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苏州之行,赔了“夫人”赢了前程 4.1 名花易主

发布时间: 2019-12-03 00:09:52
A+ A- 关灯 听书

等这些人走了,阿巧姐也可以露面了。胡雪岩觉得已到了一切跟她说明白的时候,于是凝神想了想,开口问道:“阿巧,我替你做个媒如何?”

他是故意用此突兀的说法,为的一开头就可以把阿巧姐的心思扭了过来。这不是一下子可以办得到的,被问的人,眨着一双灵活的眼睛,在不曾想好话回答以前,先要弄清楚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摇着头,一双翠玉耳环晃荡不停,“我真不懂。”

“你是不是当我说笑话?”

“我不晓得。”阿巧姐答道,“反正我领教过你了,你的花样百出,诸葛亮都猜不透。”

胡雪岩笑了:“你这句话是捧我,还是骂我?”

“也不是捧,也不是骂,我说的是实话。”

“我跟你说的也是实话。”胡雪岩收敛笑容,一本正经地说,“我替你做的这个媒,包你称心如意,将来你也想着我一点好处,能替我说话的时候要替我说话。”

这几句话说得相当率直,也相当清楚,阿巧姐很快地懂了,特别是“包你称心如意”这六个字,撞在心坎上非常舒服。然而,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不用她问,胡雪岩也要说:“这个人,你见过,就是学台何大人。”

听得是这一个人,阿巧姐不由得脸就发热,一颗心跳得很厉害。她还想掩饰,要做出无动于衷的神情,无奈那双眼睛瞒不过目光如炬的胡雪岩。“怎么样?”他故意问一句,“何大人真正是白面书生,官场中出名的美男子。马上进了京,就要外放,听说大太太身子不好,万一有三长两短,说不定拿你扶了正,不就是坐八抬大轿的掌印夫人?”

这说得多有趣!阿巧姐心花怒放,嘴角上不由得就绽开了笑意。只是这笑容一现即逝,因为阿巧姐突然警觉,事太突兀,多半是胡雪岩有意试探,如果信以为真,等拆穿了,便是一个绝大的话柄。别样事可以开玩笑,这件事绝不是一个玩笑,太天真老实,将来就会难做人!

这样一转念间,不由得有愠色,冷笑一声,管自己退到床帐后面的夹弄中去换衣服。

胡雪岩见她态度突变,自然诧异,不过细想一想,也就懂了。这也难怪她,“你不相信我的话,是不是?”他平静地问,“你说,要怎么样,你才相信?”

这正也就是阿巧姐在自问的话。只是不知有何办法,能够证明此事真假,在此刻的态度,要表现得对此根本漠不关心,才是站稳了脚步。因此,她故意用不耐烦的声音答道:“不晓得。你少来跟我罗嗦。”

这样水都泼不进去的话锋,倒有点叫人伤脑筋。胡雪岩踱着方步在盘算,回头有句话,可以让她相信自己不是跟她开玩笑。反正真是真,假是假,事情总会水落石出,该说的话,此时尽不妨先说,她自会记在心里,到她信其为真的那一刻,这些话就会发生作用了。

于是他“自说自话”地大谈何桂清的一切,以及他预备采取的步骤,最后便必然又要问到:“现在要看你的意思怎么样?”

阿巧姐的衣服早已换好了,故意躲在床后不出现,坐在那里听他说得有头有尾,活龙活现,心思倒又活动了。只是自己的态度,依然不肯表示,而万变不离其宗的还是“装佯”二字。

“什么我的意思?”她袅袅婷婷地走了出来,一面折衣服,一面答道,“我不晓得。”

胡雪岩知道再逼也无用,只有反跌一笔,倒有些效用,于是装出失望的神情说道:“你既然不肯,那也无法。什么事都可以勉强,这件事必得两厢情愿才行。幸亏我在那面还没有说破,不然就搞得两面不是人了。”

一听这话,阿巧姐怕煮熟了的鸭子,就此飞掉,岂不是弄巧成拙?但如果老实说一句“愿意”,则装了半天的腔,又是前功尽弃。左右为难之下,急出一计,尽力搜索记忆,去想七岁当童养媳开始,受婆婆虐待,冬天生冻疮还得用冷水洗粗布衣服,夏天在柴房里,为蚊子叮得一夜到天亮不能睡觉的苦楚,渐渐地心头发酸,眼眶发热,抽抽噎噎地哭出声来。

漂亮女人的眼泪威力绝大,胡雪岩什么都有办法,就怕这样的眼泪,当时惊问:“咦,咦,怎么回事?有啥委屈好说,哭点啥?”

“我的委屈哪里去说?”阿巧姐趁机答话,带着无穷的幽怨,“像我们这样的人,还不是有钱大爷的玩儿的东西,像只猫、像笼鸟一样,高兴了花钱买了来,玩厌了送人!叫她到东,不敢到西,还有啥好说?”

“你这话说得没良心。”胡雪岩气急了,“我是为你好。”

|

这是有所指的,指的就是周一鸣去办的那件事。胡雪岩自觉有些理亏,只好不作声。

沉默带来冷静,冷静才能体味,细想一想阿巧姐的话,似逆而实顺,也可以说是似怨而实喜,她心里已是千肯万肯了,只是不能不以退为进地做作一番。这是人之常情,甚至不妨看作她还有“良心”,如果一定要逼她说一句:愿意做何家的姨太太,不但不可能,就可能又有什么意味?

想透了这一层,便不觉她的眼泪有什么了不起。胡雪岩心里在想,此刻必得争取她的好感,让她对自己留下一个感恩图报的想法,将来她才会在何桂清那里,处处为自己的利益着想。他想起听嵇鹤龄谈过的秦始皇身世的故事,自己倒有些像吕不韦,不知不觉地笑了出来。

“别人哭,你笑!”阿巧姐还在装腔作势,白着眼,嘟着嘴说,“男人最没有良心,真正叫人看透了。”

“对!”胡雪岩顺着她的语气说,“我也承认这句话。不过男人也很聪明,不大会做赶尽杀绝的事,该讲良心的时候,还是讲良心的。”

阿巧姐不答,拭一拭眼泪,自己倒了杯热茶喝,茶刚送到唇边,忽又觉得这样不是道理,于是把那杯茶放在胡雪岩面前,自己又另倒一杯。

“阿巧!”胡雪岩喝着茶,很悠闲地问,“你家里到底还有些什么人?”

“不跟你说过,一个老娘,一个兄弟。”

“兄弟几岁,干啥营生?”

“兄弟十八岁,在布店里学生意。”

“可曾讨亲?”

“还没有‘满师’,哪里谈得到此?”阿巧姐说,“再说,讨亲也不是桩容易的事。”

“也没有什么难。阿巧,”胡雪岩说,“我另外送你一千银子,你找个妥当的钱庄去存,动息不动本,贴补家用,将来等你兄弟满师,讨亲也好,自己弄爿小布店也好,都在这一千银子上头。”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阿巧姐看一看他,眨着眼不响。胡雪岩以为她不相信自己的话,便很大方地,取出一千两银票,塞到了她的手里。

“你真的要帮我的忙?”

“这还有啥假的。”胡雪岩笑道,“你真当我没有良心?”

“我也是说说而已!人心都是肉做的,你待我好,我难道心里没有数?”阿巧姐又说,“你真的要帮我的忙,不要这样帮。”

“那怎么帮法?”

“我兄弟人很聪明,长得也不难看,在我们镇上,是有名的漂亮小官人——”

“你不用说了。”胡雪岩笑道,“看姐姐,就晓得做兄弟的一定长得很秀气。”

“不是娘娘腔的那种秀气,长得又高又大,站出来蛮登样的。这也不去说他,我在想,你如果肯照应我兄弟,我叫他出来,跟了你去,不比在我们那个小地方学生意来得强?”说着,把银票退了回来。

“原来如此!可以,可以。我一定提拔你兄弟,只要他肯上进。银子你还是收着,算我送你老娘的‘棺材本’。”

明知跟胡雪岩不用客气,但阿巧姐总觉得不便收受,于是这样说道:“我替我娘磕个头谢谢你。钱,暂时先存在你这里。”

“不必!你还是自己保管好了。”

阿巧姐不肯,他也不肯,取过银票来,塞到她口袋里。她穿的是件缎子夹袄,探手入怀,温软无比,心头不免荡漾起绮思,倒有些失悔,这样一个人,遣之远离,实在不大舍得。

因此,他一时无语,心里七上八下地,思绪极乱。阿巧姐当然猜他不透,又提到她兄弟的事。

“我兄弟小名阿顺。你看,什么时候叫他出来?”

胡雪岩定定神说:“学生意是写好了‘关书’的,也不能说走就走,我这里无所谓,随便什么时候来好了。”

学生意未曾满师,中途停止,要赔饭食的银子,这一点阿巧姐也知道,不过有一千两银子在身上,有恃无恐,便即答道:“这不要紧,我自会安排妥当。”

“那好。你写信叫他出来好了。”

阿巧姐心想,除了这件事以外,还有许多话要跟家里人说,那就不如再回去一趟,这样转念,便即问道:“你哪天走?”

“工夫已经耽误了。等老周一回城,如果你的事情已经办妥当,我明天一早就走。”

“那,”阿巧姐怏怏然说,“那来不及了。”

“怎么样?”

“如果你还有一两天耽搁,我想回去一趟。现在,当然不必说它了。”

经此片刻工夫,胡雪岩的浮思已定,话已经说了出去,绝无翻悔的道理。既然如此,原来打算让阿巧姐仍旧住在潘家的计划,不妨更改一下。

“我是这样在想,在外面做事,绝不可受人批评。从此刻起,你算是何学台的人了,我们就不便再住在一起,不然不像话。我原来的意思,想让你住在潘家,现在你自己看,你住到娘家去也可以。”

这番话在阿巧姐颇有意外之感,细想一想,又觉得胡雪岩做事,真个与众不同,心思细密,手法漂亮。既然他如此说,自己将来在何桂清面前也占身份,就无须多说什么了。

转念又想,作此表示,显得毫无留恋,像煞没有良心,所以还是得有一句话交代,这句话很难,总不能说:反正还未到何家,住在一起,又有何妨?那不成了堂子里的行径?就是堂子里,姑娘答应了嫁客人,马上就得“下牌子”,也不能说未曾出门以前,还可以接客。但如果不是这样说,又怎么说呢?

终于想到一句话来了:“一个人讲心,行得正,坐得正,怕什么?反正我们自己晓得就是了。”

“话不是这么说,嫌疑一定要避。”胡雪岩又说,“我明天请老周送了你回去。你乡下住两天,如果觉得气闷,再回潘家,也是一样,或者,到上海来玩几天也可以。反正在我,从现在起,就当你何家姨太太看待了!”

胡雪岩的这一句话,为他自己和阿巧姐之间,筑起了一道篱笆,彼此都觉得该以礼自持,因而言语举止,突然变得客气了,也生疏了。

这样子相处,便有拘束之感,胡雪岩便说:“你回潘家去吧,我送了你去。”

“那么,你呢?”

“我,”胡雪岩茫然无主,随口答道,“我在城里逛逛。”

阿巧姐很想说一句,陪着他在城里逛一逛。但想到自己的“何家姨太太”的身份,那句话便难出口,关切之意,无由寄托,不免踌躇。

“怎么样,早点走吧!”

“不忙!我再坐一息。”

枯坐无聊,少不得寻些话来说,阿巧姐便谈苏州的乡绅人家,由富潘到贵潘,由贵潘谈到“状元宰相”,苏州是出大官的地方,这一扯便扯不完了。看看天色将晚,入夜再去打搅潘家,不大合适。胡雪岩便催阿巧姐进城,送到潘家,约定第二天再碰面,胡雪岩便不再惊动主人,径自作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