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凌空一羽 · 一

发布时间: 2019-12-04 07:49:36
A+ A- 关灯 听书

了情欲言又止,终于敛眉垂目,叹了口气。梁萧见状,更是无疑,怪道:“但也奇了,那人既与道长有仇,何不早来报复?以他的本领,谁能抵挡得住。嗯,他到底打的是何主意?”一时皱眉难解。了情听到这话,眼中也透出迷茫之色,喃喃道:“是呀,他怎地不自己来?”

二人各怀心思,俱都默然,一时山崖上只闻风吹雪落,沙沙有声。蓦然间,山下一个怪里怪气的声音说道:“奇怪,找遍全山都没有,是不是弄错了消息,老穷酸根本就不在华山。”二人闻言,都是一惊。

却听另一人尖声应道:“你放狗屁,老子打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哼,那些道士都说见过老穷酸,你且用猪脑子想想,天底下还有第二个读书人跟他一样穷么?”前一人骂道:“你胡老千狗放屁,老子挨了一夜的鸟风,吃了一嘴的鸟雪,怎就没看到穷酸半个影子。”头一个人哇哇大叫:“他妈的,你信不过老子,老子跟你拼了。”乒乒乓乓,似乎动起了手。

忽听一人粗声大气道:“两个放屁狗都给老子闭嘴。奶奶的,若不找到那厮,萧大爷定把咱们脑袋拧下来当蘸面酱吃。”一个粗中带哑的声音笑道:“说的是,萧大爷大约也赶来了,若没找到穷酸,俺们十九要落个谎报军情的罪名,定被抽了肠子,系在脖子上吊死啦!他妈的,都怪胡老千消息来得不稳妥。”那个怪里怪气的声音怒道:“胡老万你放屁。当初老子一说,你就忙着将鸽子放了出去,现在却来说老子,分明是想推卸罪责,老子跟你拼了。哎哟……”想必是忙着骂人,吃了尖嗓子一记。胡老万哈哈笑道:“胡老十打得好,打得妙。哼,胡老千你操我祖宗就是操你自家的祖宗,又能占到多大便宜?怎么着,鸽子是老子放的,却是胡老一让老子放的,你甭想将罪责推到老子头上。”话音未落,忽听一个细声细气的声音道:“依我看,胡老千的消息没错的,老穷酸十九还在山上,胡老十不许打胡老千了,大家上山去看。”只听胡老十高叫道:“胡老千,老子看胡老一的面子,放你一马……哎哟……胡老千你敢偷袭……”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叫喊声中,山崖顶上人影数晃,现出五个人来。五人都是又高又瘦,小眼睛、大蒜鼻子、狮子嘴,均着一身黑白相间的格子衣服,活像弄杂耍的小丑。有两人一个揪住对手的镔铁人手,一个抓住对方的镔铁锏,怒目相向,该当就是那胡老千和胡老十了。

梁萧和了情对视一眼,均感吃惊:“这五人说话乱七八糟,手脚却好快。”其中一人细声细气地道:“原来上面还有房子。胡老百,你去问下那两个人。”听声音当是胡老一了。他才说完,就见一人腰系铜喇叭,大摇大摆走了过来,一指了情,却又哼了一声,两眼上翻道:“老子不跟娘儿们说话。”转手指着梁萧鼻子道:“你,看到一个穿破衣服、长黑胡子的穷酸吗?”梁萧寻思道:“他说的莫不就是那个儒生?”转念笑道,“天下穿破衣服、长黑胡子的穷酸多得是,你问哪个?”胡老百哼道:“老子忘了说,他眼窝里有一颗黑痣。”梁萧心头了然,笑道:“眼窝里的黑痣?老子哪看得清楚。”

胡老百咦了一声,瞪着梁萧怒道:“你敢跟老子自称老子?”梁萧道:“你敢在老子的面前称老子,老子怎么不敢自称老子,你说老子不敢自称老子难道老子就不自称老子,老子偏要跟你自称老子,老子叫了你又能奈何老子?”他一口气说得快极,胡老百较为迟钝,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哇哇大叫:“反了反了,混账小子,老子揍扁了你。”呼地一掌便拍了过来。

梁萧伸手一格,但觉势大力沉,心头顿凛,足下蓦地一转,胡老百站立不住,向右疾蹿,但他机变神速,倏地借势移步,一个马步站稳,瞪着梁萧,面有惊色。梁萧却更觉吃惊。这招‘郑玄转浑天’出自石阵武学中的‘玄易境’,玄奥异常,本以为出其不意,能摔这浑人一跤,谁知竟然无功。他正想如何应对,却听了情叹道:“你们寻那书生有事么?”

胡老百两眼又翻,大声道:“老子不跟娘儿们说话!”了情眉头一皱,甚是窘迫。胡老百打量梁萧,嘿然道:“小子,看不出你还有两把刷子!”梁萧笑道:“老子就是开刷子铺的,你要买刷子么,我这里可不止两把!”胡老百信以为真,冷笑道:“老子不买刷子。哎呀,不对,老子是说你有刷子,但老子不买刷子。哎,也不对,老子怎就没听说过江湖上有卖刷子的高手?”当即搔头沉吟,意甚苦恼。梁萧竭力忍笑,了情却不禁莞尔。

那边胡老千和胡老十又打起来,胡老一与胡老万拉了一会儿架,没听见胡老百回话。胡老一忍不住道:“胡老百,你问清楚没有?”胡老百道:“这边有个小子,老子几乎被他掼一跤……”话没说完,四道人影快若闪电,倏地抢到胡老百身前,齐声嚷道:“是么是么?定然与老穷酸有关啦!”胡老百双手乱摆,道:“不是不是!他说他是卖刷子的,老穷酸却是念书的,牛头不对马嘴。”

胡老万瞅了梁萧一眼,嘴一撇,忽地一把抓出,笑道:“你卖什么刷子?”话才出口,五指已到梁萧胸前,劲风猎猎,十分凌厉。梁萧一躬身,手成拈花之形,食中二指拂他小臂。胡老万好似吃了一惊,忙收手嚷道:“不对不对,胡老百,他哪里是卖刷子的?他会如意幻魔手,分明是萧大爷的后辈。”话一出口,众人无不变色,了情也诧然看着梁萧。此时阿雪和哑儿听得叫声,也走出了观门,哑儿背了一个大包裹,手里牵着那头白驴“快雪”。

胡老百听得胡老万叫唤,顿时脸都白了,小声道:“老……老子怎么知道啊?他刚才又没用这招,是……是他自己说卖……卖那个的。”胡老万猛然跳开三尺,指着胡老百叫道:“与我无关,与我无关,是胡老百说你卖刷子的。”胡老一也冷笑道:“胡老百,你怎么胡乱说话呢?你说萧大爷的后辈卖刷子,就是说萧大爷卖刷子。你说萧大爷卖刷子,不是在他老人家脸上抹屎吗?你在他老人家脸上抹屎,他老人家还会原谅你吗?”胡老一这番言语,了情等人莫名其妙,胡老百却一撇嘴,蓦地捶胸顿足,哇哇大哭起来。

梁萧心中通透,沉吟道:“胡老百,你先别哭,你好好答我话,我就不告发你。”胡老百一听这话,便如黑夜里看到一线曙光,两三把抹了泪,说道:“胡老百答话,从来都一个字一个钉,踏踏实实,童叟无欺……”梁萧不耐道:“废话少说,我问你,萧大爷来华山干什么?”胡老百说道:“只因老穷酸自不量力……”胡老一忽地插口道:“自取灭亡。”胡老十接道:“十恶不赦。”胡老千高叫道:“罪该万死。”胡老万一时想不出什么词,便道:“上面说的统统都是我想好的,只是被你们抢了先。”其他四人大怒,齐齐啐了一口唾沫,胡老万慌忙让开。

梁萧得知萧千绝的消息,不觉焦躁起来,一扬眉毛,厉声道:“不要东拉西扯。”胡老百哼了一声,偷偷瞅他一眼,不情不愿道:“五年前,萧大爷突然传来黑水令,让咱们务必找到那个十恶不赦、罪该万死的老穷酸,于是大伙儿便离了中条山,满天下寻找,后来听说他在华山,大伙儿便赶来了。”了情听到这里,奇道:“中条山?你们五个莫非就是号称‘中条山中宝,一十百千万’的‘中条五宝’。”那五人两眼同时一翻,脖子一梗,齐声叫道:“老子不跟娘儿们说话。”了情瞧他们神色,心知猜得不假,不觉忖道:“我还未入玄门前便已听说过这五个怪人,人是傻里傻气,但武功奇高。他们口中所言的萧大爷,想必就是萧千绝了,可是梁萧怎地会他的功夫?”

却听梁萧又道:“胡老百,那老穷酸是谁,萧千绝为何找他?”胡老百双手一摊,哭丧着脸道:“萧大爷没说,咱们也不知。总之找不到老穷酸,萧大爷就会大发脾气,一发脾气就要动刀子,见人杀人,见鬼杀鬼……”胡老万冷笑道:“好啊,你先说萧大爷卖刷子,现在又骂他见鬼。”胡老百脸色刷地煞白,急道:“这……这……胡老万你诬陷老子,老子跟你拼啦……”便要上前揪打,其他三宝忙将二人拉住。

梁萧忍不住道:“中条五宝,你们啰唆半天,那老穷酸究竟是谁?”“中条五宝”面面相觑,忽地五个脑袋一凑,嘀咕一阵。胡老一说道:“小子,你既会萧大爷的武功,怎不知道老穷酸的名号?”胡老十点头道:“对,咱们哥五个,想称量称量,看你是否真是萧大爷的后辈。”倏然上前,一招“二郎担山”,左掌横拍,右掌竖劈。

梁萧正要拆解,忽见一支竹箫从旁伸出,点向胡老十腰际“神阙”穴,胡老十全神试探梁萧,不想有人偷袭,心惊之下,疾往后退,谁知那竹箫比他退势更快,正中他神阙穴。胡老十小腹一痛,面红耳赤软倒在地。耳边只听梁萧叫道:“了情道长……”话音未落,胡老千、胡老万哇哇怪叫,扑向了情。了情一脚挑开胡老十,竹箫一晃,分刺两人。胡老千抡掌抵挡,不料掌心着竹箫点个正着,剧痛无比,顿时右手微缩,露出破绽。了情竹箫抵入,一箫分出双形,胡老千肩井、迎香二穴各中一箫,咕咚一声,歪在地上,嘴里大叫道:“不算不算,老子是轻敌……”眼角一斜,忽见胡老万也摔倒在地,顿时怒气烟消,咧嘴笑道:“哈哈,胡老万,老子轻敌,你也跟着轻敌。”胡老万被点中期门穴,胸口酸麻难当,闻言怒道:“放你妈的屁,老子才不轻敌,所谓好男不跟女斗,老子这是让她一招。”胡老千笑道:“放我妈的屁,也是放你妈的屁,你可没占到便宜,哈哈。”他自觉占了上风,兴高采烈,狂笑不已。

阿雪听他们对话,忍俊不禁,咯咯直笑,哑儿也失了矜持,掩口偷笑。胡老万正觉晦气,闻声瞪眼道:“老子虽不跟娘儿们说话,但你两个雌儿再笑,老子可要骂人啦。”阿雪撅嘴道:“你瞧不起女人,怎又被女人打倒啦?”胡老十、胡老万、胡老千六眼一翻,齐声叫道:“老子不是被打倒,老子是让她一招。”阿雪刮脸道:“输了不认账,三个厚脸皮。”胡老十眼珠一转,忽道:“臭丫头,你敢往我肚皮上踹一脚吗?你敢踹老子,老子就认输。”阿雪道:“怎么不敢?”正要起脚,忽听梁萧道:“阿雪别上当,他想借你脚力解穴!哼,这家伙瞧起来傻兮兮,居然还会耍心眼。”阿雪恍然大悟道:“哎哟,多亏哥哥聪明,否则就被骗啦。”

胡老万怒视梁萧道:“你是萧大爷的后辈,怎么帮外人?”梁萧冷笑道:“萧千绝做我的后辈还差不多。”胡氏兄弟勃然大怒,纷纷大骂“骗子”。梁萧懒得理会,心忖道:“了情道长怎会出手。嗯,归藏剑经她使出,确实比我高明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