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仙佛争锋 · 一

发布时间: 2019-12-04 07:41:09
A+ A- 关灯 听书

梁萧走到庙前,但见庙里供着一尊土地公,正中一团篝火烧得正旺。三个村汉袒着上身,谈笑风生,枯树枝上转动着一条大狗,紫红火苗舔着皮肉,膏油滴淌,嗞嗞作响。浓郁香气钻进梁萧鼻孔,让他咕嘟嘟吞了口唾沫,当下一步跨进庙里,厉声道:“呔,你们三个好大胆,竟敢偷小爷家的狗吃,还不与我见官去。”他幼时流浪江湖,也是偷鸡摸狗的积年,看三人模样,便知这条狗来路不正,故意放话吓走三人,好霸占狗肉。

三个汉子吃了一惊,齐齐跳起,却见梁萧不过孤身一人,又才放下心来。为首一人歪眉斜眼,笑道:“小子唬人吧,这分明大爷打的野狗。”他目光绕过梁萧肩头,双目一亮道:“原来还带了个雌儿。”与其他二人对望一眼,笑道:“原来这小子是个采花贼呢!”另一人邪笑道:“既然撞上,大家都该有份玩玩吧!”正自口角流涎,蓦地颈后一紧,一阵头重脚轻,跟着其他二人飞出庙外,跌得头破血流,尽都昏死过去。

梁萧使重手法摔昏三人,正要卸下柳莺莺,忽听远远马蹄声响,杂陈起伏,不下十骑。梁萧一皱眉,跨出庙门,只见远处十余道黑影,风驰电掣般向这方奔来。梁萧一拍胭脂,胭脂马会意,悄然转到庙后树林中去。梁萧背着柳莺莺,闪身在土地公之后。

不一时,马蹄声在庙外停下,脚步声则往庙里走来,其中一个粗嗓音道:“那小贼当真奸猾,不知带着那贱人逃到了哪里?哎,庙里似乎有人?”听来正是那雷大郎。另一个清劲的声音道:“不过,没料到贱人有如此硬扎帮手,到也是出人意料。”听声音却是那楚老大。

雷大郎冷笑道:“帮什么手,我看他是色迷心窍,哼,这会儿他俩不知道在哪里快活呢?”另一人笑道:“听雷兄口气,好似对那女贼动了心啊?”梁萧听得耳熟,转念间,心头一震:“啊,是何嵩阳那厮。”他少时与何嵩阳曾有过节,是故一听便知。

雷震一声怒哼,还未答话,另有人笑道:“谁不动心?那女贼手脚虽不干净,模样却没得挑。”何嵩阳笑道:“咱们是大可动心,但雷兄若也动了心,只怕楚二娘河东狮吼,吓他个四脚朝天,翻也翻不过来。”众人哄然一笑,有人道:“那不成了乌龟么?说别的还像,说雷兄是乌龟,那是决然不像的。”雷震忍耐不住,破口骂道:“何嵩阳,你奶奶个熊,这话让二娘听到了,她还不扒了你的皮。”有人笑道:“扒何神捕的皮有什么兴味,还是让楚二娘扒了那女贼的皮,叫大伙儿瞧个过瘾。”来的都是男子,彼此笑谑,话语渐趋猥亵。

说笑间,却听雷震咦了一声,高叫道:“这三个人怎么回事?”梁萧心头一震,猛地想起一个破绽,不觉额上生津,背上流出汗来。却听庙中一静,便听一名泼皮啊的一声,想必被众人救醒。只听雷震问道:“谁把你们摔成这个样子?”泼皮哼声道:“我们正……正在烤狗肉……忽然来了个小泼皮,唔,不,一个采花贼,他背着一个女人……”话音未落,人群大哗,雷震怒道:“必是那厮了!”又问,“他去哪里了?”想必他情急动手。泼皮痛叫道:“哎哟,不知道,我眼一花,就被他摔出来了……”只听楚老大喝道:“上马!他们定然还没走远。”一时脚步杂沓,梁萧正松了口气,忽听何嵩阳嘿笑道:“慢来!这狗肉似乎烤焦了呢。”梁萧心头一紧,背脊上顿时流出汗来。

雷震不解道:“何嵩阳,这个节骨眼上,你还管什么狗肉?”何嵩阳嘿然道:“这狗肉之所以烤焦,全是因为这三人昏倒,无人照应。但看这烤焦处枯烂的地步,显然为时不久,这点工夫,那小子要逃得无声无息,只怕不易。”雷震恍然大悟,哈哈笑道:“何嵩阳,人人都说你贼头贼脑,果然不错,所谓姜是老的辣,小贼头遇上老贼头,还是老的厉害。”何嵩阳听他话里夹枪带棒,知他记恨自己方才调侃于他,心中微觉恼怒,但他秉性阴沉,不便与雷震翻脸,打个哈哈道:“若换了是我,既然逃不远,索性……”忽然轰的一声响,土地公颓然倒下,压向何嵩阳,何嵩阳厉喝一声,闪身让过。

梁萧负着柳莺莺一跃而出,只见众人早已站成一圈,抢逼上前。雷震看到柳莺莺,分外眼红,大喝道:“哪里走?”他铁锤搁在马上,不及取来,便将双拳一合,劲风陡发,正是雷公堡的“奔雷拳法”。梁萧见他拳风劲急,足不沾地,凌空一脚,将嗞嗞冒油的狗肉向他挑去,狗肉滚烫无比,雷震不敢硬接,闪身让过,挥袖将偌大一条土狗抛向庙外。梁萧得了隙,正欲冲出庙外。忽觉眼前人影骤闪,一人掣出金剑,剑尖处分出九朵剑花,虚虚实实刺来。梁萧识得正是那弯弓射马的长髯老者,慌忙闪身避过,只一停滞,众人重又合围。雷震赞道:“楚宫,拦得好。”

梁萧身陷重围,反倒冷静下来,拔剑在手,长啸一声,剑当刀使,使一招“修罗灭世刀”的“山崩海啸”,啸声与刀声相和,声威夺人。楚宫见状,面色凝重,却不进反退,变一招“七心海棠”,金剑结成七道剑圈,只听呛啷啷,金铁交鸣,梁萧一气攻破六道剑圈,势头倏竭,终被第七道剑圈阻住。他这路“修罗灭世刀”若由萧冷使来,自然威震群雄,但在梁萧手中,威力却减了大半。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雷震恨极了柳莺莺,不顾身份,飞身出拳,劲风四溢,隐然有闷雷之声。梁萧仓促间挥剑斜掠,雷震手臂一沉,扫在剑脊之上,“铉元”剑呛啷作响,飞出庙门。雷震喝道:“再吃爷爷三拳。”双拳若风雷迸发,连环递出。楚宫也刷刷数剑,分刺梁萧前胸大穴。梁萧两面受敌,情急中使招“悬梁刺股”,一个筋斗翻在半空,堪堪避过二人辣手,忽听嗖的一声,一道碗口粗细的铁索横空扫来,索上七支钢锥,正是“七星夺命索”。当年这铁索被秦伯符震毁,事后何嵩阳又重铸一根,但他怕秦伯符报仇,一躲便是五年,好在秦伯符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直到半年前,何嵩阳才敢露面,不多久便接了柳莺莺的案子,他久别官府,一心立功,是以追得格外卖力。

何嵩阳为人狡黠,始终潜伏在侧,直待梁萧势窘力竭,方才出手。梁萧见得索来,使出“凌虚三变”中“九霄乘龙”,凌空翻转,险之又险从铁索上掠过。何嵩阳发声沉喝,抓住七星索中段,丈八铁索迎风一抖,一分为二,似双龙出海,向梁萧卷来。梁萧瞧那铁索来势,急使了个“如意幻魔手”的“捻字诀”,伸手探入索影之中,只听铮的一声,铁索两端竟被他系作一团。梁萧右手斜挥,铁索受力反转,横扫回来。这一招“始皇挥鞭”原本出自天机石阵的“帝王境”,一挥之间,颇有“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的气概,何嵩阳只觉心往下沉,当年他在棋坳吃足九如的苦头,尚怀心病,生恐又被铁索缠住,慌忙抛开铁索,使了个懒驴打滚,着地滚出。

梁萧尚未落地,见雷震、楚宫又抢上来。情急中足尖点地,伸手将七星索凌空捉住,借着其旋转之势,使出“天旋地转”来。七星索本已势竭,被他如此一旋,顿又夭矫灵动,横扫八方。

何嵩阳见七星索在梁萧手中,竟使得这般出神入化,不觉又惊又佩。其他人无法抢进,气得哇哇大叫,梁萧仗着兵刃便宜,向着庙门缓缓退去。楚宫一皱眉,忽叫道:“雷震。”雷震一愕,只见楚宫反身后跃,将二百余斤的土地塑像提了起来,顿然明白其意,也抢上抓住一头,喝一声:“去。”两人同时用力,土地便似陨石天落,砸向梁萧,梁萧挥索一卷,想将塑像卷住,但两大高手联手一掷,何等强劲,七星索不但未能卷住塑像,反而被塑像牵动,向他扫来。

梁萧无奈闪避,轰隆一声,塑像击中土墙,砸出一个窟窿。只此停滞,七星索已然散乱,雷震跨上一步,抓住索尾,梁萧敌不过他的神力,只得将铁索丢开,向右跳出。忽见右方剑光乱闪,楚宫长剑刺来。梁萧两面受敌,只得后退,哪知后方风声大起,眼角斜睨,却见何嵩阳双手犹如鸟爪,一前一后向柳莺莺抓到。斗到此时,梁萧除了心头一紧,已是别无他法。

+

梁萧趁着夜色,在林子里奔出百十步,蓦地浑身一震,停住步子,厉叫道:“给我下来!”但林中寂然,无人答应。梁萧怒道:“你再不下来,我可要揍人了!”略略一静,只听背后的柳莺莺懒懒吐了一口气,仿佛呵欠一般,轻笑道:“乖马儿快跑,那些笨蛋可就要追来啦。”梁萧呸了一声,道:“你果然醒了。何嵩阳是你打伤的,是不是?快滚下来。”柳莺莺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咯咯笑道:“小气鬼,你不是很爱背着我么?那个姓楚的丫头软的硬的都使过了,你也不肯丢下我,教我心里欢喜。”梁萧一呆,继而暴跳如雷:“好啊,你早就醒了?”柳莺莺咯咯一笑,道:“快跑,后面来人啦!”梁萧一惊,飞步疾走,顷刻间,又回到了土地庙外。柳莺莺笑道:“到底是乖马儿,比胭脂跑得还快。”梁萧怒道:“你根本是装醉骗我,是不是!”柳莺莺笑道:“我哪有这么坏?”梁萧怒哼一声,却听柳莺莺叹道:“小色鬼,这回不骗你,我真是醉啦。直到了客栈,才有些知觉,运功逼酒又花了小半个时辰,这段时光……”说到这里,她诡秘一笑,探过螓首,樱唇凑近梁萧耳边。梁萧心头生出怪异之感,只听她道,“你在路上做的事、说的话我尽都听到了,哼,原来你这小色鬼还不太坏。”

梁萧脸涨通红,急道:“我……我只想待你醒了,公平一决,趁人之危,不算好汉。”柳莺莺从他背上跳下来,背起双手,笑道:“现今你要怎么啊?打我鞭子么?好啊,你来。”说罢闭上双眼,一副任君宰割的模样,梁萧见了,反觉踌躇,只得道:“那好,算你醉了,既然醒了,怎么还要骗我!”柳莺莺笑道:“若是早早醒啦,便听不到你的心里话!”梁萧狠狠白她一眼,忽见四面里人影幢幢,楚宫、雷震带着十来个好手,铁青着脸,从四面围上来,何嵩阳也在其中,只是脸色煞白如纸,显然受了内伤。

梁萧一皱眉,低声道:“贼丫头,我不管你了,咱俩各自逃命。”柳莺莺笑道:“好人做到底,送佛上西天。小色鬼你就好人做到底,我还要你背我,你背是不背?”梁萧怒道:“背你个大头鬼!你当我是傻瓜?”柳莺莺拍手笑道:“对呀,你就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大傻瓜!”她话音方落,便听有人哈哈笑道:“没错没错,别说你傻,和尚走南闯北,也跟着傻了一回。”

众人闻声一惊,纷纷回头望去,只见九如端坐树下,身旁放着那口铜钟,左手却抓着那条烤熟的土狗,右手抓着梁萧的铉元剑,笑眯眯割肉而食。柳莺莺奇道:“和尚,难不成你始终跟着我们?”九如笑道:“不算始终,你俩马快,和尚扛着钟可跑不快,哈哈,若非这小子跟那姓楚的小妞打情骂俏,老和尚怎也赶不上的!”梁萧脸色涨紫,惶急道:“谁打情骂俏了?”柳莺莺望着他,微微一笑,梁萧既知她当时已然知觉,更觉窘迫。

九如笑道:“和尚既然把人灌醉了,自然要担待一二,不过……”他顿了一顿,望着梁萧点头道,“小家伙不肯趁人之危!很好很好!”他见梁、柳二人四目相对,神色复杂,便将一块狗肉塞进嘴里,笑道:“你们不用管和尚,继续搂搂抱抱、卿卿我我。那些家伙,交给和尚便是!”斜眼一睨楚宫等人,笑道,“你们是要走着回去,还是爬着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