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集 穆如铁骑逐渐处于下风 寒江被诬陷弑君

发布时间: 2019-12-02 20:24:42
A+ A- 关灯 听书

皇极经天派的失势令苓鹤清心中大感悲凉。若是九州没有了皇极经天派,那么任谁都无法预测到九州的未来,也无法预知到即将到来的危险。这时,牧云德现身,他称自己可以助苓鹤清重回当日辉煌,但他需要苓鹤清用寰化秘术蛊惑一个人。中了寰化秘术的人,即为施术人的奴隶,苓鹤清称自己并不会秘术。一旁的墨羽辰听此,直接对苓鹤清施用此术,准备让他为自己所用。苓鹤清不解为何墨羽辰会挑中自己,墨羽辰告诉他,如果世人不对苓鹤清彻底死心,那么世人将不会真真正正地信任敬仰羽族墨算。

穆如与赫兰一战,穆如虽在战斗中占得上风,可穆如军粮耗尽,两方休战时穆如只能忍受着饥饿之苦,而赫兰则好酒好肉,与穆如形成鲜明对比。严霜与和叶背对而坐,严霜告诉和叶,她清清楚楚地数过和叶所杀的人数,他杀了大端朝十九个穆如将士,每杀一个她都记在心中,这一生不会忘记。和叶的志向是九州天下,他向严霜表明,严霜迟早会忘记这一天,届时九州将再无大端朝,牧云姓氏亦会消失于世间,两人间所有的仇恨都会随风消散。

严霜苦笑一声,她表明着自己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天所发生过的事情。和叶未接过严霜的话,反倒抬起头看着满天星辰。对两人来说,能够一同在战场上看星星的机会十分难得。世间最令人心酸的莫过于两人相爱,却无法相守在一起。和叶与严霜都希望彼此能够放下心中的仇恨,走向对方,可是任谁都无法摆脱这场注定的宿命,无法忘记双方之间所存在的血海深仇。

这时,铁辕带着一盘肉来到和叶面前。他坦的告诉和叶,他心中唯一的野心就是想要当上九州之王,因此他带着这个欲·望一直不停战斗着。他羡慕和叶能够在战斗时忘记自己的欲·望,可他却做不到,他喜欢做王的感觉,喜欢权力,喜欢看着这世界因他改变,所以他只能时时刻刻都提醒着自己要清醒。铁辕认为和叶与他之间只能有一人成王,他要和叶在这场战斗中好好保重自己。只有和叶活下来,才能看到他坐上九州王位的一幕。他要向世人证明,欲·望加清醒远远比做一个善良的人更为有用。

第二日,瀚州下起一场倾盆大雨,天空中乌云蔽日,电闪雷鸣。穆如铁骑与赫兰部再次交战,而和叶则站在大军前为严霜挡雨。经过多日来的战斗和饥饿,穆如铁骑的精力已大不如前,逐渐开始走向下风。可纵然如此,穆如家的男儿却从没有一个人临阵脱逃,他们身为穆如将士,就算一直战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也要为穆如家的荣耀而战。

天启城,皇后婢女阿善前去看望皇后,她将合戈已平安回天启一事告知,皇后心中渴望与合戈一见。为完成皇后心中所想,阿善到寝宫中将皇后为牧云勤所写的诗文都收拾起来,准备以此感动牧云勤,恳求他能够赦免皇后。与此同时,墨羽辰单独前来见寒江,他拿出苏语凝的半截剑穗,谎称苏语凝想与寒江相见,故而让自己来带路。寒江心系苏语凝,虽心中存在疑惑,却也只能跟着墨羽辰一起离开。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阿善想要见牧云勤,却被虞心忌拦下。她与吴如意声声恳求,最终晓之以情,求得虞心忌心软,放二人通行。就在二人进寝宫后,寒江提着寒彻剑出现在虞心忌眼前。而牧云笙也拿着银容画像前来找牧云勤,可当他踏入皇宫时,却发现牧云勤寝宫外遍地尸体,就连虞心忌也昏倒在地。这时,寒江浑身是血,脚步踉跄地走出牧云勤寝宫,口中只念叨着让牧云笙快跑,牧云笙心中充满疑惑,独自走进寝宫,却发现牧云勤没了鼻息,已经死亡。

牧云笙曾以秘术救过牧云勤一次,他想要再施此术,却毫无用处。牧云笙心中难过万分,虞心忌醒来,他赶到寝宫里竟发现牧云勤已死,心中大为震惊。这时,吴如意站出,他指认是寒江杀了阿善与牧云勤。牧云笙不肯相信,想要当面向寒江问清楚。面对牧云笙的质问,寒江无言以对,只让牧云笙赶快跑。虞心忌悲痛万分,他指责寒江不该这样做,现如今穆如家三百年的忠义都毁于一旦,结束在寒江一人身上。

未等牧云笙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问清楚,合戈突然带兵前来。吴如意如早有预谋般,高声大喊寒江弑君,合戈趁乱杀掉了吴如意,生擒寒江,坐实了寒江的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