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暗香浮动 · 一

发布时间: 2019-12-04 07:58:19
A+ A- 关灯 听书

吴常青初时不明梁萧之意,惊疑不定,忽听这话,怒火升腾,大骂道:“小畜生,你敢骂老子死胖子,老子剥你的皮……”梁萧微微冷笑,只是向前,众人怕他杀了吴常青,失了那《青杏卷》的下落,纷纷散开。

梁萧兵行险着,反客为主,略略松了一口气,忖道:“倘若让我走出十里,再施展‘乘风蹈海’的轻功,或能脱身。”沉吟间,忽见明归上前一步,气派潇洒,拦住去路,笑道:“小子,有种的,你杀了吴胖子瞧瞧!”常宁惊道:“明先生,这……”明归摆手笑道:“你放心,我保管给你个活蹦乱跳的恶华佗便是。”忽地呼呼两掌,向吴常青拍到。梁萧见他出掌不留半分余地,心知被他看破,暗暗叹了口气,推开吴常青,翻掌迎上。

明归却一缩手,倒退两步,哈哈笑道:“怎么着,手软了么?嘿,老夫当年便瞧出来了,你胆子是大,机心也深,但终究免不了妇人之仁。你这点苦肉计,骗得了老夫么?”其他人见状,均是大悟。花晓霜听得这话,更是不忧反喜:“萧哥哥用的原来是苦肉计,我可真傻,以为他真要对师父不利。”想着忍不住破颜微笑。

明归话未说完,忽又纵身而上,连出十掌,其中倒有七掌落向晓霜,梁萧又气又急,护着晓霜左右闪避,心头大骂明归十八代祖宗。吴常青明白梁萧计谋,心头懊恼,挺身欲上,忽觉背心一麻,已被贺陀罗提在手里。贺陀罗嘿笑道:“多亏明先生,不然岂不被他蒙混了!”说着目中凶光迸出,投注在梁萧身上。

梁萧眼看大势已去,心念电转:“我战死不打紧,晓霜决不能跟着送命!”他决断极快,一瞥吴常青,蓦地咬牙,抱起晓霜,不待贺陀罗动手,长啸一声,展开“乘风蹈海”,晃过明归,纵足狂奔。

贺陀罗见他去势惊人,微感诧异,将吴常青推给常宁,展开“虚空动”猛追。“虚空动”甚耗精力,只能在十丈之内施为,超过十丈,非得现身回气不可。贺陀罗将此奇功连催两次,赶上梁萧,挥拳阻挡。

梁萧却不迎战,以十方步盘旋绕过,继续狂奔。短途之中,“乘风蹈海”或许不如“虚空动”迅疾,但论及长力,却是天下无双。贺陀罗变到第四次,落后一丈,变到第五次,已是落后三丈有余,无奈之余,只得以寻常轻功追赶。

二人前后奔出百里,贺陀罗竟被落下一箭之地,想到梁萧尚且抱了一人,惊怒之情,当真无以复加。又奔数里,梁萧遁入崂山深处,七弯八拐,到了一个山谷,回头一望,不见贺陀罗人影,心头一懈,不由得坐倒,急剧喘息。

花晓霜得了自由,急道:“萧哥哥,我要去救师父……”举步要走。梁萧伸手欲拽,却觉百脉俱空,手腕发软,不由慌道:“晓霜!那些恶人凶得很……”

花晓霜闻声一怔,回望梁萧虚弱模样,禁不住落下泪来。梁萧也是心头一黯,忽听远处贺陀罗嘿然笑道:“平章大人……脚程了得啊……佩服啊佩服……”他笑语悠长刺耳,如钢针般扎入二人耳内,花晓霜一阵烦恶,禁不住捂住胸口。

梁萧猛然间想起一事,脸色大变,也不知从哪儿来了气力,奋力拽住花晓霜,四面一望,只见远处崖脚下有个小洞,大小可容两三人。梁萧奔到洞前,将晓霜推入,转身抱起一块大石,退入洞时,以大石封住洞口。

花晓霜怔怔瞧他施为,直到洞穴被封,方道:“萧哥哥,这是为何?”话音未落,便听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响起来,接着便听见鸟翅扑棱之声,似有无数鸟雀向这边飞来。花晓霜惊疑不定,正想开口,却觉小口一堵,已被梁萧捂住。她心头一跳,但觉梁萧的身子又热又湿,汗气袭人,更有一股浓浓的男子气息,将自己包围起来,顿觉慌乱无比,头晕目眩,心儿突突乱跳。

她这般云里雾里,也不知过去多久,忽听噼里啪啦,似有什么东西不断撞向山崖,声音急促,便似落了一阵急雨。花晓霜一惊,欲要询问,却被梁萧捂了嘴,出不得声。

那雨点般的声音响了片刻,忽一歇,只听贺陀罗哼了一声,道:“平章大人躲得倒严实,好,再听听洒家这个。”忽然之间,便听得一阵鸟语啁啾,柔媚婉转,花晓霜心头一动,只觉一股热气从小腹升到心口,禁不住向梁萧怀里靠去。梁萧觉出她举动有异,心头微微一荡,但他功力深湛,念头一闪即没,忙用手捂住晓霜双耳。但那鸟啼声越发柔媚,似远似近,若有若无,如无数根又细又韧的钢丝蜿蜒透来,钻岩绕石,透过梁萧双手,钻入花晓霜耳内。花晓霜只觉那鸟鸣中满含春意,仿佛清溪碧水,春风送暖,对对鸳鸯,水上相戏,不自禁心神荡漾,伸出双手,紧紧抱住梁萧腰肢。

落·霞^小·说

梁萧曾在黄山见识过贺陀罗的神通,一听鸟语,便知其中有催情之功,急施“洗心入定”之法,祛除杂念。正运功之际,忽觉花晓霜身子滚烫起来,呼吸渐沉,口中吐出热气,轻轻喷在自己脸上。梁萧不由暗暗叫苦。

原来,贺陀罗先以鸟笛引来无数雀鸟,搜索二人,却不料梁萧早已有备,贺陀罗搜寻不到,心想梁萧身边既有女子,不妨先乱了那女子神志,再让这女子引诱梁萧,一旦两人神志昏乱,必为鸟笛所趁,乖乖出来,于是便奏出雎鸠之声。他曾以这手段迫得公羊羽衷情大发,几欲疯狂,花晓霜又如何抵受得住。

梁萧但觉花晓霜浑身发抖,轻轻呻吟,不由心中暗叹,在她耳边低声道:“晓霜,我说一门心法,你好好听了,照着修炼,便不会难受……”花晓霜心神迷乱,浑身炽热难忍,她不明男女之事,不知如何宣泄,只想抱紧梁萧,方能舒服一些,听得这话,摇头道:“萧哥哥……我……我不要听……你抱住我……我便好……”

梁萧皱了皱眉,将一道内力度入她玉枕穴。花晓霜神志一清,耳边传来梁萧的声音:“道者天地两不知,身在壶中无人识,老树盘根入泥土,疏枝横斜不留影……”他一边念诵口诀,一边将含义说出,晓霜为人虽然天真,但聪明过人,梁萧一遍说完,她已大致领悟,依法习炼,心神收敛,炽热之感也渐渐消退。

过了大半个时辰,那诡异鸟鸣终于止歇,想是贺陀罗久不见二人出来,另往别处搜寻去了。二人舒了口气,对视一眼,花晓霜想起自己方才言行,端的面红耳赤,羞惭不胜。梁萧却寻思道:“贺陀罗武功太强,眼下不是他的敌手,却不知如何才救得出吴先生。”

花晓霜心中惨然,道:“萧哥哥,都怪我,敌人那么厉害,我……我不该逼着你去救师父的。”想着吴常青生死未卜,眼一红,泪水如珠滴落。梁萧摇头道:“晓霜,我这条命本是捡回来的,丢了也不算什么,可是我若死了,吴先生又没救出,你一个人孤零零的,叫人如何放心?”

花晓霜听他如此关心自己,已觉感动,又见他眼中愁意甚浓,心中悲喜交集,脱口便道:“大不了,我陪你一起死!”梁萧心道:“一死倒也干净,怕只怕落入那些奸贼手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怕晓霜挂心,没有说出,只是勉强笑笑。

花晓霜不忍再说救人之事,岔开话题,道:“萧哥哥,你方才教我的是什么功夫?”梁萧随口道:“那是《紫府元宗》的‘洗心篇’与‘入定篇’。”

花晓霜奇道:“《紫府元宗》是什么?”梁萧取出怀中木盒,展开油纸,取出素笺道:“就是这个。”晓霜接过,展开阅览。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梁萧道:“‘入定篇’之后,古怪字句甚多,我也看不明白,后来找过两个道士,但那些牛鼻子不学无术,都说不出个所以然,看来非得寻个积年的道士,方能问个明白。”花晓霜就着缝隙余光,粗粗看了一篇,忽道:“萧哥哥,我虽不是积年的道士,却也能看懂的!”

梁萧叹道:“晓霜,我知你想引我开心……”花晓霜摇头道:“不是不是,我虽不懂什么修真成仙之法,但这里面有许多医理,我细细琢磨,都能明白。”

梁萧将信将疑,却听花晓霜道:“我们医者为治病救人,须得钻研脉理,探究人体奥妙;看了这《紫府元宗》,我才知道,这些修真羽士,为了驻颜长生,成就仙道,也在探究经脉气血的奥妙;世人虽有千千万万,但身子都是一般,不离血肉毛发,五脏六腑和十二经脉;治病的大夫与修真的羽士,虽然各行其是,其实殊途同归,都在探究人体奥妙,我能看懂他们的道书,想必高明的羽士,也能看懂我们的医书。”

梁萧肃然道:“如此说来,医道仙道本是一家了!”晓霜点头道:“说来说去,我们两家,都不离阴阳五行之理。”她用雪白纤细的手指点着《紫府元宗》,说道,“医书有云:‘青属木入肝,赤属火入心,黄属土入脾,白属金入肺,黑属水入肾’。这句‘九九桃花生洞阙’,桃花为三春之阳,古人有诗说:‘人面桃花相映红’,桃花为红,红乃赤也,赤者心也,故而此处当是指手少阴心经,九九为阳数之极,这句话就是说:‘以至阳之气,游走手少阴心经八十一转’。”

梁萧茅塞顿开,喜不自胜,接口道:“如此说来,‘八八青龙总一斤,七七白虎双双养’之中,青龙当指足厥阴肝经,七七为大衍数,缺一为五十,为玄阴之数,这句是指‘以纯阴之气,在肝经中游走四十九转’;白虎则指手太阴肺经,八八为易数中的老阳之数,故而指‘以纯阳之气,行六十四转于肺经’;后来四句:‘木母金公性本温,十二宫中蟾魄现,时时地魄降天魂,拔取天根并地髓,白雪黄芽自长成’,木为肝,木母当是指肝经,金为肺,金公自然是肺经,唔,白雪当指肺经之气,黄芽自是指足太阴脾经之气,嗯,只是地魄天魂又是什么?天根地髓又是什么?十二宫却是何物?”

花晓霜微笑道:“十二宫在医书之中,也指肝经,而魂魄之说,道家有之,医家也有之。魂者为木,藏于肝;魄者为金,藏于肺;精者为水,藏于肾;神者为火,藏于心;意者为土,藏于脾。其中,魂者为阳,魄者为阴,蟾魄,地魄,天魂,都逃不出这个藩篱。天根地髓虽不是医道术语,但我读过《道德经》,里面说了这么几句:‘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为天地根’,注释中说,谷神指丹田,玄牝则指内息,而天根指口鼻,地髓指肚脐以下,即丹田;至于姹女婴儿,各指阴阳之气;抽铅添汞之说,铅为黑色,当指肾中之精,汞为白色,当指肝中之魂;这句‘转运河车上昆仑’么,河车为药物,性阳,比拟阳气,昆仑则是穴道名,属于足太阳膀胱经……”花晓霜记性过人,兼之家学渊源,举世无匹,学医之后,她以广博的学问推演医理,颇得举重若轻之妙;如今又以医道解仙道,更是旁征博引,如数家珍。梁萧则天生聪明,数术过人,精于推演五行,二人联手解读《紫府元宗》,不到两个时辰,便将这些古怪诗歌一一破解。

解完字句,花晓霜秀眉微蹙,沉吟道:“没想到这些修真羽士,竟将人体经脉气血钻研到这个地步,许多道理都是医书上没有的。萧哥哥,你看这句,‘乌帽先生入火池’,说的是,引肾水济心火,将足少阴肾经之气导入手少阴心经,二者皆是阴脉之气,彼此相通,倒也罢了。而这两句‘白虎误闯青龙窟,跳进风池走下关’,说的是,将纯阴之气,由手太阴肺经导引入足少阴肾经,然后经风池穴,走下关穴。可是,风池穴是足少阳与阳蹯脉汇合之处,下关穴则是足少阳与足阳明之汇合,都是阳脉的要穴,如此一来,岂非要在诸大阳脉之中,习练诸大阴脉的功夫么?除了这个,‘玄用篇’到‘灿烂篇’,许多诗句,都在说阳脉中炼阴气,阴脉中炼阳气,颠三倒四,全然违背医理!”

梁萧沉思片刻,作跏趺坐法,敛神静气。他经历阴阳球之劫后,体内自有纯阴至阳之气,根基充足,不假他求,依照《紫府元宗》所言,依次修炼玄用篇、神微篇、鼎瑞篇、活得篇;果在阳明、太阳、少阳,阳焦,阳维九大阳脉之中,生出纯阴之气,转而又在厥阴、太阴、少阴、阴焦,阴维九大阴脉之中,生出纯阳之气,习到“灿烂篇”时,阴阳二气以任督二脉为中继,老阴生少阳,老阳生少阴,阴阳变幻,以至无穷。

梁萧习完“灿烂篇”,双目陡睁,忽地推开洞前大石,纵声长笑。花晓霜诧道:“萧哥哥,你欢喜什么?”梁萧笑道:“晓霜,有了《紫府元宗》这转阴易阳之法,或许能与那些奸贼斗一斗!”晓霜茫然不解,梁萧道:“以前我只能在阳脉炼阳气,阴脉里炼阴气,现如今,我却能于阳脉中生出阴气,于阴脉之中生出阳气。若是与人交手……”说到此处,他笑视晓霜道:“晓霜,你说会当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