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起飞日15

发布时间: 2019-12-02 15:00:10
A+ A- 关灯 听书

在数里之外,长者笃望正立在哨台上,看着战火慢慢地推进过来。

一位族长走上了哨台:“太奇怪了,今夜的月召竟然来得特别迟,现在都没有一个羽族能凝出翼来。”笃望沉默了一会:“让弓吴部和古辰部带上弓箭,每五十人一队,每队三名翼领,到阵前去。”“长者,如果我们凝不出翼,以我们的体质,去和人族肉搏就是送死!我们的箭射不透战车,而牧野军有三百架强弩和强大的术师。”笃望转过身来。

“我们需要时间……等待明月力潮的来到,而时间……只有用命去换取……”“我明白了……”那族长低下头去,“我会亲自带我的族人上阵。”“只要战斗,就可能!”笃望须发激昂,“我想了很久,全部等待着起飞后飞向东陆,这样是没有时间的,最后我族将全被屠杀在海边,只有让一半人去为另一半人争取机会,整个族才有存活下去的希望。”“是的……我明白了。”族长深深躬礼,“我这就去将他们编成阵。长者,您也休息一会,集中一下精神吧,您还要带着我们渡海,还有长路要飞。”“面对大海我也是一片茫然,不能再做任何的指引。我老了,不可能飞越大海,也不想让族人看着我落入海中。至颜,你明白吗?”“是……”族长至颜流下了泪,转身去了。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笃望转身,眺望那愈来愈红的天际,火潮正在以每刻几十里的速度推进过来。烈火之畔,是人族的大军。

“明天晚上,会有谁仍活着?”……飞掠过天空的持箭身影是可怕的,这曾经是人族心中的恐惧图画,人起初以为这些翼影来自天空神界,但当弓箭被发明,天空中的人可以轻易夺去大地上生灵的生命时,人族开始将羽人视为可憎的妖灵。

每过一年,羽族的疆域便增长一倍。

到了火雷朝统一人族七十九部这一年,羽族已经在大地北部形成了数千个村落。

没有人知道羽族从哪儿来。有人说他们来自于北方无边寒冷的冰原,也有人说,他们就是人族中的一支,因为误食神秘花果而化成。

羽族曾经建立过部族的联盟,选出过羽王,但却一直没有巩固的国家。也许因为羽族的天性,他们像春天草原飞扬的绒絮,飘散四方,离开所有王的视野,离开所有有法度与规则的地方。羽族的村落几乎永远不会形成城邦,因为下一代一长大,就飞离了故乡,飞离了父辈的视野,去寻找自己的乐土。

而人族,却在定居的土地上一代代地劳作着,直到村落长成高城,平原变成田野。

所以羽族纵然能高飞,大地却属于人族。

太阳即将升起来的时候,如同黑暗与光正在东方天际撕裂的云端挣扎,羽族和人的战斗也到了最激烈的一刻。

黑红色的潮撕开了羽族的防线,人族牧野氏踏火骑军奔涌到哪里,火就烧到哪里,所以羽族即使有力量,也无法复合他们的防线,何况天生身体单薄的羽族在高大的火蹄战马前就像草绒在狂风之中,容易消散。羽族是多好射手的,但是射手的箭难以穿过重骑兵的铁甲,因为羽族的力量不足以使他们拉开强弓。

黑色的镔铁在那时是稀有的,但是牧野族却打造了五万副骑兵的铁甲,据说那是因为他们俘获了南方的河洛王为质,勒令河络族日夜开采铁矿。黑夜,冶炼的火光把整座康都大山都照亮了。河络的汗,这一刻变成了羽族的血。以前人族没有铁甲骑兵的时候,他们不敢踏入羽族的领地,但是当这支强大的骑兵被建立起来,羽族的村庄就轻而易举地被踏碎了。羽人的尸骨被踏进泥中,在火中愤恨地燃烧着,发出诅咒的声音。而那蹄上燃着火的巨马,是牧野氏从极北冰原寻来,用了十年的时间,杀了上百个灵巫献祭,终于在那一天,在那巨马的百千后代的足上,同时腾起了赤红的火焰。在平时,那只是一团鲜红色的长绒,而当战马奔驰到急速,火星就从它们的蹄上迸出,红绒变成了烈火,使所奔过的地方就燃烧起来。而神奇的是,当它们停歇下来,火渐渐熄去,巨马的四蹄和红绒却完好无损。当人族牧野部有了这样一支骑兵,他们决心开始征服大地。祭天者登上高台,呼唤着强风,连天也被他的声音震慑了,顺从地将暴风的力量赐给他,连贯数千里的黑云推向北方,驱动着火潮,羽族最黑暗的时代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