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火山腹中 · 3

发布时间: 2019-12-02 11:55:56
A+ A- 关灯 听书

乱石飞溅,纵横急撞。太阳乌怪叫声中,巨翅狂风鼓舞,蚩尤护体真气蓬然爆放,将飞射而来的乱石一一震飞。

上方剧烈震动,仿佛整个山腹要崩塌一般。宏声巨响中,一团紫红色的光芒爆炸开来,在空中飞舞澎湃,幻然变化,登时又化做那巨大凶狂的赤炎金猊兽!

狂风扑面,热浪烧灼,那紫光晃得两人双眼生疼。太阳乌不甘示弱地怒吼鸣叫,巨翼煽动烈猛炎风,纵横飞舞,朝着那赤炎金猊兽猛然撞去。

赤炎金猊兽蓦地低头扫望,赤红色的凶睛倏地爆射出凌厉红光,猛地张开巨口,狂吼咆哮,一团巨大的紫红色火球从森森獠牙之间闪电射出,朝着两人飞撞而来!

火球轰然电射,狂风怒卷,风雷呼啸。

太阳乌嗷嗷狂叫,极是愤怒。两只太阳乌不等蚩尤拔刀,早已如闪电般一左一右交错冲出,朝着那火球交错撞去。

十日鸟素来喜欢吞食火焰,这么大的火球在它们眼中想来更是极品美味。

那两只太阳乌怪叫迭声,俯冲扑翔,左边一只抢先冲到,猛地将火球吞入口中;轰隆一声,那只太阳乌突然发出紫红色的光芒,全身一震,羽毛纷扬,歪着脖子鸣叫几声,似乎费了些力气才将那火球吞入。

另外那只太阳乌颇为懊恼,对着赤炎金猊兽呜呜乱叫,在空中盘旋,似乎在等它发出第二颗火球。

这当儿,蚩尤二人已经冲到赤炎金猊兽的身侧。赤炎金倪兽狂怒咆哮,猛然回身跳跃,两只前爪竟然从赤铜盘中跳出,嘶声怒吼,朝着两人扑来;凶睛慑魂,火浪扑鼻,森然巨口瞬息咬噬。

嗷嗷怪叫声震耳欲聋,蚩尤身后又冲出两只太阳乌,左右交错,卷起赤焰炎风,朝着赤炎金猊兽撞去。

轰然巨响,怪叫怒吼不绝于耳,红羽纷扬,火光飞窜。突然一声震天狂吼,两只太阳乌怪叫退开,似乎不敌赤炎金猊兽。

众太阳乌登时大怒,除了驮着两人的那两只之外,五只太阳乌齐声怪叫,扑打啄击,朝着赤炎金猊兽发动狂猛进攻。刹那间,木族神禽与火族神兽展开殊死搏斗。

而蚩尤二人便乘着这空隙冲天飞起,御鸟朝着不到五丈高的火山裂口飞去。

那火山裂口就在眼前了!

裂口外红光火柱冲天跳跃,仿佛无数火龙在交错怒舞。爆炸声、鼓乐声、呼喊声交相混杂,听得一清二楚。

就在这时,两人突然看见上空黑影一闪,一个水晶玉匣翻转坠落,朝着他们迅速撞来,太阳乌齐齐鸣啼,倏然避让,那水晶玉匣翻转着从两人之间错身坠落。

突然,当那水晶玉匣错身翻转的瞬间,蚩尤看见一张俏丽的少女脸容,安详地躺在黑天鹅绒布上,火光映照着她的淡淡笑容,弯弯的长睫在眼睑间投下优美的阴影,仿佛正在作一个悠长的美梦,那是他朝思慕想,日夜牵挂的容颜。

蚩尤全身大震,失声叫道:“纤纤!”烈烟石蓦地一惊,转头望去,看见那水晶玉匣翻转急坠,刹那间已经从赤炎金猊兽与五只太阳乌身边错落,迳自往沸腾翻涌的岩浆火海中冲去!

蚩尤肝胆欲裂,猛地大喝一声,驾御着太阳乌闪电般冲下,左手翻舞,默念“抽丝诀”,身上的衣服“丝丝”作响,刹那间化为一道青光,经由他的手掌闪电般飞扬卷舞,朝那水晶玉匣缠绕而去。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而此时,裂口上响起一声惊雷似的大吼:“纤纤!”叫音未落,又有一道人影急电般坠落,朝着水晶玉匣电冲而去。烈烟石在与他错身的一刹那,分明辨出,正是拓拔野。

两道人影前后飞掠,瞬息从烈烟石身边冲过;她的心中蓦地升起一阵微微的悲凉妒意。

紫红色的岩浆沸腾涡旋,气泡翻腾,眼看着又要爆发喷薄。在那窜越的火苗与热气中,水晶玉匣突然融化,化成淡紫色的冰晶与透明的液体,朝着滚滚岩浆如雨滴落。“轰”地一声,岩浆上爆起淡紫色的光芒,仿佛层层巨浪向上翻涌,又蓦地变成泡沫,纷扬离散。

纤纤翻转身体,在火光中舒展肢体,仿佛在风中飞翔的鸟,水里遨游的鱼。

青光飞舞,蚩尤的碧木丝带牢牢地缠住纤纤,猛地将她往上扯去。

拓拔野急速下落,大喜叫道:“鱿鱼!怎么是你!”狂喜之下,连声音都已经颤抖起来。

蚩尤亦是大喜,叫道:“好乌贼!你也逃出来了吗?”不及多说,奋力拉拽,将纤纤朝上拖去。

当是时,山腹中红光跳跃,热气中火苗飞窜,那根碧木丝带突然“哧”地一声断裂开来,纤纤娇躯辗转,又朝下急速坠落。

蚩尤双臂抡空,猛地坐倒在太阳乌上,大骇若狂。拓拔野喝道:“我来!”蓦地真气灌注脑顶,犹如怒箭疾射,倏地从蚩尤身边掠过,直冲赤浆红海。

拓拔野左手翻飞,身上的衣裳也刹那化为青光碧带,迤逦翻飞,将纤纤陡然缠住。火苗跳跃,热浪汹涌,纤纤的发丝根根蜷曲焦枯,嫣红的娇靥香汗淋漓,眉尖轻蹙,花唇微启,似乎在喃喃呼喊着什么。

落l霞x小x说s

拓拔野心中一酸,叫道:“好妹子,我来了!”电冲而下,丝带飞卷,将她盘绕上拽。但是火势太猛,空气中都是炙热火苗,那丝带登时又“嗤”地断裂开来。

拓拔野不顾一切地疾冲而下,伸手一把抄住纤纤细腰,不及多想,真气蓬勃爆放,叫道:“接住!你们快走!”猛地将她朝着紧随飞来的蚩尤抛去。

蚩尤猿臂舒张,登时将纤纤接住;见拓拔野避无可避,即将坠落沸腾的岩浆赤海中,而自己鞭长莫及,心中大骇,失声叫道:“乌贼!”热泪夺眶而出。

漫漫火海,赤红色的岩浆翻滚沸腾,涡旋急转,炽热的气浪扑面而来;拓拔野脑中思绪飞闪,突然瞥见悬于自己脖颈间的那颗雨师妾泪珠坠倏然融化,从红发丝上滴落,眼见要蒸腾为轻烟,心中大急,猛地探出左手将它一把抄住,默念水族的“凝冰诀”,将它化为坚硬的冰晶。

而这时,火焰倏地跳跃,烧着了他的头发和衣裳,他距离那欢腾的岩浆,已经不足两丈。

拓拔野电光石火间闪过一个念头:那日在火族凤尾城的凤尾树上,自己是以水族“千重雪”激起凤尾树滔天火浪,然后因势利导逃离生天;现下唯有故技重施了!只盼自己这么一来,不会将这即将喷发的火山提前引爆……

当下大喝道:“鱿鱼快走!”周身真气如潮汐瞬息调集,滔滔灌注于右掌,默念“千重浪诀”,猛地朝着晃动沸腾的岩浆红海一掌击下!

手掌中蓦地爆放蒙蒙冰霜白气,夹带着雄浑汹涌的真气,宛如千重万重雪白巨浪刹那崩爆,轰然撞上那赤红色的沸腾火海。

“轰隆隆!”山腹中惊雷万响,山崩地裂,巨石横飞怒舞。

所有的岩浆仿佛尽数翻飞炸起,火光冲天,耀眼夺目,如同万千巨龙同时怒舞腾空。到处是高窜的火光红浪,到处是翻飞的滚烫岩浆。红线纵横飞舞,“哧哧”之声大作,山腹中白烟瞬间弥散。

拓拔野因势利导,藉着这反撞产生的惊天巨力,闪电似地腾空射去,与蚩尤一起,在无数火柱烈焰之中穿行绕舞。

火势极是凶猛,岩浆飞溅。两人护体真气蓬然怒放,但瞬息之间,身上依旧被烧灼了不少伤痕;然而这烧灼的疼痛,比起救出纤纤的欢愉,实在算不得什么!蚩尤将纤纤紧紧护在身下,与拓拔野一道纵声狂呼。

太阳乌在熊熊烈火之中欢声啼鸣,不住地吞食火球赤焰,振翅高飞。

拓拔野翻身跃上飞翔而来的一只太阳乌,拍拍它的脖颈,哈哈笑道:“走吧!”

当是时,那赤铜盘在空中轰然急转,道道紫红色光波离心甩脱,越来越强,飞涌而上的火柱、岩浆仿佛被利刃倏然削断。那赤炎金猊兽也变得越来越大,红鬃飞扬,嘶声狂吼,团团火球从它口中爆飞而出,几只太阳乌怒啼声中纷纷败退。

眼看着那赤炎金猊后腿中已有一只从赤铜盘中挣脱,烈烟石失声道:“小心!赤炎金猊要出来了!”

赤炎金猊兽低下头来,血红色的凶睛愤怒地瞪视着从漫漫火焰中飞翔而来的拓拔野与蚩尤,喉咙中发出低沉的吼声,獠牙交错,涎水不住地滴落。突然震天狂吼,红鬃犹如蓦地爆炸开的烈焰,一团巨大的火焰“轰”地一声从它的巨口中喷薄而出,朝着拓拔野三人射来。

火焰狂舞,半空中突然卷起狂烈的滔滔火焰,熊熊烈浪犹如千万座大山突然崩塌,带着惊天动地的巨响,朝着拓拔野三人当头压下。

拓拔野与蚩尤齐声大喝,猛地四掌齐推,碧光爆涨,迅猛的真气如刀锋般迎空怒斩,破入那滔天火焰之中。

“轰”地一声巨响,碧木真气四下崩散,那漫漫火焰爆炸开来,竟在刹那间增大了一倍有余,汹涌的气浪当空拍下,红光眩目。

太阳乌尖叫怒啼,竟被硬生生朝下拍落了近丈!而拓拔野与蚩尤亦被强猛得难以想像的巨浪迎头痛击,只觉得眼前一黑,气血翻涌,身形剧烈摇晃,险些仰面摔下鸟背。

两人心中大骇,自己二人内伤未愈,猝不及防,被这凶兽迫退倒也罢了,这太阳乌之强猛,在神兽圣禽之中当属超一流,竟也被这赤炎金猊兽瞬间击退。两人对望一眼,倒吸一口凉气,这才知道当日火族何以纠合赤帝等三十六位绝顶高手之力,方能将这妖兽封印入赤铜盘中。眼下这妖兽尚未完全解印,就有如此惊人之威,一旦从赤铜盘中逃离出来,岂不是要天下大乱吗?

赤铜盘呜呜旋转,红光旋舞,紫气纵横,那赤炎金猊兽嘶吼挣扎,仅有一条后腿在盘中,颗颗火球从它口中怒射飞舞,所到之处,洞壁迸裂,山石激舞。

通往上方火山口的道路,已经被这火族千年前的图腾神兽完全封住。

与此同时,山腹中的岩浆开始剧烈地翻滚沸腾,一大串一大串的气泡滚滚冒出,巨大的漩涡仿佛被一只无形巨手猛烈搅动,那紫色的光芒在岩浆之上翻腾成泡沫似的巨浪,道道火浪喷射腾空,岩浆发出“咕噜噜”的巨响,蓦地上涌,刹那间就涨高了三、四丈。

赤炎山即将彻底喷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