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四面楚歌 · 四

发布时间: 2019-12-04 07:41:05
A+ A- 关灯 听书

梁萧皱眉道:“还想挨揍么?”楚婉赶到他前面,玉手叉腰,柳眉倒竖,哼声道:“你为什么放我?”梁萧见她才得自由,气焰又涨,又好气又好笑,说道:“你长得又丑,嘴又聒噪,谁遇见你,谁就晦气。早早放了,上上大吉。”楚婉双颊涨红,瞪了柳莺莺一眼,咬唇道:“谁长得丑,她……她又比我好看多少?”梁萧笑道:“说得好,她就比你好看。”楚婉本也是这般想,但被梁萧说出来,心里仍酸溜溜满不是滋味,失声骂道:“小淫贼……哼,你胡说八道!”她本是家族中最出色的美人儿了,人人对她另眼相看,怎料竟被柳莺莺比了下去。越美貌的女子,在容貌之上,越是好妒,不由忿忿道:“她再美又怎么样了,还不是个偷鸡摸狗的女贼?”梁萧心怀疑问,当下问道:“你叫她女贼,她偷你什么了?”

楚婉冷笑道:“她偷了我家的镇庄之宝。”梁萧道:“什么宝贝?”楚婉略一迟疑,道:“女贼没告诉你么?嗯,这个……可不能对你说。”梁萧想起黄衣美妇在运河边说的话,心头一动,冲口而出道:“是纯阳铁盒吗?”楚婉哎哟一声,失惊道:“小贼,你怎么知道的?那……那盒子在你手里?”

梁萧只觉一阵狂喜:“这就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天教这宝贝铁盒落在我手里。”楚婉见梁萧脸上露出笑容,更笃定铁盒在他手里,当下忖道:“须得想个法儿哄他交出来。”便冷笑道:“这也罢了,这女贼逃走之时,还杀了‘天香山庄’三名园丁,烧了三叔公一大片花田。哼,听说她还沿途偷窃官宦富户,就连皇帝的大内,她也盗去了不少宝贝。最可气的是,她每次偷罢,总要留下‘天山柳莺莺’的名字,真是张狂之至。”梁萧心道:“原来贼丫头叫柳莺莺。”便微微一笑,说道:“偷过留名,有胆识!”

楚婉呸了一声,怒道:“你知道什么?三叔公这次大为生气,破关出庄,专拿女贼。他老人家武功盖世,你若不将人给我,可是小命难保!”梁萧心道:“就我见过的人物,只有萧千绝与九如和尚称得上武功盖世。你那三叔公大约是两文钱买张牛皮,自吹自擂!”嘴里却不说出,只是笑笑。楚婉察言观色,当他意动,便又续道:“你若贪图这女贼的美色,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我表兄雷星就是被这狐狸精迷惑住,结果丢了一条腿,须得做一辈子的瘸子。”她说的虽是表兄的惨事,语气中却大有幸灾乐祸的意思,顿一顿,又道:“你大约还有所不知,我们‘天香山庄’与雷震姑父的‘雷公堡’乃是当今两大武学世家,便是‘参天狻猊’方澜和‘神鹰门主’靳飞,到了我家也要恭恭敬敬。再说了,如今官府震怒,派出江南第一名捕何嵩阳,你再帮这个女贼,可是和天下人为敌。”

梁萧听到何嵩阳三字,不由冷哼一声,心道:“何嵩阳是个大大的王八蛋,他要抓的人,老子定要保护周全。”打定主意,嘴唇抿得紧紧,不作一声。楚婉自负辩才无碍,平时但有所求,长辈无不依允,此时也欲一纵苏秦之齿,张仪之舌,将梁萧一举折服。若能让他交出纯阳铁盒与女贼,当是天大的功劳。她见梁萧不说话,越当是自己言语奏效,便又说道:“你这么年轻,武功已这么好,如果正道直行,一定能够成为一代大侠,干么要和女贼同流合污?”梁萧皱一皱眉,道:“做大侠有什么好?”楚婉道:“做了大侠,就能受世人敬仰。”梁萧道:“云万程算不算大侠?”

楚婉咦了一声,奇道:“你也知道云大侠?”梁萧听她将“云大侠”三字叫得格外亲热,不由得侧目瞧去,却见楚婉脸上露出奇怪的神情,似温柔,又似憧憬,两眼望着远处,喃喃地道:“云大侠是南武林顶天立地的人物,便是三叔公说到他,都要轻轻点一下头的。你知道么?三叔公对世事看得很淡,能得他点一点头的,天下算起来也不过三四人而已。”梁萧冷冷道:“云万程有什么了不起?不得好死。”楚婉变色道:“你胡说八道,你才不得好死。”梁萧双眉一挑,正要动怒,却见楚婉呆瞧着远处漆黑的夜幕,脸上阴霾尽去,又露出那种温柔憧憬的神气,轻叹了口气,柔声道:“不过三叔公说啦,云大侠虽然不错,却又远不及云公子了。”梁萧道:“云公子是谁?”楚婉瞅他一眼,冷笑道:“云公子便是云大侠的公子,哼,你连听他的名字也不配。”

梁萧呸了一声,道:“就是那个哭哭啼啼的小鬼么?”楚婉听得莫名其妙,但那云公子是她私心相许的人物,决不容人羞辱半分,忍不住骂道:“你才是小鬼!”说罢又叹口气,道,“罢了,总之你一百个小贼也及不上云公子一个的。上次他随靳门主来天香山庄,请爹爹出山。可惜,爹爹心胸狭窄,不肯答应,还说什么大宋当存则存,当亡则亡,天香山庄独善其身,不问世事。”梁萧暗自冷笑:“有其父必有其女,你的心胸也未见宽广了。”

却听楚婉续道:“云公子听了这话,忽地起身道:‘久闻天香山庄的“分香剑术”独步武林,云某仰慕万分,今日有幸,特来领教几招。’起初,大家见他口气虽大,却太年轻,心中均是瞧不起他。谁知我那几位堂兄轮流上阵,竟没人接得下一剑……”

梁萧冷道:“那是你堂兄没用,未必就是姓云的厉害。”楚婉轻哼一声,似乎不屑与之争辩,续道:“当时我羽姑姑和姑爷恰好也在,眼看爹爹就要被逼下场,羽姑姑忽起身道:‘奴家出嫁已久,娘家的剑法只略略记得两招,未得真意,还望公子不吝赐教。’”梁萧忖道:“她口中的羽姑姑想必就是那黄衫妇人了,她武功很好,剑法尤为高明,当真斗起来,我也多半胜不了她。”想着不由关注起后事来。

却听楚婉道:“便听云公子说道:‘前辈客气了,大家不必使力,比划招式,点到即止。’羽姑姑笑着说:‘云公子怜惜奴家,奴家能不承情么?’当下两人各持长剑,方要交手,却听白纱屏风后有人叹了口气,说道:‘楚羽,你使这招“玉笛横吹”,若他刺你肩头“天宗”穴,你又怎么招架?’羽姑姑顿时浑身一僵,半晌方道:‘他……他怎么能刺到我那里?’那人说道:‘你先别问,但说如何招架?’姑姑想了想,说道:‘我使“国色天香”刺他“晴明穴”。’那人道:‘攻敌所必救,求个两败俱伤,倒也勉强可行。但若他从“坤”位出剑,刺你‘期门’左侧,你又如何抵挡?’姑姑忍不住道:‘有这等剑法么?我……我便以“落花惊蝉”刺他“角孙穴”了。’那人叹道:‘这招也还不坏,但若他从‘小畜位’出剑,刺你‘会宗’,你又如何?’哼,本姑娘不跟你小子说啦,左右这剑法的奥妙你也听不懂的。总之那人问一句,姑姑便答一句,包括云公子,大家都觉奇怪。如此一问一答,说到第十二招上,只听那人道:“若他从‘大有位’刺你‘关冲’右侧,你当如何化解?”羽姑姑听得这话,瞪大双眼,再也说不出话来。那人苦笑一声,叹道:‘至此极矣,罢了,楚羽,你尽心竭力接他十二剑,不要辱了你亡父的名声。’羽姑姑脸色煞白,手指握剑,指节都发白了,忽地吸了一口气,当真使出一招‘玉笛横吹’,说也奇怪,云公子应了一招,剑尖竟也刺向羽姑姑的‘天宗穴’。”

梁萧惊道:“哪有此事?你定是吹牛!”楚婉冷笑道:“你不信么?奇怪的还后面呢,因为云公子与羽姑姑事先约好,不比内劲,只比招式。是以就看二人长剑往来,一招一式,与那人所说丝毫不差,直到第十二招上,云公子忽从‘大有位’刺出一剑,剑尖停在姑姑的‘关冲穴’上。”

梁萧叫道:“吹牛吹牛!”楚婉冷笑道:“你不信拉倒。反正此事南武林早都传遍了,你打听打听也能知道。”梁萧听她如此一说,再不吱声。却听楚婉续道:“且说云公子使出那剑,不但全无喜色,脸色反而灰败如死,盯着那面白纱屏风,慢慢地道:‘阁下究竟是谁?’那人笑道:‘你师父没告诉你么?’云公子叹道:‘当真是楚前辈么?晚辈斗胆,还请前辈指教一二。’那人道:‘老夫已是死灰朽木,久已不动刀兵,指教二字愧不敢当。不过今日阁下来得不易,老夫也静极思动,罢了,我便隔屏献拙,写几个陋字,请云公子品题品题。’他话未说完,已有人奉上墨宝,当下那人便隔着细白纱屏,写下三句小词,念做‘柳丝长,桃叶小,深院断无人到’。”

梁萧插嘴道:“这有甚稀奇的,就跟大白话一般。”楚婉微微一笑,道:“这词句自然是极尽婉媚的,但那写出来的字,却是个个笔力万钧,撇捺勾折森若长剑,直欲破纸而出。唉,我本领粗陋,因而瞧不出那有什么门道。但云公子精通剑道,片刻间便看得入了神,他就那么呆呆地站了许久,脸色越来越是苍白,蓦地倒退三步,哇地吐出一大口鲜血,单膝跪倒在地……”楚婉说到这里,嗓子一哽,忽地说不下去,秀目凝望远处,流露出一抹忧色。

梁萧正听得入神,不由问道:“他死了么?”楚婉瞪他一眼,怒道:“你才死了?云公子调息片刻就好了,说道:‘晚辈愚钝,破不得前辈字里的剑意,今日输得心服口服。’却听那人叹道:‘其实你不过得了令师两三成的本事罢了,便要睥睨天下英雄。嘿嘿,怕还不能够!再说,剑法不过是死物,人却是活的,分香剑术是好是歹,因人而异,你的剑法,何尝不是如此!’”

梁萧赞道:“这话有见地。”楚婉不禁微微一笑,又道:“云公子听了这话,许久都没了言语,却听那人又道:‘不过,云万程有你这种儿子倒是福气,云老雕为人方正有余,机变不足,练一辈子武功,也是枉然。嗯,是了,你这姓靳的师兄倒有他的风骨,外似沉稳,内无锦绣,草包一个,成不了大器。’靳门主听了这话,脸色颇为难看,云公子也尴尬得很,却听那人又道:‘不过,你就不同了,骨秀而神清,金声而玉应,来日前途不可限量,不可限量……’说罢长笑一声,悠然去了。”楚婉说到这里,顿了一顿,瞥了梁萧一眼,眼角带笑,甚为得意。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梁萧忖想她将这事说得十分曲折,怕是编不出来的,一时将信将疑,问道:“屏风后那人到底是谁?”楚婉哼了一声,傲然不答,梁萧沉吟道:“莫非就是你说的那个三叔公?”楚婉冷笑道:“不错,三叔公这次也来了,你识相的,便早早投降。”

梁萧不觉犹豫起来:“这柳莺莺与我非亲非故,亦且还有梁子,我为她惹下如此强敌,忒也不值。”楚婉见他神色动摇,心中窃喜,又冷笑道:“你想,云公子都胜不得我三叔公,你还想拿鸡蛋碰石头么?”梁萧一听这话,胸中没来由傲气升腾,冷哼道:“姓云的又算什么,我梁萧再差十倍,也不会输给他。”楚婉说这话,一则炫耀,一则恐吓,谁料弄巧成拙,又听梁萧出口贬低意中人,顿时怒火大炽,顾不得其他,啐道:“凭你这点微末本事,给云公子提鞋也不配。”梁萧大怒,举拳欲打,楚婉瞧他模样凶狠,心怦怦直跳,眼里泛起泪花。梁萧见她可怜模样,终究打不下去,怒哼一声,转身上马,飞也似去得远了。

梁萧乘马奔了一阵,怒火稍平,又怕胭脂伤势复发,便停下来。忽听柳莺莺在马背上嘤了一声。梁萧回过头来,只见她轻轻翻了个身,秀眉紧蹙,若有不适。梁萧将她抱下,靠在怀间,只见美人如玉,娇靥映着溶溶月光,便如一朵白色昙花,摇曳绽放,娇艳无比。梁萧情难自禁,低头将脸贴在她的额头上,但觉雪白光润,神为之飞,意为之驰,心猿意马间,一阵冷风迎面刮来,梁萧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寒噤:“我在做什么?”又忖道:“是啦,正事要紧,趁她沉醉不醒,我先瞧瞧纯阳铁盒在哪里。”当下在胭脂马上的褡裢里寻了一回,没寻到铁盒,却找到一枚银盒,揭开看时,却见满是水粉胭脂,盒盖上还有一面玻璃小镜,光亮可鉴须眉,其时玻璃产自西极,中土十分难得,是以这小小一枚梳妆银盒,价值已然不菲了。

梁萧将银盒翻看已久,不见异样之处,只得悻悻放回褡裢,转眼瞧着柳莺莺,心道:“莫非在她身上,须得搜一搜。”他虽有此念,但临动手时,却觉心跳加剧,双手颤抖,不由想道:“趁人之危不算好汉。一会儿待她醒转,我再明刀明枪,逼她把铁盒拱手送我。”当下打起精神,背起柳莺莺,向北走了一程,忽嗅到一股子诱人的肉香,梁萧腹中咕咕乱叫,抬眼一瞧,只见北边树林里露出破庙一角,隐隐有火光闪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