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胜者为王 · 一

发布时间: 2019-12-04 07:40:18
A+ A- 关灯 听书

梁萧哈哈一笑,扬声道:“如此说来,这天机宫主岂不是该由我来做?”众人无不变色,明归双眉斜挑,眸子里精光迸出,射在梁萧身上。

左元冷笑一声,道:“这小子不过是个外人,就是算术超群,又怎能做得了宫主?”众老纷纷称是,梁萧笑道:“这敢情好,你们既能取花家而代之,为何外人不能做这个天机宫主,难道你们口口声声说‘胜者为王、能者居之’都是放屁不成?”众人闻言均是一怔:“不错,既然明家取代花家是能者居之?外人为何就不可能者居之?”一时议论四起。

明归眼珠一转,向明三秋使了个眼色,嘿笑道:“小家伙,就算你算学厉害,武功也未必够得上宫主之位?”明三秋明白伯父心意,呼地一掌拍向梁萧,喝道:“不错,让我再试试你手底的本事。”花无媸早已留心,一掌封上,明三秋功力略逊,退了一步。哪知明归趁二人动手,倏然纵出,展臂探爪,拿向梁萧!秦伯符见势长笑一声,一晃身,双掌推出,竟是后发而先至,掌指相较,劲风迸发,二人闪电般换了一招。秦伯符足踏大地,稳若磐石,明归则身在半空,无可凭借,一个筋斗倒翻落地,兀自蹭蹭蹭连退三步,踏碎三块青砖,脸上时红时白,刹那间变幻三次,气血真如沸了一般,不由心中大骇:“这姓秦的怎地如此厉害,老夫倒走了眼了!”天机八鹤中秦伯符排在第四,平时最为低调,但论及真才实学,他实不在花无媸之下,“巨灵玄功”更是武林一绝,举手抬臂,皆有拔山扛鼎的大威力。

秦伯符长笑道:“明兄的‘飞鸿爪’果然犀利,秦某还想领教一二!”说着踏上一步,双手平平推出。明归只觉气如浪涌,不敢硬接,闪身避过,飞爪斜拿秦伯符腰眼。秦伯符挥掌下击,掌爪相交,明归只觉指尖火辣辣生痛,爪势猝翻,扣向秦伯符手腕。瞬息间二人各逞绝学,缠斗一处。

明三秋见明归占不了上风,花无媸又将自己看死,浓眉一挑,哈哈笑道:“且慢动手!”明归依言跳开,秦伯符不好追击,冷笑一声,暂且止步。

花无媸睨了明三秋一眼,寒声道:“你还有什么话说?”明三秋笑道:“宫主莫恼,家叔不过试试这位小兄弟的功夫罢了。依我之见,大家均为天机宫中人,不可为一个外人伤了和气,若有分歧,不妨平心静气理论一番!”他将“外人”二字咬得格外清楚。花无媸冷笑道:“你倒变得快,动手的是你,平心静气的也是你了!”她回望梁萧,微觉迷惑:“没想到六年光景,这少年便将算学研习至此,真叫人不可思议。”想到这里,她含笑道:“梁萧,你不是要学太乙分光剑么?老身答应传你!”言罢负手而立,含笑不语。

花清渊大喜过望,忙道:“萧儿,还不拜师?”明氏伯侄却均是面如死灰,心知梁萧一旦拜师,便是天机宫的弟子,以明三秋的道理,便有做宫主的机会。二人皆想:“花无媸如此作派,分明是要弄个鱼死网破,宁愿将宫主之位让给这小子,也不让我明家弄到手!”

场上一时鸦雀无声,人人皆望着梁萧,瞧他主意。不料梁萧只摇了摇头,道:“我不想学了!”花家诸人齐齐一惊。明三秋等人却是意外之喜。花无媸怒极反笑道:“梁萧,你辛辛苦苦学了五年算术,不就是为学这门武功么?”不提此事,倒也罢了,提到这五年的辛苦,梁萧恨不得与花无媸拼个死活,但自忖武功浅薄,寻思道:“这笔账来日再算。哼,说到底,此间谁做宫主,关我屁事。”当即又摇头道:“不学就是不学。”也不顾花无媸窘迫,转身便走,不料这一转身,正与花晓霜四目相对。

花晓霜早先因父亲受辱,伤心流泪,此时脸上泪痕仍在,但一见梁萧,什么不快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心中只有欢喜,禁不住破颜而笑。她人虽病弱,但笑容极美,宛如云破月来、娇花含露,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梁萧瞧得一呆,继而胸中隐隐作痛:“姓明的叔侄阴险狡诈,我若这般撒手而去,只怕从今往后晓霜再也不会有这般笑容了。”想到此处,不觉心潮涌动,一转身扬声道:“好,既是胜者为王,那么只要算学武功都胜出,便能做这个劳什子天机宫主么?”明三秋见他自信满满,心头一凛,但他自负甚高,也被梁萧这句话激起好胜之念,不顾明归眼色,漫不经心地道:“不错,若然二者胜出便为宫主。”梁萧将腰间宝剑丢在一旁,笑道:“好,咱们就比武功。”众人见他公然搦战,无不骇然:“这小子疯了不成,就算他打娘胎里练起,也不是明三秋的敌手。”

明三秋打量梁萧片刻,忽而笑道:“小兄弟,君子一言?”梁萧一哂,朗声道:“快马一鞭。”秦伯符深知梁萧的根底,按捺不住,厉声喝道:“臭小鬼!你昏头了么?算术也就罢了,论武功你有几斤几两,也敢来这里卖乖露丑?”花清渊也道:“梁萧,事关重大,不可逞强。”梁萧只是冷笑,并不答话。花无媸见他自信满怀,盘算道:“此子不可以常理揣度,想必又有什么出奇制胜的招数?即便没有胜算,只要他这般胡闹下去,终究于我有利。”当即不出一声,冷眼旁观。

明三秋见人多嘴杂,只怕梁萧反悔,急上一步,拱手笑道:“小兄弟,请赐教!”梁萧大剌剌也不回礼,笑道:“好说好说,我指点你两招便是了。”明三秋心中大怒,脸上却微微一笑,双掌忽收忽放,使了招“偏心折叶”,此乃“玄形掌”里的招数。“玄形掌”为花氏九大绝学之一,以“玄之又玄,掌出无形”为要旨,变化无方。明三秋一出手便是这门上乘武功,正想速战速决,胜他个酣畅淋漓。

梁萧见他掌来,大笑一声身子后仰,左掌五指散开,放在胸颈之间,虚点明三秋手腕,跟着腰肢一扭,右掌穿过明三秋两掌之间,拂他胸口。这一拂妙入毫巅,明三秋忙将掌势圈回,截向梁萧脉门,足下横踢,逼他后撤。

梁萧这招“太白醉酒”使过,急忙缩手,忽又咿咿呀呀,大哭起来,双手如拭泪,踉跄扑跌,绕着明三秋飞奔。此招“穷途当哭”与明家的“北斗七步”近似,但精奥繁复尤有过之,心法更是奇特——据传晋代大文豪阮籍放任车马自行,遇上穷途末路必定大哭而返,这一招正取那阮籍狂放之意。明三秋见梁萧时笑时哭,若癫若狂,但举手抬足皆似有莫大威力,不由心头大凛,打点精神,连变三招,才将来招化解。

众人看到这里,方知梁萧出手高明,并非易与,不由连连称奇:“这孩子内力平平,招式却奇妙得紧!”花晓霜原本极为担心,此时见梁萧不落下风,又觉欢喜,急声道:“萧哥哥好厉害呢!谁教他的?爹爹,是你么?”花清渊摇头道:“我哪教得出来?”凌霜君也是皱眉,心道:“他方才被吴先生殴打,怎地没见他出手招架?”侧目望去,却见吴常青小眼瞪着场上,一张脸酱爆猪肝也似。

拆了数招,明三秋双掌如封似闭,一招“洞天石扉”平平推出。这招拙中藏巧,劲力内蕴,一遇反击立时变幻百出,乃是极其厉害的杀手。花清渊看得分明,失声叫道:“萧儿当心!”

_

众人见状惊呼四起。梁萧却是不慌不忙,将身一旋,右手如握刀笔,左袖挥洒自如。这招“屈子赋骚”取自屈原行吟江畔的风骨,朗丽哀志,惊才绝艳,梁萧或凭大袖以柔克刚,或以刀笔攻敌必救,只在众人眼花缭乱之间,便将明三秋连环五掌化去,而后身形后仰,使招“宋玉临风”,右足虚虚实实,倏地弹中明三秋右肘。这一脚用上全力,明三秋痛入骨髓,羞怒难当,轻敌之心尽去,长啸一声,身法陡急,滴溜溜当空飞转,几乎不见人影,出手更是变化莫测,‘东鳞西爪’的奇功绝技,如长江大河,一泻而出。

梁萧生平头一回与如此高手交锋,见他攻势忽转凌厉,微感慌乱,但势成骑虎,只得以“圣文境”武功拆解数招,忽吃明三秋一招“落花刀”,扫脱发髻。晓霜见状,失声惊叫。忽又见梁萧身形一晃,脱出掌外,才又舒了口气。但经此数招,明三秋看透梁萧深浅,再不迟疑,只求速战速决,故而招招狠辣,皆指梁萧要害。秦伯符与花清渊看得惊心动魄,各自运功在身,只等梁萧遇险,便要上前襄助。

梁萧抵挡不住,仗着“幻尘身法”东逃西窜。明三秋急欲求胜,几步抢上,大喝一声,“凤尾脚”连环踢出,腿影漫天,晃人眼目。梁萧无法可想,将身子一矮,钻到浑天仪后,见明三秋踹来,猛地将浑天仪一拨,巨大铜球滴溜溜旋转,明三秋脚下一滑,腿劲竟被卸到一边。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明归瞧得双眉倒立,冷笑道:“这小子手底的功夫平平,腿上功夫倒是了得。”言下之意,讥讽梁萧只会逃跑,花无媸也冷笑一声,淡然道:“孙子有言:‘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又说道:‘退而不可追者,速而不可及也’,可见兵家圣哲也有遭遇强敌、尽快退却之说。画地死守,才是当真愚不可及。”明归听她引出先圣至言,难以反驳,只得冷笑道:“好,且瞧他逃得了多久?”

灵台上浑天仪共有二十八具,以周天二十八宿方位放置,其实就是一座具体而微的“浑天二十八宿阵”。梁萧精熟天象,循阵理而行,明三秋转了两圈,几乎跟丢,略一转念,明白梁萧意图,暗骂小子奸猾,当下也依阵法追赶。

梁萧论神思捷悟胜过明三秋一筹,是以阵法用得巧妙,但轻功却远远不及。二人奔走百十步,明三秋终究赶上,厉喝一声,双掌抡出。梁萧避无可避,遁入铜仪之后,觑他来势,又将圆球一拨。要知世间形体,浑圆者最不受力,这浑天仪不但通体浑圆,而且光滑无比。这一转,又将明三秋掌力带偏。两人交手不及十合,满阵铜球皆被梁萧带动,呼呼飞转不已,明三秋一个疏忽,竟被铜球旋转之势带了个趔趄。

两人疾若风火般在阵中转了数匝,明三秋始终逮不着梁萧,心中焦躁起来,忽地发声清啸,伸掌将铜球一拨,浑天仪骤然加速,嗡嗡作响。刹那间,只见明三秋身法若电,在阵中时隐时没,看似追赶梁萧,实则反复拨动铜球,无所不至,只听嗡响声不绝于耳,铜球转至极处,竟只剩一团光影,瞧不出本来之形。

花晓霜心挂梁萧,瞪着一双大眼,全神看着,瞧到此时,也被铜球扰得眼花缭乱,不一时,便觉目眩头晕,方要闭目稍歇,忽听人群一阵低呼,急又睁眼再看。只见明三秋再度赶上梁萧,拳脚迭出,晓霜顿时小手捂口,心儿悬得老高。

梁萧见明三秋拳脚打至,故伎重施,反手拨球,哪知方才触及,指尖便是一热,非但没能改变铜球走向,反被带了个狗抢屎。梁萧这才明白,敢情明三秋先下手为强,令铜球转无可转,让自己无从借势躲避。众人也看在眼里,一时间对这明三秋的心计武功,均是骇服。

明三秋计谋得逞,大喝一声,劈手抓落。梁萧连滚带爬,拼死挣扎,但明三秋手法之快,端是目不暇接,耳不及掩。正要得手,耳边突地传来一连串金属碎裂之声。明三秋一惊,转眼瞧去,顿时大惊失色,敢情浑天仪上的巨大铜球纷纷脱出基座,呼啸飞来。原来,浑天仪本是推测天象之用,法天而动,运转缓慢,建造之时,全没想到会用来比斗武功,是以机关造得十分纤细,一经如此快转,纷纷断裂。

明三秋见此威势,顾不得伤敌,仓皇躲闪。但那二十八个铜球早已漫天乱转,向他撞来,明三秋连拨带闪,让开两个,却被第三个铜球重重撞在背上,一个踉跄扑出,还未站定,又被两个铜球同时撞中前胸后背。纵然铜球中空,但形体甚巨,每球不下百斤,加之旋转之力,其势足有三四百斤。饶是明三秋内功高强,也连中三球,但觉喉头一甜,两耳嗡鸣不已。

梁萧倒在地上,反而占了便宜,见势一路滚出,只听得头顶罡风呼啸,轰鸣声震耳欲聋。好容易滚到无风处,抬头一看,场中人均是脸色发白,铜球则大多落定,满地乱滚,却不见了明三秋的影子。梁萧弹足踢开一个铜球,纵跃而起,大笑道:“胜负已分,明三秋自作自受,完蛋大吉。”

他话音方落,五六个铜球忽地散开,明三秋披头散发跳了出来,脸色酡红,嘴角挂着血丝,虽觉内脏隐痛,但见梁萧得意模样,仍不由高声骂道:“做你妈的千秋大梦。”他露面以来,始终恭谦有礼,此时忽然骂出一句粗话,众人无不惊诧。

梁萧见他形同厉鬼,也骇了一跳,强笑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你这两脚猫倒有九条命。”明三秋怒哼一声,刷刷刷连环三掌,劈向梁萧,这路“阳关三叠手”,一掌强过一掌。但他连遭铜球撞击,受伤不轻,虽仗着内功精湛,强自压制,但起落之间,已不似方才迅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