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天地反复 · 二

发布时间: 2019-12-04 07:40:14
A+ A- 关灯 听书

花无媸冷笑道:“只怕没这么简单,这个什么东鳞西爪功,以你的天资,可不是三五年工夫创得出来的。我倒是奇怪,你怎么学到花家的独门功夫?”明归慢条斯理地道:“你记得当年萧千绝闯山之事吗?”花无媸道:“那有什么干系?”明归道:“当年在石箸双峰下,天机宫高手尽出,与他交手,那一次人人都出了绝招。老夫凑巧留了点儿心,虽没记全,却也记了个五六成。况且三十年来我时时留心,从没闲着。至于心法,虽然花家为长久统治一方,只允自家一门通晓三十六绝,但殊不知天机武学与数术相通,彼此皆有脉络可循。不过真正融会贯通者,却不是老夫,而是我侄儿三秋!”他娓娓道出多年谋划,了无愧色。众人瞧着明三秋,只见他笑容始终不改,不由纷纷忖道:“平日里看他谦冲和气,没料到竟能自创武功。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花无媸一挑眉,冷笑道:“明归,我虽知你城府甚深,但确没料到你心计如此了得,三十年前便开始谋划。”明归嘿然不语,花无媸望着左元等人道:“此人说的你们都听到了,他不过是要夺取宫主之位,你们跟着他,最后也是明家人做宫主,对你们有何好处?”左元笑道:“花无媸,你不用挑拨离间。三秋才气过人,论武,有流水公之能,论算,有元茂公之才。智谋心计,更非他花清渊可比。良禽择木而栖,只有如此人物,方能领袖群伦,将天机一脉发扬光大。”其他三人皆觉有理,连连点头。

花无媸气结道:“好啊,我天机宫历来以韬光养晦、守护典籍为任,你却说要发扬光大?真是岂有此理。别忘了,叶钊、杨路、还有伯符,都还在我这边!鹿死谁手,还未成定局。”说着向叶钊、杨路看去。叶、杨二人虽然与花清渊交好,但到这个时候,也是心生犹豫,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花无媸心头顿时一窒:“看来,除了伯符顾念旧恩,忠心不贰,就只有‘太乙分光剑’可恃了。好,今天就拼个你死我活。”她握剑之手微微一紧。

忽听明三秋长笑一声,朗声道:“宫主忒也小家子气了,明三秋绝非要恃强夺位,更不愿天机宫血流成河,要么方才一拳,渊少主不死即伤了。其实说来说去,宫主是以血缘定人,我与各位叔伯却都认为,宫主之位能者居之,唯有武功算术均能服众,方可成为天机宫主。如今我侥幸胜了渊少主半招,宫主若不反对,我再和他比一比算术。若明某败了,转身便走,永不踏入天机宫半步;若是侥幸又胜,宫主怎么说?”

他这几句话说得光明正大,众人纷纷点头。有人叫道:“不错,今日不能技压全场,日后怎么服众?”“是呀,风水轮流转,花家也该让一让了。”“以算术定输赢,胜者为主!”一时间议论纷纷,喧嚣不已。

花无媸眼见大势已去,心底里叹了口气。却听花清渊叹道:“无须再比了吧,只求三秋兄当了宫主,不要为难我花家就是……”明三秋正色道:“这个不用花兄说,我以人头担保,花家衣食住行一切如旧,决不为难半分。只是,花家的九大绝学与太乙分光剑剑谱全得交出。”花无媸冷笑道:“好啊,到底露出狐狸尾巴了!”明三秋笑道:“既为一宫之主,不知镇宫绝技成何体统?”花无媸见他志得意满,竟视宫主之位为囊中之物,一时怒不可遏,扬声道:“清渊,和他比!哼,元茂公之才?我倒要看看,这厮有没有先父一半本事?”

花清渊秉性冲淡,对这宫主之位本无兴致,但又不好违逆母亲,只得应允。明三秋笑道:“如此正好,胜败皆是磊落。渊少主,你我各出一题如何?”花无媸扬声道:“慢来,老身尚是宫主,题目当由老身来出!”明归冷哼一声,道:“若你先来个‘日变奇算’、再来个‘元外之元’,大家都要拍屁股走人。再说你素来不守规矩,难免没有告诉你儿子算法!”花无媸粉面生寒,正欲反驳,却听明三秋笑道:“无妨,只要不是元外之元,随你出题难我!”

梁萧听到这里,心头大震,几觉难以置信,半晌方才明白过来:“原来他们也解不出‘元外之元’!”他有生以来,虽然受过许多苦楚,却从未受过如此欺瞒。想到这里人人知情,唯独自己蒙在鼓里,平白受了五年苦楚,几乎送了性命。他越想越觉难过,一时鼻酸眼热,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眼前迷糊一片,举目望去,四周众人也似变了模样,心中只是大叫:“都是假的,都是假的,花无媸的话是假的,花慕容的话是假的,就是花大叔对我也是假的……”一时间,他悲愤无比,只觉人人可憎,再也不想稍留片刻,一拂袖转身欲走,谁知掉头之际,忽见晓霜怔怔地盯着花清渊,神色惶惑,没来由心头一酸:“天机宫里,也只有她是真心对我,教我识字算数,又百般开导我,让我从天机十算中解脱出来,如今她受恶人欺辱,我舍她而去,岂非无情无义?”想着步子一顿,犹豫不前。

花无媸目视明三秋,神色阴晴不定,良久方道:“这可是你说的?”明三秋笑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花无媸见他蛮有把握,更觉迟疑,缓缓道:“好,不说别的,就算那道‘日变奇算’。若你算得出,老身自然无话可说。”明三秋嘿然一笑,接过明归递上的算筹纸笔。花无媸冷然道:“好啊,连纸笔都准备好了。”明三秋笑而不言,下笔若飞,刷刷刷写了约摸半个时辰,托起宣纸,吹干墨迹,双手奉给花无媸道:“请宫主过目。”

花无媸接过细看。众人目光尽皆落在那张墨迹淋漓的宣纸上,心知这薄薄一张白纸,便决定了天机宫来日命运,是以人人目不交睫,紧张至极。

过得许久,忽见花无媸双目一闭,长长吐了口气,好似苍老了数十岁,半晌慢慢睁眼,幽幽叹道:“果然是道无常道,法无常法。没想到天机宫竟出了你这种奇才。明三秋,算你厉害,从今往后……从今往后……”说到这里,望了望花氏众人,嗓子一哑,竟说不出话来。众人见此情形,知道明三秋解出日变奇算,一时间惊呼欢叫之声此起彼伏,灵台上乱成一团。

明三秋心中得意万分,一心立威,向花清渊拱手笑道:“花兄,你也来解解,省得来日有人说我胜得不够公平。”口气一转,自然地将“渊少主”变做了“花兄”。花清渊略一怔忡,摇头道:“我解不出来!”明三秋笑嘻嘻地道:“花兄没有试过怎么知道?对了,花兄,第八算‘子午线之惑’你想必算出来了,我有两种解法,不知花兄用的是哪种?”他一副诚心求教的模样,花清渊却嗫嚅数下,又道:“我也没算出来。”明三秋装出惊讶神气,笑道:“那么第七算‘鬼谷子问’用到垛积术,不算太难,花宫主是垛积术的大家,花兄想必也很了得,咱俩切磋切磋如何?”花清渊更为尴尬,低声道:“我……我还是没解出来。”声音越来越小。明三秋故意皱眉道:“如此说来,花兄究竟解出几算?”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花清渊尚未答话,花慕容已忍不住怒道:“姓明的,胜了就胜了,不要欺人太甚……”说到这里,饶是她如何心高气傲,也是眼圈通红,语声哽咽,再也说不下去。花清渊则臊得面红如血,浑身发抖,俊目之中隐然已有泪光。

明三秋见他如此模样,大觉心满意足,哈哈笑道:“慕容小姐勿要动气,我随口问问罢了!”说罢又是大笑。

他笑声未绝,忽听一人冷冷说道:“区区一道‘日算奇变’,又有什么了不起?”明三秋闻声一愣,只见一个腰插宝剑的少年越众而出,大步走来。他不认得梁萧,双眉一扬,厉声喝道:“你是哪家的子弟?这里商量宫中大事,有你插嘴的份儿么?”言辞之中,俨然摆起了宫主的架子。

花清渊怕他动怒,忙道:“萧儿!你快退下。”梁萧冷冷一笑,却不理会,径自走到案前,铺玉版、拈紫毫、舔丹砚、染乌墨,刷刷刷写下一道算题,高声道:“这道‘牛虱算题’,分别求公牛、母牛、老牛、小牛、黑牛、白牛身上的虱子数目,甚是简单。明三秋你不妨算算。”这道题求六个未知元,相当于“六元术”,精深奥妙,古今所无。

明三秋接过,凝神瞧了半晌,脸上渐失血色。他力持镇定,淡淡道:“这是什么算题?题意乱七八糟,文辞粗俗不堪!哪里解得出来?”说罢随手掷在一边。梁萧道:“那可不一定。”说着将狼毫在墨砚里舔过,右手持笔疾书,左手运筹如飞,一路解下。花慕容见这小子如此嘴脸,心知必有名堂,忍不住抹去眼泪,站在他身后,瞧他弄些什么玄虚。却只见梁萧算法精微,初时她还勉强看得懂一点半点,看到后来竟全然摸不着头脑,只知道那是极高明的,忍不住脱口叫道:“妈,你快来看!”

花无媸听她叫声惶急,移步上前,远远瞟了两眼,神色陡变,匆匆靠拢,屏息观看梁萧算题。明三秋正要和她详谈让位之事,忽见花无媸不顾而去,心头大讶,也站上去观看,这一看不禁倒抽了口凉气。他与花无媸均是当世算术大家,梁萧算法之妙,自然一看便知,当真旷古凌今,思人所不能思,想人所未曾想,奥妙之处令二人瞧得呆了。

梁萧一气解完,笑道:“明主事,这一题也算容易吧?”明三秋眉头紧蹙,沉吟道:“这个委实不算太难,只须细想片刻便能解开。”花无媸心中愠怒:“你现在看了解法,才敢说这话,若只给你题目,凭你也算得出来?”正想着如何狠狠驳他。

却听梁萧笑道:“我就知道你有这么无赖!”当下又挥笔写下一题,却是一道“北斗算题”,这道题求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瑶光七个未知解。明三秋一看题目,不由暗暗叫苦:“又多了一元?此题决计解不出来!”但兀自嘴硬道:“好啊,你先解来瞧瞧,或许咱们想的一般?”梁萧笑道:“你鬼头鬼脑,又想赚我解题,然后说细想片刻,便能解开。是不是?”明三秋脸上一热,支吾不答。梁萧笑道:“装傻么?我再问你一句,你解得出来么?若是不答,便是解不出来。”他步步紧逼,明三秋脸色倏地一变,厉声道:“解不出又如何?难道你解得出来?”梁萧道:“你如此说话,定是自认解不出了!好,我就解给你看,省得你癞蛤蟆坐井底,不知天高地厚!”明三秋正在争夺宫主,一听这话,顿想到“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语,不由瞪着梁萧,心中气恼至极。

却见梁萧把算筹一抛,掐指合十,全凭心算,刷刷刷一路解下,一个时辰不到,北斗七解尽数得出,解法之妙当真是亘古以来从未有人涉及。明三秋与花无媸瞧到这里,均是脸如白纸,场上众人虽不了了,但为二人神情所慑,俱都望着梁萧,一时忘了呼吸。

花无媸心中一阵悲喜交加,抬起头来,喃喃念道:“爹爹,莫非您冥冥中知花家今日有难,特意派这少年来相助么?莫非您在天上穷极巧思,终于解出了元外之元,然后沟通阴阳,传给这少年么?”她绝处逢生,竟想及宿命之说,望着悠悠碧空,几乎痴了。明三秋却浑不知为何大功即将告成之际,竟会冒出这么个少年来,一时间脑中乱成一团,只有一个念头转来转去:“这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

惶惑中,却听梁萧朗声道:“这些算法,皆是我求‘元外之元’时想到的,直解到十二元。好,再写一题‘十二生肖问’。”他随写随解,答了十余页纸,忽地摇头叹道:“这一题庞大艰深,我解到这里,终究无以为继。哎,‘元外之元’,当真是无解之元。”他黯然一阵,抬眼望着明三秋,见他心神不属,便道:“你当第七算‘鬼谷子问’很好解吗?垛积术与天元术不同,千变万化无有穷尽。哼,我便出几道算题,跟你切磋切磋。”说着就要出题。

明三秋已是面如死灰,寻思道:“他算到这个地步,古今所无。他出的题势必千难万难,跟他比算,当真自取其辱!罢了!”想到这里,嘴里一阵苦涩,长叹道:“不用再比了。小兄弟算学通神,明三秋甘拜下风。”此话一出,满座皆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