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集 穆如铁骑兵败赫兰部 牧云笙窥得弑君真相

发布时间: 2019-12-02 20:26:48
A+ A- 关灯 听书

瀚州。穆如铁骑已在原地驻守十一天,寒山深知大军粮食耗尽,现如今只能背水一战,两军体力的悬殊令寒山心中早有准备,他叩拜穆如槊的盔甲,与穆如槊拜别。穆如若是战死沙场,生为人杰,死为鬼雄,众人的芳名将永垂千尺,寒山只愿来生依旧能与众兄弟并肩作战、与此同时,穆如槊已经登上横渡天拓海峡的船,他不知牧云勤已逝的消息,心中焦急万分,只希望能早日回朝助牧云勤解开困局。

瀚州冬月飞雪,穆如铁骑军扔掉手上所有盾牌,发起对瀚州部落的最后一场战斗。寒山告诉赫兰军,秩序永远都是维护世间安宁的最高法则,当你举起屠刀时就该知道自己即将死于刀下,而穆如就是这把屠杀他们的刀。话落,两军拼尽全力博最后一战,寒山与和叶单独对抗,一刀一斧,最终寒山不敌和叶的夸父斧。纵然如此,寒山亦死守在严霜身旁,命穆如铁骑军保护好严霜。

和叶扔掉手中夸父斧,想起昔日答应严霜的话。若二人有一日战场相见,他必不看严霜眼睛。为了兑现承诺,和叶蒙住自己眼睛。而穆如铁骑则受到赫兰军的围剿。一时间,所有的穆如铁骑都大败在赫兰军下,就连寒山才也受尽赫兰军嘲讽,兵败被俘。赫兰部获得大胜,众人兴奋将严霜带营中,严霜眸中的温度如同这天气一般,冰冷无比。瞬间,血流成河的沙场只剩下穆如将士们的尸体。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穆如将士们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他们不愧于先祖,不愧于端朝,更不愧于自己。

寒江弑君令穆如家族蒙受不白奇冤,寒川率领众将士叩拜先祖灵位,他相信寒江绝对不可能违背牧云与穆如契约,做出逆天弑君之事。在此,他向众先祖立誓,无论境遇如何,他必守住先祖血脉,待沉冤昭雪时,用敌人的血擦亮他紫麒麟族徽。现朝中众人欺他穆如氏,但穆如槊一日不归,他们便寸步不让。

九州客栈,牧云德为穆如家族感到深深的惋惜。三百年如日中天的穆如世家,如今却零落成泥,任人踩踏。或许这世间,没有任何东西是可以永恒存在的。

未平斋内,牧云笙依旧不肯相信寒江弑君,他吃下风婷畅所赠的凝心丸,借凝心丸之力看到了阿善在牧云勤寝宫中,为皇后求情的一幕。凝心丸能力有限,牧云笙只窥得片段,为了能看到事实真相,牧云笙不惜吃下所有凝心丸。这时,合戈与皇后盛装来到,牧云笙亦在凝心丸帮助下,看到了弑君真相。原来,当时阿善苦苦恳求牧云勤,可牧云勤却因皇后杀害银容而不肯宽恕皇后。阿善恶从心起,竟不惜杀了牧云勤,而此时身中秘术的寒江也赶到牧云勤寝宫,杀了阿善。

牧云笙幻影出现在寝宫里,他高声大喊让寒江停手,可还是来晚一步。寒江杀了阿善,他的不白之冤将彻底无法洗清。墨羽辰的身影出现,他告诉牧云笙不要再白费力气,寒江已经再无任何清洗罪名的可能。牧云笙想要知晓墨羽辰的身份,墨羽辰戴起面具,牧云笙心中震惊,他没有料到眼前的人竟是当年想以月影噬魂暗杀牧云勤的人。牧云笙不解墨羽辰为何要如此对待自己,策划出这一切。墨羽辰称现在时候未到,他是不会将真相告诉牧云笙的。他认为只有当牧云笙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他才能变得完美。

墨羽辰将牧云笙的幻影带到了未平斋中,只见合戈与皇后让现实中的牧云笙签署两份诏书。第一份是宣布穆如寒江有弑君之罪的诏书,只要牧云笙一签下名字,牧云与穆如两姓三百年来的盟约将崩坏,穆如按罪当诛九族,从此后九州再无穆如,这是给牧云勤的交待。看着自己签下诏书,幻影牧云笙心痛不已,却仍抱着一线生机。他身为太子,凡是他签下的诏书都可更改,他有能力保护他想要保护的人。墨羽辰笑他太过天真,现如今的牧云笙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这天下早已经不再是他的天下。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牧云笙不解其话中意思。正在这时,合戈将第二份诏书交给牧云笙签署。第二份诏书是罪已诏书,诏书中称端朝毁在牧云笙手中,他愿自废诸君,领宗族家法,给天下人一个交待。幻影牧云笙不愿签下诏书,可现实中的牧云笙却毫不犹豫地签下了诏书,满足皇后与合戈的要求。

牧云笙获罪入狱,与寒江被关于同一处。寒江看到身旁的牧云笙,心中焦急万分,生怕他因自己遭连累,不停地呼唤着他的名字。可牧云笙服用过多的凝心丸,导致其身体神志痴呆,根本无法回答寒江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