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 收服世龙 · 2

发布时间: 2019-12-02 23:50:47
A+ A- 关灯 听书

“对!”郁四拍案激赏,“人家根深蒂固多少年,我们只要一上手就是头儿、脑儿!这种好事情,天下哪里去找?”

“我就是这个意思。‘胆大做王’!再说,别人看来危险,照我看,风险不大。第一,夷场上,人家外国人要保护他自己的人,有大兵船停在黄浦江,小刀会也要看看风色,小刀子到底比不得洋枪洋炮。”

“这话也不错。”郁四看看四周,凑过头去低声说道,“我现在还不大清楚上海的情形,不过照我想,小刀会里,一定有尤老五的弟兄,不妨打听打听看。”

“我正就是这个意思。”胡雪岩也低声答道,“我们也不是跟小刀会走到一条线上,他们造反,我们是安分老百姓,打听消息,就是要避开他们,省得走到一条线上。”

郁四深深点头:“他们闹事,我们不动;他们不动,我们抢空当把货色运到上海去。”

“郁四哥,”胡雪岩笑道,“不是我恭维你,你这两句话,真正是在刀口上。”

“好了!”郁四抬起头来,从容说道,“回头我们到阿七那里细谈。”接着便谈到陈世龙。胡雪岩的意思,看他年轻聪明,口齿伶俐,打算让他去学洋文,因为将来销洋庄,须直接跟洋人交往,如果没有一个亲信的人做“通事”,请教他人传译,也许在语言隔阂之中,为人从中做了手脚,自己还像蒙在鼓里似的,丝毫不知,这关系太重大了。

“这个主意很好。”郁四说道,“不过学洋文要精通,不是一年半载的事,眼前得先寻一个人。”

“我也是这么想。这个人,第一,要靠得住;第二,要有本事;第三,脾气要好。就叫世龙跟他学。不晓得郁四哥有没有这样的人呢?”

“当然有。还不止一个。”

“好极了。”胡雪岩很高兴地说,“那就请来谈谈。”

“我托人去约。今天晚上或者明天中午碰头好了。”

这天晚上,胡雪岩在老张的新居吃饭,座间还有陈世龙。

陈世龙跟老张也认识。平常“老张、老张”叫惯的,但这时不能不改改口,他是极机警的人,两次到张家,把胡雪岩和老张的关系,看出了一半。等看到了阿珠对胡雪岩,在眉梢眼角,无时不是关切的样子,更料中了十之八九。既然自己叫他为“胡先生”,对老张就不能不客气些,改口叫他“张老板”,阿珠的娘便成了“张太太”,而阿珠是“张小姐”。

阿珠还是第一次被人叫做“小姐”,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喜悦,因而对陈世龙也便另眼相看了。

“世龙!”阿珠的娘——张太太则是看在胡雪岩的份上,而且也希望这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能帮丈夫的忙,所以加意笼络,“都是一家人,你不必客气。我这里就当你自己家里一样,你每天来吃饭,有啥衣服换洗,你也拿了来,千万不要见外。”

“是啊!”胡雪岩也说,“这不是客气话。”

“我懂,我懂。”陈世龙连连点头,“我要客气,做事就不方便了。”

于是一面吃,一面谈生意。有陈世龙在座,事情就顺利了,因为老张所讲的情形,他差不多都知道,可以为胡雪岩作补充,像老张所说的那两个懂丝行生意的朋友,陈世龙就指出姓黄的那个比姓王的好,后者曾有欺骗东家,侵吞货款的劣迹,是老张所不知道的。

_

“松江?”陈世龙颇感意外,“我还没有去过。”

“没有去过不要紧,去闯一闯。”胡雪岩一件事没有谈定规,又谈第二件,“我再问你一句话,你肯不肯学洋文?”

陈世龙更觉意外,“胡先生,”他嗫嚅着说,“我还弄不懂是怎么回事。”

“那自然是要你做‘丝通事’。”阿珠接口说道。

“连她都懂了!”胡雪岩又对陈世龙说,“将来我不止于丝生意,还有别样生意也想销洋庄。你想,没有一个懂洋文的人,怎么行?”

陈世龙的脑筋也很快,根据他这一句话,立刻就能为自己的将来,画出许多景象,不管丝生意还是别样生意,在上海必是他“坐庄”,凡跟洋人打交道,都是自己一手主持。南浔的那些“丝通事”,他也知道,一个个坐收佣金,附带做些洋货生意,无不大发其财。起居饮食的阔绰,自然不在话下,最令人羡慕的是,有许多新奇精巧的洋货可用。如果自己懂了洋文,当然也有那样的一天。

转念到此,他毫不犹豫地答道:“胡先生叫我学洋文,我就学。我一定要把它学好!”

“有志气!”胡雪岩把大拇指一翘,很高兴地说,“学一样东西就要这样子,不学拉倒,要学就要精。世龙,你跟我跟长了就知道了,我不喜欢‘三脚猫’的人。”

一知半解叫做“三脚猫”,年轻好胜的人最讨厌这句话,所以陈世龙立刻答道:“胡先生放心,我不会做‘三脚猫’。”

“我想你也不会。”胡雪岩又说,“我再问你一句话,松江有个尤五,你知道不知道?”

漕帮里的大亨,陈世龙如何不知道?不过照规矩,在这方面他不能跟“空子”多说,即使“胡先生”这个“空子”比“门槛里”的还要“落门落槛”也不行,所以他只点点头作为答复。

胡雪岩却不管这些,率直问道:“你跟他的辈分怎么排?应该叫他爷叔?”

“是的。”

“尤五管我叫‘小爷叔’。”胡雪岩有意在陈世龙面前炫耀一番,好教这个小伙子服帖,“为什么呢?因为他老头子看得起我,尤五敬重他老头子,所以也敬重我。他本人跟我的交情,也就像你郁四叔跟我的交情一样。你说松江没有去过,不要紧,有我的信,你尽管去,没有人敢拿你当‘洋盘’。”

“我晓得,我晓得。”陈世龙一叠连声地说,显得异常兴奋。他也真没有想到,胡雪岩这样一个“空子”,有这么大的来头!顿时眼中看出来的“胡先生”,便如丈六金身的四大金刚一般高大了。

“现在我再告诉你,你到了松江,先到一家通裕米行去寻他们的老板,寻到了,他自会带你去见尤五。你把我的信当面交给他,千万记住,要当面交给他本人,这封信不能落到外人手里。”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很显然的这是封极机密的信,陈世龙深深点着头问:“要不要等回信?”

“当然要。回信也是紧要的,千万不能失落。”胡雪岩又说,“或许他不会写回信,只是带回来口信,他跟你说什么,你都记住,说什么你记住什么,不要多问!”

“也不要跟旁人说。”陈世龙这样接了一句。

“对!”胡雪岩放心了,“你懂我的道理了。”

陈世龙这里倒交代清楚了,但写这封信却成了难题,胡雪岩的文墨不甚高明,而这封信又要写得含蓄,表面没有破绽,暗中看得明白,他没有这一份本事,只好去请教郁四。

郁四是衙门里的人,对于“一字入公门,九牛拔不转”这句话,特持警惕,认为这样的事不宜在信中明言,万一中途失落了这封信,会惹出极大的麻烦。

“你我都无所谓,说句老实话,上上下下都是人,总可以洗刷干净。”郁四很诚恳地说,“不过,你无论如何也要替王大老爷想想,事情弄到他头上,就很讨厌了!”

这个警告,胡雪岩十分重视,翻然变计,决定让陈世龙当面跟尤五去谈。

“是这样的,”他第二天悄悄对陈世龙说,“我们的丝要运上海,销洋庄,只怕小刀会闹事,碰得不巧,恰恰把货色陷在里面。尤五说不定知道小刀会的内情,我就是想请教他一条避凶趋吉的路子。你懂了吧?”

“懂了!”

“那么,你倒想想看,你该怎么跟他说?”

陈世龙思索了一会答道:“我想这样子跟他说:‘尤五叔,胡先生和我郁四叔,叫我问候你,请老太爷的安。胡先生有几船丝想运上来,怕路上不平静,特地叫我请示你老人家,路上有没有危险?运不运,只听你老人家一句话。’”

胡雪岩想了想,点点头说:“好!就是这样子说。”

“不过胡先生,你总要给我一封引见的信,不然,人家晓得我是老几?”

“那当然!不但有信,还有水礼让你带去。”

名为“水礼”,所费不赀,因为数量来得多,光是出名的“诸老大”的麻酥糖就是两大篓,另外吃的、穿的、用的,凡是湖州的名产,几乎一样不漏,装了一船,直放松江。

“这张单子上是送尤五本人的;这张是送他们老太爷的;这张送通裕的朋友。还有这一张上的,你跟尤五说,请他派人带你去。”

接过那张单子来看,上面写着“梅家巷畹香”五字,陈世龙便笑了。

“你不要笑!”胡雪岩说,“不是我的相好!你也不必问是哪个的。见了她的面,你只问她一句话,愿意不愿意到湖州来玩一趟?如果她不愿意,那就算了。愿意,你原船带了她来。喏!一百两银子,说是我送她的。”

“好!我晓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