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赤炎金猊 · 2

发布时间: 2019-12-02 11:56:27
A+ A- 关灯 听书

赤炎金现兽悲声狂吼,凶睛之中首次露出恐惧之意;烈碧光晟始终微笑的脸上也首次露出了惊惧与惶恐。众人惊喜交集,屏息凝神;漫山遍野混战的军士亦纷纷住手,紧张抬头仰望。

那七只紫光巨兽即将撞到赤炎金猊时,突然齐齐顿住,作势欲扑。天地仿佛倏然静止,众人的心随之猛地抽紧,紧张观望。

拓拔野一凛,蓦地升起不祥之感,回头望去,只见赤帝面如金纸,右手微颤,碧眼涣散无神,心下大骇:难道他已经油尽灯枯了吗?

突听赤帝低喝一声,那七只巨大紫光凶兽忽如水纹一般荡漾开来,刹那扭曲涣散,倏地化为七道紫光飘摇跌宕,继而迸裂离碎,漫天逸射!

众人大惊,回头望去,只见赤帝凝立不动,戟须颤震,嘴角牵起怪异的微笑,似乎想要大笑却发不出声来。“轰”地一声闷响,红袍陡然碎为丝丝片缕,激射崩散。周身肌肉如微波起伏不定,紫光隐隐闪烁。突然“嗤嗤”连响,皮肤接连不断地绽破,再次喷出冲天血雨,随即笔直地朝后坠落。

祝融、赤霞仙子与烈炎大骇失声,猛地御鸟飞去,将他接住;三人齐施法术,终于将浑身伤口暂且封愈。三人齐齐对望,脸上又是悲戚又是忧惧,他经脉尽毁,已永无修复的可能了。而且肉身崩坏,元神重损,动辄有形神俱灭之虞。

赤帝与赤松子对战之后,周身经络伤毁甚巨,好强之心使得他不顾一切地施放两伤法术,又使出至为强霸的紫光七曜,引火烧身,终于被自己崩爆的真元反震重创。

赤炎金猊兽惊魂甫定,昂首咆哮。烈碧光晟微笑道:“独夫暴君,逆天行事,终于自取灭亡。”

群山遍谷的叛军与蛮军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纷纷叫道:“杀了他!杀了他!”声浪浩大,士气高涨。赤帝乃是叛军心中最为畏惧的人物,但他既已重伤失败,自然没有什么可顾忌的了。

战神军一时震骇愤怒,茫然无措,但士气已大为低迷。

烈碧光晟长声道:“烈碧光晟今日顺应民心天意,斩杀这无道暴君,以祭赤炎神灵!”双手一振,赤铜、火玉盘铿然相击,彩光迸射。赤炎金猊兽嘶声狂吼,在震天欢呼声中,朝着赤帝飞奔而来。

拓拔野大惊,倘若赤帝当真被这妖兽所杀,那么叛军益加肆无忌惮,且不论他日能否拨乱反正,自己几人今夜想要逃出这赤炎城重围都了无可能。

正要抢身上前,忽听远处赤炎山顶轰雷滚滚,翻腾汹涌的黑云之中传来一声欢悦的哭泣。声音清冽婉转,透过宏声巨响清晰地传到每个人的耳中。乌云忽然崩散开来,一道紫光破舞而出;光芒耀目,依稀可以看见一个红色的人影闪电般疾射而来,瞬间已到了赤炎金猊兽之前!

那人双掌翻飞,两道赤红色的汹涌真气轰然飞舞,在半空化为巨大的火凤凰,鸣啼振翅,重重地迎面撞在那狂奔而来的赤炎金猊兽巨头上。

“轰”地一声爆响,绚艳的七彩流光波动崩散,赤炎金猊头上血肉模糊,狂吼着倒飞而出。那人轻飘飘地退飞数丈,御风回转,在赤帝与祝融等三人面前站定身形。

众人震骇,鸦雀无声。

那人红衣飘飞,肤如冰雪,淡绿色的眼珠如春水荡漾,嘴角挂着浅浅的微笑,像是欢喜,又像是忧伤,赫然正是烈烟石!

“妹子!”烈炎猛地跳将起来,惊喜失声,大笑着张臂抱去,泪水汹涌而出。烈烟石淡淡一笑,避了开去。众人尽皆惊喜交集,赤霞仙子缓缓站起身来,淡雅的脸上也不禁露出欢喜的笑容。拓拔野大喜,心中悬挂了半天的巨石终于落了下来。

蚩尤迷迷糊糊听见拓拔野喊“八郡主”,登时一震,猛地睁开眼睛,瞧见她俏立风中,安然无恙,大喜若狂。蓦地起身,真气乱窜,剧痛攻心,登时又迷糊倒下。迷蒙中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这烈烟石似是而非,眉目神态竟似有些陌生……

烈烟石对着赤霞仙子盈盈行礼,低声道:“师父!”

赤霞仙子陡然一震,失声道:“你!”

烈烟石微微一笑,又朝着赤帝凌空拜倒,泪珠滚滚落下,颤声道:“爹爹!”

一言既出,众人大震,惊愕相觑。拓拔野失声叫道:“你是南阳仙子!”众人登时恍然。远处躺在太阳乌上的赤松子闻声剧震,面色突地紫红,强自支撑着立起身来,凝神眺望。

原来烈烟石与南阳元神皆是天生火灵,一旦置身烈火,周身上下就能自动形成火灵护体光罩,将外来的炎火隔绝开来。况且南阳元神在帝女桑熊熊的三昧紫火煎熬了百年,对于火焰的防御韧性可谓天下无双,除非有比她体内更猛烈的三昧紫火炙烧全身,否则不会有任何伤害。是以烈烟石抱着赤铜盘跳入滚滚岩浆,竟可毫发无损。

当年赤松子被南阳仙子施法焚烧全身而安然无恙,也是因为天生火灵的缘故。

在汹涌滚烫的岩浆内,赤炎山的强盛火灵与烈烟石体内的三昧紫火交相呼应,并为后者所吸引,丝丝脉脉地融入天生火灵的烈烟石的经脉之中,其效力犹如有一个火灵真元极为强盛的超一流高手,将所有的真元输入她体内一般。短短的半个时辰里,她体内尚未消融的三昧紫火、情火都与滔滔而入的火山火灵真元尽相融合,导入奇经八脉。她体内的南阳元神被这汹涌而入的火灵真元逐渐唤醒,终于暂时取代了她昏厥的真身元神。

南阳元神完全苏醒之后,便随着喷涌的岩浆一齐冲出火山口外。此时她体内真元之强,犹在祝融、赤霞仙子之上!

赤帝眯起碧眼,凝望着南阳仙子,想要抚摸她的头发,却抬不起手来。嘿然笑道:“原来是你这无法无天的丫头!帝女桑和爹爹的封印诀也困不住你吗?嘿嘿,可惜这次爹爹没法将你关回那帝女桑中了。”

南阳仙子泣声道:“爹爹!”

赤帝嘿然道:“傻丫头,你哭什么?爹爹将你的孤魂困在帝女桑一百多年,你也不恨我吗?”

南阳仙子眼见他形神将灭,悲痛难抑,摇着头说不出话来。在她心中,赤帝与赤松子都是至为重要的,比自己生命还要珍贵的人。帝女桑中,备受煎熬的日子里,她也常常会切齿痛恨亲手将自己烧死受难的赤帝,但这一刻,当她相隔百年之后重见父亲,恰值他将死的边缘时刻,所有的苦恨都荡然无存,只剩下由衷的敬爱与无穷的悲痛。

众人黯然默立,心中都颇为难过。赤霞仙子心中格外苦涩难言,相隔百年的两个爱徒,此刻竟然同处一身,在她咫尺之外,而她们所倾心爱慕的两个男子,偏偏又都身受重伤,停驻在旁。命运无稽,竟将他们穿梭百年,交会在这个风雷怒吼的暗夜。

忽听烈碧光晟淡然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南阳仙子,乱伦叛族的赤家孽女!”笑声冷淡,充满了讥讽与轻蔑。

赤帝突然青筋暴起,怒吼道:“住口!”愤怒如狂,面目尽赤,颤动着想要立起身来。

烈碧光晟哈哈笑道:“父子成仇,兄妹乱伦。做出这等丑行,还想要掩蔽天下英雄的耳目吗?”

漫山军士无人知道当年往事,听到烈碧光晟此言,登时哗然。烈炎大怒,喝道:“住口!”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赤帝狂怒之下,大喝一声,喷出一口鲜血。众人大惊,祝融低声道:“陛下,这奸贼故意激你动怒,你可别着了他的道。”赤帝心底岂会不知?但他素来心疼南阳,此时垂死之际与她重逢,心中懊悔愧疚,无以复加。听得烈碧光晟这般侮辱,登时怒不可遏。

南阳仙子缓缓起身,冷冷地望着烈碧光晟,碧眼中闪过凌厉的杀机。

落^霞^小^说 ? w w w*l u o xi a*c o M *

烈碧光晟微笑道:“南阳仙子,今夜倒真巧得很,你的哥哥刚刚找到你父亲寻仇,你又出现了,一家团圆,可喜可贺。”

拓拔野心道:“他奶奶的紫菜鱼皮,这老贼好生奸诈,故意以这来扰乱南阳仙子阵脚。”

南阳仙子果然一震,立时环身四顾,蓦地望见远处那盘旋飞舞的太阳乌上,赤松子懒洋洋地躺着,正神情古怪地凝望着她,眼神中充满了狂喜,又充满了悲痛,嘴角依旧是那让她朝思暮想、生死难忘的满不在乎的笑容。

脑中登时如春雷并奏,风雨齐鸣,呼吸顿止,心跳停息,就连周身的血液也似乎瞬间凝固;眼前空茫一片,无法思考。突然,一阵抽搐的疼痛狂喜如火山崩爆,泪水倏地模糊了视线,这是她想了一百多年,从未有一刻淡忘的人啊……

众人屏息凝望,见她的脸色蓦地雪白,继而变得酡红一片。全身微微颤抖,眼波温柔,痴痴地望着赤松子,泪水倏然滑过脸颊,一道又一道,嘴唇翕动,低声喊道:“赤郎……”声音沙哑,仿佛刹那间被体内烈火炙干。御风踏步,缓缓地朝赤松子走去。

当是时,拓拔野忽见烈碧光晟面露冷笑,嘴唇翕动,心下大骇,惊叫道:“小心!”话音未落,那赤炎金猊兽已如闪电般疾扑南阳仙子!

烈碧光晟老奸巨滑,眼下赤帝一方唯有这突然出现的南阳仙子真元最强,况且南阳仙子是赤帝、赤松子、赤霞仙子至为关心的人,而她眼下所附着的躯体烈烟石,又是烈炎等人极所关爱的,倘若将她一举击杀,不仅除去大敌,还可彻底毁灭赤帝等人的士气。是以故意以赤松子扰乱南阳仙子心智,然后再驱使赤炎金猊予以突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