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真假丈夫 · 2

发布时间: 2019-12-03 00:09:46
A+ A- 关灯 听书

“真的。你要不要我罚咒?”

说到这话,姓陈的放心了,当时将内幕实情,和盘托出,他是阿巧姐的堂房“大伯子”,欠了小狗子的钱,所以不得不受小狗子的挟制,让他来冒充阿巧姐的丈夫。讲明了旧欠一笔勾销,另外送他一个大元宝。

有这样荒唐事!胡雪岩问道:“你不怕吃官司?”

“我也怕!”那姓陈的哭丧着脸说,“小狗子说不要紧,中人、代笔都是自己人,告到县衙门里,只说那张笔据是假的,根本没得这回事。”

“这家伙!”胡雪岩心想,小狗子倒厉害,要让他吃点苦头,于是悄悄说道:“你不要怕,回头他叫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你只要咬定不曾跟我说实话,小狗子就不会怪你了。”

脑筋简单的人,只有这样教他,姓陈的倒也心领神会,连连点头,只说:“晓得,晓得。”

相偕回了进去,小狗子的脸色阴晴不定,但等胡雪岩说出一句话来,他的神态马上又轻松了。

“来,来!”胡雪岩说,“我们就动手,立好笔据,你们抬了银子,早早回木渎,大家省事。”

周一鸣不知就里,只当已经证实,姓陈的果真是阿巧姐的丈夫,得此结果,总算圆满,于是欣然安设笔砚,让小狗子把笔据铺在桌上,首先在中人名下画了花押,接着是小狗子和代笔拈起笔来画了个“十”字,最后轮着姓陈的,“十”字都不会画,只好蘸了印油,盖个手印。

手续齐备,该当“过付”了,胡雪岩说:“老周,你是中人,先把笔据拿好,等付清了款子,再把笔据交给我。”说着,略微使个眼色。

周一鸣恍然大悟,还有花样!一把就将笔据抢在手里,一折两,两折四,紧紧捏住。

于是胡雪岩又说:“婚姻大事,合也好,分也好,都要弄得清清楚楚,现在笔据是立下了,不过男女两造,只有一造到场,而且就是男方,我们也是初见。”他问周一鸣,“老周,你是中人,万一将来有了纠葛,你怎么说?”

周一鸣知道他是有意作此一问,便装作很诧异地说:“有什么纠葛?”

“是啊!”小狗子也赶紧接口,“有啥纠葛?绝不会有的。”

“不然。”胡雪岩向姓陈的一指,“我看他不大像阿巧姐的丈夫,刚才私底下问了一声,他一口咬定不假。这且不去说它了,不过,这张笔据,还要有个手续,才能作数。我们替人办事,总要做得妥当扎实,不然将来男婚女嫁出了麻烦,是件不得了的事。”

“对!”周一鸣帮腔,“这个中人不好做。假使说是钱债纠纷,大不了中人赔钱就是。如果人弄错了,说要赔个阿巧姐出来,怎么赔法?”

“就是这话啰。”胡雪岩说,“人是货真价实的本人,还是冒充?阿巧姐不在这里,无法来认,也就不去说它,至少这张笔据,要能够证明它是真的。”

听说阿巧姐不在这里,小狗子大放其心,心头一宽,脑筋也灵活了,他振振有词地说:“胡大老爷的话,一点不错,要中人,要代笔,就是要证明这张笔据是真的。我倒不懂,胡大老爷你还要啥见证?”

“有中人,有代笔是不错。”胡雪岩淡淡一笑,“不过打开天窗说亮话,万一出了纠葛,打到官司,堂上也不能只凭老周一个人的见证,我们不如到县衙门里,在‘户房’立个案,好比买田买地的‘红契’一样,请一方大印盖一盖。要多少花费,都归我出。”

“好,好!”周一鸣首先赞成,对小狗子说,“这一来我们中人的责任都轻了。”

小狗子支吾着不置可否。这是突出不意的一着,乡下人听到“县衙门”,心里存怯意,提到书办,就想起城隍庙里,面目狰狞的“判官”。到了“户房”,书办如果说一声:下乡查一查再说。西洋镜就完全戳穿了。

然而,这是极正当的做法,无论如何想不出推辞的理由。因此,小狗子急得满脸通红,不知如何是好,再看到周一鸣的诡秘的笑容,以及他手里捏着的那张笔据,蓦然意会,银子不曾到手,自己的把柄先抓在别人手里,这下要栽大跟斗了!

这一转念间,就如当头着了一棒,眼前金星乱爆,一急之下,便乱了枪法,伸出手去,要抢周一鸣掌握中的笔据。

一抢不曾抢到,周一鸣却急出一身汗,慌忙将字据往怀里一塞,跳开两步,将双手按在胸前,大声说道:“咦,咦!你这是做啥?”

小狗子一看行藏等于败露,急得脸如土色,气急败坏地指着周一鸣说:“事情太罗嗦!我不来管这个闲事了。请你把笔据拿出来,撕掉了算了,只当没有这回事。”

“不是这话,不是这话!”小狗子极力分辩,“我也是好意,不过这场闲事,实在难管。周大哥,你做做好事,把这张笔据还给我。”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还给你?”周一鸣变色冷笑,“哪有这样方便!”

这一说,小狗子把双眼睁得好大,盯着周一鸣一眼不眨,倒像以前从未认清他的面貌似的,胡雪岩了解小狗子的心理,觉得周一鸣的火候还差些,翻脸不能翻得这么快。于是赶紧站出来说话。

“有话慢慢谈。”胡雪岩对小狗子说,“白纸写黑字,要说随便可以撕掉,也是办不到的事。你倒说说看,事情怎么样‘罗嗦’?有啥难处,说出来大家商量。”

小狗子的难处,就是难说。情急之下,只好随便抓个人作挡箭牌,“他是老实人,”他指着姓陈的说,“从来没有上过衙门。胡大老爷要他到户房去立案,他一定不肯去的,岂不是害我们中间人为难。好在银子亦不曾收,大家一笔勾销,本夫在这里,你们当面锣,对面鼓,重新谈过。谈得好,我做个现成中人,谈不好,只算我白跑一趟腿,白当一回差。”

强词夺理,居然也说了一大套,胡雪岩笑道:“已经谈好了,笔据都立了,还谈什么。如果说,不愿意到衙门里去,也不要紧,大不了多费点工夫,我们一船到木渎,请你们这方面的陈家族长也做个见证,这总可以吧!”

这一下,西洋镜还是要拆穿,但无论如何总是到了木渎以后的事,小狗子觉得可以先喘口气再说,便硬着头皮答道:“好的!”

“那么,什么时候走?”

“说走就走。随你们便。”

小狗子的态度仿佛很硬气,但另外一个老实人却没他这点点“功夫”,姓陈的可沉不住气了,拉一拉小狗子的衣服,轻声说了句:“去不得!”

“什么去不得?”小狗子大声叱斥,“怕什么!”

“对啊!怕什么?”周一鸣在旁边冷冷地说,“大不了吃官司就是了。”

这一说,姓陈的越发着急。他已经拿实情告诉了胡雪岩,如何还能跟着小狗子去蹚浑水?却又不便明说,人家已经知道是假冒,话说得再硬都无用,所以只是搓着手说:“我们慢慢儿再谈。”

胡雪岩看出他的窘迫,便见风使舵,抓住他这句话说:“谈就谈。事体总要让它有个圆满结局。你们自己去谈一谈。”

有这句话,绷急的弦,就暂时放松了。小狗子一伙,避到外面,交头接耳去商议,周一鸣与胡雪岩相视一笑,也走向僻处去估量情势,商量对策。

“果不其然是假冒。”胡雪岩将姓陈的所说的话,告诉了周一鸣,却又蹙眉说道,“我看这件事怕要麻烦你了。”

“好的!”周一鸣这两天跟胡雪岩办事,无往不利,信心大增,所以跃跃欲试地说,“我去一趟,好歹要把它办成了。”

“你也不要把事情看得太容易——”

照胡雪岩的分析,小狗子出此下策,必是走正路走不通,却又不甘心舍弃这一堆白花花的大元宝,因而行险以图侥幸。如果这个猜测不错,则在阿巧姐夫家那面,一定有何窒碍,首先要打听清楚,才好下手。

“这容易。”周一鸣说,“我只要逼着小狗子好了。把柄在我们手里,不怕他不说实话。”

等到一逼实话,方知胡雪岩这一次没有料中。小狗子不务正业,有意想骗了这笔钱,远走高飞,阿巧姐的丈夫根本不知有此事。当然,这些话是周一鸣旁敲侧击套出来的。小狗子的意思是,这桩荒唐行径,一笔勾销,他愿意陪着胡雪岩到木渎,从中拉拢,重新谈判,又表示绝不敢再在中间做手脚、“戴帽子”,只巴望谈成了写纸,仍旧让他赚一份中人钱。

胡雪岩同意这样的办法,他的处置很宽大,当时就将那张笔据销毁,委托周一鸣作代表,即时动身到木渎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