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起飞日14

发布时间: 2019-12-02 15:00:06
A+ A- 关灯 听书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原野上的草被染得绯红。野牛群们在这里安静地吃着草,若不是看到它们身上的灼痕与箭伤,谁也不知道它们刚刚经历过什么。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向异翅在原野上走了很久,也没有发现那同行少年的踪迹,他甚至连那少年的名字都还不知道呢。他会死在火中么?周围许多的羽族开始点火煮食,向异翅看着这些人群,他们大多瘦削,很少有胖大壮实的身材,头上的羽翎在风中飘舞着,远远望去像满原野的花开了。孩子们在草地上跳笑追逐着,似乎已经忘记了刚才的生死经历。父母在火边召唤着孩子们回来吃饭,这声音此起彼伏……但没有人会召唤向异翅。

向异翅转身,孤独地向人群外走去,他想让夜幕吞没自己。

走了许久,回望营地,它们已成了遥远的点点火光,像湖中的群星。

在这安静之中,忽然有另一种声音响了起来。很遥远,却很庞大,被风吹卷得断断续续,却又不容忽视地存在着。

他从来没有听过这种声音。

向异翅向着这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远远地,前方出现了一大片暗蓝色,让向异翅觉得自己正走向天空,但他想这是不可能的,那是什么呢?风越来越大了,开始有透骨的凉意,并带着一种浸透人全身的气息。

向异翅停了下来,那声音越来越响,盖过了天地间所有声响,强风逼得他难以呼吸,那气势让他再不敢上前。

这时有人在他身边长长叹息了一声。

那声音很苍老,向异翅吃了一惊,转头才发现有一个高大的黑影静静地站在一边的岩石上。

他走上那岩石,来到那人的身边。

“前面是什么?”“是我们永远也无法战胜的敌人。”“是什么能这样强大?”“是大海,连羽人也飞不过的大海。”黑影回过头来,暗光中向异翅能看清他飘飞的长须。

“我们被逼到了宁州的最南端,背后是火潮与追兵,而这里与对面东陆澜州相隔着千里的海域。我们只有一天的时间,大概明晚,雷的大军就会追到这里,那时,如果我们飞不起来,大海就会被我们的血染红。”向异翅怔怔的,不知说什么好。

“明天就是又一次的起飞日了,可是即使我们能飞起来,我们多数也将坠入大海之中,因为只有极少数的翼可以强到飞越千里天拓海峡。”老者忽然举起了双手,对着迷蒙昏暗的天空大喊着,“双月啊,你们还在无动于衷地移动吗?不论多么大的哀伤与绝望,都不能使你们有分毫的改变么?”远处传来脚步声,几个羽族战士快步奔了过来。

“长者,各族族长在等着您。”“走吧,孩子。”那老人揽过向异翅,和他走下岩石,“去和大家在一起,明天晚上,将有太多的人你无法再见了。”……向异翅坐了下来,他感到草扎着他的手,他感到心在怦怦乱跳,他无法安静,他听到风呼啸着,感到身体在冷风中发抖,他甚至能听到长者笃望在一边的呼吸声,他的心乱极了。

这一切真像一个梦,向异翅一直在想,我为什么会坐在这里,周围都是陌生的一切。如果我静开眼,会不会看见自己正躺在家中的木床上,父亲在外屋打着鼾,姐姐轻轻说着梦话翻身,火种还在灰堆中轻轻地一闪一闪着,一切都又回到从前。

可是不,这刺骨的冷风是真实的,脚边的草茎也分明地扎着他。

我为什么要在这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明天就要死了么?向异翅被这些问题紧紧折磨着,他再也无法安坐,那恐惧从他身后扑来,逼得他猛跳起来,向野地中奔去。

远处的营地上轻轻扬起烟尘,向异翅忽然有了恐惧,仿佛所有人都已经离开了,这草原上只有他一个人。

他不顾一切地向营地奔去,还好,远处的人群仍在走动着,匆忙但没有离开。

向异翅在营地中走着,他发现人群都在盲动着,他们走来走去,把包袱解开又包起,在各个群之间跑来跑去探寻着信息,但没有人来给他们一个命令或指引。

向异翅没有看见长者笃望,他想自己是这些人中最茫然的一个。

忽然一个纤细的声音在背后喊他:“小翔,真的是你?”向异翅回头,竟然是他在羽族村落的邻家女孩小悠。

“小悠?你在这儿?你的父母呢?他们还好吗?”“我……”小悠笑笑,“我找不到他们了。不过族长说他们在天拓海峡的那一边等我呢。我只要飞过去就又能和他们在一起了。”族长说的是谎言。向异翅明白,有多少人死在了那场屠村中。小悠就算飞过海峡,也看不到她的父母,何况,她这么小,根本不可能飞过去的……“阿父阿母太过分了,他们怎么能不等我就自己跑到东陆去呢?东陆一定很好玩吧。听说东陆的南方是根本不下雪的,也没有冬天,一年到头草都是绿的,繁花永远盛开,那多好啊,我一定要去,让我的阿父阿母带我去,这次我紧紧拉着他们的手,再也不让他们偷偷飞走了……”女孩子自顾自地说了一大堆,忽然停下来看着向异翅,问:“我们都会死吗?”那纯净的目光顿时漾化成一团雾,她的眼泪扑簌簌地滚落下来。

向异翅不知所措,他曾以为自己是最孤单无助的人,奇怪的是当他面对一种更柔弱的情绪时,反而有勇气从心中涌起来了。他从来没有那么渴望腾跃而起,直上天空。

……当夜幕再次降临的时候,向异翅和小悠一起坐在许多孩子的中间,他们面向大海,这里是羽族阵营的最末端。在他们和将至的人族大军之间,隔着数万严阵以待的羽族,不论男女,全部手握着武器。

“当你们一感应到月召,就拼尽全力地凝聚翼……”一位战士统领大声吼着,“要相信自己能做到!一旦飞起来,你们就自由地选择方向……前面,是大海。在传说中,千里外会有另一块大地,你们能不能到达,只有看明月是不是选择了你们。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飞向别的方向,留在这片土地上,但是人族很快就将统治这里,你们不会再有家园,只有躲藏在山中度过余生,或被捉去像猎物一样被钉在木墙上……自己选择吧!大海,还是山林!你们的父母会在你们的身后,他们将战斗到你们飞起来为止……”那统领停了停,忽然把声音提到最高:“像个真正的羽族!飞起来,就在今晚,你们能做到!你们是羽族的孩子,是将来统领天空的人!”这喊声过后不再有人说话,所有的羽族少年都在准备着,能听见有人在细细地哭泣,但不再有人呵斥和教导,这个时刻,没有人再能帮助这些孩子。

向异翅静静地坐着,不知为什么,他忽然心中安宁,也许是因为有这么多人和他在一起,也许是因为恐惧都在昨夜的狂奔中发泄殆尽,他甚至完全没有准备去感应什么,他只是静静地坐着,大海在面前声声地起伏,这种安宁让他什么也不愿去想。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身后远方渐渐传来了一些声响。在十几里之外,战斗已经开始了。

这时候那些骑着蹄带火焰的巨马的骑兵们正在呼啸着冲向第一道防线么?这时候无数的乱箭正挟着火痕飞过天空么?这时候战车正在从羽族们细脆的骨头上碾过么?向异翅没有回头,却知道背后的天空中,一片血红正在升起,越来越广,恐怖地泛满了半个天穹,并压向他们的头顶。

是的,他不用回头,他能感觉到。正如他不睁开眼睛,也能感觉到太阳的方位。可他为什么感觉不到笃望所说的巨大月轮的存在呢?那是因为光。向异翅想,太阳是有光的,背后的火焰也有光,所以我能察觉。可是,那个巨大的东西,它一定是没有光的。它在天空中无声地移动,那不是明月,而是暗月!一种恐惧紧紧抓住了向异翅,为什么?为什么他所感到的是暗月的逼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