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集 苏语凝与牧云笙行大订之礼 宫中酒宴暗藏阴谋

发布时间: 2019-12-02 20:21:38
A+ A- 关灯 听书

牧云栾质问起月漓一事,牧云德坦言自己并没有杀月漓,他只是单纯地钟意月漓。父子两人从月漓谈到了穆如屏身上,牧云栾要求牧云德记住,穆如屏只是一个监视他们的穆如族人而已,她与自己携手走过半生,却并无半点情意。与此同时,寒江以穆如三少主的身份闯进皇城,却还是来晚一步,苏语凝已经换上订婚礼服。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寒江的身影令苏语凝心底升起一抹喜意,她命吴如意等人让开,上前与寒江相见。心上人就在眼前,寒江却想起寒山与穆如槊曾经跟他说过的话,看到苏语凝这一身华服,他误以为苏语凝在皇后和他之间选择了皇后之位,纵然苏语凝想要出言解释,可寒江冰冷的态度令苏语凝十分失望,两人擦肩而过,心中各自难过。

酒宴前夕,牧云笙看着盼兮所留下的魅灵之书,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妥当安置,除了牧云珠之外,对他最重要的东西莫过于这本魅灵之书。与此同时,牧云栾与牧云寒共同进宫赴宴,牧云寒虽不忍手足相残,可为了不留任何遗憾,他也狠下心来,参与到这场阴谋之中。他向牧云栾说道,事情总是要做的,想好了就不会后悔。这句话令牧云栾深有感触,牧云栾笃定,今日的酒宴过后,牧云氏的江山将会有一番大变动。

牧云陆同在赴宴人选中,他孤身一人踏进皇宫,恰巧遇到了一身红装的苏语凝。物是人非,今日两人的身份早已有所不同,牧云陆按照礼仪向苏语凝行礼,苏语凝亦是恭敬回礼。两人一同走向前方,却彼此无言。牧云陆心中十分难过,他出声询问苏语凝是否心中愿意,苏语凝却缄默不语,直至两人分别之时,苏语凝这才违心地告诉他,她愿意。

待苏语凝离开后,牧云陆与牧云寒等人相遇。看着眼前牧云陆伤心泪流的模样,牧云栾站在他身旁,暗中挑拨着牧云陆与牧云勤、牧云笙的关系。牧云陆谨记牧云勤的教诲,越是帝王家,越是容不下一个情字,可牧云栾不认可牧云勤的话,他认为帝王家也是普通人类,也有七情六欲,他很是谅解牧云陆目前的这种心理,正如同他当年眼睁睁地看着南枯明仪嫁给牧云勤一样。

未斋中,牧云笙看着身旁神情慌忙,不断催促自己的虞心忌,心中已经知晓虞心忌对他的不满。另一边,酒宴如期而至,牧云笙却迟迟未见踪影,令牧云勤心生不悦。牧云勤执起酒杯敬牧云栾,道出自己所听到的流言蜚语。牧云栾老谋深算,他慌忙向牧云勤表明自己的忠心,甚至当场自请治罪。牧云勤虽然知晓牧云栾心中另有算盘,表面却与他上演着一场兄弟情深的戏码,他将牧云栾扶起,并让牧云寒与牧云陆学习他们两人之间的兄弟情深,把牧云栾当成榜样。

牧云栾回到座位之后,牧云勤再起举起酒杯,道出自己对牧云笙的信心。同样,他也希望众人能对牧云笙有信心,好好辅佐牧云笙成王。正在这时,牧云笙姗姗来迟,接受众人的朝拜。酒宴表面其乐融融,实则暗藏风波,牧云笙已经知晓其中的阴谋,他当场拒绝了牧云勤的罚酒以及皇后的敬酒,唯独喝下了牧云勤赐予他的那杯酒。

牧云栾与牧云寒精心策划的一切全都在酒中,若是牧云笙无法饮酒,一切计划都无法顺利进行。为了能够让牧云笙饮下酒水及当场挥剑,牧云寒当众搬出自己所赠给牧云笙的礼物。看到处于殿中的利剑,牧云勤勃然大怒。牧云笙星命注定不可持剑,身边也一向没有铁器,如今牧云寒此举明显是向牧云笙挑衅。牧云寒见牧云勤动怒,连忙出声辩解,此剑乃是一把木剑,他专门为牧云笙打造,他认为牧云笙身为太子,身边理应佩戴一把剑,才不至于让他人看轻。

牧云寒的这番话引来宴上其他人的嘲笑,谁能想到当朝太子竟然需要用一把外头铁器,实为木头的剑来装样子。正当牧云勤要再发怒之时,牧云笙却出声要收下礼物。牧云寒拒绝了他人,亲自上前将剑交到了牧云笙的手里。牧云笙称自己很喜欢这柄剑,他也相信牧云寒是真正为他着想。为了感谢牧云寒的一番心意,牧云笙决定举起酒杯,与牧云寒共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