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漏子 · 三

发布时间: 2019-12-04 07:29:57
A+ A- 关灯 听书

严刚不料四更时分,梁文靖仍未入睡,惊慌之余,一把抓在他胁下,梁文靖只觉火辣辣生痛,抬手一拳,打在严刚脸上,这一轮变化十分突兀,严刚左眼一痛,眼前金星乱迸。

梁文靖这一叫,房内诸人尽皆醒转,梁天德从床上跳将起来,不由分说,一个擒拿手,便将严刚按在床头。严刚竭力挣扎,怒道:“放开你爷爷。”

白朴与端木长歌抢入房内,见状愕然,端木长歌燃起灯火,梁天德则将严刚死死按住,厉声道:“你鬼鬼祟祟,在我儿床边作甚?”

严刚怒道:“我瞧他被子掉了,帮他拉拉?”梁天德冷笑道:“你有这么好心,那他叫唤什么?”严刚道:“大约是被恶梦魇住了。”

梁天德心下生疑,问道:“他说的可是当真?”梁文靖挠挠头,道:“我见他站在床前,伸手过来,却不知到底要做什么?”梁天德道:“你没睡着么,要么怎会瞧见他伸手?”梁文靖暗忖决不能说出自己因为思慕那少女,夜不能寐,忙道:“我睡到一半,突然惊醒了,正巧看见。”

梁天德浓眉紧蹙,沉思不语。白朴道:“梁先生,怕是一场误会。”梁天德冷笑道:“误会还好,就怕这人是别人派来的奸细,要偷虎符。”严刚道:“放屁。”梁天德手上使劲,严刚不由得失声惨哼。

白朴摇头道:“梁先生,如今正是用人之际,不可冤枉好人。这样,先将他捆绑收押,明日再审。”梁天德道:“不成,今日非得问个水落石出不可。”

白朴深知此老脾性固执,只得笑道:“好,好,便问个水落石出。”梁天德寻绳索将严刚捆好了,仔细审讯,严刚任众人如何盘问,一口咬定是帮梁文靖拉上被子,别无他意。

梁文靖虽知严刚言不由衷,但他不善言辞,也不知如何拆穿他的谎话,便觉好生无味,借口小解,到外室寻着马桶坐了一阵,忽见房顶缝隙处,一缕月光透至墙角,银霜白雪也似。

梁文靖瞧得心子咚咚直跳,探头望去,屋内人正疾言厉色,专注于审讯严刚,全未留心自己。当下蹑手蹑脚,拉开窗户,但见窗外斜月如勾,挂在树梢。极远处,寒蛩低鸣,便如幽人太息,一条大街空旷无人,只有凄清月色落到墙角,映一排檩子的影。

梁文靖钻出窗外,顺着柱子下滑,滑到半路,忽听屋瓦轻响,不由心头剧震,失足跌下,摔得他几乎叫出声来。

待得爬起来,他揉着屁股,看看屋顶,月光下,露出一只黑猫的影子,不由暗暗咒骂:“你这畜生也来欺负我。”他此时但求不做那倒霉替身,更不顾脱身之后何去何从,只觉得天高地广,前途远大,大可任他随意所之了。

梁文靖心中痛快,狂奔出镇,还不放心,又望山中飞奔,直跑到一条小溪边,料得父亲追赶不上,方才停下,但觉一身轻松,不由向着空山幽谷,哈哈哈大笑起来。

只笑数声,忽听身后咭的一声,有人笑道:“你在这里么?那是再好不过了。”

梁文靖惊得一口气憋在胸口,急咳数声,借着月光回头望去,却见来人眉飞眼动,玉颊生晕,正是令自己辗转忘眠的那位少女,一时喜透眉梢,道:“你……你……你……”

那少女见他涨红了脸,说了一串“你”字,却无后话,又好气又好笑,说道:“我怎么?见了我你就不害怕吗?还不逃吗?”

梁文靖见了她,两只脚便似钉在地上,哪还挪得动分毫,口中吃吃地道:“我……我哪会怕你呢?”那少女脸一沉,嗔道:“好呀,你竟敢不怕我?”一伸手,啪的一声,梁文靖脸上又多了一个通红掌印。

梁文靖几乎痛出泪来,双眼却死盯着那少女的手。那少女见他目光不逊,气恼道:“你瞧我作甚?”梁文靖不善说谎,便如实道:“我瞧你这手儿白白嫩嫩的,怎么打起人来便这么痛。”

那少女听他夸自己小手白嫩,已有些微欢喜,又听他说自己打人很痛,更觉高兴,笑道:“你知道痛便是好的,那你怕我不怕?”梁文靖虽有些呆气,此时也明白过来,忙道:“怕,怕,怕得很。”那少女大感得意,又笑道:“那好,瞧你这么听话,我便不打你了,你来,跟我见师兄去。”

梁文靖一听,想到那黑衣人的凶狠,不由打了个寒战,哪里还能动弹。那少女转身走了两步,不见他跟来,不觉柳眉倒竖,叱道:“你又不听话?”

梁文靖讪讪道:“不是不听话,令师兄厉害得狠,我这一去,怕是连命都丢了。”那少女道:“那也是应当的,原本我也想杀你的,但我师兄骄傲得很,我若代他动手,他必然气恼,所以你还是乖乖跟我过去,挨他一刀。”

梁文靖见她说到师兄二字,眉梢眼角喜色流露,不由得心中大苦:“原来你抓我去,就是为了讨好你师兄,让他杀了我这没用之人。”想到这里,心中又酸又痛,恨不得以头抢地,大哭一场。那少女见他一脸的呆滞哀苦,不耐喝道:“呆子,还不快走。”

梁文靖心中转了几个念头,蓦地长吸一口气,咬牙道:“姑娘,你若要杀小可,小可绝无二言,但令师兄要杀小可,小可决不答应。”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那少女奇道:“这是为何?”梁文靖嗫嚅道:“这个……这个可不能给你说。”那少女怒道:“你敢不说。”伸手又想打他嘴巴。梁文靖忙道:“好好,我说。想姑娘你长得天仙下凡一般,令人喜爱,若能两眼瞧着姑娘娇靥,惨死在姑娘玉手之下,小可九泉之下,也觉欢喜不尽的。”但凡女子,均喜他人称赞,那少女一听,大觉入耳,微微一笑,道:“算你会说话,那么我师兄杀你,为何就不成了?”

梁文靖道:“令师兄凶恶丑怪,冷冰冰的,活像一块大石头,我瞧着便觉气闷,挨他一刀不打紧,就怕我死得不甘不愿,死后怨气不消,势必化为厉鬼,若是那样,可就不好了。”

那少女听得这话,不觉偷眼四顾,但见四周黑咕隆咚,阴风逼人,顿时心尖儿发麻。一路上,她每与萧冷同处,萧冷本事极大,鬼神辟易,是故她也全无畏惧,但她今日恼恨萧冷卖弄本事,当众压低自己,出了客栈之后,便有意躲藏,叫他遍寻不至,扬长远走。

事后,少女独自一人,四处闲逛,正觉孤独郁闷之际,却忽然遇上梁文靖,顿时大喜过望,便想带他去萧冷面前炫耀一番,挫挫他的气焰。但她到底是女孩儿家,胆气弱些,忽听梁文靖说出变鬼之语,又气又怕,叱道:“好呀,你变成厉鬼,定会来纠缠我,是不是?”

梁文靖忙道:“纠缠姑娘万万不敢,但缠着令师兄却是免不了的。”那少女冷笑道:“师父说过了,将来要将我嫁给师兄,哼,你缠着他,和缠着我又有什么两样?”梁文靖一听这话,便似当胸挨了一拳,只觉喉头发甜,两眼昏黑,胸中似有一把无名烈火熊熊燃烧,将五腑六脏都焚烧尽了。

那少女见他眉眼通红,身子摇晃不定,只当他心中害怕,便笑道:“你也不用太害怕,我师兄快刀如神,保你中刀之后,绝无痛苦。”

梁文靖瞧着她如花笑靥,不知为何,心头涌起一股怒气:“你只盼着你师兄杀我,我偏不教你如愿。”那少女见他脸色忽明忽暗,便道:“好啦,不说废话,乖乖跟我走,我教你少吃苦头。”话未说完,忽见梁文靖左右一瞧,拔足边跑,那少女不料他胆敢逃走,咦了一声,娇喝道:“哪里跑?”梁文靖跑得更快,不料浓阴蔽空,月华不至,四周模糊不清,他不小心被一根枯藤绊着脚,哗啦一声,一头栽进前方小溪里。

那少女正欲追赶,没料到这人一头栽进溪中,便不动弹,不觉好生奇怪,寻思道:“这狗王难道恁地孱弱,一跤跌死了?”失望之余,有些恼怒,对准梁文靖腰上就是一脚。

梁文靖本欲就势诈死,没想这一脚踢得又快又沉,顿时岔了气息,骨嘟嘟喝了两大口凉水,一下子跳起来。那少女不料死人重生,大惊失色,猛然想到梁文靖变鬼一说,不由颤声道:“你……你……是人是鬼?”梁文靖本欲逃逸,忽见她眉间流露惧色,顿时灵机一动,瞪眼吐舌,嘎声道:“我自然是鬼了。”说罢向前一跳。

那少女打个哆嗦,后退两步,鼓着两腮,双眼死盯着梁文靖,闪闪发亮。梁文靖瞅着她粉嫩玉颊,不觉神魂摇荡,忖道:“我若能在那上面亲上一口,死也甘心了。”他自从见那少女,便已孽缘深种,此时念头一动,竟然鬼使神差,将脸向前凑去,忽听一声尖叫,继而面门剧痛,连着两记粉拳,鼻血长流,几乎儿便昏了过去。

那少女本是骇极反抗,不料两拳中的,对方并无抵御之能,顿觉胆气大壮,又尖叫一声,拳打足踢,梁文靖从头到脚挨了六七下,天幸那少女惊惧之间,一边尖叫,一边出手,故而全无章法,所中也非要害,梁文靖虽未因此送命,却觉浑身如同散架一般,哇的吐出一口鲜血,情知再挨数拳,小命不保,当即转身就跑。

那少女初时只当梁文靖死后化为厉鬼,此时见他吐血逃遁,陡然明白过来,不觉羞怒交迸,叱道:“臭小子,你装死吓我?”

刚说完,脸上便挨了一记,将他掴倒在地。少女怒道:“当我是你么?只会装鬼吓人。”梁文靖欲逃不能,悻悻道:“你不是鬼,怎么满世界都是你的影子。”那少女冷笑道:“这是我师父的‘幽灵移形术’,乃是天下第一的身法。”

梁文靖低声道:“幽灵不就是鬼么?”少女听他嘀咕,喝道:“你说什么?”梁文靖忙道:“没什么,我说你师父非常了不起。”少女神色稍缓,道:“这话说得不错,我师父是天下第一的武学高手。”梁文靖急求脱身,忙道:“那姑娘你一定是天下第二了。”

那少女沉吟道:“我大师兄、二师兄都比我厉害,我顶多算天下第四。”梁文靖奇道:“你还有一个师兄?”

那少女含笑道:“我大师兄萧冷是蒙哥皇帝帐下第一勇士,我二师兄伯颜是兀良合台元帅手下的大将,论武功,大师兄比二师兄厉害一点点,但大师兄练功很勤,二师兄却很聪明,无论什么功夫练一两次,就能上手。所以师父说,如果二师兄一心练武,再过十年,武功应该在大师兄之上,不过师父最喜欢的还是我。”她胸无城府,忽听梁文靖问起自家最得意的事情,便忘了先时不快,滔滔不绝说了起来。

她尚未说完,忽见梁文靖弯腰呻吟,不由奇道:“你怎么了?”

梁文靖哼道:“小可有些肚痛,大约晚间食了不洁之物,须得方便方便。”少女道:“好啊,我等着你完事。”忽见梁文靖捂腰向林中走去,忙道:“你又想逃么?”梁文靖道:“所谓男女有别,小可怎能污了姑娘尊目,冒犯姑娘尊鼻,我还是到树林里去。”说罢便欲入林。

少女伸手将他拎了回来,丢在地上,冷笑说:“我是蒙古人,你们汉人的那些臭规矩我可不懂,若要方便,就在这里,我在溪边等你。”梁文靖听得冷汗直流,方便也不是,不方便也不是。眼睁睁看着少女飘然走到小溪边,抱手跷腿,坐到一块大石头上。

梁文靖彷徨无计,假装要脱裤子,微蹲便跳,向树丛里钻去。不料臀上一痛,便挨了一脚,扑倒在地,少女一把将他揪起来,杏眼圆瞪,道:“你又想逃?”忽从袖里抽出一口蓝汪汪的短刀,喝道:“好呀,我便砍你一条腿,看你用什么逃。”她出身黑水门下,心狠手辣,手起刀落便要劈下,梁文靖见她举刀,已觉死了一半,嘴里杀猪般惨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