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好事近 · 三

发布时间: 2019-12-04 07:31:33
A+ A- 关灯 听书

如此停停走走,三人远离山区,进入市集村镇,萧冷心中怒气越积越厚,手段也越发歹毒,每点梁文靖一穴,必先沉心运气,但求既不伤他性命,又将更多真气注入穴中。这一来,梁文靖如遭万蚁噬心,千蛇绕体,体内“浩然正气”反击也更为强烈,初时那道热气只如虫豸大小,到了第七日晚上,萧冷点罢奇经八脉之一的“阴蹻脉”,梁文靖忽觉丹田一跳,那道热气骤然变粗,竟如一只肥大仓鼠,在经脉中极快地跑来跑去,梁文靖自觉身子被那只“大老鼠”钻得涨痛欲裂,忍不住惨哼起来。

萧冷见他终于惨叫出声,心头好不得意,继而又生感叹:“这小子也委实坚忍。换了他人,早就哭爹叫娘,昏死了不知多少次。他熬到如今才出声,也算难得了。”细思之下,深感梁文靖忍耐至今,必然有所依恃,但他素来骄傲,若要他开口询问情敌原由,真比杀了他还要难过十倍。

萧玉翎见梁文靖面红如血,躺在地上翻滚呻吟,情状十分不妙。瞧了片刻,忍不住抛开嫌隙,抢上摸他额头,但觉滚烫如火,不由失声道:“你怎么啦?”梁文靖呻吟道:“萧姑娘,我病啦,身子涨得慌,像是涨大了一倍,不,是两倍,啊哟,涨死我啦,涨死我啦……”

萧玉翎摸他身子,除了滚烫,并无异样,一时茫然不解。萧冷却心头微惊:“身子涨大,约莫困龙出穴、饿虎跳涧、易筋改脉之象,这小子何时到了这等境界?”原来,炼气之士修炼到一定境界,因为内息增长,原有经脉无法承受,内息便会自主拓张经脉,令炼气者生出周身膨胀之感,故而又称为“困龙出穴、饿虎跳涧”,乃是十分难得的境界,但这境界极为凶险,一着不慎,便有走火入魔之虞。

萧冷修炼十余载,五年前方入此境界,当时师父萧千绝便在他身边,以不世内功护持。饶是如此,萧冷也深受其苦,印象极深。此时听梁文靖一说,大为惊疑,继而又自嘲起来:“我糊涂了么?这小子焉会有此能耐?大约被我折腾久了,生出幻觉罢了。”忽见萧玉翎转过头,娇叱道:“你伤了他,是不是?”

*

萧玉翎见他痛苦模样,忽地心头一酸:“若非我争强好胜,定要逼他修习什么内功,怎会落到这个地步?”想着大感愧疚,正想抱他起来,萧冷却抢先一步,将梁文靖提起,冷笑道:“莫让这小子脏了你的手。”萧玉翎咬了咬嘴唇,低头不语。

萧冷提着梁文靖,闯入一家客栈,将他掷在床上。梁文靖躺在床上,大喊大叫,不时翻来滚去,撕扯衣服,萧玉翎只得点他穴道,想让他安静。不料梁文靖体内气机旺盛无比,方被点穴,又将穴道冲开。萧玉翎又惊又怕,忍不住求萧冷帮助。

萧冷在旁瞧着,甚觉可疑,再把梁文靖脉象,脉象如常,唯有浑厚内息,彭湃不已,不觉心中暗惊,想了想,说道:“也罢,小子,如今你周身穴道,只有‘阳蹻脉’的穴道我尚未教你,如今一并教与你吧。”五指一张,指间有闷雷之声,萧玉翎见他使出“轻雷指”,未及喝止,萧冷已五指轻颤,将梁文靖一条“阳蹻脉”尽皆封住。

这路“轻雷指”极耗真力,萧冷连点数穴,只觉丹田空虚,当下坐到一旁椅上,闭目养神。萧玉翎惊怒交迸,本欲喝骂,忽见梁文靖叫声歇止,双眼紧闭,气息忽转悠长,不觉心头一喜,只当萧冷出手见效,但摸梁文靖身子,却是灼热如故,不觉又生忧虑。患得患失间,但觉硬物硌手,伸手探入梁文靖怀中,摸出半只白玉老虎来。

正自端详,忽听萧冷道:“把玉虎给我。”萧玉翎一转头,见他目光如电,凝注玉虎,不由怒道:“这是人家的东西,你要它作什么?”萧冷欲言又止,哼了一声,闭目不语。萧玉翎将玉虎揣入梁文靖怀中,望着他火红双颊,忽地眼中一热,泪水点点滴滴,落他颈上,泪水被那灼热肌肤一蒸,化为氤氲白气,须臾散去。

这时间,忽听隔壁有人高声道:“他妈的,这些大宋的将官真没出息,两天不到,便让鞑子破了剑门。”听其说话,却是陕南口音。萧冷听说蒙军破了剑门,浓眉一挑,侧耳细听,却听一个老成些的声音道:“听说守关的大将是被一个鞑子射死的?也不知真不真?”前面那人道:“假不了,我亲眼见的,那射箭的鞑子骑黑马,穿蓝袍,只一箭,竟从关下直射到关上,将那守将射了个透心凉。主帅一死,剑门守军乱了阵脚,才被鞑子一鼓作气攻破的。”

萧玉翎听得,忍不住道:“他说得莫不是二师兄?”萧冷淡淡一笑,漫不经意地道:“伯颜那小子,也有出息了。”

却听那老成者沉默一阵,忽地悠悠叹道:“唯有天设险,剑门天下壮,连山抱西角,石角皆北向。两岸崇墉倚,刻画城郭状。一夫怒临关,百万未可傍。”先前那人沉默一阵,迟疑道:“林老哥,你知道兄弟我不懂这些假斯文?”那林老哥叹道:“这是诗圣杜甫的诗,说是剑门险峻,一人守关,可当百万之师,现今剑门关已破,却拿什么抵挡鞑子大军?”说罢不胜叹息。

二人沉默良久,那林老哥又道:“张老弟,国事如此,你我草莽中人,也是无可奈何,但‘陕南六寨’之仇,却不能不报。只可惜,不知萧冷那厮的踪迹?”那张老弟怒道:“他妈的,那厮太也可恨,我家二寨主就看了他随行的女子几眼,说了两句笑话,那厮就一气杀了我六寨百多名兄弟,此恨可比天高。但这厮滑溜得很,杀了就逃,我从陕南追到四川,也没瞧见他的影子,可见黑水一派,敢做不敢当,都是他奶奶的缩头乌龟。”

萧冷听到这里,面上倏地腾起一股青气。却听那林老哥道:“张兄勿要急躁,我已通告川中豪杰,只消那厮入川,便叫他有去无回。”

萧冷脸上青气更盛,重重冷哼一声。隔壁那两人为之一静,操陕南口音的那人朗声道:“在下陕南‘啸云豹’张经,隔壁的是那位?”

萧冷嘿然道:“你爷爷萧冷。”隔壁二人齐声惊呼,萧玉翎只觉室内旋风疾起,门扇一开一合,萧冷身影骤失,继而便听门外传来一声长长的惨呼,门扇再度开阖,萧冷忽又端坐椅上,仪态从容,便似从未动过。

只听那林老哥颤声道:“好贼子,你……你……”萧冷淡然道:“你若要替这姓张的报仇,只管去通告什么川中豪杰,萧某便在这里相候。”那林老哥呸了一声,门外又归寂静。不一时,忽听一阵纷乱的脚步声,径往楼下去了,想是栈内客人见出了人命,纷纷逃走。

萧冷端起茶碗,吹开茶末,啜了一口,淡然道:“师妹,待会儿你呆在房里,不要出去。”萧玉翎也不回头,两眼盯着梁文靖,只觉除了这个男子的安危,其他的事都与自己毫无干系。

萧冷打坐片刻,忽听店外一个苍劲的声音朗朗道:“活修罗,峨眉剑客在此,你给我出来。”萧冷双目倏张,笑道:“来得好。”一晃身,穿门而出,霎时间,两道劲风左右袭来,萧冷右手蓝光陡现,刷的一声,右侧偷袭汉子拦腰断成两截,血如泼墨,溅上半片粉壁,左侧那人见状大骇,转身便走,萧冷一伸手,拿住他背心,大喝一声,随手掷出,这一掷力大无比,那人撞中墙边石柱,脑浆四溅,颈骨碎裂,抽搐两下,便不活了。

萧冷瞬间连毙二人,气势夺人,栈内豪杰均是愕然。萧冷却不多言,刀光画出一道长虹,刀声细如箫管,呜的一下,将一名豪杰劈成两半,那道刀光蓝幽幽鬼火也似,倏又一闪,向左侧一人颈项掠去。正当此时,一支长剑横掠而来,“叮”的一声,刀剑相交,那剑自下而上,划了个极小的圆弧,萧冷虎口一热,海若刀几乎脱手,不由暗惊:“哪来的内家高手?”他本以为那老成者仓促寻人助拳,必然请不到什么厉害角色,不想竟来了如许人物。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那人接他一刀,也是身形微挫。萧冷定睛望去,却是一名身形魁梧的半百老者,阔口隆鼻,双目有神,手中一柄松纹古剑,恰似一泓秋水。萧冷喝道:“你是谁?”那老者须发飞扬,朗声道:“峨眉刘劲草。”萧冷冷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仙人剑。”

刘劲草一手拈须,喝道:“修罗刀,仙人剑,今日不妨分个高下。”萧冷道:“凭你也配。”蓦地一刀划了个半圆,斩向刘劲草,刘劲草忙引剑诀,护住全身,不料萧冷这一招“天下屠灵”狠毒绝伦,涵盖八方,貌似攻他,只待刘劲草运剑护身,刀锋忽转,刘劲草右侧两名峨眉弟子颈血飞溅,双双倒地。

刘劲草又惊又怒,长剑疾出,分刺萧冷三处大穴,这三剑又快又沉,颇具名家风范,以萧冷之能,也不敢大意,回刀一圈,挡下三剑,忽借剑上力道,飘至一名清秀少年身畔,刀光一转,那少年喉管断绝,嗤的一声,鲜血喷得漫天,宛如下了一阵血雨。

刘劲草万不料萧冷不与自己正面交锋,反而尽杀门下弟子,不由悲愤已极,飞身追赶,剑光霍霍,直奔他要害。萧冷却避而不战,刀气翻卷,只向峨眉弟子招呼。原来,“修罗灭世刀”最宜群战,萧冷又身经百战,心知刘劲草一派宗主,急切难胜,是故避强击弱,直待刘劲草目睹亲朋门下惨死,心神浮动,再回刀一击,取他性命。

萧玉翎坐在房中,只听门外呼喝声、惨叫声、刀剑相交声此起彼伏,顿觉心神不安。她虽知这师兄厉害,但到底没见过他如何显威杀人,生怕敌众我寡,萧冷抵挡不住。坐了片刻,忍不住站将起来,推开门户,忽见一具无头尸体迎面撞来,萧玉翎骇极而呼,慌忙闪开,那无头尸刚刚毙命,落地时尚自微微抽搐,萧玉翎魂为之飞,一颗心扑扑乱跳,再瞧时,只见人群中一道蔚蓝刀芒吞吐不定,所到之处,非死即伤,偌大客栈,血肉横飞,已如修罗屠场。

萧玉翎瞧得心惊肉跳,欲出不能,忙又将门闭合,回头一瞧,蓦地失声惊呼,敢情只这一失神的工夫,床上空空,梁文靖竟已不知去向。

萧冷听到叫声,吃了一惊,劈倒一人,溃围而出,一阵风闯入门内,却见萧玉翎面色苍白,目光呆滞,不由问道:“怎么了?”萧玉翎指着床上,喃喃道:“他……他不见了。”

萧冷见梁文靖失踪,正合心意,趁机拉住她手臂,叫道:“罢了,走吧。”萧玉翎欲要挣扎,却被萧冷扣住穴道,哗啦一声撞开窗户,跃入街上,忽听“咻”的一声,一支长箭破空而来,劲疾无比,萧冷刀一圈,挡落来箭,但觉劲道沉雄,未及细瞧,二箭又至,萧冷刀柄下沉,击落来箭,忽地飘退两丈,立在一堵墙后,遥见三骑如风,沿着大街疾驰而来,马上三人手挽长弓,形容剽悍。

刘劲草高叫道:“薛家兄弟,别让这厮走了。”那三骑在远处停住,弯弓搭箭,指定前方,忽见萧冷收了海若刀,左手抱着萧玉翎从墙后缓缓踱出。那三名骑士见状,“嗖嗖嗖”三箭齐至,萧冷身形微晃,右手一圈,竟将羽箭揽在手里,众人瞧得目定口呆。萧冷虽接住羽箭,却知这三人箭法了得,自己虽然不惧,但萧玉翎若为流矢误伤,诚然抱憾终身,权衡之下,嘿然一笑,又转回墙壁之后。

那薛家兄弟为他空手接箭的神技所惊,见他扬长而去,竟不敢再度发箭。刘劲草纵身抢上,只见那堵墙后是一条巷子,此时巷道空寂,哪有人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