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曲曲心事 · 2

发布时间: 2019-12-02 23:59:11
A+ A- 关灯 听书

“说起来还真有趣!她跟我说过,姓陈的能干、心好,将来要好好替他做头媒。哪知道‘养媳妇做媒,自身难保’。”

说到这里,七姑奶奶哈哈大笑,弯腰顿足,笑得傻里傻气,这一下,连阿珠都被她逗得好笑。

“你笑啥?”

“笑你!”七姑奶奶说了这一句,又放开了刚止住的笑声。

“傻相!”她嫂子白了她一眼,却也忍不住笑了。

这诡秘的神情,越使得阿珠怀疑,尽自追问着,她有什么事值得她们如此好笑呢?尤太太长于机变,便编了一套话,支吾了过去。

于是扯了些闲话,吃罢夜点心,时间到了午夜。尤太太白天操持家务,相当劳累,倒不是亲操井臼,尤五家的客人多,“吃闲饭”的人也不少,每天要开四五桌饭,光是指挥底下人接待宾客,就够忙的,这时支撑不住要上床了。

“你们呢?”她说,“天凉快了,也去睡吧!”

“我还不困。想再坐一歇。”阿珠这样回答,其实是有心事,上床也不能入梦。

“我也不困。”七姑奶奶说,“天气凉快了,正好多坐一歇。”

尤太太一想,这两个人在一起,一定还要谈到胡雪岩和陈世龙,她深怕七姑奶奶不够沉着,操之过急,把好好的一件事弄糟,所以不放心地迟疑不定。

“你回房去好了。”七姑奶奶猜到她的心事,安慰她说,“我们稍为再坐一坐,也要上床了。”

“有啥话,明天再说。”尤太太特意再点她一句,“事缓则圆,我常常跟你说这句话,你总不大肯听。”

“晓得,晓得!你放心。”

她们姑嫂这一番对答,明显着还有许多没有说出来的话,因而等尤太太一走,阿珠随即问道:“五嫂说什么‘事缓则圆’?”

. ?

这段话的前一半倒还动听,说到最后,阿珠又有些皱眉了,“七姐,”她说,“你的譬喻,总是奇奇怪怪的,叫人没法接口。”

“怎么呢?我说的是实话。心里这么想,嘴上这么说,一点不会有虚伪。”

“我晓得你待人诚恳。不过——”这该怎么说呢?世间有许多事是只能在心里想,不能在口中说的,这番道理阿珠懂,但讲不明白,只好付之苦笑。

“不过怎么样?”七姑奶奶倒有些明白,“怪我心直口快,说话不中听?”

这有些说对了,可是不会承认,“不是,不是!决不是怪你。”阿珠答道,“府上一家,五哥、五嫂,连你七姐待我,不能再好了。既然像自己人一样,原要实话真说。”

“那好!”七姑奶奶又忍不住了,“你知道我这个人的脾气,别人的事就当我自己的事一样,尤其是对你。我们现在长话短说,胡老板这方面,你到底怎样?”

阿珠想避而不答,但办不到,想了一下,只好这样推托:“七姐,这件事是我娘做的主,将来总也还要问她。”

“这话就奇怪了!你自己没有主张?”

“父母的话,不能不听。”

“唷!唷!你倒真是孝顺女儿!”

语涉讽刺,阿珠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七姐!”阿珠用一种情商的口吻说,“你让我想一想。我明天早晨再跟你谈。”

七姑奶奶在家耳濡目染,对鉴貌辨色也是很在行的,一看她这神色,再要多说,就是不知趣了。于是立刻接口答道:“你慢慢想,慢慢想!等你想停当了,要怎么样做,我一定帮你的忙。”

“谢谢七姐!”阿珠拉着她的手说,“亏得是在你们这里,如果是在别地方,我连可以诉诉苦的人都没有。”

说这话,一大半是为了拉拢交情。其实在这时候,她就已有了无可与言之苦,七姑奶奶的心热,热得令人烫手,尤太太人很圆滑,看样子是为了利害关系,站在胡雪岩这边。此外就只有一个陈世龙了,这个人也差不多到无话不谈的地步,但这件事跟他去谈,是不是合适,却成疑问。就算跟他谈了,他帮着胡雪岩做事,要靠他提拔,能不能帮着自己对付胡雪岩,又成疑问。

千回百折的心事,绕来绕去,又落到胡雪岩身上。她觉得以后变化如何,犹在其次,眼前横亘胸中,怎么样也无法自我消除,而必得问一问的是:胡雪岩的变心,到底为了什么?

因此,这夜工夫,她的心思集中在第二天如何去找胡雪岩,同时如何开口问他?这样设想着,便如跟那“没良心的人”面对面在吵架,心里又气愤,又痛快。气愤的是“他”说不出个道理,痛快的是把“他”骂了个狗血喷头。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等“骂”过了,她却又有警惕,不管如何,胡雪岩对她父母来说,是个无比重要的人物!世界上哪里去找这样慷慨的人?就算他自己能忍受这顿骂,旁人也要批评她恩将仇报。这样一想,阿珠气馁了,同时也更觉得委屈了,真正吃的是有冤无处诉的哑巴亏!

一夜没有睡好,第二天早晨又无法再睡。天气热,都要趁早风凉好做事,她身在客边,不能一个人睡着不起来。尤家倒不拿她当客人看,等她漱洗出房,厅里已摆好早饭,尤太太和七姑奶奶已端起碗在吃了。

道过一声“早”,七姑奶奶看着她的脸说:“你的眼睛都凹下去了。一定一夜没有睡着,来,吃了早饭再去睡。”

阿珠不做声,只看着早饭发愁。松江出米,一早就吃炒饭,她的胃口不开,只想喝碗汤,吃不下饭。

“你们吃吧,”她说,“我不饿!”

尤太太一听这话,便放下筷子,伸手到她额上摸了一下,又试试自己的额头,皱眉说道:“你有点发烧,请个郎中来看一看吧!”

“不要,不要!”阿珠自觉无病,“好好的,看什么郎中?五嫂也真想得出。”

“那么先弄点药来吃。”

尤家成药最多,都是漕船南来北往,从京里有名的“同仁堂”、“西鹤年堂”等等有名的大药铺中买了带回来。当时便用老姜、红枣煎了一块“神面”,浓浓地服了下去。出了些汗,觉得舒服得多,但神思倦怠、双眼涩重,只想好好睡一觉。

但她心里还有事放不下,想去看看她父亲,却又怕遇见胡雪岩,夜里所想的那一套,此刻整个儿推翻了,她自己都不明白,怕的是什么呢?是怕跟胡雪岩翻脸,以至于为她家父母带来纠纷,还是怕自己受不住刺激?甚至是怕胡雪岩面对面为难受窘?

精神不好,偏偏心境又不能宁静,烦得不知如何是好。想想真懊悔有此一行!不管怎么样,在自己娘身边,就算发顿脾气,哭一场,也是一种发泄。现在不但没有人可为她遣愁解闷,还得强打精神,保持一个做客人的样子,其苦不堪!

想想又要恨胡雪岩了!是他自己跟她父亲说的,让她到上海来玩一趟。带了出来,却又这样一丢了事,这算是哪一出?别的都不必说,光问他这一点好了,如果他说不出个究竟,便借这个题目,狠狠挖苦他几句,也出出从昨天闷到此刻的一口气。

这样想着,精神不自觉地亢奋了,于是趁七姑奶奶不在场,向尤太太说道:“五嫂,我想去看看我爹。请你派个人陪了我去。”

“那现成。不过你身体不大好,不去也不要紧,反正我们过几天就要到上海,那时候再碰头好了。”

“还是去一趟的好,不然我爹会记挂我。”

说到这个理由,尤太太不便再劝阻,正在找人要陪她到老张船上,恰好陈世龙来了。

“来得巧!”尤太太一本正经地向他说,“你好好陪了她去看她爹,拣荫凉地方走!她在发烧。”

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尤家,拣人家檐下,阳光晒不到的地方走。陈世龙照顾得很周到,三步一回首地探视,口中不断在说:“走好走好!”那样子既不像兄妹,又不像夫妇,引得许多人注目。阿珠有些发窘,心里嗔怪:又不是黑夜,路也很好走,何苦这样一路喊过去,倒像是有意要引人来看似的。

走出巷子,豁然开朗,临河是一条静悄悄的路。阿珠遥望着泊在柳荫下的船,忽然停住了脚,喊一声:“喂!”

陈世龙闻声回头,奇怪地问道:“你在跟哪个招呼?”

“这里又没有第三个人,你的话问得可要发噱?”

“原来是叫我。有话说?”

“自然有话说,不然叫住你做啥。”阿珠想了想问道,“你有没有听见什么话?”

“什么话?听哪个说?”

“你是装糊涂,还是怎么?”阿珠有些生气了。

“喔!”陈世龙才明白,“你是说胡先生。他的话很多,不知道你问的哪一方面?”

“自然是说到我的!”

“这倒没有!只说要赶到上海去接头生意,过几天再来接你,这当然不大对!”

听得这句批评,阿珠心里舒服了些,“连你都晓得他不对!”她冷笑道,“说好了让我到上海去玩一趟,结果半路里放人家的生,这不是有意欺侮人!”说到“欺侮”,又想起胡雪岩的无端变心,顿觉百脉贲张,眼眶发热,一下忍不住,便顿着足,且哭且说:“他是存心好了的,有意欺侮我!有意把我丢在半路上!他死没良心!”

陈世龙有些发慌,也有些伤心。从湖州一路来,他下了许多功夫,谁知她一寸芳心,仍旧在胡雪岩身上。不过转念一想,他把已馁之气又鼓了起来,女人的委屈,最怕郁积在心里,朝思暮想,深刻入骨,那就不容把她的一颗心扳转来,像这样大哭大闹,发泄过了,心里空荡荡的,反倒易于乘虚而入。

因此,他默不做声,只把雪白的一方大手帕,递过去让她擦眼泪。这个小小的动作,不知怎么,在阿珠的心里居然留下了一个印象,同时也唤起了回忆,想起在湖州一起上街,他总是拿这样一方手帕,供她拭汗。

心无二用,一想到别的地方,便不知不觉地收住了眼泪,自己觉得有些窘,也有些可怜。拿手帕擦一擦眼泪,擤一擤鼻子,往前又走。

“慢慢!”这回是陈世龙叫住了她,等她回过身来,他又问道,“到了船上,你爹问起来,你为什么哭,该怎么说呢?”

阿珠想了想答道:“我不说,没有什么好说的。”

“你不说可以,你爹来问我,我不能装哑巴。”

“你——”阿珠这样叮嘱,“你只说我想家。”

“好了。走吧!”

到了船上,老张果然诧异地问起,阿珠不做声,陈世龙便照她的话回答。

“那总是受了什么委屈,在别人家作客——”

“跟人家有什么相干呢?”阿珠抢着说道,“尤家是再好都没有了,爹不要冤枉人家。”

“那么是什么委屈呢?不然不会好端端地想家。”

“我想,”陈世龙说,“大概是胡先生不让张小姐到上海去的缘故。”

“这你不要怪他。他跟我说过了,一到上海,碌乱三千忙生意,照顾你没工夫,不照顾你又不放心。等事情弄得略有些头绪了,再来接你,好好去玩两天。这话没有啥不在道理上,你很明白的人都想不通?”

阿珠一面听着,一面在心里冷笑,听完,愤愤地说道:“他这张嘴真会说!骗死人不偿命。现在也只有你相信他了。”

“怎么?”老张大为惊诧,看她不答,便又转脸来问陈世龙,“阿珠的话,什么意思?”

陈世龙自不便实说,但光是用“不知道”来推托,也不是办法,想了想,觉得最好避开,让他们父女私下去谈。

于是他说:“你问张小姐自己!”接着,走出船舱,上了跳板,在柳荫下纳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