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柯赛特 第三卷 履行对死者的诺言 · 七

发布时间: 2019-12-03 23:58:02
A+ A- 关灯 听书

柯赛特同陌生人并排走在黑暗中

上文说过,柯赛特不害怕了。

汉子同她说话,他的声音庄重,几乎是低沉的。

“我的孩子,这么重的东西是给你拿的吗?”

柯赛特抬起头来回答:

“是的,先生。”

“给我,”汉子说。“我来替你拿。”

柯赛特松开了手。汉子走在她的身边。

“确实很重,”他在牙缝里说。

然后又加上一句:

“小姑娘,你几岁了?”

“八岁,先生。”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你就这样走了很远的路吗?”

“从树林里的泉水边过来的。”

“你要去很远的地方?”

“离这里有一刻钟的路。”

汉子沉吟了一会儿,然后突然说:

“你没有妈妈啰?”

“我不知道,”孩子回答。

汉子还来不及说话,她又说:

“我相信没有。别人都有。我呢,我没有。”

停了一会儿,她又说:

“我相信我从来没有。”

汉子止住了脚步,把水桶放在地上,俯下身来将两只手按在孩子的双肩上,竭力打量她,在黑暗中端详她的脸。

柯赛特瘦削的脸朦胧地显现在天空的微光中。

“你叫什么名字?”汉子问。

“柯赛特。”

汉子像触电一样抖动一下。他继续端详她,然后从柯赛特的双肩放下双手,抓住水桶,又走起来。

过了一会儿,他问:

“小姑娘,你住在哪里?”

“在蒙费梅,您知道吧。”

“我们是到那里去吗?”

“是的,先生。”

“谁这时候还打发你到树林里去打水?”

“是泰纳迪埃太太。”

汉子竭力显得无动于衷,他的声音里有古怪的颤抖:

“你的泰纳迪埃太太是干什么的?”

“她是我的东家,”孩子说。“她开旅店。”

“旅店?”汉子说。“那么,今天晚上我就住在那里。你带我去吧。”

“我们正往那儿走,”孩子说。

汉子走得相当快。柯赛特跟着他并不难。她不再感到累了。她不时带着难以形容的平静和随便,抬头看看这个人。从来也没有人教她面朝上天祈祷。但她心里感到有样东西很像希望,很像快乐,而且升向天上。

几分钟过去了。汉子又说:

“泰纳迪埃太太家没有女仆吗?”

“没有,先生。”

“女仆只有你?”

“是的,先生。”

谈话又中断了。柯赛特提高声音:

“还有两个小姑娘。”

“什么小姑娘?”

“波尼娜和泽尔玛。”

孩子把泰纳迪埃的女人喜欢的浪漫名字简化了。

“波尼娜和泽尔玛是什么人?”

“是泰纳迪埃太太的小姐。她是这样叫她女儿的。”

“这两个女孩,她们做什么呢?”

“噢!”孩子说,“她们有漂亮的布娃娃,有金光闪闪的东西,全是好玩的。她们游戏、玩耍。”

“整天?”

“是的,先生。”

“而你呢?”

“我嘛,我干活。”

“整天?”

孩子抬起大眼睛,里面噙着一滴眼泪,因为天黑,别人看不见。她轻轻地回答:

“是的,先生。”

隔了一会儿,她又说:

“有几次,我干完了活儿,人家同意,我也玩过。”

“你玩什么?”

“随便玩。让我自个儿玩。但我没有多少玩具。波尼娜和泽尔玛不肯让我玩她们的布娃娃。我只有一把小铅刀,就这么长。”

孩子伸出她的小手指。

“不能切东西吗?”

“能切,先生,”孩子说,“能切生菜和苍蝇脑袋。”

他们来到村里;柯赛特在街上给陌生人带路。他们走过面包店,但柯赛特没想到她该把面包带回去。汉子不再向她提问题,闷闷不乐,保持一声不响。他们走过教堂时,汉子看到那些露天摊棚,便问柯赛特:

“这里有集市吗?”

“不,先生,今天是圣诞节。”

当他们走近旅店时,柯赛特胆怯地碰了碰他的手臂。

“先生!”

“什么事,我的孩子?”

“我快到家了。”

“怎么呢?”

“您肯现在让我来拎桶吗?”

“为什么?”

“因为,如果太太看到有人帮我拎桶,她要打我的。”

汉子把桶还给她。一会儿,他们来到旅店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