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刑钱师爷 · 3

发布时间: 2019-12-02 23:46:19
A+ A- 关灯 听书

胡雪岩受了他的教,第二天特地具个柬帖,把杨用之请了在馆子里小酌。酒过三巡,谈起正事,杨用之一诺无辞,而且声明:“报捐向来在正项以外,另有杂费,经手的人都有好处,我的一份扣除,杂费还可以打个七折。”

“这不好。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该当你老夫子的,自然当仁不让。”

“那还叫朋友吗?”杨用之摇着手说,“你不必管这一层了。我且问你的意思,光是捐个班呢,还是要捐‘花样’?”

捐官的花样极多,最起码的是捐个空头名义,凭一张部照,就算是有了身份,可以光大门楣,炫耀乡里。如果要想补实缺,另有种种优先次序,补缺省份的花样。胡雪岩别有奥援,也不想进京到吏部报供候选,捐官不过捐个“胡老爷”的尊称,依旧开自己的钱庄,那就无须多加花费,另捐花样了。

于是胡雪岩说:“我只要有张‘部照’就可以了。难道真的去做官?”

“你要做官也不难,而且必是一等一的红员。不过人各有志。你明天就送银子来,我替你‘上兑’,尽快把捐照领下来。”

“拜托,拜托!”

胡雪岩道过谢,就不再提这事了,殷殷劝酒,一面拉拢杨用之,一面向他讨教州县钱谷出入之际,有些什么“花样”。杨用之人虽老实,而且也觉得他极够朋友,但遇到这些地方,他也不肯多说。好在胡雪岩机警,举一反三,依旧“偷”到不少“诀窍”。

第二天他从准备开钱庄的五千两银子中,提出一笔捐官的钱来,“正项”打成票子,“杂费”是现银,一起送到杨用之那里。杨用之果然不肯受好处,把杂费中他应得的一份退了回来。

上任的黄道吉日挑定了,选定五月初九。这一下设宴饯行的帖子,纷纷飞到。做事容易做官难,应酬不能不到,王有龄时间不够,大感苦恼,等看到张胖子也来了一张请帖,就想躲懒了。

“你看,”他对胡雪岩苦笑,“张胖子也来凑热闹!算了吧,托你替我去打个招呼,留着他那顿酒,等我上省再叩扰。”

胡雪岩心想,张胖子的情分不同,利害关系格外密切,王有龄实在不能不给他一个面子,不过排排他的帖子,一天总有两三处应酬,也实在为难。

想了一下,他有了个主意:“本来我也要意思意思……”

“自己弟兄,”王有龄抢着说道,“大可免了。”

“雪公,你听我说完。”胡雪岩又说,“本来我想把我的‘档子’让给张胖子,张胖子人不错,应该要买买他的账。现在既抽不出工夫,就这样办,让张胖子那桌酒摆在船上,雪公,你看好不好?”

“我,我还不大懂你的意思。”

“我是说,我和张胖子随你一起上船,送你一程,在船上吃了张胖子的饯行酒,我们第二天再回来。”

“这倒不错!雪岩,”王有龄笑道,“其实你也不要回来了,索性一路送到湖州,那又多好呢!”

“雪公,请你体谅我,我等把阜康的事弄舒齐了,马上赶了来。现在你也还没有到任,湖州怎么个情形,两眼漆黑,我想帮忙也帮不上。再说,海运局这面也是要紧的。”

“对了!”王有龄矍然问道,“你的部照什么时候可以拿下来?”

“大概快了。”

“得要催一催杨用之,赶快办妥。我已经跟麟藩台说过了,等你部照下来,立刻委你为海运局的押运委员。这样,你才好替我照料一切。”

“这不好!”胡雪岩说,“名义上应该让周委员代理坐办。反正他凡事会跟我商量,误不了事。占了他的面子,暗中生出许多意见,反为不妙。”

想想他的话不错,王有龄也同意了。不过他又说:“不管怎么样,此事总以早办妥为宜。”

“是的。也不尽是这一桩。等把你送上了任,我这里另外有个场面,搬个家,略略摆些排场,从头做起。”

“这也好!”王有龄笑道,“到那时候,你是阜康钱庄的胡大老爷了。”

这话虽带着调侃的意味,其实是说中了胡雪岩的心意。他现在对外不大作活动,就是要等官捐到了,钱庄开张了,场面摆出来了,示人以簇新的面目,出现了不凡的声势,做起事来才有得心应手、左右逢源之乐。

出了海运局到信和,张胖子正要出门,看见胡雪岩便即改变了原意,他有许多话要跟他谈,却不容易找得着他,难得见他自己上门,不肯轻易放过这个可以长谈的机会。

“雪岩,你是越来越忙,越来越阔了,要寻你说两句话,比见什么大官儿都难。”

“张先生!”胡雪岩听出他的口风不大对劲,赶紧辩白,“我是穷忙,哪里敢摆架子?有事你叫‘学生子’到我家里通知一声,我敢不来?”

“言重,言重!”张胖子知道自己的话说得过分了些,也忙着自我转圜,“自己弟兄,说句把笑话,你不能当真。”

“哪里会当真?不过,今天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接着,他把张胖子为王有龄饯行,希望改换一个方式的话一说,张胖子欣然表示同意。

“雪岩,”他又说,“听说你捐了个州县班子?”

“是的。”胡雪岩不等他再问,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原原本本告诉了他。

如果说张胖子对他还有些芥蒂,看他这样无话不谈的态度,心里也释然了,“雪岩,”他是真的觉得高兴,“将来你得发了,说起来是我们信和出身,我也有面子。”

胡雪岩笑笑不答,站起身说:“刚才看你要出门,我不耽搁你的工夫了,改天再谈。”

“喔!”张胖子突然说道,“老张来过了!”

“哪个老张?”

“你看你!只记得他女儿,不记得她老子。”

“噢……”胡雪岩笑了,“是阿珠的爹!”

“对了,也不知道老张怎么打听到我这个地方,他说他刚从上海回来,听说王大老爷放了湖州府,上任要船,无论如何要挑挑他。我说我不清楚这事,要问你。我把你府上的地址告诉他了。”

“我也帮不得他的忙。人家新官上任,自有人替他办差,像这种小事情我也要插手,那不给人骂死?”

“我不管了。”张胖子笑道,“反正老张会去看你,只要你不怕阿珠‘骂死’,你尽管回他好了。”

“要么这样。”胡雪岩灵机一动,“我们不是要送雪公一程,第二天回来不也要船吗?那就用老张的船。”

“对,对!这样子在阿珠面上也可以交代。”

张胖子开口阿珠,闭口阿珠,倒勾起了胡雪岩的旧情。想想那轻颦浅笑,一会儿悲,一会儿喜的神态,着实有些回味。因而第二天上午特意不出门,在家里等阜康开张以后,预备要去兜揽的客户名单,借此等老张上门,好订他的船。

谁知老张没有来,他老婆来了,新用的一个小丫头阿香来报,说有位“张太太”要见他,骤听之下,莫名其妙,随后才想到可能是阿珠的娘,从玻璃窗望出去,果然!

张太太就张太太吧!胡雪岩心想,她也是好人家出身,再则看阿珠的份上,就抬抬她的身份,于是迎出来招呼一声:“张太太?”

“不敢当,不敢当,胡老爷!”说着,她把手上提着的礼物放在一旁,裣衽为礼,“老早想来给胡太太请安,一直穷忙。胡太太呢?”

女眷应该请到后厅相会,但胡雪岩顾虑他妻子还不明究竟,先要向她说清楚,所以故意把话扯了开去,“在里头。”他指着礼物又说,“何必还要带东西来?太客气了!”

“自己做的粗东西,不中吃,不过一点心意。”

她一面说,一面把纸包和篾篓打了开来,顿时香味扑鼻,那是她的拿手菜,无锡肉骨头,再有就是薰青豆、方糕和粽子,那是湖州出名的小吃。

“这倒要叨扰你,都是外面买不到的。你等等!”他很高兴地说,“我去叫内人出来。”

胡雪岩到了后厅,把这位“张太太”的真正身份,向妻子说明白,当然不会提到阿珠,只说她也是书香人家的小姐,又说这天的来意是兜生意。但既然登门拜访,总是客人,要他妻子出去敷衍一下。

于是胡太太跟张太太见了礼。主人看客人觉得很对劲,客人看主人格外仔细,彼此紧瞪着,从头看到脚,让旁观的胡雪岩觉得很刺目。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女眷总有女眷的一套家常,一谈就把他搁在一边了。胡雪岩没有多少工夫,只好硬打断她们的话,“张太太!”他说,“你来晚了一步,王大老爷到湖州上任的船早就雇好了。”

听他们谈到正事,胡太太不必再陪客,站起身,说两句“宽坐”、“在这里吃便饭”之类的客套话,退了进去。

“胡老爷,你好福气!胡太太贤惠,看来脾气也好。”阿珠的娘又盯着问,“胡太太脾气很好,是不是?”

不谈正事谈这些不相干的话,胡雪岩不免诧异,“还好!”他点点头说,“张太太,你的船,短程去不去?”

“怎么不去?到哪里?”

“只到临平。”胡雪岩将何以有此一行的原因告诉了她。

“那再好都没有了。请胡老爷跟张老板说一说,他也不必费事备席,就用我们船上的菜好了。”阿珠的娘说,“鱼翅海参,王大老爷一定也吃得腻了,看我想几个清淡别致的菜,包管贵客赞好,主人的开销也省。”

“替我们省倒不必,只要菜好就是了。”

“是的。我有数。”

正事已经谈妥,照道理阿珠的娘可以满意告辞,却是坐着不走,仿佛还有话不便开口似的。

胡雪岩看出因头,却不知道她要说的是什么话,于是便问:“可还有什么事?”

问到她,自不能不说,未说之前,先往屏风后面仔细张望了一下,是唯恐有人听见的样子。这一来,胡雪岩就越发要倾身凝神了。

“胡老爷!”她略略放低了声音说,“我们的船就停在万安桥,请过去坐坐!”

这一说,胡雪岩恍然大悟,老张来也好,她来也好,不是要兜揽生意,只是为了阿珠要他去见面。去就去,正中心怀,不过现在还不能走,一则要防他妻子生疑心,再则一上午未曾出门,下午有许多事不料理不行。

“好的!”他点点头,“我下半天来。”

“下半天啥辰光?”

“今朝事情多,总要太阳落山才有工夫。”

“那么等胡老爷来吃晚饭。”她起身告辞,又低声叮嘱一句,“早点来!”

等她一走,胡雪岩坐在原处发愣。想不到阿珠如此一往情深,念念不忘,看来今天一去,又有许多牵惹。转念到此,忽生悔意,自己的前程刚刚跨开步子,正要加紧着力,哪来多余的工夫去应付这段情?

悔也无益!已经答应人家,决不能失信。于是他又想,既然非去不可,就要搞得皆大欢喜。回到自己“书房”里,打开柜子,里面还存着些上海带回来,预备王有龄送官场中人的“洋货”。翻了翻,巧得很,有几样带了要送黄抚台小姐的“闺阁清玩”,回到杭州才听说黄小姐感染时气,香消玉殒了,要送的东西没处送,留在胡雪岩这里,正好转赠阿珠。

于是他把那些玩意寻块布包袱包好,吃过午饭带出去,先到海运局,后到阜康新址,只觉得油漆气味极浓,从外到里看了一遍,布置得井井有条。后进接待客户的那座厅,也收拾得富丽堂皇,很够气派,但是,看来看去,总觉得有些美中不足。

“庆生!”他说,“好像少了样把什么东西?”

“字画。”

“对,对,对!字画,字画!”胡雪岩很郑重地说,“字画这样东西,最见身份,弄得不好,就显原形!你不要弄些‘西贝货’来,叫行家笑话。”

“假货是不会的,不过名气小一点。”

“名气小也不行,配不上‘阜康’这块招牌。你倒说说看,是哪些人的字画?”

于是刘庆生把他所觅来的字画,说了给胡雪岩听。他亦不见得内行,但书家画师名气的大小是知道的,觉得其中只有一幅杭州本地人,在籍正奉旨办团练的戴侍郎戴熙的山水,和王梦楼的四条字,配得上阜康的招牌。

不过他也知道,要觅好字画,要钱或许还要面子,刘庆生不能把开钱庄当做开古玩铺,专门在这上面用功夫,所以他反用嘉慰的语气,连声说道:“好,好!也差不多了。我那里还有点路子,再去觅几样来。你事情太多,这个客厅的陈设我来帮你的忙。”

刘庆生当然也懂得他的意思,不过他的话听来很入耳,所以并无不快之感,只说:“好的!客厅的陈设,我听胡先生的招呼就是了。”

话谈得差不多了,看看时候也差不多了,胡雪岩离了阜康,径到万安桥来赴约。这座桥在东城,与运河起点——北新关的拱宸桥一样,高大无比,是城内第一个水路码头。胡雪岩进桥弄下了轿,只见人烟稠密,桅杆如林,一眼望去,不知哪条是张家的船,踌躇了一会,缓步踏上石级,预备登高到桥顶去瞭望,刚走到一半,听见有人在后面高声喊道:“胡老爷,胡老爷!”回身一看,是老张气喘吁吁赶了上来。

“你的船呢?”胡雪岩问。

“船不在这里。”老张答道,“阿珠说这里太闹,叫伙计把船撑到城河里去了。叫我在码头上等胡老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