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温柔乡里 · 1

发布时间: 2019-12-03 00:08:25
A+ A- 关灯 听书

约定了地方,尤五陪着胡雪岩安步当车,到了怡情院。怡情老二出堂差去了,新用的一个娘姨阿巧姐十分能干,一面应酬着把客人引入大房间,一面派“相帮”去催怡情老二回来。

“怎么玩法?”尤五问道,“是邀人来吃酒,还是打牌?”

“打牌不必了。”胡雪岩看那阿巧姐白净俏刮,一口吴侬软语,比怡情老二说得还道地,大有好感,所以自告奋勇,“我来做个‘花头’。摆个‘双台’吧!”

“胡老爷有多少客人?”阿巧姐说,“客人少了,摆双台不像呢。”

“摆双台”不一定摆两桌,她这样说是表示当客人“自己人”,替他节省。胡雪岩对花丛的规矩还不大在行,不知如何回答。尤五却懂她的意思,同时料知胡雪岩一时不会有什么客人要请,便老实说道:“阿巧姐的话不错!要做花头,有的是辰光。等老二来了再说。”

阿巧姐也附和着,胡雪岩只好作罢。两个人在套房里,隔着一只烟盘,躺在红木炕床上闲谈着,等候怡情老二。

“这个阿巧娘姨倒还不错。”胡雪岩说,“今年快三十岁了吧?”

“怎么样?”尤五笑道,“我替你做个媒,好不好?”

胡雪岩笑而不答,自是默许之意,正想开口说什么,只见门帘掀处,怡情老二翩然出现,见了胡雪岩少不得有一番殷勤的问讯。接着,古应春也到了,他要抢着作东,北里冶游,有套不成文的法则,作主人必在相好的地方,吃了这家到那家,名为“翻台”,古应春为了生意上交际的需要,有个相熟的户头,名叫“虹影楼老七”,就在前一条弄堂“铺房间”,约胡雪岩先到那里吃一台酒,再翻回来在怡情院吃消夜。

“没有这个规矩。”怡情老二反对,“自然是先在这里摆酒,再翻到虹影楼去。”。

胡雪岩也认为应该这样,但尤五另有打算,摇手说道:“照老古的办法。回头来吃消夜。小爷叔不回丝栈了,今天晚上在你们这里‘借干铺’。”

既然如此,当然是先到别处吃花酒,最后回到怡情院,吃完消夜,就可安歇,不必再挪动了。所以怡情老二点头同意,而且打算着陪尤五住到“小房子”去,将自己在怡情院的房间,让给胡雪岩住。

于是一起到了虹影楼,进门落座,古应春就叫取纸笔写请客票。胡雪岩征尘甫卸,惮于应酬之繁,便阻止他说:“算了,算了!就我们三个人玩玩吧!”

这一来改了写局票,第一张是怡情老二,写完了,古应春拈笔问胡雪岩,“小爷叔,”他改了称呼,“叫哪个?是不是以前的那个眉香老四?”

? 落 | 霞 | 小 | 说 | w w w | l u ox i a | co M|

“市面勿灵!”虹影楼老七接口,“眉香老四上一节就不做了。”

“这样吧,”尤五代为做主,向古应春说道,“你们做个‘联襟’吧,叫老九来陪小爷叔。”

“老九?”古应春说,“老九是‘清倌人’!”

不曾“梳拢”的雏妓叫“清倌人”,古应春的意思是提醒尤五,胡雪岩如果叫“虹影楼老九”的局,只能眼皮供养,而胡雪岩却了解尤五的用心,赶紧说道:“就是清倌人好。”

这一说,主随客意,古应春便把局票发了出去,一个在楼上,一个隔一条弄堂,不费工夫,所以等席面摆好,怡情老二和虹影楼老九都到了,各人跟着一名提了胡琴的“乌师”,准备清唱下酒。

席面甚宽,“小姐”不必按规矩坐在客人身后,夹杂并坐,胡雪岩拉着虹影楼老九细看,见她刘海覆额,稚气未脱,便问:“你今年几岁?”

“十五。”

胡雪岩看一看虹影楼老七,再回脸看她,一个鹅蛋脸,一个圆脸,面貌神情,完全两路,因又问道:“你们是不是亲姐妹?”

问到这话,虹影楼老九笑而不答,古应春接口说道:“哪里来这么多亲姐妹?不过,老九的事,老七做得了主。”

胡雪岩懂他的意思,倘若有意梳拢,不妨跟虹影楼老七去谈,他无意于此,就不接口了。

“老九!”古应春说,“你唱一段什么?”

“胡老爷喜欢听啥,我就唱啥。”

“唷!”胡雪岩笑道,“看样子老九肚里的货色还不少。”

“不错!”古应春说,“女大十八变,论色,现出还看不出,论艺,将来一定行。”

“谢谢你。姐夫!”虹影楼老九嫣然一笑,现出两个酒窝,显得很甜。

“论色,将来一定也是好的。一株名花,值得下功夫培养。”

“全靠胡老爷捧场。”虹影楼老七接着胡雪岩的话说,然后又轻声去问古应春,他住在哪里?

“你问这话做啥?”古应春笑道,“是不是怕胡老爷没地方睡,好睡到老九床上去?”

“狗嘴里长不出象牙!”虹影楼老七捏起粉拳在他背上捶了一下,“我跟你说!”

说得很轻,咕咕噜噜听不清什么,尤五有些不耐烦,大声说道:“有话不会到枕头上去说!吃酒!吃酒。”

虹影楼老七见客人发话,急忙赔笑道歉,亲自执壶敬酒,又叫她妹妹唱了一段小调,这才把席面搞得热闹了起来。

一曲既罢,来了张局票,交到虹影楼老九手里,她说一声:“对不起!回头请过来坐。”起身而去,这一下席面顿时又显得冷清清了。

尤五大为不满,“凳子都没有坐热,就要转局。”他说,“这种花酒吃得真没有味道!”

这一说,虹影楼老七自然不安,说好话,赔不是。尤五爱理不理,胡雪岩懒得答话,一时场面上弄得很尴尬,虹影楼老七面子上有些下不来,便嗔怪古应春不开口帮她,是存心要她的好看。

“我不怪你,你还怪我!”古应春也有些光火。

“好了,好了!”怡情老二开口相劝,“都看我的薄面,七阿姐绝不敢故意怠慢贵客的。”一面说,一面将尤五拉了一把。

这个不曾开口,胡雪岩倒觉得老大过意不去,“都怪我!”他举杯向古、尤二人说道,“罚我一杯。”

这罚的是什么名堂?古应春正想发问,胡雪岩抛过一个眼色来,暗示息事宁人,倒使得他越觉歉然,想了想,对怡情老二说道:“到你那里去吧!”

“这,怎么好意思!”怡情老二为了“小姐妹”的义气,面有难色。

“这里很好!”胡雪岩故意说道,“老七,请你拿块热手巾给我。”

等她一走,胡雪岩便劝告古应春和尤五,逢场作戏,不必认真。那两人没有表示,怡情老二却大为感动,说他脾气好,能体谅人,不知道哪个有福气的,做着这一号好客人。

这一说提醒了尤五,把她拉到一边,附耳低语,怡情老二一双俏眼,只瞟着胡雪岩,一面听,一面点头,最后说了句:“包在我身上。”

“听见没有?”尤五笑道,“包在老二身上。”

胡雪岩会意,报以感谢的一笑,古应春却不明白,但察言观色,料知是一桩有趣的事,而这桩趣事,绝不会发生在虹影楼,便站起身来说:“走吧!”

这一走,让虹影楼老七的面子过不去,怡情老二和胡雪岩便都相劝,总算又坐了下来,但意兴已颇阑珊。

勉强坐到钟敲十下,才算终席。等回到怡情老二的小房子里,不曾再摆酒,煮茗清谈,反倒有良朋聚首之乐。胡雪岩便讲他在湖州的遭遇,与刘不才的妙闻。尤五听了,只觉得有趣,古应春却是别有会心。

“这位刘老兄倒是难得的人才。”他说,“能不能叫他到上海来?”

“当然可以。”胡雪岩问,“莫非你有用他之处?”

“对!这个人是‘篾片’的好材料。”古应春说,“十里夷场,光怪陆离,就要这样的人,才有办法。我想请他专门来替我们陪客,贵家公子,纨袴子弟,还有些官场红员,都喜欢到夷场上来见识见识,有个人能陪着他们玩,说什么话都容易了。”

这个看法与胡雪岩相近,因而欣然同意,决定第二天就写信把刘不才找来。

接下来又是大谈生意,古应春的主意很多,从开戏馆到买地皮,无不讲得头头是道。但所有的生意,都寄托在上海一定会繁荣这个基础上,而要上海繁荣,首先要设法使上海安定。夷场虽不受战火的影响,但有小刀会占领县城,总是肘腋之患。同时江苏官方跟洋人在暗中较劲,阻隔商贩,夷场的市面,也要大受影响。这样联想下来,胡雪岩便有了一个新的看法。

“老古,”他说,“我看我那票丝,还是趁早脱手的好。”

“怎么?”古应春很注意地问,“你是怎么想了想?”

“我在想,禁止丝茶运到上海,这件事不会太长久的。搞下去两败俱伤,洋人固然受窘,上海的市面也要萧条。我们的做法,应该在从中转圜,把彼此不睦的原因拿掉,叫官场相信洋人,洋人相信官场,这样子才能把上海弄热闹起来。那时开戏馆也好,买地皮也好,无往不利,你们说,我这话对不对?”

古尤二人,都深深点头,“小爷叔,”古应春不胜倾服地说,“你看得深了!做大生意就要这样。帮官场的忙,就等于帮自己的忙。现在督、抚两衙门,都恨英国人接济刘丽川。这件事有点弄僵了,仿佛斗气的样子,其实两方面都在懊悔,拿中国官场来说,如果真的断了洋商的生路,起码关税就要少收。所以禁制之举,也实在叫万不得已。如果从中有人出来调停,就此言归于好,不是办不到的事。不过说来说去是一介商人,洋人那里是很看得起商人的,一定说得上话,就是我们自己官场里,这条线不知怎么样搭法?”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有条路子,我看可以试试。”尤五慢吞吞地说道,“何学台那里!”

“对,对!”古应春说,“这条路子好!何学台虽然管的是考秀才,也常常上奏折讲江苏军务的,我看能见他一面,一定有些好处。”

“要见他也容易,不过请王大老爷写信引见,费些周折。”胡雪岩想了想说,“我看这样,索性你自己去一趟,当面投王大老爷的那封信,不就见着了吗?”

这件事如果能做成功,古应春的声名,立刻便可大起,所以他颇有跃跃欲试之意,欣然接纳了胡雪岩的建议。只是贸贸然跑了去,空谈无益,总得先在英国领事那里作个接触,探明意向,估量有没有谈得拢的可能,才好下手。这一来,就不是三两天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