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赤炎金猊 · 3

发布时间: 2019-12-02 11:56:31
A+ A- 关灯 听书

众人骇然惊呼,赤霞仙子与拓拔野、烈炎齐齐抢身冲上,流霞光、无锋剑气、赤火真气卷起数道红紫青绿的光芒,闪电般射向狂风般卷席的赤炎金猊兽。

“嗖嗖”连响,赤霞仙子的十数道霞光带瞬间卷住妖兽,但她真元大损,被妖兽奔跃一震登时崩散开来。与此同时,拓拔野的剑气如青光霹雳倏然洞穿妖兽腰腹,鲜血喷飞;烈炎的赤火掌风也将它打得红鳞迸飞。但那妖兽毫不闪避,怒吼着迳直扑向南阳仙子。

赤帝与赤松子不约而同地奋力起身,怒吼道:“小心!”南阳仙子这才如梦初醒,眼神依依不舍地望着赤松子,嘴角微笑,蓦地回身挥掌,依旧是那“赤炎火凤诀”。但为时已晚。红光爆舞,尚未化为那巨大的火凤凰,赤炎金猊兽已经咆哮着扑入;巨口张处,七颗巨大的火球电冲而至,轰然破开南阳仙子双掌上怒放的赤火真气!

“嗤嗤”连响,眩光四射,七颗火球接连不断撞在南阳仙子的胸上,刹那没入,她身上登时亮起耀眼的赤红光芒。这一瞬间,周身骨骼看得历历分明,体内纵横交错的紫红色经脉,被那七道肆虐乱撞的火球冲击得扭曲崩断。

众人惊声大叫,赤炎金猊兽狂吼着当头撞入,赤鬃飞舞,巨爪抡拍。轰然巨响,光芒崩爆,南阳仙子低哼一声,高高抛飞而起,体内的紫红色经脉如乱麻交缠,无数的赤色光晕在她经络炸裂闪耀。

众人的心也随着她高高地抛起,重重地落下。赤帝与赤松子一齐发出嘶心裂肺的悲吼声,父子二人在这一刻显得如此相似。赤松子狂吼声中,双臂齐振,周身蓦地红亮,无数道紫光怒射开来,张口喷飞一道清冽白芒,如闪电一般没入赤炎金猊兽的背脊!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妖兽痛吼乱跳,高高立起身子。那道白芒忽然破肚飞出,穿过漫天血雾,呜呜旋转,蓦地回到赤松子的手上。妖兽嘶吼震天,继续朝着南阳仙子扑去。拓拔野心下暗叹,赤松子受伤太重,否则以他这水玉柳刀的惊天之威,这妖兽早已非死即残。

南阳仙子空中悠然翻转,突然双手一张,掌心中跳起两团青紫色火焰,倏地化为一杆耀眼火枪,“呼”地一声当空急刺,迅雷急电没入赤炎金猊的血盆大口!

“紫火神兵!”众人骇然惊呼,当今天下原本只有赤帝、祝融、赤霞仙子与刑天才会使出这紫火神兵来,岂料南阳仙子竟能在经脉错毁之下,轻而易举地使出来。她当年吞服情火丹后,真元强盛,今日又在赤炎山内汲取了众多火灵上神真气都变得强霸无匹,丝毫不逊未受伤时的赤帝。虽猝不及防下被妖兽及其赤炎火球撞伤经脉,但由于她在帝女桑三昧紫火的烈焰中煎熬了百余年,火灵防御的韧性超强,是以仍能藉机反弹,刹那间将体内的三昧紫火与赤炎火灵化为紫火神兵,迎头痛击。

赤炎金猊惊吼立身,双爪乱拍,却已不及。血光冲天,紫火神兵轰然穿过它的撩牙血舌,从它后脑贯穿而出。

但那妖兽凶顽勇悍,剧痛之下狂怒益盛。猛地甩头挣脱,随着烈碧光晟赤铜火玉盘撞击的节奏与隐隐念颂的法诀,飞腾扑剪,朝着南阳仙子疯狂进攻。

当是时,又听远处空中传来此起彼落的呼啸声,拓拔野等人扭头望去,心下大震,前后左右各有两三道人影御风飞掠而来。

东面领先的那人骑乘烈焰麒麟,独臂挥舞火正尺,阴骛冷漠的脸上隐藏着阴暗的喜悦,正是火正仙吴回。其后两人俱是南荒蛮族打扮的大汉,骑着三头尸鹫,横握黑铜戈枪,满脸凶狂。

西面两人,一个矮矮胖胖,凌风踏步,手持淡紫色的螺角;一个高高瘦瘦,脚踏两条赤红色的巨蛇,手中挥舞一对长鞭,正是“南风大仙”因乎与“双蛟火神”不廷胡余。

南面两个红衣女子冷艳傲慢,骑乘白鹤,各持一柄长七尺的寒冰玉钩,乃是火族玉勾双真。

北面三个凶蛮男子,骑乘青色丑怪的飞兽,各持重金锤、混金棍与鬼头刀,品字形包抄飞来。

漫山叛军见状士气更振,欢呼狂吼,鼓号破空,在令旗指挥下,潮水似地倾泻猛攻战神军,一时势如疯虎,将战神军冲击得溃乱离散。

拓拔野心下大凛,对方新添火族三仙、双真,再加上南荒五凶,以眼下己方实力,与之相去甚远,莫说反败为胜,能逃离此地已属不易。但赤帝又顽固好强,决计不肯逃离,岂不是只能坐以待毙吗?

赤帝哈哈而笑,喘着气道:“这群叛贼奸党以为寡人不行了,便大着胆子露脸了吗?嘿嘿,寡人让他们有来无回……”突然招手叫烈炎过来,低声道:“烈小子,你很好,寡人要带你去一个地方。”

烈炎茫然不解,恭声道:“是。”

身旁的祝融与赤霞仙子面色微变,低声道:“陛下!”

赤帝嘿然笑道:“你们在万千人中选中了这小子,不也是为了有今日吗?嘿嘿,早一些迟一些,也没有什么区别。”

祝融沉声道:“陛下,烈炎的经脉与真元只怕暂且还不足以承受……”

赤帝微微摇头道:“没有时间了,唯有如此搏上一搏。”

赤霞仙子与祝融对望一眼,满脸忧虑,但也唯有缓缓点头。

拓拔野与烈炎都颇为迷惑,不知他们所言何事。眼见吴回等人四面围来,南阳仙子又被赤炎金猊逼迫得险象环生,心下都大为焦急。

却听赤松子一声大喝,猛地站起身来,乱发飞舞,紫光冲天,乌金长袍片片飞扬,露出修长而肌肉纠结的躯体,神威凛凛。右手水玉柳刀轻轻一振,水光清辉摇曳波荡,哈哈笑道:“哪里来的这么多妖魔小丑,都给我回到鬼王殿去吧!”踏空飞起,夜空中蓦地亮起无数道刺眼白芒。

众人眼前一花,只见无数道白芒如暴雨飞射,四下怒舞。急速围聚而来的吴回等人纷纷格挡,真气纵横飞舞。“轰隆”连声,除了火族三仙微微后移之外,其余七人都霍然倒卷,飞出十余丈外。

众人见他重伤未愈,竟以一人之力,将四面群雄瞬间逼退,无不大骇。南阳仙子眼角视线一直牵绊在他的身上,见他大发神威,芳心大喜,笑吟吟地在妖兽扑剪之间曼妙穿梭,眼波温柔地凝视着赤松子,眨也不眨,脸上放出柔和的光彩。

拓拔野又惊又喜,心道:“赤前辈既与赤帝势不两立,怎地又肯相助?是了,定是担心南阳仙子的安危,所以才出手相救。”他虽然明知赤松子与南阳仙子乃是兄妹,畸恋不容于世,但不知为何,却十分同情二人,隐隐之中倒希望他们能好合如初。忽然又想,赤松子被紫光七曜打成重伤,眼下以两伤法术强自硬撑,不知又能撑到几时?不由又为赤松子暗暗担心。

因乎与不廷胡余吃过赤松子的亏,识得他的厉害,见他神威依旧,登时肝胆欲裂,惧意横生,一时不敢上前。那五个南荒凶人素来蛮勇,不识好歹,恼羞成怒之下纷纷怒吼着交错扑来。两个持黑铜戈枪的南荒凶人驾御三头尸鹫闪电冲至,黑铜戈枪轰然怒刺,两道乌光爆射而出。

赤松子哈哈大笑,瞧也不瞧他们一眼,左手凌空弹指,两道紫芒倏地飞射而出,登时粉碎乌光气芒,将那两个蛮汉打得冲天飞起。水玉柳刀横天虚劈,一道弧形白光呼啸卷舞,“当”地脆响,闪电般斩断北面攻来的重金锤,倏然破入,血光喷舞,一颗人头冲天飞起,在空中眨了眨,发出半声凄厉的惨呼。

余下那两名南荒凶汉登时魂飞魄散,混金棍失手掉落,瞠目结舌,不知进退。

拓拔野看得舒畅之极,大声叫好,胸中豪情激涌,笑道:“赤前辈,洞庭湖上没能和你一起斩妖除魔,这次万万不能错过了!”取下珊瑚笛,横放唇边,悠然吹奏;笛声高峭险厉,正是“金石裂浪曲”。

赤松子哈哈笑道:“妙极妙极!拓拔小子,今日咱们便听着曲子,杀尽妖魔!”仰天狂吼,紫气轰然爆舞。

赤帝微微一笑,眼中闪过痛悔之意。转头望了望南阳仙子,见她眼角眉梢柔情脉脉地望着赤松子,对周围一切视如无睹,即便是与赤炎金猊兽缠斗,竟也是心不在焉,心中悲苦,沉声低叹:“冤孽……”神情波动剧烈,又是难过又是欢喜又是悔恨,猛一收神,对祝融与赤霞仙子厉声喝道:“开始吧!”

赤霞仙子与祝融点点头,四掌相对,默念法诀。四道紫气交相缠绕,化做螺旋盘舞;琉璃金光塔从赤帝的袖中缓缓飞出,倏地吸入螺旋紫气中,急剧盘旋,越夹越大。

琉璃金光塔上旋飞舞,徐徐变大。烈炎抬头望去,看见塔底赤红彤紫,光芒变幻,深不可测。赤帝突然奋力抓住他的手,嘿然道:“小子!准备好了吗?一起去这塔中世界吧!”

烈炎还来不及回答,只觉眼花缭乱,无数彩光流离飞舞,从塔底逸散飞射,一股强大的吸引力似乎将自己蓦地拔起,朝塔中闪电冲去。

光芒耀眼,眼不能视物。耳边风声呼呼,他隐隐听见拓拔野的笛声如雪峰崩炸,银河飞泻,又听见一声狂烈震天的凶兽怒吼,然后便晕眩空白,人事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