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百年情仇 · 3

发布时间: 2019-12-02 11:56:19
A+ A- 关灯 听书

遍山军士惊呼声中,赤帝纵声长啸,“轰”然爆响,七道赤紫红光突然从他头顶、四肢与前胸、后背逸射飞出,在他周身上下缭绕盘旋,光芒绚丽,流离变幻。他右臂斜斜上举,右手握拳,拇指与无名指那七道紫光突然环绕手臂急速盘舞,轰地一声冲天飞起,在他上方化为一条巨大的紫光火龙,咆哮飞舞。

众人大惊,祝融、赤霞仙子齐齐失声道:“紫光七曜!”惊喜交集。

拓拔野蓦地想起《五行谱》中说到,火族之中有一门御气神功叫做“紫光七曜”;所谓“七曜”乃是指天上日月与五行星象。赤火真气到了至高境界,便可以将真气化为日乌、月凤、金牛、木兕、水蛇、火龙、土象七种星象形状的真气光拳,随着手势与法诀恣意变化,每一种星象光拳都是至刚至猛;因此这“紫光七曜”可谓天下最为威猛狂霸的拳法。火族中古往今来,练成此拳的也不过十六人而已。

赤松子怒吼声中,横空弹舞,巨尾卷起一道赤红色的眩目光弧,以惊天裂地之势朝着赤帝轰然电扫。

赤帝喝道:“紫光火龙曜!”那条火龙嘶声狂吼,随着他的拳头指向,怒飞而出。巨大的龙头紫光破空怒舞,闪电般撞向赤松子雷霆巨尾。

“轰隆隆!”整个夜空仿佛突然波荡起来,一团橘红色的光波在两条巨龙相击的时刻猛烈崩爆开来,强烈的紫色光漪层层漾开,倏地扩散。

赤帝接连怒吼道:“紫光日乌曜!紫光月凤曜!紫光金牛曜……”手势急速变化,忽而环合为圆,忽而弯曲如钩,紫红色的赤火真气滔滔不绝地经由手臂直破入空,在那彤红色的夜空中急电狂舞,迅速变幻。

紫光忽然变成巨大的凤凰,忽然变成狂野的犀兕……紫芒爆舞,真气光拳幻化为七种凶兽,排山倒海地层叠猛攻赤松子。速度快如闪电,声势远胜风雷。以拓拔野的眼力望去,漫漫紫光冲天崩爆,仿佛有七只紫红色的巨大凶兽在同时围攻赤松子一般。

赤松子怒吼狂啸,猛地卷舞飞腾,赤红色的光芒蓦地迸炸爆舞,那紫光七曜齐齐撞在红光之上,发出海啸飓风般的震响。赤松子在紫光之中发出狂冽凄恻的吼声。

强光耀眼,赤红青紫,层层光晕轰然扩爆,彤红色的夜空忽地变成五彩缤纷,光怪陆离。就连赤炎山上汹涌升腾的滚滚黑云,也蓦地变成七色重彩,亮光夺目。

赤松子悲吼声中,一道清冽白光从他巨口喷出,如彗星横空,电射赤帝。

赤帝适才毕集赤火真气将“紫光七曜”同时崩爆,真元大耗,不料赤松子在如此重创之下竟能反戈一击。惊骇震异,大吼一声,右臂转折,右拳中指飞弹,使出“紫光七曜”中最为厚重的“紫光土象曜”。

雄浑紫光在他拳头上崩爆飞出,幻化为巨大的长牙猛犸,但紫光尚未完全成型,那白光已如急电般破入紫光之中。

“嗖!”地一声,紫光崩爆涣散,那耀眼的白光从赤帝前胸没入,后背飞出,倏地直冲幻彩流光的夜空,在炽热的狂风中呜呜旋转。

赤帝微微一震,迎风傲立,哈哈狂笑道:“水玉柳刀!好一把水玉柳刀!”周身上下蓦地亮起艳红的光芒,全身仿佛瞬间透明。“噗噗”之声大作,身上喷出无数道血箭。

众人大骇,赤霞仙子与祝融惊呼声中,齐齐飞掠上前。赤帝想要伸手将他们推开,但却猛一摇晃,朝着下方飘摇坠落。赤霞仙子霞光带绚光流彩,将他蓦地缠卷,拖曳上来,默念“炼火诀”,将他周身伤口蓦地封合。但他体内经脉错毁,绝不是一时半刻所能恢复的了。

拓拔野惊骇瞠目,赤松子明知缠斗必定不是赤帝对手,竟然诱使赤帝同时崩爆“紫光七曜”,然后乘他真气不及汇集的刹那,毕尽全身真气,发出水玉柳刀。这自杀式的两败俱伤打法,由他使将出来,即便是赤帝,也是避无可避。

赤松子在空中哈哈狂笑,扭曲摇摆,蜕化还原为人形,随风跌宕,似乎随时都要掉落。蓦地将那水玉柳刀吸回腹中,嘿然冷笑道:“老贼,你这紫光七曜原本可以将我打得粉碎,为何突然假惺惺地大发慈悲?”

赤帝戟须张扬,碧目之中闪过奇怪的神色,又像是伤心又像是欢喜,喘息着嘿然笑道:“杀了你还不容易?寡人何必急着杀你?不过下次你就没有这般好运气了。”

赤松子张口大笑,却真气不继,猛地朝下急坠。拓拔野大惊,连忙让一只太阳乌俯冲而去,将他横空救回,驮到他的身边。赤松子被那“紫光七曜”毁伤经脉,真气狂乱,伤势不在赤帝之下;适才逞强坚持,没有及时修复,伤势更重。当下拓拔野为他输导真气,初步修复经络。

当是时,突听赤炎山顶传来前所未有的猛烈震响,仿佛整座山都迸炸开一般。众人望去,只见一道红紫色的光柱从山顶冲天喷舞,那滚滚黑云忽然迸裂开来,朝着四周坍塌爆散,犹如滔滔巨浪在空中倏地平展蔓延。

红紫色的光柱中,有一道人影淡淡地闪过,隐没于层层乌云中。

继而赤炎山剧烈震动摇晃,闷雷滚滚。

“轰隆!”一声惊天巨响,山顶蓦地迸炸开来!火光冲天,万千巨石崩飞狂舞,乌云朝着四面八方汹涌翻腾。由蒙蒙的云层烟雾之中,传来一声泣鬼哭神的震天狂吼,乌云崩散,火光倾摇。

那吼声凄厉凶恶,说不出的恐怖,众人心中突然一阵森寒。拓拔野的寒毛竟也不由自主地竖立起来。他心道:“这吼声好像在哪里听过一般……”蓦地灵光一闪,失声道:“赤炎金猊兽!”

叫声极响,众人登时大震,脸色陡变。蚩尤听见“赤炎金猊兽”五字,也突然惊醒,挣扎着爬起身,朝着赤炎山望去。

血红色的夜空,黑云滚滚奔散,山顶红光摇舞,灰白的云雾逐渐散开。突然又是一声震吼,众人蓦一打颤,只见赤炎山顶又是一阵猛烈摇动,万千火光迸炸爆发,冲天喷射。

忽然,一道眩目的紫红色光芒在山顶轰然怒放,光芒剧烈摇曳变幻,突然收拢变成一只巨大的金猊,在血红色的夜空中昂首狂吼。红鬃怒舞,白牙森然,那赤红色的凶睛如霹雳爆闪。

封印了一千年的图腾凶兽赤炎金猊,终于冲出了赤炎山。

刹那间,众人心中一阵惊惧森冷,漫山遍野一片寂然。拓拔野与蚩尤蓦地对望一眼,心中惊怒悲凉,原来烈烟石拼死抱住赤铜盘冲入赤炎山岩浆,竟还是不能阻止这妖兽逃逸猖狂。

赤炎金猊兽在空中跳跃狂吼,惊雷滚滚,一颗颗巨大的火球从它口中喷出,呼呼燃烧着,划过道道红光,抛散在赤炎城中。那一片焦黑瓦砾登时重新燃烧起熊熊火光。

忽然听见那赤炎金猊兽的身上传来一个人的声音,微笑着一字字道:“烈碧光晟拜见陛下。陛下圣明,赤霞仙子、火神祝融、烈炎,还有那两个龙族奸细,都是偷盗圣杯,触怒赤炎神的罪魁祸首;还请陛下遵从长老会决议,将这些叛党尽数清剿。”声音和蔼,雄浑有力,赫然竟是烈碧光晟。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叛军与南荒蛮军登时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呼啸呐喊:“烈长老!烈长老!烈长老!”

拓拔野心中暗叹,终于还是让这奸贼得逞,控制了赤炎金猊兽。这赤炎金猊兽凶狂难挡,困在赤铜盘中时,就凶悍若斯,令自己、蚩尤联合六只太阳乌之力亦不是其对手,此番逃离封印,凶焰更炽。眼下赤帝、祝融、赤松子与蚩尤尽皆重伤,单凭自己、烈炎与赤霞仙子,只怕也难以驯服这图腾凶兽。心中寒意森森。

赤帝强行运气,哈哈狂笑道:“烈碧光晟,你竟敢命令寡人?嘿嘿,你这叛贼,寡人第一个灭了你!”想要甩脱赤霞仙子与祝融,却浑身乏力,经络如火烧火燎。

烈碧光晟微笑道:“陛下,你怎地不分忠奸,庇护奸佞?长老会的决议在你眼中也不值一顾吗?那可当真让我们这些忠良义士寒心了。”

赤帝怒极反笑道:“辣你奶奶的!忠良义士?你这奸贼,谋弑寡人,陷害忠良,毁灭圣城,释放凶兽,涂炭生灵,还敢自称他奶奶的忠良义士?寡人要将你投进蛇蝎火海!”

烈炎再也忍不住,厉声喝道:“烈碧光晟,你对得起烈家祖宗,对得起火族百姓吗!”

赤炎金猊兽咆哮跳跃,朝着拓拔野等人踏风飞驰。烈碧光晟骑坐在妖兽背上,左右手中各有一个赤红色的铜盘与玉盘在呜呜旋转,口中微笑道:“赤炎神发怒,圣城被毁,乃是由你们这些反贼偷盗圣杯引起;若不是我烈某及时赶到,制服这赤炎金猊兽,本族便要遭受千年浩劫了!黑白分明,你们竟然还敢信口雌黄?赤飙怒,你这昏庸暴君,竟然与这些乱臣贼子勾结,与全族为敌,太令我们失望了。”

赤帝怒极而笑,真气岔乱,剧痛攻心,登时连笑声也发不出来。

叛军纷纷狂呼:“杀了这昏君,另选赤帝!”遍野战神军大怒,纷纷怒斥回骂。双方原本交错混杂着狂奔逃命,后来又观望赤帝与赤松子激战,一直相安无事,此时一触即发,立时又开始混战起来。杀声震天,骂声不绝。

赤松子真气稍顺,哈哈狂笑:“老贼,你残暴刚愎,才会有今日的众叛亲离。”喘气不已。

烈碧光晟微笑道:“听到了么?这便是天下呼声。今日烈某就顺应人心民意,将你们这些独夫暴君,乱臣贼子就地正法。”和蔼坦荡的声音,此刻听来却是森寒入骨。

天地轰雷爆响,赤炎山上的火光熊熊喷舞。乌云沸滚,又化做漫漫发光云沿着山坡四下奔腾。

彤红色的夜空中,那赤炎金猊兽驮着烈碧光晟,狰狞狂吼,卷挟紫红色飓风,朝着拓拔野等人闪电冲来。烈碧光晟红衣鼓舞,手中双盘呼呼旋转。细长的双眼在红光映照下,跳跃着凛冽的杀意。

(卷三《灵山十巫》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