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未平 15

发布时间: 2019-12-02 20:08:18
A+ A- 关灯 听书

牧云笙退了朝,径直向凡琳宫而去。

这是他每天的习惯。在大殿上,他必须听各种消息,大多数都不太好:北陆右金又在聚集兵力;穆如寒江又夺取了新的郡县;某地洪水泛滥;某地滴雨不落;难民们又在四起;军队征粮困难;官员贪污赈粮;有人在煽动造反……每天都有几百人的处斩名单送上来签批,各种奏折堆成小山,一半是地方官吏叫苦连天,一半是派系臣工互相弹劾,根本不可能一一看完,更不用说详细调查奏章中所言诸事,是否有冤情谎报。

当皇帝有什么好,牧云笙想不通——难道所有人都以为当皇帝只需要应对三宫六院就行?事实上,你会忙得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起来,更不用说妃子们。

但是幸好还有盼兮。魔道祖师小说

她的身边是他唯一能感到温暖与宁静的地方。高智商犯罪小说

至少他知道,哪怕全天下都背叛他、唾骂他,但有一个人不会。她会永远陪伴在他身旁,直到……

直到那一刻的来临。

很多魅灵寿命短暂,若要用秘法延寿,便往往会急速衰老,甚至变得怪异丑陋。牧云笙不知道这延寿的法子,也许盼兮知道,但牧云笙却知晓她不会用。九州羽传说小说

那一天随时都会来临。就像当年他的母亲离去那样。他还记得那天母亲说:“小笙儿,你自己安静画画吧,我累了,要睡一会儿。”便倚栏睡去。

那是一个宁静的下午,静得让人心中不会去想任何事。牧云笙看着睡去的母亲,在画上偷偷画下她熟睡的模样,只想着等她醒来便拿给她看,听她笑着说:“这画得哪里像我。”

但是母亲再也没有醒过来。

那一天以前牧云笙不懂得什么叫失去,不懂得什么是忧愁。他以为生活会永远快乐美好,他可以在这重重宫阙之中和美丽的女孩们追逐笑闹,将她们的容颜一一描绘下来,直到永远。

但是当年他画过的那些女孩,现在竟一个都不在了。

这仿佛是一种诅咒,她们的美丽只留在了画纸上,却无法长存于人世。

牧云笙一直想为盼兮画一幅像,这将是他一生最重要的作品,甚至会比维护一个帝国更重要。

但他却总是画不好。事实上每次画到一半,他便开始害怕,终于自己将其毁去。

他害怕画完成的时候,就是盼兮离开他的时候。

牧云笙总对盼兮说他不相信神灵,不相信什么注定的命运。但他一个人时,也会望着星辰犹疑:是否生命中的美好,都要用另外一些东西去换取?是否执掌一个帝国,和陪伴在爱人的身边不可能兼得?如果必须要作出选择,他该选哪一个?

他明白,他必须尽早做出选择,因为盼兮的时间不多了。

幸好如今,一切有了转机。他找到了皇位的继承者,这个孩子有足够有说服力的血统,使那些他皇兄当年的旧部臣服。事实上,牧云笙已经等不及他长成,他恨不得现在就把皇位交给牧云涣,好立刻带着盼兮远走。

但如果这样,他一样会内疚。因为他抛弃了这个国家,抛弃了本来属于自己的责任,将整个帝国的命运都丢给了别人。

似乎有些选择,是永远没有办法做出的。

所以他才急着去凡琳宫,他每天能陪在盼兮身边的时间太少了。而只有在她身边,他才能忘记自己是个帝王,摆脱那些虚伪的礼仪和无边的事务,不用顾及复杂的人情世故,把心中的话尽情倾吐。在她身边他可以跳脚大骂某个庸官,可以敲打着奏章说此人以为我不知道他贪了多少?她微笑着看他,注意地倾听。虽然他知道在这个时候不该再谈公事,她的时间如此之少,却每天都要浪费大部分时间看着光影流转,自己的生命一点点逝去,盼着他的到来。

她为他而活着,为他而尽力地想多活一分一秒,只为能微笑着等他归来,听他倾吐。

生命中能有这样的爱人,他真的不应该再奢求什么。

“盼兮,我回来了。”他收起忧虑,笑着大步走进宫中,不想让她看到这惶惑。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但这次,没有人应答。

一种巨大的不安突然紧紧抓住了牧云笙。

不,不会。不会是在今天。离别不该来得这么突然。

他觉得喘不过气来,他高傲得不肯信神,此时却在向所有神灵祈祷:让她活着。让她活着!作为交换,我可以立刻放弃其他的一切!

他冲进帷幔之后,那里空无一人。

盼兮不在这里,桌案上却放着一幅画。

那是当年的那一幅,他在幻境之中邂逅了她,便想画出她的容颜,却总是不满意。画中人的神采不及她真人的万一。

但这幅画,她却视为珍宝。

今天,她一定打开了这幅画,看了许久。

牧云笙上前,缓缓展开画轴。

画的背面,却多了几行字。

“小笙儿,你不懂女人的心。能在这世上活多久,对她们并不是最重要的,容颜总会老去,她们会把所有的希望和生命都寄托在她所爱之人的身上——还有,她的孩子。我这一生,如果不能和你孕育一个孩子,我会死不瞑目。

“我说我无法生育,其实我骗了你。我此生只骗过你这一次,希望你不会怪我。

“我知道你其实从来就不喜欢皇帝的生活。这位置太凶险太艰难。我也知道你别无选择,已对天下做了承诺,要将皇位传给你的侄儿。如果你的孩子出世,这个国家一定会面临新的动荡,孩子也会处于危险之中。

“所以我要离开。你的孩子不会知道他的父亲是谁,我会让他快乐平静地度过一生。虽然我觉得他的父亲是个了不起的人,但是他没有必要经历父辈所经历的痛苦。看着他长大,是我的心愿。我的余生都会这样度过。在阳光下,看着这孩子尽情地奔跑,回想着当年的你的样子,这一生还有什么企求?何必非要等到生死离别?我不想看到你伤心的样子,也不想让你看到我再也不能对你笑的那一刻。”

信在这里结束了。牧云笙呆坐着,灵魂已从身体中抽离。

没有人听到他之后痛苦的狂喊,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