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 利生绸缎铺来了位阔主顾

发布时间: 2019-12-02 22:57:02
A+ A- 关灯 听书

这天上午,长沙城内利生绸缎铺里,走进一位客人。此人年在二十岁左右,身穿一件簇新天青底酱色团花贡缎袍,头戴一顶黑亮呢帽,帽额上嵌着一块晶莹透亮的红宝石。他面色微傲,器宇昂扬,身后跟着两个中年仆人。绸缎铺里的账房先生见来人这身打扮和气概,知道不是贵公子,便是阔少爷,赶紧起身上前去迎接:“少爷来了,请坐,请坐!”

账房将来人带进旁边一间客厅,一边张罗着倒茶递烟,讨好地笑着,试探问:“少爷尊姓,是来看货的?”

一个仆人答:“这位是隆之清隆老爷的侄公子。”

“哦,原来是隆少爷,失敬失敬!”账房满脸尽是谄笑。

隆之清的父亲曾在朝中当过户部员外郎,后外放江西臬台,当了十几年的地方官,为家里积蓄了万贯家财。隆之清也做过几任小官,四十岁便致仕,在家乡铜官山下建起一座大宅院,管理着几百亩水田和分布在长沙、湘潭、湘阴等地的十余家店铺,长沙各大商号都知道铜官隆家是个财大气粗的阔主顾。

隆少爷跷起二郎腿,端着茶杯问:“孙老板呢?”

“孙老板有点小事出去了。”账房向门外望了一眼,见铺里几个伙计都在忙着应付顾客,便起身拱手,“隆少爷宽坐片刻,敝人亲自去叫孙老板来。”

趁着等老板孙观臣的空闲,隆少爷将客厅浏览了一遍。房间不大,布置得倒也整洁雅致,没有一般店铺客厅的粗俗气味,显示出老板书香门第的出身。正面墙上的装饰,尤其引起隆少爷的注意,这里悬挂着三幅字画:正中是一幅水墨画,画的是满山大大小小的竹子,竹竿挺挺,枝叶森森,竹林上飘浮着两三朵闲云,旁边蜿蜒一溪山水,林间飞跃着三四只杜鹃鸟,整个画面情趣清幽,生机盎然;右上角题了四个字:苍筤谷图。隆少爷脱口说了声:“好一幅墨竹!不亚于板桥手笔。”

画的左右两边是两幅字。隆少爷本无心细看,却瞥见上首那幅字的落款是“涤生曾国藩”五字,下首那幅的落款是“湘上农人左宗棠”七字,顿时生了兴趣。

他先看曾国藩的字,是一篇七言古风,题作《题苍筤谷图》:

>

>

>

>

再看左宗棠的字,也是一篇七言古风,也是十六句,也题作《题苍筤谷图》:

>

>

>

>

隆少爷看罢,嘴角边露出一丝冷笑。

“隆少爷光临,敝人未及迎迓,实在对不起!”孙观臣刚进客厅,便高声打着招呼。隆少爷起身作答:“孙老板,打扰了。舍弟拟今年端阳节完娶……”

“恭喜恭喜!”孙老板一听,便知财神爷进了门,忙关心地问,“令弟娶的是哪家千金?”

“湘阴李文恭公的孙女。”

李文恭公就是做过两江总督的李星沅。又是一个大名鼎鼎的富家,孙观臣心里好不欢喜,对隆少爷说:“想必尚未用饭?”转过脸吩咐账房,“赶快到菜根香去叫一桌菜来!”

“家叔叫我到长沙、汉口一带采买些绸缎首饰。”隆少爷慢条斯理地说,“久闻得利生铺绸货齐全,孙老板为人厚道,故特来宝号拜访,并看看货。”

“隆少爷光临,是小铺的福气。小铺虽谈不上齐全,但在长沙城里,不是敝人自夸,却也算得上第一家。敝人经商多年,向来把信誉看得比性命还重要。八方来客,敝人不但将他们当作主顾,也视如朋友。少顷吃完饭后,敝人陪同少爷看看货,倘若还缺些什么,只需少爷开个单子,要不了十天半月,必将货物备齐。”

“孙老板果然商界豪杰,怪不得在长沙久享盛誉。听说前年长毛围攻长沙,孙老板仗义捐助巨款,使长沙城得以保住。家叔每提起此事,总是称赞不已。”

前年孙观臣迫不得已借出三万两银子,回得家来,太太哭了几日几夜,账房也说是出借荆州,有去无回,他心痛了好久。后来太平军走了,张亮基践诺如数归还,还给了三百两银子的利息。又说,待湖南全境安宁后,一定在红牌楼铸铜钟刻名纪念。孙观臣与黄冕、贺瑗、欧阳兆熊一起,顿时成了长沙城里备受尊崇的英雄,太太和账房也夸他有远见。孙观臣甚为得意,对张亮基、左宗棠也很敬重。

“隆老爷客气了,这是敝人分内事。”孙观臣不无自得地谦让。

“往日只听说孙老板的豪放仗义,今日见客厅里悬挂的字画,更见孙老板雅量高致,且与湖南时下两大名人交谊极深。”

“孙家与曾、左两家原是世交,敝人与他们二位亦相识多年,不过,这幅画与曾、左题诗,都与敝人并无直接关系。”

“那又为何悬挂在宝号客厅中?”隆少爷奇怪地问。

孙观臣正要说明,忽见菜根香的菜已到,忙说:“少爷与两位贵价请入席,容在席间慢慢叙说。”

席上,孙老板殷勤相劝,隆少爷也竭力奉迎,二人十分亲密。

“刚才少爷问起这字画的事。”孙观臣一边擦嘴,一边说,“这幅画,原是家兄鼎臣在京师请人画的,画的是我们老家的山景。”

“怪不得孙老板一家芝兰玉树,昆仲联袂高中,原来贵府风光这样好,真可谓地灵人杰。”隆少爷有意恭维。

“少爷夸奖了。”孙观臣心中高兴,继续说,“尽管京中有兄弟二人,但为官日长,离家日久,这思乡怀土之念是无法消除的,反而与日俱增。想得急了,大哥便请一位钱塘丹青名手,按自己的叙说画了这幅《苍筤谷图》,将它挂在家中,公事完毕后便伫目凝视,仿佛回到了竹山冲,摸到了那根根挺拔直上的翠竹。”

“令兄风雅高情,在京师显宦中怕是凤毛麟角吧!”

“少虽少,但亦不乏知己。曾涤生侍郎便是一个。”孙观臣又劝隆少爷喝酒吃菜,接着说,“那日,涤生侍郎到家兄处,见了这幅《苍筤谷图》,赞不绝口,在画前站了一两刻钟,对家兄说他天天想着高嵋山,念记着山上的幽篁翠竹,只可惜回不去。家兄见他如此喜爱,便说送给你吧!涤生侍郎连说不敢,只提出借看半个月。半个月后送还画,同时还送了一篇七言古风。”

“看来就是上首这幅了。”隆少爷指了指对面墙壁。

“正是。涤生侍郎诗、文、字俱佳,这篇古风发自真情,尤其作得好,字也写得出色,家兄甚是看重,叫人装裱起来。去年冬,家兄回家省亲,随身把字画带了回来。一日,左师爷来访。家兄拿出字画来,夸奖画、诗双绝。左师爷只微微发笑,不作声。过几天,他也送来一篇七言古风,题目一样,句数也一样。”

“左师爷是存心要与曾侍郎比一比高低。”隆少爷笑着说。

“少爷真是猜到左师爷的心里去了!”孙观臣笑得满脸肉堆起,两眼眯成一条缝,整个头脸,活像一个油光水滑的大肉丸,“家兄读过左师爷的诗后,也是这样说的。家兄也叫人装裱起来,临回京前,招呼我好好藏于家中,并说,‘曾、左二人都是当世不可多得之人才,日后功名都不可限量,几十年后,这两幅字便是宝贝了。’我说,‘涤生侍郎十年二十年之后,或许有入阁之望,但左季高已年过四十,仍为布衣,这一生的出息怕不会很大。’家兄正色道,‘你不会看人,左宗棠的发迹,只在这几年之中。’果然给家兄言中了。骆中丞对左师爷现在是言听计从,皇上也多次表彰,左师爷这不真的要发迹了么!”说完,又笑起来。

“原来如此,怪不得孙老板将这字画挂在客厅中!”

孙观臣没有听出隆少爷话中有话,仍然得意地说:“自这几幅字画张挂之后,小铺生意真的兴隆起来。长沙官绅名流都喜欢来坐坐看看,欣赏一番。不少人说,曾侍郎的诗虽比左师爷写得好,但这篇古风却不及左师爷,左师爷的气魄雄健、音韵流转。看来左师爷是比赢了!”

孙观臣说得快活起来,起身走到墙壁边,指着左宗棠题诗中的“会缚湘筠作大帚,一扫区宇净氛垢”两句说:“你看看,多有气概,真有力敌千军、横扫一切的魄力,曾侍郎的确比不上。”

孙观臣只顾自己说,没有看到隆少爷脸上已渐露不快,他走到隆少爷身边,问:“少爷以为如何?”

隆少爷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失态,忙换上笑脸说:“孙老板说得对,看来这压倒元白的事,也是常有的。”

吃完饭后,隆少爷转入了正题。

“舍弟的喜期定在端阳节。”

孙观臣一直在等待着隆少爷谈起买货事,这时忙接言:“今天是四月初一,这不很快就到了吗?”

“是不远了,但可恼的是地方不靖。早几天,靖港来了几百号长毛,沩水、湘江上泊着几十号战船,弄得人心惶惶。家叔有心想在长沙采办些衣料,又怕沿途遭抢劫;且长毛在靖港,喜事又如何好办呢?老人家意欲将喜期推到中秋,一发等武昌安定后,再到汉口去采办。”

孙观臣一听急了:“隆老爷也太过虑了,长毛能待得多久?况且到汉口去买,盘缠要贵几倍,划不来。”

“我也是这样和家叔说的。再说孙老板是君子经商,靠得住,故一再劝说家叔打消出省采办的意图。”

“小铺日后还得靠少爷扶持,请少爷一定劝说老爷惠成这笔生意。”

“我是一心要与孙老板做个长久往来的主顾,你看,”隆少爷从靴子夹层里取出一张纸来,“这是一千两银子的支票,且放在孙老板这里作为定金。你看如何?”

孙观臣两眼发亮,连声说:“少爷真是个诚信的人。少爷要什么货,小铺一定如期采办,务必使少爷在老爷面前挣个全脸面。”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说话间双手接过支票,见它是汇丰钱庄的,忙慎重放进袖口里。

“孙老板,这笔生意要做成,还得靠你合作。”

“是的,是的。”孙观臣赶急答话,“不知少爷对货物还有何吩咐?”

“孙老板没理解我的意思。”隆少爷说,“我不是对货物而言。我是怕靖港、铜官一带不清静,日后家叔又改变主意,或到汉口,或到上海去买,那时我虽有心成全,也是爱莫能助了。”

“少爷说得对。”孙观臣又急了,“这倒是件难事。”

“呃,孙老板不是同曾侍郎很熟吗?”隆少爷跷起二郎腿,摩挲着手中的青花瓷杯,似突然想起,不经意地说,“你可以请曾侍郎出兵呀!叫曾侍郎派兵剿灭长毛,靖港、铜官不就安静了吗?”隆少爷双目炯炯地望着孙观臣,孙观臣为难了:“我叫曾侍郎出兵,能说得动吗?”

“叫我看,能!”隆少爷凑过脸去,严肃地说,“曾侍郎不久前败在长毛手中,在朝廷和湖南官场面前丢了脸,他急于要杀贼立功,挽回面子,一定会出兵的。何况,”隆少爷指着对面墙壁上的字画说,“就凭这字和画,他也不会拂你的请求呀!”

孙观臣想,倘若说不敢去请曾国藩发兵,那是很失身份的事,况且生意也做不成了,无论如何要办好这事。

“靖港到底有多少长毛?”孙观臣问。

“家叔为保乡邑,曾派庄上团丁探过长毛虚实,长毛水陆合在一起不会超过五百。”

孙观臣想了想说:“过两天我去拜访曾侍郎。”

“其实,明天倒是有个好机会,不知曾大人能不能抓住这个时机。”

“此话怎讲?”

“孙老板,”隆少爷压低声音说,“明天是个长毛大头领的生日,全体长毛都要大吃大喝一天。对于兵家来说,这不是个可遇不可求的好机会么!”

“真的?”

“这还有假!从昨天开始,长毛就四处买肉买酒、操办酒席了。”

“好!”孙观臣拿定主意,“我今天下午就去见曾侍郎。”

“孙老板,”隆少爷起身,“若是这笔生意做成了,腊月舍妹出嫁的衣料,也全部定在宝号。”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隆少爷随便看了看货,便告辞了。出了湘春门,三人相视哈哈大笑。一人说:“国贤兄弟,幸亏你是大家出身,真正把个隆少爷扮得惟妙惟肖,那神态,那派头,我们这些穷苦人是一辈子都学不出的。”

周国贤心里很是痛快,说:“我是真正当了二十年阔少爷的人,怎会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