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上了洋人的大当 · 2

发布时间: 2019-12-02 23:17:37
A+ A- 关灯 听书

巴夏礼纯正的中国话,使得在座的太平天国将领们大为惊讶,也暗自钦佩。陈玉成以手示意康禄身边的雕花木椅说:“请坐。”

“谢谢。”巴夏礼有礼貌地坐下。

在清政府和中国人面前,洋人一贯趾高气扬,巴夏礼如此谦恭有礼,陈玉成心中欢喜,随口称赞:“参赞大人的中国话说得真好!”

“我十四岁就到中国来了,在中国生活的时间比在英国还久。中国是我的第二故乡,它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令我景仰不已。”巴夏礼真诚的态度,使陈玉成等人感动。

“你真可以算半个中国人了!”陈玉成脱口而出。

“英王殿下封我为半个中国人,使我荣幸之至。”巴夏礼赶忙答话。

“参赞大人来此有何贵干?”陈玉成和颜悦色地问。

“我从汉口来,路过黄州府,知贵军已攻克此城,一来表示祝贺,二来听说有个朋友在贵军服务,也想顺道看看他。”

长期身处高位,养成了陈玉成尊贵矜持的气度,今天在外国使者面前,尤为注意自己的仪表和谈吐。他悄悄地将左手卷起的袖子放下,端正自己的坐姿,望着巴夏礼问:“贵参赞的朋友叫什么名字?”

“他叫呤唎。我来中国之前,曾和他在一个学校读过书。前年夏天,他由香港到了中国,据说在贵军服役。”

太平军中有几个洋人,不过陈玉成的部队没有,他不认识呤唎,康禄见过一面,他接话:“呤唎是你的朋友?”

“你见过他?”巴夏礼露出惊喜的神色。其实,他根本就没有和呤唎同过学,只知道有一个青年英国海军军官叫呤唎的在太平军中,在汉口至黄州的船上,巴夏礼想起了他,觉得这是一座与太平军联络感情的桥梁。

“见过一次,是个很可爱的洋兄弟。他不在这里,他在忠王手下教兵士们的炮术。”

听说呤唎不在这里,巴夏礼开始放心大胆地编造谎言了:“可惜,可惜!呤唎去年要我代他为贵国买一艘兵舰和三十门大炮,我已于上月买来,现停在上海码头,只等呤唎来取了。”

“有这事?”陈玉成顿时情绪大涨,感激地说,“参赞大人,你可帮了我们的大忙。”

“哪里,哪里。贵国有两句古诗,道是‘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何况我们同是上帝的子民,更是真正的亲兄弟了。”

巴夏礼的回答是这样典雅而得体,使陈玉成、周国贤、康禄与他的距离大为缩短,陈玉成吩咐摆酒款待。一会儿,知府大堂成了宴会厅,陈玉成向客人殷勤劝酒。巴夏礼乘着酒兴大大咧咧地说:“贵军陆战技术非朝廷之兵可敌,然贵军水师却不是湘勇水师的对手。”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在田家镇败给彭玉麟的周国贤对此感受最深,忙接话:“参赞先生说得正是。曾妖头水师船上的火炮全是洋炮,船也坚固。”

“贵军的火炮太原始了,全是铁铸的,又重又笨。贵军重炮炮身比敝国六十八磅的炮身还大,炮口却比六磅炮的炮口还小,这怎么能打仗呢!”巴夏礼俨然以一副火炮专家的身份说话,对火炮不甚精通的陈玉成等人连连点头。

“再说,贵军的兵船,更是比民船还不如,只配在小港小河中装泥运粪,岂能在大江大河中打斗!”太平军历来忽视水师而看重陆军,巴夏礼的话说得并不过分。巴夏礼见太平军的将领都洗耳恭听,益发来了精神,“英王殿下,我给呤唎买的这艘兵舰女王号,是敝国的最新产品,比我们停泊在汉口的爵士号还要好,三十门大炮中有十门六十八磅重炮,十门三十二磅中炮,十门十八磅小炮,全是世界上最优良的火炮。这三十门火炮安放在女王号上,今后可以雄霸长江,将湘勇水师打得落花流水。”

陈玉成想起因水路断绝而围困在安庆城内的万余名将士,周国贤想起惨死在白人虎刀下的二哥,心里都在盘算:倘若将这艘女王号买过来,安庆之围可解,仇可报,岂不太好了!陈玉成心里还有一个想法,他的前军和李秀成的后军,陆战实力不相上下,若女王号落于李秀成的手中,那后军的水师就绝对强过前军;相反,若在他的手里,前军的力量也就远远超过后军了。得想办法从巴夏礼手中要来女王号!

“请问参赞大人,买女王号花了多少钱?”陈玉成问。

“连运费在内,共用去七十万两白银。”

这是一笔庞大的数目,陈玉成目前无力支付。

“呤唎付钱给你了吗?”周国贤问。

“呤唎哪有这多钱!”巴夏礼微笑道,“再说,女王号尚在我的手里,要等呤唎收到后,由忠王殿下支付。”

中国最富庶的苏、常一带,这几个月来已成为李秀成的地盘,这一点引起了许多高级将领的不满,陈玉成对此亦有意见。正因为有苏福省,李秀成才可以一次拿出七十万两银子来,而陈玉成却不可能,他心里更不痛快。武汉三镇的银子也不少!想到这里,陈玉成热情地对巴夏礼说:“参赞大人,认识你很荣幸。既然呤唎还没付钱,这女王号就卖给我们吧!七十万两白银,我一两也不少,如何?”

巴夏礼见陈玉成已上钩,心中暗喜,嘴上却说:“我们英国人最讲信用,女王号是为忠王买的,现在又转给英王殿下,怕不合适吧!”

“忠王、英王同是天国的王爷,给忠王、给英王都是一个样。”周国贤说。

“是倒是一样。”巴夏礼略作思考后说,“好吧,我现在也急需银子办事,如果英王殿下一次能拿出七十万两银子,就把女王号从上海开过来吧!”

陈玉成见巴夏礼松了口,心里高兴,说:“七十万两银子,我一时拿不出,但不出半月我就可以给你。”

“请问,为何半个月后又拿得出了?”

“我军即将攻打武昌、汉口,待武汉三镇克复后,七十万两银子应不成问题。”陈玉成以充满着必胜的口气说。

“什么?”巴夏礼故作惊讶,“贵国要打汉口、武昌?”

? 落|霞|小|说|ww w | l u ox i a | co M|

“是的,敝军明天即将溯江西上,武昌、汉口指日可下。”

“那我的女王号不能让给殿下。”巴夏礼断然地否定了刚才的许诺。

“为何?”陈玉成对巴夏礼瞬间的改变不可理解。

“殿下有所不知,汉口有大英帝国的租界,有数百名女王的子民,我作为女王陛下政府派出的外交参赞,有义务保护大英帝国在华的一切利益。”巴夏礼的口气,俨然是外交桌上的谈判。

“请参赞放心,我们不会伤害贵国的租界和人民。”陈玉成也以天国的全权代表的身份,郑重其事地宣布。

“那是不可能的。”巴夏礼的态度强硬起来,“敝国在汉口的租界已与整个武汉三镇紧密相连。武汉三镇一旦受损,敝国租界的利益就不能不受到损害。因此,女王号不能转让给殿下。”

陈玉成颇为恼火,想不到在自己国家内的军事行动,居然会受到洋人的掣肘。见陈玉成在犹豫,巴夏礼得寸进尺:“殿下,女王指示我们,不干涉贵国内政,但要保护我国在华的利益。爵士号现正停在鹦鹉洲畔,倘若大英帝国的租界和子民受到损害,爵士号会坚决地履行它的神圣职责!”

一副强盗的嘴脸!陈玉成在心里喊道。依照他的倔强个性,非要怒斥巴夏礼一顿不可,但他冷静地想着:进攻武昌,女王号得不到,还要遭到爵士号的炮击,最好能通过外交途径,使英国不干涉这场军事活动。他见康禄满脸愤怒,正要发言,忙用眼色制止了,严正地对巴夏礼说:“参赞大人,我们同拜上帝,都是上帝的子女,是亲兄弟。我军打武昌、汉口,是为了消灭清妖,为上帝光复中国。你们阻挡我们的行动,无异在拯救清妖!”

巴夏礼见陈玉成态度坚决,便换成和缓的口气说:“殿下,对你们的事业,虽然女王指示我们保持中立,但我个人是完全支持你们的。为了我们的友谊,也为了大英帝国,我现在提出一个折中的办法,你们看怎样?”

“参赞大人请讲。”陈玉成忙抓住时机。

“贵军暂时不要打武汉,待我回到汉口,与敝国领事相商,将租界和子民作出妥善安排后再说。为答谢贵军的情意,我愿将女王号以半价转让给殿下。殿下以为如何?”巴夏礼侧过脸望着陈玉成,殷切地等待着他的答复。

打武昌,是在天王面前制定的重大决策,能因英国的态度而改变吗?但打武昌是为了解安庆之围,倘若此时以三十五万两银子得一女王号,凭借女王号的威力冲垮湘妖水师对安庆水路的围困,不同样也可以解安庆之围吗?只要能解安庆之围,手法可以灵活多样。这点,想必天王、干王都可以理解。英王拿定了主意。

“参赞大人,我军可以暂不攻打武昌,但女王号一定要在下个月送达我军,船价三十五万两银子。”

“爽快!”巴夏礼以弥天大谎圆满地达到了他的目的。他兴奋异常地起身告辞,临行又送给陈玉成一个虚伪称颂和空头许诺:“清廷的官吏们个个滑溜溜、圆滚滚的,与他们打交道,令人头痛。英王殿下如此痛快干脆,果然是真正打江山的英雄。就这样说定了,三十五万两银子,下月十五日天京下关码头交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