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 新媒旧友 · 2

发布时间: 2019-12-03 00:24:56
A+ A- 关灯 听书

“这话我就不懂了!不好吃何必去吃它?”张胖子说,“从前也不晓得吃过多少回,从来没有听你说过,发芽豆、臭豆腐干不好吃。”

“不好吃,不必说,想法子去弄好吃的来吃。空口说白话,一点用都没有,反而害得人家都不肯吃苦了!”

这几句话说得张胖子愣住了,怔怔地看了他好半天,方始开口:“老胡,我们相交不是三年五年,到今天我才晓得你的本性。这就难怪了!你由学生意爬到今天大老板的地位,我从钱庄大伙计弄到开小杂货店,都是有道理的。”

一向笑嘻嘻的张胖子,忽然大生感触,面有抑郁之色。胡雪岩从他的牢骚话中,了解他不得意的心情,多年的患难贫贱之交,心里自然也很难过。

他真想安慰他,因而想到跟刘不才与古应春所商量的计划,不久联络好了杭州的小张和嘉兴的孙祥太,预备大举贩卖洋广杂货,不正好让张胖子也凑一股?股本当然是自己替他垫,只要他下手帮忙,无论如何比株守一爿小杂货店来得有出息。

话已经要说出口了,想想不妥,张胖子嘴不紧,而这个贩卖洋广杂货的计划,是有作用的,不宜让他与闻。要帮他的忙,不如另打主意。

想了一下,倒是有个主意,“老张,”他说,“我也晓得你现在委屈。不过时世不对,暂时要守一守。我的钱庄,你晓得的,杭州的老根一断,就没有源头活水了!现在也是苦撑在那里的局面。希望是一定有的,要摆功夫下去。你肯不肯来帮帮我的忙?”

“你我的交情,谈不到肯不肯。不过,老胡,实在对不起,钱庄饭我吃得寒心了。你想想,我从前那个东家,我那样子替他卖力,弄到临了,翻脸不认人。如果不是你帮我一个大忙,吃官司都有份。从那时候起,我就罚过咒,再不吃钱庄饭!自己小本经营,不管怎么样,也是个老板。”说到这里,张胖子自觉失言,赶紧又作补充,“至于对你,情形当然不同。不过我罚过咒,不帮人家做钱庄,这个咒是跪在关帝菩萨面前罚的,不好当耍。老胡,千言万语并一句:对不起你!”说完,举杯表示道歉。

“这杯酒,我不能吃。我有两句话请问你,你罚咒,是不帮人家做钱庄?”

“是的。”

“就是说,不给人家做伙计?”

“是的!”张胖子重重地回答。

“那么,老张,你先要弄清楚,我不是请你做阜康的伙计。”

“做啥?”张胖子愕然相问。

“做股东。等于你自己做老板!这样子,随便你罚多重的咒,都不会应了。”

“做股东!”张胖子心动了,“不过,我没有本钱。”

“本钱我借你。我划一万银子,算你的股份。你来管事,另外开一份薪水。”胡雪岩说,“你那家小杂货店,我也替你想好了出路,盘给阿祥,他自然并到他丈人那里。你看,这不是顺理成章的事?”

这样的条件,这样的交情,照常理说,张胖子应该一诺无辞,但他仍在踌躇,因为第一,钱庄这一行,他受过打击,确实有些寒心;第二,交朋友将心换心,唯其胡雪岩如此厚爱,自己就更得忖量一下,倘或接手以后,没有把握打开局面,整顿内部,让好朋友失望,倒不如此刻辞谢,还可以保全交情。

当然,他说不出辞绝的话,而且也舍不得辞绝,考虑了又考虑,说了句:“让我先看一看再说。”

“看?你用不着看了!”胡雪岩说,“阜康的情形比起从前王雪公在世的时候那样热闹,自然显得差了。跟上海的同行比一比,老实说一句,比上不足,比下着实有余。阜康绝没有亏空,放款出去的户头,都是靠得住的,几个大存户亦都殷实得很,不至于一下子都来提款。毛病是我不能拿全副精神摆在上头。原来请的那个大伙,人既老实,身子又不好,所以弄得死气沉沉,没有起色。你去了,当然会不同。等我来出两个主意,请你一手去做,同心协力拿阜康这块招牌再刷得它金光闪亮。”

照这样说,大可一干,不过,“我到底是啥身份到阜康呢?”他说,“钱庄的规矩,你是晓得的。”

钱庄的规矩,大权都在大伙手里,股东不得过问,胡雪岩原就有打算的,毫不迟疑地答道:“对我来说,你是股东,对阜康来说,你是大伙。你不是替人家做伙计,是替自己做。”

“好极!我正就是这个意思——”

“慢来。”张胖子突然想到,迫不及待地问,“原来的那位老兄呢?”

“这你不必担心。他身体不好,而且儿子已经出道,在美国人的洋行里做‘康白度’,老早就劝他回家享福。他因为我待他不错,虽然辞过几次,我不放他,也就不好意思走。现在有你去接手,在他真正求之不得。”

张胖子释然了,“我就怕敲了人家饭碗!”他又生感慨,“我的东家不好,不能让他也在背后骂东家不好。”

“你想想我是不是那种人?”胡雪岩问道,“老张,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从此刻起,我们就算合伙了!倒谈谈生意经,你看,我们应该怎么个做法?”

这一下,将张胖子问住了。他是钱庄学徒出身,按部就班做到大伙,讲内部管理,要看实际情形而定,谈到外面的发展,也要先了解了解市面。如要他凭空想个主意出来,可就抓瞎了。

想了好一会,他说:“现在的银价上落很大,如果消息灵通,兑进兑出一转手之间,利息不小。”

“这当然。归你自己去办,用不着商量。”胡雪岩说,“我们要商量的是,长线放远鹞,看到三五年以后,大局一定,怎么样能够飞黄腾达,一下子蹿了起来。”

“这——”张胖子笑道,“我就没有这份本事了。”

谈生意经,胡雪岩一向最起劲,又正当微醺之时,兴致更佳,“今天难得有空,我们索性好好儿筹划一番。”他问,“老张,山西票号的规矩,你总熟悉的吧?”

“隔行如隔山。钱庄、票号看来是同行,做法不同。”张胖子在胡雪岩面前不敢不说老实话,“而且,票号的势力不过长江以南,他们的内幕,实在没有机会见识。”

“我们做钱庄,唯一的劲敌就是山西票号。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所以这方面,我平时很肯留心。现在,不妨先说点给你听。”

照胡雪岩的了解,山西票号原以经营汇兑为主,而以京师为中心。这几年干戈扰攘,道路艰难,公款解京,诸多不便,因而票号无形中代理了一部分部库与省库的职司,公款并不计息,汇水尤为可观,自然大获其利。还有各省的巨商显宦,认为天下最安稳的地方,莫如京师,所以多将现款,汇到京里,实际上就是存款。这些存款的目的不是生利,而是保本,所以利息极轻。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有了存款要找出路。头寸烂在那里,大元宝不会生小元宝的。”胡雪岩说,“山西票号近年来通行放款给做京官的,名为‘放京债’。听说一万两的借据,实付七千——”

“什么?”张胖子大声打断,“这是什么债,比印子钱还要凶!”

“你说比印子钱还要凶,借的人倒是心甘情愿,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老百姓倒霉!”

“怎么呢?”

“你想,做官借债,拿什么来还?自然是老百姓替他还。譬如某人放了你们浙江藩司,京里打点上任盘费,到任以后置公馆、买轿马、用底下人,哪一样不用钱?于是乎先借一笔京债,到了任想法子先挪一笔款子还掉,随后慢慢儿弥补,不在老百姓头上动脑筋,岂不是就要闹亏空了?”

“这样子做法难道没有风险!譬如说,到了任不认账?”

“不会的。第一,有保人。保人一定也是京官;第二,有借据。如果赖债,到都察院递呈子,御史一参,赖债的人要丢官;第三,自有人帮票号的忙,不准人赖债。为啥呢?一班穷翰林平时都靠借债度日,就盼望放出去当考官,当学政,收了门生的‘贽敬’来还债,还了再借,日子依旧可以过得下去。倘若有人赖了债,票号联合起来,说做官的没有信用,从此不借,穷翰林当然大起恐慌,会帮票号讨债。”胡雪岩略停一下又说,“要论风险,只有一样,新官上任,中途出了事,或者死掉,或者丢官。不过也要看情形而定,保人硬气的,照样会一肩担承。”

“怪不得!”张胖子说,“这几年祁、太、平三帮票号,在各省大设分号。原来有这样的好处!”他跃跃欲试地说,“我们何不学人家一学?”

“着啊!”胡雪岩干了一杯酒,“我正就是这个意思。”

胡雪岩的意思是,仿照票号的办法,办两项放款。第一是放给做官的。由于南北道路艰难,时世不同,这几年官员调补升迁,多不按常规,所谓“送部引见”的制度,虽未废除,却多变通办理。尤其是军功上保升的文武官员,尽有当到藩司、臬司,主持一省钱谷、司法的大员。而未曾进过京的,由京里补缺放出来,自然可以借京债,如果在江南升调,譬如江苏知县调升湖北的知府,没有一笔盘缠与安家银子就“行不得也”!胡雪岩打算仿照京债的办法,帮帮这些人的忙。

“这当然是有风险的。但要通扯扯算,以有余补不足。自从开办厘金以来,不晓得多少人发了财。像这种得了税差的,早一天到差,多一天好处,再高的利息,他也要借,而且不会吃倒账。我们的做法是要在这些户头上多赚他些,来弥补倒账。话不妨先说明白,我们是‘劫富济贫’的做法。”

“劫富济贫!”张胖子念了两遍,点点头说,“这个道理我懂了。第二项呢?”

“第二项放款是放给逃难到上海来的内地乡绅人家。这些人家在原籍,多是靠收租过日子的,一早拎只鸟笼泡茶店,下午到澡塘子睡一觉,晚上‘摆一碗’,吃得醉醺醺回家。一年三百六十天,起码三百天是这样子。这种人,恭维他,说他是做大少爷。讲得难听点,就是无业游民。如果不是祖宗积德,留下大把家私,一定做‘伸手大将军’了。当初逃难来的时候,总有些现款细软在手里,一时还不会‘落难’。日久天长,坐吃山空,又是在这个花天酒地的夷场上,所以这几年下来,很有些赫赫有名的大少爷,快要讨饭了!”

这话不是过甚其词,张胖子就遭遇到几个,境况最凄惨的,甚至倚妻女卖笑为生。因此,胡雪岩的话,在他深具同感,只是放款给这些人,他不以为然,“救急容易求穷难!”他说,“非吃倒账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