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 螺蛳太太 · 3

发布时间: 2019-12-03 00:44:16
A+ A- 关灯 听书

“没有。”罗四姐答说,“听都没有听说过。”

“女人逛堂子,只有我们这位太太。”古应春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罗四姐,要不要让她带你去开开眼界?”

“谢谢,谢谢!”罗四姐一面笑,一面瑟缩敛手,“我不敢。”

“怕啥?”七姑奶奶鼓励她说,“不经一事,不长一智,你要到堂子里去过,才晓得为啥五六十岁的老头子,会交墓库运。你懂了其中的道理,你家老爷也就不会交墓库运了。”

“这又是啥道理呢?”

“因为你懂了,女人家要怎么个样子,才能收男人的心。他不喜欢的事情,你不要逼了他去做,他不喜欢听的话,你少说。他喜欢的事情,你也要当自己的事情那样子放在心上。到了这个地步,你尽管放他出去逛堂子,吃花酒,他一颗心还是在你身上的。”

“怪不得!”罗四姐笑道,“七姐夫这样子听你的话。”

“听她的话倒不见得。”古应春解嘲似的说,“不过大概不至于交墓库运。”

“是不是?”七姑奶奶怂恿着说,“我们去打个茶围,有兴致再吃它一台酒,你也长长见识。又不跟他们男人家在一起,怕啥?”

“我用不着长这个见识了。孤家寡人一个,这番见识也用不着。”

说着,抬起头来,视线恰好跟胡雪岩碰个正着。赶紧避开,却又跟七姑奶奶对上了,看她似笑非笑的神情,罗四姐无缘无故地心虚脸红,竟有些手足无措了。

于是胡雪岩便叫一声:“七姐,应春!”接着谈一件不相干的事,目的是将他们夫妇俩的视线吸引开去,为罗四姐解围。

“我的酒不能再吃了。”罗四姐找个谈话的空隙,摸着微微发烧的脸说,“再吃要醉了。”

“不会的。酒量好坏一看就看出来了。”七姑奶奶说,“只怕是酒不对你的胃口。”

“大概是。薄荷酒带甜味,酒量好的人,都不喜欢甜味道。”古应春问道,“罗四姐,你吃两杯白兰地好不好?”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吃两种酒会醉。”

“不会,不会!”七姑奶奶接口,“外国人一顿饭要吃好几种酒,有的酒在饭前,有的酒在饭后,杂七杂八都吃在肚皮里,也没有看他们有啥不对。”

“真的?”

看样子并不坚拒,古应春便起身去取了一瓶三星白兰地,拿着螺丝钻在开瓶塞时,罗四姐开口了。

“我听人家说,这种酒上面那块月牙形招头纸,拿湿手巾擦一擦,会有三个蓝印子出来。没有蓝印子的就是假酒。”

“这我们还是第一回听说,试试看。”

叫人拿块湿手巾来擦了又擦,毫无反应,罗四姐从从容容地说:“可见得听来的话靠不住。府上的酒,哪里会有假的?”

“这也不见得,要尝过才算数。”七姑奶奶起身去拿了两个水晶酒杯来,向她丈夫说,“只有你陪罗四姐了。”

“胡大先生,你呢?”罗四姐问。

“我酒量浅,你请。”

“罗四姐,”七姑奶奶又提逛堂子的事了,“怎么样,哪一天?”

“七姐,”胡雪岩玩笑地插嘴,“帮衬我打个‘镶边茶围’好不好?”

“哪个要你‘镶边’?不但不要你镶边,我们还要‘剪’你的‘边’呢!”

罗四姐看他们这样随意开玩笑,彼此都没有丝毫做作或不自然的神色,知道他们的交情够深了。而且看七姑奶奶不但爽朗热心,似乎胡雪岩很听她的话。她心里在想,如果对胡雪岩有什么盘算,一定先要将七姑奶奶这一关打通。

于是,她的语气改变了,先是提到“堂子”就觉得是个不正经的地方,谈都不愿谈,这时候却自动地问道:“七姐,什么叫‘剪你的边’?”

“‘剪边’就是把人家的相好夺过来。”七姑奶奶凑过去,以一种顽皮好奇的神态,略略放低了声音说,“我带你去看看小爷叔的相好,真正苏州人,光是听她说说话,你坐下来就不想走了。”

“真正苏州人?”罗四姐不懂了,“莫非还有假的苏州人?”

“怎么没有?问起来都说是苏州木渎人,实在不过学了一口‘堂子腔’的苏白而已。”

“苏白就是苏白,什么叫堂子腔的苏白?”

“我不会说,你去听了就知道了。”

“好啊!”一直坚拒的罗四姐,趁此转圜,“几时跟七姐去开开眼界。”

“你们去是去,”古应春半真半假地警告,“当心《申报》登你们的新闻。”

“喔,”胡雪岩突然提高了声音说,“应春提到《申报》,我倒想起一件事来了。从去年冬天天津到上海的电报通了以后,我看《申报》上有些新闻是打电报回来的。盛杏荪当电报局总办,消息格外灵通,有些生意上头,我们消息比人家晚,那怕只不过晚一步,亏就吃得很大了。所以,我有个念头,应春,你看能不能托《申报》的访员帮忙?”

“是报行情过来?”

“是啊。”

“那,我们自己派人在天津,每天用密码发过来好了。”

“那没有多少用处。”胡雪岩说,“有的行情,只有访员才打听得到。而且,也不光是市面上的行情,还有朝廷里的行情。像去年冬天,李大先生的参案——”

“李大先生”是指李鸿章。七姑奶奶的性情,外粗内细,一听谈到这些当朝大老的宦海风波,深知有许多有关系的话,不宜为不相干的人听见,传出去会惹是非,对胡雪岩及古应春都没有好处,所以悄悄拉了罗四姐,同时还做了个示意离席的眼色。

“他们这一谈就谈不完了,我们到旁边来谈我们的。”

罗四姐极其知趣,立刻迎合着七姑奶奶的意向说:“我也正有些话,不便当着他们谈。七姐,我心里头有点发慌。”

“为啥?”

罗四姐不即回答,将七姑奶奶拉到一边,在红丝绒的长“安乐椅”上并排坐了下来,一只手执着七姑奶奶的手,一只手只是摸着因酒而现红晕的脸。

“是不是身子不舒服?”七姑奶奶不安地问,“怎么好端端地,心里会发慌?”

“不是身子不舒服。”罗四姐仿佛很吃力地说,“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忽然会有像今天这样子一天,又遇见雪岩,又结识了七姐你,好比买‘把儿柴’的人家,说道有一天中了‘白鸽票’,不晓得怎么好了。”

七姑奶奶虽是松江人,但由于胡雪岩的关系,也懂杭州话,罗四姐的意思是,升斗小民突然中了奖券,也就是拿穷儿暴富的譬喻,来形容她自己的心境。七姑奶奶觉得她的话很中听,原来就觉得她很好,这下便更对劲了。

不过要找一句适当的话来回答倒很难,所以她只是笑嘻嘻地说:“怎么会呢?怎么会呢?”

“怎么不会?我一个寡妇,哪里有过这种又说又笑又吃酒的日子。他要帮我开绣庄,你要请我逛堂子,不要说今生今世,前世都不曾想到过的。”

踌躇满志之意,溢于言表,七姑奶奶当然看得出来,抓住她一只手,合拢在她那双只见肉、不见骨的温暖手掌中,悄悄问道:“罗四姐,他要帮你开绣庄,不过一句话的事,你的意思到底怎么样呢?”

罗四姐不答,低垂着眼,仿佛有难言之隐,无法开口似的。

“你说一句嘛!愿意就愿意,不愿意就不愿意,勉强不来的事。”

“我怎么会不愿意呢?不过,七姐,”罗四姐倏然抬眼,“我算啥呢?”

“女老板。”

“出本钱是老板,本钱又不是我的。”

七姑奶奶始而诧异,做现成的老板,一大美事,还有什么好多想的?继而憬然有悟,脱口说道:“那么是老板娘?”

罗四姐又把头低了下去,幽幽地说:“我就怕人家是这样子想法。”

不说自己说人家,言外之意就很微妙了。遇到这种时候,七姑奶奶就不会口没遮拦了,有分寸的话,她把握住分寸,才肯出口。

“罗四姐,”她终于开口探问了,“你年纪还轻,又没有儿女,守下去没有意思嘛。”

在吃消夜以前,罗四姐原曾谈过身世,当时含含糊糊表示过,没有儿女,此时听七姑奶奶这样说,她觉得应该及时更正,才显得诚实。

“有个女儿。”她说,“在外婆家。”

“杭州。”

“女儿不比儿子,总是人家的。将来靠女婿,他们小夫妇感情好还好,不然,这碗现成饭也很难吃。尤其是上有婆婆,亲家太太的脸嘴,实在难看。”

“我是决不会靠女婿的。”罗四姐答说,声音很平淡,但字字清楚,显得很有把握。

“那么你靠哪个呢?”

“靠自己。”

“靠自己就更要有一样靠得住的东西了。”

意在言外,是劝她接受胡雪岩的资助,但罗四姐就在这一顿消夜前后,浮动在心头的各种杂念,渐渐凝结成一个宗旨,要接受胡雪岩的好处,就不止于一家绣庄,否则宁可不受。因而明知其意,却装作不解。

七姑奶奶当然不相信她不懂这话,沉默不答,必是别有盘算,便追问着说:“你说我的话是不是?靠自己是有志气的事,不过总也要有一样东西抓在手里。绣花这样本事,全靠年纪轻、眼睛亮、手底下准,没有几年,你就靠它不住了。”

靠得住的便是绣庄。罗四姐不会再装不懂了,想一想说:“要说开绣庄,我再辛苦两三年,邀一两个姐妹淘合伙,也开得起来。”

莫非是嫌胡雪岩的忙帮得不够?还是性情耿介,不愿受人的好处?七姑奶奶一时还看不出来,便也就保持沉默了。

“七姐,”罗四姐忽然问道,“胡家老太太还在?”

“健旺得很呢。”七姑奶奶问,“你见过?”

“见过。”

“那么,胡太太呢?也见过?”

“也见过。”罗四姐忽然幽幽地叹了口气。

这一下,七姑奶奶恍然大悟。胡雪岩未忘旧情,罗四姐旧情未忘。胡雪岩那边不会有什么障碍,如果罗四姐这方面肯委屈,倒也未始不是一件美事。

感情上的事,要两厢情愿。七姑奶奶当时便作了个决定,给他们机会,让他们自己去接近。果然有缘,两情相洽,那时看情形,再来做现成媒人,也还不迟。

“阿七,”古应春在喊,“小爷叔要走了。”

七姑奶奶转脸看时,小大姐已在伺候胡雪岩穿马褂了,“小爷叔,”她说,“今天不算数,明天晚上我正正式式请罗四姐,你有没有空?”

胡雪岩尚未答话,罗四姐抢在前面谦谢,“七姐,七姐,”她说,“你太客气了。”

“不是客气,道理上应该。”七姑奶奶又说,“就算客气,也是这一回。”

罗四姐不做声了,胡雪岩便笑着向她说道:“你看,七姐就有这点本事,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能够把你的嘴封住,没话可说。”

“我话还是有的,”罗四姐说,“恭敬不如从命。”

“你这话,”七姑奶奶说道,“才真的太客气了。”

“那么,还有句不客气的话,只此一回,下不为例。”

“好,好。下不为例。”

古应春与胡雪岩互相看了一眼,有同感的默契,罗四姐也是个角色,针锋相对,口才上并不逊于七姑奶奶。

“闲话少说,”七姑奶奶问道,“小爷叔,明天晚上你到底有没有空?”

“没有空,也要抽出空来啊!”

“罗四姐,你看,你多有面子!”

“哪里,我是沾七姐你的光。”

“地方呢?”胡雪岩插嘴问说。

“你看呢?”七姑奶奶征询丈夫的意见,“我看还是在家里吧!”

“也好。”

“那就说定了。”七姑奶奶又说,“小爷叔,还有句话,我要言明在先。罗四姐今天住在我这里,明天早晨,我送她回去,下午再去接她。不过,晚上送她回家,小爷叔是你的差使了。”

这是试探罗四姐,如果她对胡雪岩没有意思,一定会推辞,一个男人,深夜送单身女子回家,那会在邻居之中引起极多的批评,罗四姐果真以此为言,七姑奶奶是无法坚持一定要胡雪岩送的。

推辞也很容易,最简捷的办法,便是说夜深不便,仍旧想住在古家。可是,她不是这样说,说的是:“胡大先生应酬多,不要再耽误他的工夫了。”

“没有,没有!”胡雪岩赶紧接口,“明天晚上我没有应酬。”

七姑奶奶看着罗四姐笑了,这一笑倒使得她有些发窘,将视线避了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