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部 让·瓦尔让 第一卷 四堵墙中的战争 · 三

发布时间: 2019-12-04 00:31:29
A+ A- 关灯 听书

明与暗

昂若拉去侦察了一次。他沿着楼房拐来拐去,从蒙德图小巷出去。

我们要说,起义者充满了希望。他们击退夜袭的方式,使他们几乎事先不怕拂晓的进攻。他们等待着,对进攻嗤之以鼻。他们既不怀疑自己的事业,也不怀疑成功。况且,显然援军要来。他们指望这个。这种预见胜利的才能,是法国斗士的力量之一;他们把即将到来的白天,分成三个确定的阶段:早晨六点钟,“做过策反工作”的一团人会倒戈;中午,全巴黎会起义;日落时分,爆发革命。

传来圣梅丽的警钟声,从昨晚起,钟声就没有停过一分钟;这证明另一个街垒,那个大街垒,让纳的街垒始终固守着。

所有这些希望在人堆中传递,那种愉快而可怕的细语,活像蜂群作战的嗡嗡声。

昂若拉又出现了。他像老鹰夜巡,在外面的黑暗中转了一圈回来。他交抱手臂,一只手放在嘴上,听了一会儿这种快乐的声息。随后,在越来越泛白的曙色中,脸色鲜艳红润,他说道:

“巴黎所有的军队都出动了。三分之一的部队压在你们所在的街垒上。再加上国民自卫军。我看到第五步兵团的军帽和第六宪兵团的军旗。再过一小时,你们就要遭到进攻。至于人民,昨天已经沸腾,但今天早上却没有动静。什么也等不到了,什么也别指望了。郊区和团队都不会来。你们被抛弃了。”

这番话落在人堆的嗡嗡声上,所起效果恰如暴雨的第一滴雨点落在蜂群上。大家噤若寒蝉。寂静一时难以表达,连死神飞过也能听见。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这一刻十分短暂。

从人堆最幽暗的深处有一个声音对昂若拉喊道:

“好吧。我们把街垒筑到二十尺高,大家守住。公民们,让我们用尸体来抗议吧。如果人民抛弃共和派,我们要表明,共和派不抛弃人民。”

这番话摆脱了人人惴惴不安的愁云,表达了大家的想法。迎来一阵热情的欢呼。

说话人的名字,始终不得而知;这是一个穿工作罩衫的不知名的人,默默无闻,被人遗忘,一个过路英雄,这种无名的好汉总是参与到人类的危机和社会创始的事件中,在特定时刻以崇高的方式说出决定性的话,似闪电刹那间代表了人民和天主,便消失在黑暗中。

这种毫不动摇的决心,弥漫在一八三二年六月六日的空气中,几乎同一时刻,在圣梅丽的街垒,起义者发出这名垂史册、记录在案的呼声:“有没有人来支援我们,都没有关系!我们死守在这里,直到最后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