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凌空一羽 · 二

发布时间: 2019-12-04 07:49:40
A+ A- 关灯 听书

就在中条三宝聒噪的当口,了情与胡老一,胡老百已斗得二十余回合。那二人久战不下,各自拆下兵器,胡老百使一个铜喇叭,不时以喇叭口来锁了情的竹箫,大开大阖间,劲风灌入,喇叭发出嘟嘟之声,叫人烦心。胡老一则使一个薄钢片打造的风车,好似小儿玩具,经风一吹,飞转不已,铁风车在了情身边飘忽来去,发出呜噜噜的怪啸声,十分刺耳。

因他二人使尽全力,了情急切中也难胜出,斗了五十来招,胡老一陡然用力过猛,咯的一声轻响,风车脱出手柄飞出。了情见他兵器脱手,趁机挥箫纵击,胡老一移步闪避,胡老百挥铜喇叭来救。了情借力打力,挑开喇叭,竹箫在风中发出一声激鸣,压过喇叭声响,逼近胡老一心口。胡老一忙以风车手柄抵挡,正当此时,了情忽听梁萧叫道:“小心。”话音方起,身后风声陡疾,竟是那铁风车顺风转回,明晃晃的锋刃划向了情的后颈。原来,这胡老一的铁风车以机栝发出,有去而复还之妙,他发出风车,装作躲避,将了情引到铁风车必经之地,胡老百则趁机抢攻,分散了情心神,一等铁风车转回,便能割中了情后颈。

了情也非等闲之辈,应变奇快,颈后风声方起,便已躬腰低头,但依然晚了半分,即便躲开颈项,后脑也必然受伤。众人未及惊呼,却见那风车似被人从下顶了一下,斜往上蹿,堪堪从了情头顶掠过。

胡老一绝招落空,不觉瞪圆双眼,咦了一声,伸手将风车挂回手柄,未及再发,忽觉腋下一麻,半身顿时僵直。此时了情反箫点来,胡老一动弹不得,应箫而倒。剩下胡老百一人,惊得哇哇大叫,没头没脑舞动喇叭,护住全身。

谁料了情并不进击,只是一怔,垂下竹箫,慢慢掉转身子,望着松林叹道:“你到底来啦?”众人见状,都觉奇怪。胡老百见了情痴痴怔怔,大觉有机可乘,喇叭一抡,扫她背部。梁萧瞧得分明,向前一扑,捏起一团冰雪,掷向胡老百小腿。就在这时,只听空中哧的一声,一道绿影倏忽闪过,比梁萧的雪团还快了一倍。

胡老百正抡圆胳膊,背心倏麻,铜喇叭一个拿捏不住,嗖地丢得老远。这时梁萧的雪团也恰好赶到,雪中蕴满内劲,力道非轻,胡老百挨了这下,摇摇晃晃,大骂道:“哪个挨千刀的贼坯子,缩头缩脑暗算老子?有种的明刀明枪……哎哟……”蓦地支持不住,四脚朝天,訇然摔倒。

身后闹骂纷纷,了情却始终不曾回头,怔怔望着松林,眉梢上透出一丝苦涩,长叹道:“既来之,则安之,你……下来吧。”梁萧也看出古怪,抢前一瞧,只见胡老百后心隐约露出一丝绿色,一旦看清,不自禁倒吸一口凉气,原来竟是半截松针。要知松林距此约有七丈,这松针又轻又细,不但穿透风雪,远及数丈,更打伤胡老百这等高手,如此神通,真如天人。

松林中沉寂片刻,忽地传出一声轻轻的叹息,树枝上冰雪簌簌而落,随之飘下一人来。梁萧一瞧来人,顿时失声叫道:“哎哟,是你?”地上的“中条五宝”也齐叫道:“是老穷酸。”叫喊声惊喜参半。那来人儒衫破旧,长须乌黑,正是日日与梁萧斗剑的儒生。

梁萧话一出口,猛然拔剑跃出,挡在了情身前,扬声道:“道长、阿雪、哑儿,你们快走,我挡他一阵。”哑儿不明所以,只是发呆,阿雪却傻傻地道:“哥哥啊,他不像坏人呀?”梁萧眼看事情危急,两个人却一个呆一个傻,心中大急,回头再瞧,却见了情也不移步,只盯着那儒生出神,不由急道:“了情道长,还不快走么?”了情却一动不动,向那儒生叹道:“中条五宝说的你都听到了么?”儒生苦笑道:“都听到啦!”

了情道:“那你要与萧千绝相见么?”儒生定定地看着她,喃喃道:“当年我答应过你,萧老怪不来惹我,我也不去找他。如今却是他来寻我,数十年的恩怨,也该有个了断!”梁萧听二人一问一答,竟然不似仇敌,倒像是多年未见的好友,不觉心中茫然。

却听了情又道:“你……你又怎么知晓我在这里?”儒生眼里掠过一抹痛色,缓缓道:“那天在弈棋亭边,我见这少年使出归藏剑,便已知道了。唉,没料到我苦苦追寻二十四年,终究寻到你的踪迹,可……欢喜一过,却又如何呢……就算……就算寻到你,你终究还是要舍我而去的……”了情听得这话,眼眶一红,蓦地充满泪水,涩声道:“所以你就不来见我?”

儒生手臂挥出,似乎想给她拭去泪水,但终究垂手道:“是,若你不知道,就不会离开这里,我只想这样远远瞧着你。唉,我见你传这少年‘归藏剑’,便千方百计指导他,既让他学得又快又好,又不让他发现破绽,只盼能让你欢喜。唉,每每看到你的笑脸,我便有说不出的开心。”梁萧至此方才恍然大悟:“他就是那位用剑的大宗师么,原来他竟是故意指点我,难怪我学得那么快。”

了情摇头道:“你这样做,还是当年不可一世的公羊羽么?”梁萧但觉公羊羽这名字有些耳熟,略一思索,想起当年在百丈坪上,父母曾议论过这个名字,一时心头更奇。

却见公羊羽长长吐了口气,望着层云密布的天空,惨然道:“林慧心已成了情,公羊羽还会是当年的公羊羽么?哈哈,了情,了情,恩怨情仇,尽皆了了么!”蓦地仰天惨笑,震得林梢冰雪瑟瑟而落。

了情摇头道:“我明知劝你也是枉然,但还是劝你远远走开,不要和萧千绝交手。”公羊羽冷笑道:“这怪得了谁?当年我与萧老怪两败俱伤,谁也动弹不得,唯有你在场中,你举手之间便可杀他,可你偏偏心软,救我之时竟还将他救了,还劝我二人不要再斗。萧老怪生平最重恩怨,嘴上虽然不答应,但这二十多年来当真没再找我。哼,他不找我,我也听你的,不去找他。但如今他既然找上门来,我若逃走,岂非懦夫。”

了情皱眉道:“你可有胜算么?”公羊羽摇头道:“我与他生平交手不下百次。我没创出三才归元掌时,始终难分高下。练成之后,我胜他败。嘿,那次萧老怪跑得比兔子还快。后来他武功大成,找上天机宫,伤了花无想,我虽然用‘太乙分光剑’将他逼走,但以二敌一,怎么也算我输了。后来我创出归藏剑,再与他斗,前后十余次,谁也胜不得谁。如今一过二十年,哼,我也颇想知道,老怪物与老穷酸,谁更厉害一些!”

公羊羽目视了情,淡淡道:“慧心,你方才拿这五人,是想制住他们,不让他们送萧老怪的战书给我吧?”说罢转身冷笑道:“黑水令在谁身上?”胡老万道:“在胡老一身上。”公羊羽走上两步,从胡老一怀里取出一枚黑沉沉的铁牌,正面刻着“无法无天”,背面却是“倒行逆施”四字。

公羊羽验证无误,向胡老一道:“告诉萧老怪,我在此地等他,若是方便,不妨带口棺材来。”梁萧听得一惊:“公羊羽遇上萧千绝,真是一场好斗,但若他将萧千绝一剑刺死,我一生大仇岂非无从得报?”想到这里,他不由茫然。忽听公羊羽厉声道:“听清楚了么?”胡老一老实道:“听清楚啦。”公羊羽喝一声:“好!”随手一掷,胡老一重重跌落,只觉浑身筋骨欲散,嗷嗷痛叫了两声,忽觉穴道竟然解了,急忙跃起,分别给四个兄弟解开穴道。

五人抱头鼠窜,正要下山。公羊羽忽地两眼望天,冷哼一声,道:“你们当这里是菜园子,想来便来,想走便走吗?”中条五宝闻声双腿一软,各各止步。胡老十大声道:“不走怎地?难道你老穷酸还要请老子吃饭?”公羊羽呸了一声,道:“尔等有眼无珠,敢对慧心无礼。哼,限你们每人向她叩上十个响头,要么,便留下两只招子。”胡老一怒道:“老子死也不向娘儿们磕头!”其他四人纷纷称是。

公羊羽目中寒光一闪,沉声道:“好,你们自己掏眼珠子,还是穷酸代劳?”中条五宝面面相觑。胡老一忽道:“既然如此,就用那招!”胡老十点头道:“对!”公羊羽不耐道:“什么那招这招,两个招子都要!”

胡老百笑嘻嘻道:“老穷酸,别人说你很有学问,老子却偏偏不服,今天就要撕你面子!”公羊羽打量他一眼,冷笑道:“就凭你们五个草包?”梁萧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胡老千瞪他一眼,怒道:“小畜生你笑个屁。老穷酸,你敢赌不敢赌?你输了就放老子走,老子输了,任你处置!”公羊羽又好气又好笑,心道:“瞧你五个弄些什么玄虚。”便点头道:“好,一言为定!”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胡老万嘿然道:“老子先出个对子,你来对,对不上就算输!”公羊羽眉头大皱,但仍点头应允。却见胡老万摇头晃脑,大声道:“上联是‘一十百千万,中条山五宝’。”公羊羽皱眉道:“这算什么狗屁上联?”胡老一嚷道:“对不出就对不出,别找借口!”公羊羽脸上冷笑,胸中却甚是气恼:“这上联不但狗屁不通,且又极不好对。对联中最难对的就是数字联,这一句中竟有六个数字,‘一十百千万’这五个数一数大过一数;若以数字对数字,近乎耍赖,也显不出能耐,须得以别的五个物事应对,而且还须一个大过一个,与上联对应。不过这也难不住我,度量衡中,锱铢两斤,分寸尺丈多得是!这中条山么?大可对个北溟海之类,也不难对,但五宝照应前面五数,我却不能以五对五,须得另用他数,便似‘三光日月星’,就须对个‘四诗风雅颂’。可如此一来,又岂非无法照应前面五个物事。我呸,这算什么鸟上联,狗屁不通,狗屁不通!”

公羊羽自负才学,明知这句上联狗屁不通,但想这五个白痴出题,倘若横了心不对,说出去没得丢了自家脸面;若是要对,偏又万无对出来的道理。心下转了几个念头,蓦地把手一挥,沉着脸道:“罢了,你们五个给我滚吧!”

中条五宝大喜过望,胡老一挺胸凹肚,哈哈笑道:“萧大爷说得不错,老穷酸果然对不出来!”胡老万也笑道:“是啊,原来老穷酸的学问还不及老子,你们以后不许再叫我胡老万,要叫老子胡穷儒,哈哈哈!”五人叉腰狂笑,公羊羽勃然大怒,怒哼一声,目中神光暴涨,中条五宝被他一瞪,心头发虚,闭了嘴掉头就跑。才下山崖,五人胆量又增,轮番谩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