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集 牧云笙喝下疯癫之酒 苓鹤清重伤盼兮

发布时间: 2019-12-02 20:21:41
A+ A- 关灯 听书

牧云笙举起酒杯感谢牧云寒,可牧云寒心中却念及着两人的兄弟之情,在关键时刻阻止了他。这时,牧云勤提起了牧云笙的大订事宜,苓鹤清手捧紫金如意走出,紫金如意珍贵至极,全九州唯有一件,它将成为大订聘仪,牧云笙亲手赠苏语凝之物。

牧云勤按照礼仪宣太子妃苏语凝觐见,苏语凝一身红装行大订礼仪,脸上却未有丝毫笑意,她与牧云笙同跪在牧云勤的面前。牧云勤告知二人,二人命中注定不凡,端朝的未来,子民的荣辱皆系在二人身上,希望二人能相互勉励。这时,牧云陆不顾牧云勤的命令,径自拿起酒杯前来向牧云笙敬酒。苏语凝是他心中人,现如今却要嫁给牧云笙,他出声询问牧云笙是否能善待苏语凝。

牧云笙未接过酒杯,只称自己无法如牧云陆之意,情这一个字,并非他所能控制。牧云陆一介七尺男儿再度为苏语凝落泪,他希望牧云笙要么放手,要么就给他一个答案让他安心。牧云笙迟迟不肯说出牧云陆想要的答案,正当两人僵持之际,苏语凝主动出面,替牧云笙饮下了这杯酒,让牧云陆安心。牧云陆心中黯然,从今日起,他与牧云笙不论兄弟,只有君臣。

寒江孤身一人看着皇宫的景象,内心备受煎熬。穆如槊来到他身边,心底里十分清楚寒江现在所受的痛苦。寒江道出自己曾经许下的诺言,他要保护苏语凝一世。穆如槊摇头轻叹,告诉寒江,保护一个女人有很多种方式,不一定非要长相厮守。苏语凝已成为太子妃,他希望寒江能认祖归宗,把苏语凝视为牧云族人,行穆如氏一生的职责护苏语凝周全。经历这么多的事情,寒江心中也懂得分寸,他向穆如槊保证,从此以后,苏语凝只能是牧云氏未来皇后,而他是穆如寒江。

大订礼仪继续进行,正当苏语凝要受聘礼之时,牧云笙却将紫金如意砸毁,称自己不喜欢此聘礼,不愿再继续行礼。牧云勤脸色不悦,却见牧云笙心意已决,不得已只好随了他的心意,大订之事择日进行。苏语凝坐在牧云笙的身旁,感谢牧云笙的体恤之恩,牧云笙却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寒江。他想起先前与寒江说过的话,若要两人能重新做回真心朋友,眼前的这杯酒他必须得喝。

牧云笙喝下眼前的疯癫之酒,牧云栾将他的动作都尽收眼底,十分期待牧云笙接下来的行动。秘术逐渐在牧云笙体内生效,牧云笙意识越发模糊,他拿起牧云寒所赠的木剑,当场舞起剑舞。于帝王面前舞刀弄剑已是不敬,牧云笙还道出银容的事情,指责起在场的每一个人。他认为全场之人皆是疯子。当局者明知是戏,却下不来台,旁观者心中暗笑,却盼登场,这就是皇家与帝王的残酷现实。牧云勤彻底被牧云笙的这番话激怒,可牧云笙却依旧我行我素,甚至挥起木剑开始砸毁东西。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虞心忌对此情景早有所准备,他带领侍卫冲进宫殿,保护牧云勤。全场陷入一片混乱,牧云陆趁机要带苏语凝离开,可苏语凝却不肯丢下牧云笙一人。牧云陆认为以他们两人之力根本就无法救下牧云笙,何况牧云笙生来就注定孤独一人,苏语凝执意不肯跟牧云陆离开,众人皆说牧云笙是魔,可她却不懂,究竟谁才是真正的魔。谈话之间,牧云笙疯癫之症再次加强,他挥起木剑准备向牧云勤冲过来,却被虞心忌拦下。正当虞心忌剑尖对准了牧云笙之时,时间却突然静止。

盼兮利用秘术控制住时间,她在牧云笙心中与他相见,牧云笙做到如此地步,她根本无法放下牧云笙不管。盼兮隐形与牧云笙共同对抗殿中的侍卫,牧云勤见此情景十分惊愣,而在角落一旁的苓鹤清却解开了手上所缠绕的纱布,露出手上所刻画的咒语。苓鹤清施展法术令盼兮现出身形,在场之人皆对盼兮的模样大感惊讶,皇后恐牧云勤看到盼兮面容会想起银容,拉着他匆忙离开,而苏语凝亦被牧云陆强行带行,就连牧云栾也为自己安全着想,暂避一旁。

盼兮与牧云笙共同抗敌。她执起牧云笙的手,与他同进退,却因不敌苓鹤清而被苓鹤清重伤。大殿之上只有几人的身影,苓鹤清也讨不了几分好处,牧云笙见苓鹤清同样倒地,便扶着重伤的盼兮离开,可苓鹤清却穷追不舍,他命其黑色魅影从未平斋中将盼兮带走。

次日,宫中侍从都在收拾昨日残局。牧云栾前来见皇后,皇后很是满意昨天的那出好戏,她第一次从牧云勤的表情上知道了牧云勤怕魅的事情,她希望魅灵能够变得更加可怕一些,只有这样,牧云勤才会因害怕而忘了银容。牧云栾早已将一切安排妥当,他在端朝遍地设计出一场魅灵屠户灭村的惨案,意在催动天下人恨魅的信念。只有全天下人对魅灵的恨与怕达到一定程度,化成巨大海浪逐渐逼近牧云勤时,牧云勤才会在天下人与魅灵之中做一个选择。

秦风殿里,孤松直、薛或与朝中重臣皆向牧云勤请旨,希望牧云勤能重判魅灵,诛杀牧云笙身旁的女魅。苓鹤清亦将自己对盼兮的审讯道出,盼兮心中无善恶,只为牧云笙尽其所能,倾其所有。听到此言,牧云勤心中略有安慰,能够得此红颜,是牧云笙之幸。牧云勤心中有意维护牧云笙与盼兮,可孤松直与薛或等人却步步紧逼,众臣皆要求牧云勤在盼兮与太子之位做一个选择。若是要留下盼兮,便另立太子。若是执意要拥牧云笙为太子,就只能命苓鹤清施秘术诛杀盼兮,让天下人心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