山腹再次迅猛震动,更多的碎石迸泻陨落,砸入沸腾的岩浆中。太阳乌昂首振翅,嗷嗷大叫。两人抬头望去,面色倏地大变。

只见那飞旋的赤铜盘突然光芒大涨,眩目的白光中闪起一道赤红色的暗影,猛然扩散,瞬间爆舞而出,在空中咆哮飞扬,赫然是一只周身赤红的巨大怪兽!

那怪兽宛如一只雄狮,但是十倍于狮子,通体红光,淡淡红鳞,红睛巨吻,鬃髯如烈火般熊熊燃烧飞舞。张开巨口嘶声咆哮,獠牙森森,涎水从牙隙、舌间滴落,一团火球从口中轰然喷出。尾巴上也如燃烧着火焰,横扫之间炎风怒舞。四爪则依旧是四道赤红色的光柱,收束于那赤铜盘中。

一股狂烈炙热的炎风随着它的跳跃嘶吼,在山腹中雷霆扫荡,狂风到处,岩石飞迸,烈火高窜。

烈烟石缓缓道:“这便是本族图腾凶兽赤炎金猊。”

蚩尤扬眉冷笑道:“我道是什么了不得的怪兽,原来也不过如此。”

烈烟石微微一笑,柔声道:“眼下它还困在赤铜盘中,所以威力只发挥了千万分之一。”蚩尤微微一惊,原来这怪兽还没有逃出封印,就已经有如此狂肆威力。

果然,赤炎金倪兽嘶声狂吼片刻,突然扭曲收缩,如一道红光收纳回那飞速旋转的赤铜盘中。

烈烟石道:“眼下这神兽已经在封印中挣扎了,说不定何时便会冲将出来。事不宜迟,我们要尽快离开此地,阻止烈碧光晟将这神兽解印出来!”

蚩尤突然想到纤纤,霍然起身,呼啸一声,道:“鸟兄,此次又要看你们的本事了!”

太阳乌嗷嗷乱叫,昂首睥睨,煞是得意。

蚩尤与烈烟石稍稍计议,决定在岩浆烈火方甫喷薄完之时,御鸟冲天逃离。由于间隔时间极短,必须一气呵成,瞬间飞到百丈以上的高空,方能成功逃出此地。

当下二人骑乘太阳乌,凝神聚气,静候时机。

“轰隆隆!”一连串闷雷似的巨响,炽热岩浆炸涌翻飞,光柱交错,火浪冲天。就在山腹中的漫空火焰刚刚消散之时,蚩尤一声呼啸,太阳乌嗷嗷怪叫,驮着二人闪电般盘旋腾空,朝着上方那火山口怒舞飞翔。

火光跳跃,热浪逼人。

眼花缭乱中,那火山口已经迅速逼近,越来越大,越来越分明。他们可以清楚地看见,在那裂口之外,红光漫天,星辰暗淡;他们甚至已经可以听见喧嚣的鼓乐声,急促如风雷,密集似暴雨,隐隐约约还可以听见惊恐的呐喊声、呼叫声,漫山遍野,此起彼落。

当是时,头顶六、七丈处的赤铜盘突然发出一声尖锐刺耳的怪声,一道道紫红色的妖丽光芒离心飞旋,光幻流离。

“蓬”地一声巨响,那赤铜盘朝上陡然飞高数丈,与此同时,那声狂暴的惊天怒吼又轰然爆炸,在两人耳中嗡然震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