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失格 手记之三 · 一 · 4

发布时间: 2019-12-03 05:47:36
A+ A- 关灯 听书

但对于人类,我依旧感到恐惧,与店里的客人见面,我必须先一口气喝下一杯才行,因为我眼前毕竟是一种可怕的生物。尽管如此,我还是每晚都出现在店里,就像小孩子见到令他害怕的动物,反而会用手紧紧抓住一样,甚至借着酒醉,向店里的客人们吹嘘我并不高明的艺术论。

漫画家。唉,可惜我只是一个既无大悲也无大喜的无名漫画家。即使日后更大的悲哀紧随而来,我依然渴盼着此刻能放纵地尽享炽猛的巨大的欢乐,虽然内心如此焦灼,但眼下我的快乐却只是与客人说东扯西、谈鬼论禅,喝客人请我喝的酒。

来到京桥后,我已过了近一年如此无聊的生活。我的漫画也不再仅仅刊登于儿童杂志,而开始出现在车站小卖部出售的那些粗俗猥亵的杂志上。我以“上司几太”这个带有戏谑意味的笔名[11],画了一些龌龊的裸体画,还在当中插入《鲁拜集》[12]中的诗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样不行啊,你每天从中午开始就喝得醉醺醺的。”

她就是酒馆对面那家香烟铺老板的女儿,年纪十七八,名叫由子,肤色雪白,长着一颗虎牙。每当我去买香烟时,她总会笑着给我忠告。

“为什么不行呢?有什么不好呢?‘浮此禁觞千万钟,可以消沉那无常的记忆’,这是古代波斯一个诗人[13]说的。哎呀,不说这么复杂的。他还说过:‘清酒可以解昨日的后悔,明日的愁肠’,这你懂吗?”

>

“不懂。”

“臭丫头,当心我亲你哦。”

“那你亲啊。”

她毫不羞怯地噘起了下唇。

“你这笨丫头,有点贞操观念好不好……!”

但由子的神情里却分明荡漾着一股未被任何人玷污过的处女气息。

开年后某个严寒的夜晚,我喝得踉踉跄跄出去买烟,不小心跌进了香烟铺子前面的下水道窨井洞里。我连声叫着:“由子,救救我!”由子使劲将我拉上来,还替我包扎右手胳膊上的伤口。此时的她一笑也不笑,言辞恳切地说道:

“你喝得太多了。”

我对死倒满不在乎,但若是受伤出血以至于落下残废,那我是死活不干的。我一面让由子替我包扎胳膊上的伤口,一面暗自在想,是不是该适可而止真的把酒戒了。

“不喝了!从明天起,我滴酒不沾了!”

“真的?”

“真的,我一定戒。假如我戒了,由子肯嫁给我吗?”

说要娶她的事,其实是一句玩笑话。

“嗯啦。”

所谓“嗯啦”是“当然啦”的省略语。那年头流行各种各样的省略语,例如“摩男”(摩登男子)啦、“摩女”(摩登女子)啦等等。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那好,我们拉拉钩说定了。我说戒一定就戒!”

可第二天,我又照样从中午起便捏起酒盅来。

傍晚时分,我摇摇晃晃走出酒馆,站在由子家的铺子前。

“由子,对不起,我又喝酒了。”

“哎呀,真讨厌,故意装成一副喝醉的样子。”

我猛然心中咯噔一记,感觉似乎酒也醒了大半。

“不,是真的。我真喝酒了,不是故意装成喝醉的样子。”

“别作弄我,你真坏。”

她对我丝毫没有疑心。

“你一看不就明白了?我今天又从中午开始喝酒了。原谅我!”

“你演戏演得真像。”

“不是演戏,你这个傻丫头!当心我亲你哦。”

“亲呀!”

“不,我没有资格亲你。想娶你的事也只有死心了。你看我的脸,通红通红的是吧?我确实喝了。”

“那是因为夕阳照在脸上的缘故,你骗我也没用的。因为我们昨天说定了,你不可能去喝酒的,我们拉了钩的。说喝了酒,肯定是在骗人、骗人、骗人!”

坐在昏暗店堂内的由子脸上露出嫣然一笑。啊,她白皙的脸蛋,还有那不懂何为污秽的童贞,是如此珍贵,我迄今还从未与比我年轻的处女上过床。我要和她结婚!即使因为这样日后遭逢再大的悲哀也无所谓,我一定要放纵地享受眼前这极度的欢乐,哪怕一生仅有这一次。先前我曾经以为,童贞之美不过是愚昧的诗人天真而伤感的幻觉罢了,不想它真的存在于这世上。结婚后,待到春天来临,两个人可以一起骑自行车去访览那新绿浅黄掩映的瀑布。我当即下定决心,抱着所谓“一决胜负”的信念,毫不犹豫地偷偷摘走这朵鲜花。

不久我们便结婚了,由此而得到的快乐未必如想象中的大,但其后降临的悲哀却非一句凄惨之至所能形容,实在是超乎人的想象。对我而言,“世间”终究是个深不可测的可怕地方,也绝不是仅凭一决胜负便可以决定一切的寻常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