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百年情仇 · 1

发布时间: 2019-12-02 11:56:15
A+ A- 关灯 听书

轰雷不断,热风呼啸鼓舞,无数约丽红艳的火山弹“咻咻”破空,在拓拔野等人身边纵横飞舞,将他们的脸容映照得红光跳跃。

回头望去,距离那赤炎山已有数十里之遥。血红色的夜空中,滚滚黑云从赤炎山顶爆炸翻腾,直冲起数百丈高。黑云红光闪烁,同时又镶镀着耀眼白边,层层汹涌,妖艳而诡异。每一次轰雷爆响,那汹汹黑云就要膨胀爆炸近一倍。

山顶汹涌喷薄的红光将那赤黑色妖云映照得光怪陆离,变幻莫测。密集缤纷的赤红火线从乌云层中飞溅抛射,飞到数里甚至数十里外的地方。

黑云翻滚着,突然一层一层地崩塌,化为耀眼的白光雪云,如巨浪一般从赤炎山顶沿着陡峭山坡,四面八方翻涌奔腾,倾泻而下;一浪高过一浪,前仆后继地狂飙席卷。整座赤炎山上仿佛雪崩一般,白雾纷扬。

发光云怒吼着汹涌卷舞,所到之处,一切崩飞碎裂,烟消云散。滚滚雪云白浪如山洪一般冲卷着赤炎城,高楼街巷宛如泥捏纸糊,纷纷坍塌迸飞。那巍峨的金刚塔、险峻雄伟的红色城墙,也在发光云的汹涌冲击下轰然倒塌。雪浪滔滔,城墙红砖随波逐流,朝城外卷舞,蓦地纷纷燃起赤红火光。

刹那之间,这大荒第三名城便被赤炎山瞬间爆发的发光云夷成一片平地。

重重云山雪海倾倒翻腾,继续朝着城外绵绵青山席卷而去。火光冲天,城外群山之间万兽惊嘶狂奔,九族蛮兵、火族军士以及刑天的战神军纷纷溃散,惊呼呐喊,朝着周边飞也似地逃命。漫漫人海在山谷中汹涌奔流,旌旗纷纷断折倾倒,有些骑兵纵兽疾奔,直往附近的山坡高处逃去。

在狭长的山谷与岔口,无数人冲得太急,纷纷抢撞在一起,登时人仰马翻,乱作一团。无数骑兵被高高抛飞,手足乱舞惨叫摔落。万兽互相践踏冲撞,血肉成泥,悲呼惨嘶,凄厉入云。

滔滔云浪急速翻滚,刹那间冲入最近的山谷之中,数千名骑兵凄声惨叫,瞬息淹没,再也不见丝毫身影。山谷中满是滚滚银云白浪,汹涌的云浪激撞在山谷转弯处,层层涌起,刹那之间冲上了高高的山坡。在那山坡上勒马回望的数百南荒蛮兵齐齐惊叫,马兽昂首踢蹄,还未来得及奔跑,已被那炽热的滔滔云浪倏地吞没,几根漆黑的焦骨悠然抛起。

发光云怒吼着、翻腾着,四下喧嚣横扫。千山崩雪,万里红光,漫山遍野都是凄厉的惨嚎。

拓拔野等人在万丈高空,迎着炙热狂风朝下观望,眼见那滔滔白浪在万山之间呼啸奔腾,势不可挡,心中俱是惊怖莫名。自然伟力一至于斯,以人的力量,实在是难以抗衡。

烈炎摇头惨然叹道:“圣城尽毁,本族数万精兵又被这发光云片刻之间吞灭大半。损失惨重,难以估量。”又皱眉怅然道:“也不知刑天将军在赤炎大牢中怎样了?”

拓拔野心下也不由黯然,突想八郡主之事尚未告诉于他,心中更觉惨淡。犹豫片刻,正要开口,忽然听见远处传来惊天动地的怒吼声,登时将火山迸爆的轰鸣巨响压了下去。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数里外的空中,两个红衣人乘风翩翩飞掠,拓拔野凝神望去,左首一人雪肤明眸,典雅端庄,正是赤霞仙子;右首那人乃是个威岸男子,红发似火,赤须戟张,铜铃碧眼光芒爆射,令人不敢逼视。

右首那红衣人周身亮起眩目紫光,突然又是一声惊天怒吼。衣袖飞处,一个晶莹如冰雪的琉璃塔冲天飞舞,蓦地闪起耀眼金光,倏然幻化膨胀,变成那气势巍峨的琉璃金光塔,“呼呼”旋转着朝下方群山猛冲而去。

两道光芒浓淡变化的紫芒,从那红衣人掌心闪电般交错射出,映照在琉璃金光塔尖上。琉璃金光塔尖上登时亮起一圈眩光,朝着塔底盘旋绕舞。那两道紫光眩目流离,一圈一圈的红紫光环从塔尖绽爆,盘绕飞舞,直没塔底。琉璃金光塔登时彩光变幻,散射出无数道眩目金光;一时间,那彤红夜空、熊熊火光也相较失色。

琉璃金光塔急速旋转。在群山之间川流翻腾的滚滚雪浪白云,突然逸散出千万缕淡淡的红光,四面八方飞射汇集,吸纳入琉璃金光塔中。

万道紫气红光,如江河入海,绵绵不断汇集而去。空中嫣红姹紫,绚丽缤纷,煞是好看。

随着被琉璃金光塔吸纳的红光越来越多,越来越耀眼夺目,下方那汹涌奔腾、呼啸千里的发光云纷纷萎缩,原本翻涌高达百丈的浪头层层崩塌,逐渐收缩,速度也越来越慢。

拓拔野心下骇然,此人念力真气好生可怕,竟能以这神器琉璃金光塔为容器,丝丝缕缕吸纳那汹涌光云中的火属灵力,使得这气势狂猛,席卷一切的发光云乖乖俯首称臣!

万丈高空之下,那数万狂奔逃逸的火族军士与南荒蛮兵见着这奇异景象,无不立马横戈,抬头仰望,惊骇莫名。一时间,漫山遍野暂时沉寂下来。

突然有人尖声叫道:“赤帝陛下!是赤帝陛下!”千山登时沸腾,马鸣兽嘶,群兵骚动,战神军纷纷下马俯首拜倒,就连那叛军中也有大半张惶四顾,战战兢兢拜伏。“拜见陛下”之声群山响彻,闻达千里。

拓拔野一凛,原来此人便是大荒五帝之一的赤帝赤飙怒,难怪竟有如此本事!

南荒蛮兵惊惶失措,乱作一团。赤帝飙怒的名字如雷贯耳,在南荒威名远布,各蛮族对他又怕又恨;此时见他竟然已经出了琉璃金光塔,并在这万里高空之上,以法力遏止赤炎山发光云的狂猛气势,惊惧更盛。一时间进退两难,六神无主。

赤帝哈哈大笑,声音雄浑如铜钟。紫光滔滔不绝地映照在琉璃金光塔上,琉璃金光塔蓦地发出一声铿然长鸣,空中万千光芒登时迸散。琉璃塔“呼呼”旋转,瞬间化为三尺小塔,收入袖中。

他傲然迎风而立,神威凛凛。在高空之中徐徐俯瞰,碧眼如电,扫望之处,群兵无不畏惧慑服。南荒众蛮兵惊恐万状,不敢仰视。赤帝嘿然不语,突然转身与赤霞仙子朝着拓拔野等人急速掠近。群兵震慑,不敢妄动,犹自长拜不起。

祝融与烈炎大为欢喜,齐齐行礼,恭声道:“拜见陛下!”拓拔野也微微躬身行礼。

赤帝与赤霞仙子衣袂飘飞如云霞,滔滔真气迫面而来,周侧炎风竟如被快刀瞬息破开,刹那间便到了众人身旁。赤帝碧眼光芒电舞,迅速扫望众人一遍,朝着祝融微笑道:“祝火神,好久不见了!你的拐杖怎地不见了?脸色有些不好哪!是掉了拐杖摔跤了么?”

祝融微微一笑道:“拐杖被烈长老收走了,脸色不好是受了一点小伤。陛下挂心了。”

赤帝嘿然道:“烈碧光晟连你的拐杖也敢收走,难怪敢对寡人下手了!嘿嘿。”转头凝视烈炎,碧眼中光芒大盛,缓缓道:“你就是烈度羝的孙子吗?”烈炎恭声应是。赤帝打量他片刻,点头道,“果然是少年英杰,听说烈碧光晟要你造反,你宁死也不肯?”

赤帝哈哈大笑道:“好,好得很,嘿嘿,烈碧光晟听了你这句话,羞也要羞死了。”突然咦了一声,红眉微皱,右手闪电般搭在烈炎的手腕上,碧眼中闪过古怪惊讶的神色。点头笑道:“妙极!”

祝融与赤霞仙子的脸上均露出欢喜的微笑。拓拔野心下纳闷,却见赤帝碧眼光芒朝他扫来,瞳孔微微收缩,嘿然笑道:“小兄弟,多谢你帮忙复原本族圣杯,否则寡人就要在琉璃金光塔中做千年孤魂野鬼了!”

拓拔野正要答话,却听空中传来雷鸣般哈哈狂笑声:“赤老贼,出了琉璃金光塔,你一样要做千年的孤魂野鬼!”那声音愤怒怨恨,听来好生熟悉。

众人心中一凛,纷纷仰头望去,只见一个乌衣人从远处闪电飞来,蓬头乱须,衣裳褴褛,双眼光芒如电,正是适才协助赤霞仙子将众叛贼阻挡开来的神秘人物。

漫山遍野的军士纷纷抬头仰望,心中惊惧,不知是谁如此狂妄放肆,竟敢对赤飙怒说出这等话来。

拓拔野大喜,叫道:“赤前辈,怎地是你!”那乌衣人正是当日拓拔野在洞庭湖底救出的赤虬!心中灵光一闪,是了,他当年便是被赤帝与黑帝一道封印压困在洞庭湖底的,今日必定是找赤帝麻烦来了。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赤帝脸上倏地变色,双目中刹那间闪过惊怒、懊悔、悲凉的神色,衣裳猛地鼓舞不息。赤霞仙子突然一震,低声道:“原来是你!”直到此刻,她方才将这个神秘人物的身份想起来,心中那强烈的不安在这一刻得到了证实。

乌衣男子蓦地瞥见拓拔野,颇为惊讶,哈哈笑道:“小子,原来是你!哪里有大乱,哪里就有你,妙极妙极!”

赤帝冷冷道:“想不到紫火赤晶链也困不住你。一百多年的牢狱生活,竟然也不能使你有些许悔改。”碧目如电,戟须张舞,周身红光隐隐闪烁。

乌衣男子仰天狂笑,笑声中充满悲愤,厉声道:“悔改?老子悔改什么?赤松子就算被压成肉泥,绞成碎末,吹得形神俱灭,也绝不悔改!”

听得“赤松子”三字,拓拔野“啊”地一声惊呼,陡然剧震。电光石火间,当日蚩尤所转述的南阳仙子的所有回忆在脑中飞闪而过,刹那间恍然大悟。忖道:“赤前辈兽身是赤虬,南阳仙子所说的赤松子兽身也是赤虬;赤前辈每年在六月初六时必定要狂怒发作,南阳仙子也必定在那一天喷薄宣山烈火……我早该想到赤前辈便是当年的大荒雨师赤松子了!天底下哪有这等巧合之事。”心中懊恼,暗骂自己太过粗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