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生死诀别 · 3

发布时间: 2019-12-03 00:21:36
A+ A- 关灯 听书

等救醒过来,只见他的大儿子矞云含着泪强展笑容,“爹!”他说,“胡大叔派人来了。”

“喔,”这无论如何是个喜信,王有龄顿觉有了精神,“在哪里?”

“在花厅上等着。”矞云说道,“爹也不必出去了,就请他上房来见吧!”

“也好。”王有龄说,“这时候还谈什么体制?再说,胡大叔派的人,就是自己人。请他进来好了。”他又问,“来人姓什么?”

“姓萧!年纪很轻,他说他是古应春的学生。”

进上房,萧家骥以大礼拜见。王有龄力弱不能还礼,只叫:“萧义士,萧义士,万不敢当。”

萧家骥敬重他的孤忠苦节,依旧恭恭敬敬地一跪三叩首。只由矞云在一旁还了礼,然后端张椅子,请他在王有龄床前坐下。

“王大人!”

萧家骥只叫得这一声,下面的话就说不出来了。这倒不是怯官,只为一路而来,所见所闻,是梦想不到的惊心惨目。特别是此一刻,王家上下,一个个半死不活,看他们有气无力地飘来飘去,真如鬼影幢幢,以至于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此身究竟是在人间,还是在地狱。因而有些神智恍惚,一时竟想不起话从哪里开头。

于是反主为客,王有龄先问起古应春:“令师我也见过,我们还算是干亲。想来他近况很好?”

“是,是。托福,托福!”

等话出口,萧家骥才发觉一开口就错。王有龄眼前是这般光景,还有何福可托?说这话,岂不近乎讥讽?

这样想着,急图掩饰失言,便紧接着说:“王大人大忠大义,知道杭州情形的人,没有一个不感动的。都拿王大人跟何制台相比——”

这又失言了!何桂清弃地而逃,拿他相比,自是对照,然仿佛责以与杭州共亡似的。萧家骥既悔且愧又自恨,所以语声突住。平日伶牙俐齿的人,这时变得笨嘴拙舌,不敢开口了。谁知道这话倒是发生了意想不到的效用,王有龄不但不以为忤,脸上反而有了笑容,“上海五方杂处,议论最多。”他问,“他们是怎么拿我跟何制军相比?”

既然追问,不能不说,萧家骥定定神答道:“都说王大人才是大大的忠臣。跟何制台一比,贤愚不肖,更加分明了。大家都在保佑王大人逢凶化吉、遇难成祥呢。”

“唉!”王有龄长长地舒了口气,“有这番舆论,可见得公道自在人心。”他略停一下又问,“雪岩总有信给我?”

“怕路上遇到长毛,胡先生没有写信,只有口信。”萧家骥心想,胡雪岩所说,王有龄向他托孤的话,原是为了征信之用,现在王有龄既已相信自己的身份,这话就不必再提,免得惹他伤心,所以接下来便谈正题:“采办的米,四天前就到了,停在江心。胡先生因为王大人曾交代,米船一到,自会派人跟他联络,所以不敢离开。一直等到昨天,并无消息,胡先生焦躁得食不甘味,夜不安枕,特为派我冒险上岸来送信,请王大人赶快派兵,打通粮道,搬运上岸。”

话还未完,王有龄双泪直流,不断摇头,哽咽着说:“昨天就得到消息,今天也派兵出城了。没有用!叫长毛困死了,困得一点气力都没有了。可望而不可及。有饭吃不到口,真叫我死不瞑目。”

说到这里,放声一恸,王家大小,亦无不抢天呼地,跟着痛哭。萧家骥心头一酸,眼泪汩汩而下,也夹在一起号啕。

“流泪眼看流泪眼”,相互劝慰着收住了眼泪。萧家骥重拾中断的话头,要讨个确实主意。

问到这话,又惹王有龄伤心。这是唯一的一条生路,关乎全城数十万生灵,明知可望而不可及,却又怎么能具此大决断,说一声:“算了!你们走吧!”

不走等机会又如何?能办得到这一点,自然最好,虽然画饼不能充饥,但是望梅或可止渴,有这许多米停泊在钱塘江心,或者能激励军心,发现奇迹——王有龄见过这样的奇迹,幼时见邻家失火,有个病足在床的人,居然能健步冲出火窟。人到绝处想求生时,那份潜力的发生,常常是不可思议的。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然而这到底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这许多米摆在那里,长毛必起觊觎之心。就算他们自己不绝粮,但为了陷敌于绝境,亦必千方百计动脑筋不可,或明攻、或暗袭,只要有一于此,胡雪岩十之八九会葬身在钱塘江中,追随伍子胥于地下,呜咽朝夕,含恨千古。转念到此,王有龄凄然下泪,摇头长叹:“何苦‘临死还拉个垫背的’?萧义士,你跟雪岩说:心余力绌,坐以待毙。请他快走吧!”

其实这倒是萧家骥想讨到的一句话,但听王有龄说出口来,他反答应不下了。

“王大人!再筹划筹划看!”

“不用筹划了。日日盼望,夜夜盘算,连想派个人跟雪岩联络,都不容易办得到。唉,”王有龄痛心欲绝地说,“我什么都不错,只错了两件事,一件是当初有人劝我从城上筑一条斜坡,直到江边,派重兵把守,以保粮路,我怕深累民力,而且工程浩大,担心半途而废,枉抛民力,不曾采纳。如今想来,大错特错。”

这实在是个好办法,有了这条路,当然也难免遭长毛的袭击,但九次失败,一次成功,城内亦可暂延残喘,绝不会像现在这样被困得一点点生路都找不到。

当然,这话要说出来,会更使王有龄伤心,所以只好反过来说,“那也不见得。”他说,“照我一路看到的情形,长毛太多,就有这条斜坡,也怕守不住。”

“这不去说它了。第二件事最错!”王有龄黯然说道,“被围之初,有人说该闭城,有人说要开城放百姓,聚讼纷纭,莫衷一是。我不该听了主张闭城的人的话,当初该十门大开,放百姓去逃生才是正办。”

“王大人,你老也不必懊悔了。说不定当初城门一开,长毛趁机会一冲,杭州早就不保。”

“原来顾虑的也就是这一点。总当解围是十天半个月的事,大家不妨守一守,开城放百姓,会动摇军心。哪知道,结果还是守不住。既有今日,何必当初?我对不起杭州的百姓啊!”说到这里,又是一场号啕大哭,萧家骥再次陪泪,而心里却已有了打算,哽咽着喊道:“王大人,王大人,请你听我说一句。”

等王有龄悲伤略减,萧家骥提出一个办法,也可以说是许诺,而实在是希望——希望粮船能再安然等待三天,更希望城内官军能在这三天以内,杀出一条血路,运粮上岸。

“但愿如此!”王有龄强自振作着说,“我们内外和继,尽这三天以内拼一拼命。”

“是!”为了鼓舞城内官兵,萧家骥又大胆作了个许诺,“只要城内官兵能够打到江边,船上的洋兵一定会来接应。他们的人数虽不多,火器相当厉害,很得力的。”

“能这样最好。果然天从人愿,杭州能够解围,将来洋兵的犒赏,都着落在我身上。多怕不行,两万银子!”王有龄拍着胸脯说,“哪怕我变卖薄产来赔,都不要紧。”

“是了。”萧家骥站起身来说,“我跟王大人告辞,早点赶回去办正事。”

“多谢你!萧义士。”王有龄衷心感激地说,“杭州已不是危城,简直是绝地。足下冒出生入死的大险来送信,这份云天高义,不独我王某人一个人,杭州全城的文武军民,无不感激。萧义士——”他一面说,一面颤巍巍地起身,“请受我一拜!”

“不敢当,不敢当!”萧家骥慌忙扶住,“王大人,这是我义不容辞的事。”

一个坚辞,一个非要拜谢,僵持了好一会,终于还是由王有龄的长子代父行礼。萧家骥自然也很感动,转念想到生离几乎等于死别,不由得热泪盈眶,喉头梗塞,只说得一声:“王大人,请保重!”扭头就走。

踉踉跄跄地出了中门,只听里面在喊:“请回来,请回来!”

请了萧家骥回去,王有龄另有一件大事相托,将他的“遗疏”交了给萧家骥:“萧义士!”这一次王有龄的声音相当平静,“请你交付雪岩保管。城在人在,城亡人亡,只听说杭州失守,就是我毕命之日。请雪岩拿我这道遗疏,面呈江苏薛抚台,请他代缮出奏。这件事关乎我一生的结果,萧义士我重重拜托了。”

见他是如此肃穆郑重的神情,萧家骥不敢怠慢,重重地应一声:“是!”然后将那道遗疏的稿子折成四叠,放入贴肉小褂子的口袋中,深怕没有放得妥当会遗失,还用手在衣服外面按了两下。

“喔,还有句话要交代,这道遗疏请用我跟瑞将军两个人的衔名出奏。”王有龄又说,“我跟瑞将军已经约好了,一起殉节,决不独生。”听他侃侃而谈,真有视死如归的气概。萧家骥内心的敬意,掩没了悲伤,从容拜辞,“王大人,”他说,“我决不负王大人的付托。但愿这个稿子永远存在胡先生手里!”

“但愿如此!”王有龄用低微但很清晰的声音说,“再请你转告雪岩,千万不必为我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