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曲曲心事 · 4

发布时间: 2019-12-02 23:59:20
A+ A- 关灯 听书

阿珠骤听不觉,细想一想才辨出味道,心里在想:这个人好坏!他那“胡先生”刚一打退堂鼓,他就来动脑筋了。于是把脸一沉,但是她马上发觉,要想生他的气也生不起来。以至刚绷起的脸,不自觉地立刻又放松。

这忽阴忽晴,比黄梅天变得还快的脸色,让陈世龙有些莫名其妙。不过由阴变晴,无论如何是个好征兆,所以胆又大了。

“阿珠!”他这样喊了一声,同时注意她的神态。

她的神态是一惊,而且似乎微有怒意,不过很快地转为平静,用聊闲天的语气说道:“先叫我张小姐,刚才叫我珠小姐,现在索性叫我的名字了,越来越没有规矩!”

“从前,你是候补胡师母,我不能不叫你小姐——”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阿珠就抢着问道:“现在呢?”

“现在自然不同了。你我是平辈,我为啥不能叫你名字?”

他的话不能说没有道理,不过阿珠心里还有些不舒服,也不响,也不笑,捡起一把碎石子,一粒一粒抛向水里,看着涟漪一个个出现,扩大,消失,忽然觉得世间凡事都是如此,小小一件事,可以引起很大的烦恼,如果不理它,自然而然地也就忘记了。

“平辈就平辈,”她说,“我也不想做你什么长辈。”

她这句话是有感而发,但在陈世龙听来,宽心大放,第一步的试探已经成功,不妨再接再厉,从今天起,就要叫她一颗心放在自己身上。

于是他说:“阿珠,我要问你一句话,这句话如果你不便回答,可以不开口,我就晓得了。”

阿珠也是很好奇的,听这话就觉得有趣,但也不无戒心。因为听得出来,他要问的那句话,一定很难答复。所以就像小孩玩火那样,又想下手,又有些踌躇,不知如何处置。

这样拖延了一会儿,陈世龙认为她默然就是同意,便把那句话问了出来:“阿珠,你凭良心说,你到底喜欢不喜欢我?”

竟是这样一句话!阿珠大吃一惊,只觉头上“轰”地一下,满脸发烫,一身的汗,不但无法回答,最好能够往河里一跳,躲开了他的视线。

他的视线直盯着她。阿珠只好把头转了开去,心里在想,这个人脸皮真厚!而且有些惫赖,如果不开口,他一定道是自己喜欢他。但是要说不喜欢他,又觉得有些不愿。左右为难之下,不由得发恨,“你这个人,”她站起身来说,“我不高兴跟你说!”

“不高兴说,就是‘不开口’,我晓得了!”

“你晓得啥?”阿珠放下脸来说,“你不要乱猜!”

“我一点不会乱猜。你心里的意思,我都明白。”

倘或她真的无意,大可置之不理,反正心事自己明白,随他乱猜也不要紧。无奈她怎么样也不能泰然置之,“我心里的意思,你怎么会明白?”她说,“你一定不会明白!”

“那么,要不要我说给你听?”

“你说!一定不对!”

“你一点都不喜欢我。”

她在猜想,他一定会说:“你喜欢我。”谁知不是!这话太出人意外,以至愣在那里,无从置答。

“怎么样?我说得不对?”

“也不能说不对!”

“那么,”陈世龙紧接着问,“你是喜欢我的?”

阿珠让他把话缠住了,自己都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反正,心里虽恨他促狭,却无论如何不肯很清楚地表示:我不喜欢你!

“我再也不跟你说了!”她大发娇嗔,“你比你‘先生’还要难惹!”

“不会。”陈世龙的语气极坚定,“我跟胡先生都不是难惹的人。”

.

“我问你,”陈世龙又说,“你预备哪天到上海去?”

“我哪里晓得,要看尤太太和七姑奶奶的意思。”

“尤太太是靠不住的。他们家天天高朋满座,都靠尤太太招呼,又有孩子,哪里抽得出空来陪你到上海去?”

“七姑奶奶有空。不过——”

“不过你不大愿意跟她在一起!是不是?”

“她人是好人,心直口快,可惜稍为过分了些。”阿珠苦笑着摇头,“真有些吃她不消。”

陈世龙颇有同感,他也吃不消七姑奶奶。说起来也是好意,总拿他当兄弟看,但大庭广众之间,过于亲热,看起来仿佛情有所钟似的。陈世龙虽有些浪子的气质,因为身在客边,辈分又矮,怕惹出许多话,所以总避着她,这也就是他少到尤家去的原因。

但以前可以少去,现在要在阿珠身上下功夫,不能不多去。去了又吃不消七姑奶奶,而且说不定会引起阿珠的误会,这倒是个难题。

看他不说话,她觉得再坐下去也没有意思,便站起身来,把衣襟和下摆扯一扯平整,又掠一掠发鬓说道,“该回去了吧?”

“再坐一下,我还有话说。”

阿珠不即回答,心里在想,这一坐下来再谈,就绝不是谈什么可有可无的闲天,他是在自己身上打主意,当然有些紧要的话要说。自己跟胡雪岩就是这样好起来的,前车不远,应当警惕,如果自己根本不容他打什么主意,那就不如趁早躲开。

然而心里想得很明,那双脚却似钉住在地上,动弹不得。最后,终于糊里糊涂坐回原处。

“我看你不必等尤太太和七姑奶奶了。过两天,我来接你。你看,好不好?”

这也没有什么不好,只是一走容易,到了上海,不能好好玩一玩,反倒无趣,那得先问一问清楚。

“到了上海以后怎么样呢?”

“玩嘛!”陈世龙说,“夷场上很开通的,洋人和洋婆子都是手搀手上街——”

阿珠很敏感,大声打断他的话说:“哪个要跟你手搀手上街?”

“我没有这样说。”陈世龙觉得好笑,“不过拿洋人作个比方,我的意思是,你要在上海逛一逛,也不必一定要七姑奶奶作伴。我就好陪你。”

话倒说得轻松,实际上绝不会这么简单,“偶尔陪一趟可以,天天陪我上街——”阿珠很吃力地说,“成什么样子?”

“人家不晓得我们是怎么回事,说是兄妹,难道不可以?”

“这哪里好冒充?亲兄妹到底亲兄妹,一看就看出来了。”

“不见得。”陈世龙说,“这也可以装得像的。”

“怎么装法?”

“第一,要亲热——”

“啐!”阿珠脸红了,“哪个要跟你亲热?”

动辄是“哪个要跟你”怎么样,“哪个要跟你”怎么样,陈世龙注意到了这种语气,蓬门碧玉他见多了,了解这种语气后面的真意,完全是“对人不对事”,意思是“手搀手上街”也可以,“亲热”也可以,只不过不愿“跟你”如此而已。当然,这也算是句反话,有点故意“搭架子”的意味,仿佛暗示着,只要情分够了,无事不可商量。

这就是无意间流露的真情,陈世龙越觉得有把握,也就越不肯放松,“你不肯跟我亲热也不要紧,”他说,“好在我装得像,叫人家看起来,一定当我是你的亲哥哥。那一来,你还怕什么?”

阿珠想了一会,决定依他的话,但还要约法三章:“我话先说在前面:第一,不准你嬉皮笑脸;第二,不准你噜哩噜苏;第三,”她略顿一顿,板着脸说,“不准你动手动脚!你答应了,我跟你去。”

陈世龙笑道:“还有第四没有?”

“你看你,”阿珠斜着白眼看他,“刚刚说过,不准你嬉皮笑脸,你马上就现形了。”

这是真的有点生气,陈世龙起了戒心,正一正脸色答道:“好,你不喜欢这样子,我懂了。我决不讨你的厌!”

这倒提醒了阿珠。她一直弄不清自己对陈世龙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现在“找”到了:这个人不讨厌,而且应该说是蛮讨人喜欢的,这样想着,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

大大方方地看,原也不妨,她却偏要偷偷摸摸去看,一瞥之下,迅即回避。越是如此,越使陈世龙动心,几乎当时就想违反她的约法第三章,抓住她那白白软软的手握一握。

“嗨!”突然有个在戏水的顽童大喊,“你们来看,一男一女吊膀子!”

这一下把阿珠羞得脸如红布,顾不得陈世龙,拔脚就走,走得像逃。河里的顽童还在哗笑大喊:“吊膀子!吊膀子!”阿珠急得要哭了。

“小鬼!”陈世龙恨不得抓住他,狠狠揍一顿,只是顾阿珠要紧,便也拔脚追了上去。

追是很快地追上了,阿珠不理他,特意避到对面檐下去走。陈世龙很机警,知道她这时的心境,不敢再跟过去。

尤家快到了,只见她忽然站住脚,微微回头望着,这自然是有话要说,陈世龙加快几步,到了她身边,不忙开口,先看脸色,红晕尚未消褪,怒气更其明显。他心里有些着慌,不知道该怎么说。

“都是你!”阿珠咬牙瞪眼地埋怨。

迁怒是可想而知的,他唯有解劝:“那些淘气的小鬼,犯不着为他们生气!”

“你脸皮厚,自然不在乎!那些难听的话——”阿珠深感屈辱,眼圈一红,要掉眼泪。

“不要哭!”陈世龙轻声说道,“七姑奶奶喜欢管闲事,当心她会打破沙锅问到底。”

这下提醒了阿珠,她的原意就是要告诫他,不准把刚才这件事当笑话去讲,所以此时用手指抹一抹眼角答道:“只要你不说就好了!”

说完,阿珠转身就走。陈世龙心里很不是味道,好好一件事,不想叫那几个“小鬼”搞得糟不可言,这是从何说起?细想一想,也要怪自己太大意,如果能够谨慎小心些,不是在那人来人往的河边,大诉衷曲,岂不是就不会有这样扫兴的事了?

徒悔无益,为今之计,必须全力挽回局面。因此,陈世龙经过仔细考虑之后,还是跟了进去。他在尤家没有像阿珠那样熟,而且尤家虽说江湖上人,比较开通,男女之防,还是很着重的,尽管七姑奶奶不大在乎,他却不便穿房入户,闯入后厅。到尤家,只是存下个见机行事的打算,就算不能见着阿珠,无论如何要让她知道,为了她恋恋不忍遽去。

他不知道,这天的情形跟昨天已大不相同,不同的原因,就在尤家姑嫂对他已“另眼相看”,所以当他正在厅上与尤五手底下的人闲谈时,尤太太打发一个丫头来请,说有话跟他谈。

这真是“宠召”了!陈世龙精神抖擞地到了后厅,恭敬而亲热地招呼:“尤太太,七姑奶奶!”

“不要用这样客气的称呼了。”七姑奶奶说道,“你跟我们张家妹子一样,也叫‘五嫂’、‘七姐’好了。”

陈世龙越有受宠若惊之感,而且福至心灵,想起一句很“文”的话:“恭敬不如从命!”他垂着手喊,“五嫂!七姐!”

一面喊,一面眼风顺便扫过阿珠,她把脸转了过去,不知是有意不理,还是别有缘故。

“世龙!”尤太太开口了,语气平静自然,“你今天下午要走了?”

“是的。下午走。”

“我托你点事,可以不可以?”

“五嫂怎么说这话?有事尽管吩咐!”

“我托你在上海买点东西。”尤太太接下来解释,“不要看我这里,差不多天天有人到上海,关照他们买点东西,总是不称心,不是样子不对,就是多了少了的,真气人!我晓得你能干,这一趟特为托你。”

“五嫂说得好。”陈世龙笑道,“只怕我买回来,一样也要挨骂。”

“不会的。”尤太太问道,“东西很多,要开个单子,你会不会写字?”

陈世龙学过刻字生意,字认得不多,却写得很好,便即答道:“会!”

他一说会,七姑奶奶已把笔砚捧了过来,在红木方桌上放下,拉开凳子,还拿手拍了一下:“来!坐下写。”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他坐在东首顺光的那一边,七姑奶奶坐在他对面,左手方是尤太太。还空着上首一个座位,七姑奶奶把阿珠硬拉了来坐下,三双眼睛灼然地看着陈世龙手中的那支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