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未平 14

发布时间: 2019-12-02 20:07:15
A+ A- 关灯 听书

宇文慎谨并不赞同牧云笙把皇位传给牧云涣,一直物色人选,要为牧云笙充实后宫。牧云笙只想守着盼兮,当然不允。宇文慎谨干脆直接选了美女送进宫去,牧云笙又把她们送回家,却有一些是不肯走的,牧云笙也只好任由让她们在后宫住着,只是自己每天只在凡琳宫居住,不理会她们。于是这些未承恩泽的妃子和苹烟家的“皇后家眷”们没事就上演宫心计,每天动刀子下毒上吊跳井都没有人来管,只要不烧房子就行。这个基本处于原始丛林状态的后宫,能活着走出来的几乎没有。后世拍的后宫戏里属这个时代的最多,几十本书也写之不尽。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再说宇文慎谨。因为新政卓有成效,宇文慎谨已被牧云笙升为都御史,监查百官,推行新律。昔日的重臣在天启战后跑的跑,死的死,还有一些在观望不归,所以朝中极缺人才。丞相等职位俱空缺,没有资历威望足够的人担任,宇文慎谨便已成为牧云笙最器重的臣子,官员的任命处置都要经过他手,人事监察、立法执法一把抓,俨然无印丞相,权倾朝野。萌妻食神小说

他当年也是一名愤青,本来立志要肃清贪腐,推行法治,然而人一旦有了权,就难免被权力所诱,不知不觉间自己就变成了最大的腐败分子,却还浑然不知,自以为清廉。他任用官员号称不看履历,只看能力,但既然无据可依,实际上就变成官员升调只靠他一句话。于是自然有无数想当官者投其所好,宇文慎谨只当是自己深受崇拜,颇为受用。自己有了门生,门生又有门生,渐渐形成庞大一党,人称“谨慎党”。而身边的下属门人甚至家丁借他威势收取贿赂,他更是管不过来了。国民老公带回家小说

掌管锋甲军的上将军孤松直是庄敬太子牧云陆的部下,菱蕊是现太子牧云涣的母亲,还有众多武将昔日都曾追随牧云陆,这些人自然是“太子党”。因宇文慎谨极力反对牧云笙立牧云涣为太子,还曾经想铲除亲牧云陆的势力,虽然被牧云笙拦下,但太子党人始终担心宇文慎谨为祸,动摇牧云涣的太子之位,他们看到宇文慎谨专权,自然颇为忧虑;而宇文慎谨手无兵权,也担心太子党发难,便调十率日夜监视众人。两派对立愈发严重。

其实两派互斗,每天都有互相指责的参本奏折,牧云笙心中明了,但此局却并非只有黑、白二色棋子。两派也无法以忠奸来简单分辨,关系错综复杂,根叶勾结,牵一发而动全身。他此时才明白当年父皇终日眉头紧锁,不见笑容之烦忧,这皇帝果然不是人干的。

宇文慎谨见那群“妃子”毫无建树,心里一急,干脆把自己的女儿宇文静也送进宫去。他女儿才十二岁,正好牧云笙生病,看到她还以为新来的宫女,还叹息说你这么小就进宫,太可怜了,你们家一定很穷吧。病好了才知道是来当童养媳的。牧云笙心想宇文慎谨你还嫌这后宫不够乱啊,又不好给退回去,只好继续养着。

宇文慎谨巴不得女儿能快点跟牧云笙有个儿子,可惜宇文静年纪太小,虽然听老父庭训天天围着牧云笙转,但张口都是“皇帝叔叔你陪我玩跳皮筋好不好”。牧云笙心想我怎么多了这么大一女儿啊,尤其哭笑不得。

虽然宇文静啥也不懂,但“皇后系”和“妃嫔系”都把她当成了大敌。不过因为宇文慎谨势大,加上牧云笙把她当女儿宠,也没有人敢对她不恭,只是都盼着宇文慎谨失势,好把这“独得帝心”的小丫头也一道整死。

关于“谨慎党”和“太子党”的争斗,牧云笙一想就睡不着觉,心想这权力有什么好争?当了皇帝又如何,还不是要天天陪着都御史的女儿跳皮筋、花一整天听朝中两派互骂。为了让两系都消停,表示自己立储的决心,他干脆直接让牧云涣上朝,每天坐在自己身边听百官奏事。

但牧云涣此人有自闭症,而且间歇不定,高兴了就是个话唠,不高兴半个月都一字不说。而且他极为恋母,每天往椅上一坐就跟入了定一般神游天下,一听“退朝”便撒腿跑去找妈妈。牧云笙无法,只好把菱蕊也接进宫来。

宇文慎谨听说菱蕊入宫,又担心起来——就算牧云涣是白痴,他妈可不是省油的灯,菱蕊这一在宫里,宇文静还能有好吗?

果然菱蕊最看不得宇文静天天围着牧云笙转,一听宇文静天真无邪地叫“皇帝叔叔”就觉得全身发麻。找了个机会,她便对牧云笙说:“这小女孩太可怜了,陛下反正也不打算真娶她,不如准她出宫,也好另行婚嫁。”

牧云笙知道菱蕊看不得宇文家的人在宫里,但他也不能去打宇文慎谨的脸。于是牧云笙说:“这事不好强求。等宇文静长大了,若有喜欢的人,那时再说。”菱蕊也无话可说。

牧云笙却开始有意疏远宇文静,要她去读书学画,总不让她有空来找自己。宇文静没有人玩,宫女们又不敢和她太亲近,闷在宫中十分无聊。

那天宇文静正在郁闷地独自瞎逛,踢草扑虫,突然看见一个少年坐在台阶上发呆,正是太子牧云涣。

宇文静很高兴地冲过去:“你是牧云涣吧?我是宇文静。”

牧云涣看着天边的云彩,不理她。

宇文静说:“你看什么哪?”

牧云涣不理她。

宇文静说:“我们来玩吧。我追,你跑。或者我扔树枝,你捡回来。”

牧云涣就是不理她。

宇文静生气了,说:“你怎么不理人啊。”把牧云涣一推,牧云涣骨碌碌就从台阶上滚下去了。

天启皇城的宫殿都修在高台上,台阶有好几十级。牧云涣一路滚到底,跌坐到地面上,呆呆地看着远处的云,还是不说话,只是头上一股血慢慢地流了下来。

这事儿闹大了。

菱蕊提着剑去找宇文静,宇文静吓得在宫里到处找地方躲藏,最后被菱蕊赶到太漪池边。她吓傻了,扑通一声跳下池去。

菱蕊看着小女孩在湖里挣扎着慢慢下沉,几次想救咬咬牙还是没动。

突然湖面起了奇异的变化,仿佛变成了弹性的球面,托住了宇文静,她陷在其中,却挣扎不出。

菱蕊惊讶回望。她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个女子,容颜绝美,仿佛不属于这个尘世。

这是盼兮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在白日里走出凡琳宫。菱蕊之前从来没有见过盼兮,只是听过她的传说。她一直不懂有什么样的女子可以让人愿甘放弃一切甚至皇帝的权力,但今天她明白了。

她也曾自负美貌,却比不了这女子分毫。她突然感到恐惧:如果这女子和牧云笙有一个孩子,自己与涣儿哪里还有容身之地?

牧云笙听闻消息忽忙赶来,看见宇文静两眼紧闭,已吓晕过去。

牧云笙抱起宇文静向远处走去,始终没有看菱蕊一眼。

菱蕊看着牧云笙抱起宇文静关切看她的样子,像是抱着自己的女儿,她再一次感到深深的孤独。虽然牧云涣已经是储君,极致的权力只有一步之遥,但她仍觉得如处冰渊。

她不相信权力会这么顺利地来到自己手中,也许一切最终还是要用剑来夺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