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浊世滔滔 · 二

发布时间: 2019-12-04 08:14:24
A+ A- 关灯 听书

韩凝紫道:“这里叫做百丈山。梁萧曾驻兵于此,以一千铁骑大破十万宋军,威风得紧呢。”她提及梁萧。花晓霜精神稍振,举目望去,襄阳城楼隐隐约约,在天边勾勒出细小线影。不防韩凝紫突然揪住她头发,抽她两记耳光,嘻嘻笑道:“这是替莺莺打的,梁萧那小贼朝三暮四,竟敢抛下我那师侄,勾搭上你这小浪蹄子。哼,你当还能见着那小贼么?告诉你吧,我已派人给花清渊和凌霜君送信,让他们来此见我。我不仅要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还要他们尝尝丧女之痛。你信不信?他们若敢不来,我便把你卖到窑子里去,让普天下的臭男人都来疼爱凌霜君的宝贝女儿。”说罢咯咯直笑。

花晓霜原本心丧若死,听得这话,却不由打了个哆嗦,心道:“落到那般处境,端地生不如死,但她叫来爹爹妈妈,必要用我胁迫他们,我又岂能害了他们。”略一默然,忽道,“韩凝紫,你本来就是我的手下败将,暗算伤人,也没什么了不起的!”韩凝紫脸色一变,寒声道:“小残人,你说什么?”狠狠抽了晓霜两个耳光,打得她嘴角流血,冷笑道,“若非梁萧那小贼弄诡,凭你这点微末伎俩,又岂是我的对手?”花晓霜道:“我是微末之技,诚然不假,你连我都打不过,岂非更没本事?”

韩凝紫脸上青气一现,抬起掌来,却又停在半空。敢情花晓霜这两句话正好点中她心底要害。韩凝紫自以为无论容貌本事,都远胜凌霜君数倍,但那个什么都不如自己的贱人却偏生霸占了自己心爱之人。此恨可比天高,输给谁也不打紧,输给这对母女一分一毫,那也是万万不能的。

她转了数个念头,拍开晓霜穴道,说道:“好,咱们再比一次,看你还有什么法子胜我?”后退数步,美目生寒。花晓霜默默直起身子,忽地抬起手掌,拍向头顶。韩凝紫见状一惊,岂容她轻易就死,倏地抢上,左手勾她腕脉,右手食指,点她胸口要穴。

花晓霜伤势沉重,身手迟钝,更不料韩凝紫来势如此迅疾,陡然间已被她扣住手腕。但她岂肯再落人手,受尽欺辱,当下想也不想,右掌斜撩,左膝疾起,顶向韩凝紫小腹,正是“暗香拳法”中一招“踏雪寻梅”。韩凝紫暗自冷笑,嘴里却叫声:“好。”使出飘雪神掌中的“小霰散手”,双臂一圈,便将花晓霜右臂缠住,喝声:“断!”原来,她那日输给晓霜,事后反复揣摩,只觉“暗香拳法”处处克制“飘雪神掌”,急切难破,但她也知花晓霜内力低微,最妙莫过于近战,以擒拿手法与之纠缠,令其空有拳法,也无力施展。

花晓霜只觉右臂剧痛,蓦地想起“暗香拳”中有一路叫做“折梅手”的擒拿手法,当下使将出来,奋力挣扎。韩凝紫一不留神,几乎被她挣脱,不觉焦躁起来:“这小丫头浑身是伤,若还拿她不住,成何体统?”怒哼一声,运转“冰河玄功”,侵入花晓霜右臂。花晓霜只觉那道冷流汹涌而入,不假思索,施展“转阴易阳术”,阴脉入,阳脉出,“冰河神功”本是纯阴内功,在九大阳脉中一转,须臾间化为乌有。韩凝紫连催真力,却如石沉大海,花晓霜苍白面孔反而隐现红晕,大有内息充盈之相,不由暗生惊惧:“数月不见,这小丫头内功大进了么?”她生平自负,绝不相信这小丫头胜得过自己数十年修为,当下右手微缩,将花晓霜左掌粘住,双掌内力此起彼伏,向花晓霜攻来。

花晓霜却不管对方有甚变化,只需内劲涌来,便左掌导入,右掌攻出,右掌导入,左掌攻出,转阴易阳,不过用上少许内力,便将韩凝紫惊涛骇浪般的攻势一一化解。相持约莫一柱香的工夫,花晓霜鬓生微汗,面色白里透红,艳若桃花;韩凝紫却渐渐脸色苍白,眉间透出一丝死黑之气。蓦然间双掌忽撤,后退数步。花晓霜见她脸色青白,眉头急颤,似在抵御极大痛苦。正当诧异,忽见韩凝紫蛾眉一蹙,咬牙道:“小贱人,你敢对我用毒?”

花晓霜恍然大悟,敢情她被迫用出“转阴易阳术”,无意中竟将“九阴毒”度过去。韩凝紫不知不觉着了道儿,痛苦之余,怒不可遏,抽出一柄短剑,扑上来刷刷数剑,又快又狠。花晓霜一边避让,口中叫道:“你,你先别动,我教你怎样逼毒?”韩凝紫只当她有意讥讽,出手越发狠辣。不出两合,花晓霜小臂便中了一剑,血透衫袖,眼见韩凝紫势若疯狂,情知再不逃走,势必死于剑下。她先前虽存死念,却是迫于无奈,但有一线生机,自不会轻易就死,当即捂着伤口向山下奔去。韩凝紫正欲追赶,忽觉头晕目眩,浑身发冷,禁不住一跤跌倒。情知再不抗拒,毒入五脏,其势难救,当下不敢迟疑,盘膝运功,不敢挪动半分。这九阴奇毒本是她一手造就,今日亲受其炙,也算是造化弄人,报应不爽了。

+

她咬牙切齿一阵,扶着树木踱到山脚,却见郊野空旷,哪有晓霜影子,正自烦恼,忽见来路上出现二个人影,定睛一望,正是花清渊与凌霜君,只见一个长袍广袖,丰神如玉,一个碧裳螺髻,清丽脱俗,两人并肩而行,步履飘然,绝似一对璧人。

韩凝紫望着二人走近,一颗心好似被人拧成一团,浑身血液时凝时沸,眼眶又酸又热,几乎便要涌出泪来。却见花清渊在丈外止步,也呆呆盯着她,眼神似喜似悲,凌霜君却咬着嘴唇,杏眼中似要喷出火来。

三人默然注视,谁也不先说话。过了良久,花清渊叹了口气,幽幽道:“紫儿,多年不见,你憔悴多了!”二女都不料他沉默许久,却说出这句话来,均是一呆,韩凝紫情难自禁,脱口道:“你……你也变了好多……”凌霜君见这情形,只气得身子发抖,一顿足,转身便走,花清渊吃了一惊,将她挽住,道:“霜君,你去哪里?”凌霜君怒道:“你都不把晓霜放在心上,我还管她作什么?”花清渊一怔,道:“我怎么不把晓霜放在心上?”凌霜君死死盯着他,咬牙道:“你见了这毒妇,不问女儿下落,却偏与她卿卿我我,当我是透明人儿吗?我这辈子,见过的冷血汉子,以你花清渊为最。”花清渊脸色发白,却又无言以答。他一见韩凝紫,就全然不由自主,说出那句话来,明知不对,却也难以抑止。凌霜君见他呆滞模样,知他心中有愧,更觉委屈,禁不住啜泣起来。花清渊叹了口气,将她楼在怀里,向韩凝紫道:“紫儿……咳……韩姑娘,小女无辜,负你的是我,你若放了小女,花清渊任你处置。”

韩凝紫与他久别重逢,原本神飞意驰,忘乎所以,忽见他抚慰凌霜君的温柔样子,不禁妒火重燃,脸色青白不定,忽地轻笑道:“韩姑娘,韩姑娘……”她轻呼数声,语中已带上哭腔。花清渊见她神色怪异,忍不住唤道:“韩……凝紫,晓霜到底……”韩凝紫忽地柳眉倒竖,喝道:“韩凝紫是你叫得的么?”她望着凌霜君,冷笑道,“你的宝贝女儿,早被我砍成十八块,丢到汉江中喂鱼去了。”

花清渊倒退两步,脸上全无血色。凌霜君见韩凝紫独自一人,便已猜到晓霜遇害,听得这话,二十年仇恨蓦地涌上心来,挣开花清渊,扑将上去。韩凝紫挥剑相迎,转眼间,这对情敌已斗在一处。

论及武功,韩凝紫本来高出凌霜君甚多,但她身中“九阴毒”,举动迟滞,拆了二十来招,被凌霜君一掌打在胸前。韩凝紫步履踉跄,几乎跌倒。凌霜君重创仇敌,既惊且喜,正要抢上结果对方。忽见眼前人影一闪,花清渊已将韩凝紫扶在手里。凌霜君顿时如堕冰窟,呆了一呆,凄然道:“好,二十年前如此,二十年后,还是如此,花清渊,你这一生,是护定了这毒妇么?”花清渊神色瞬息数变,转眼望去,只见韩凝紫面色委顿不堪,樱口鲜血流淌,一时间,怎也狠不下心肠对她动手,只得道:“无论如何,也要问个明白……”话未说完,忽听身后一声怒哼,他掉头望去,只见花无媸一脸怒容,公羊羽、九如、云殊与花生各站一隅,这才想起早先约好,自己与凌霜君前方诱敌,这四大高手伺机夺人。

公羊羽踏上一步,寒声道:“韩凝紫,你方才的话可是当真?”韩凝紫虽没亲眼见过穷儒,但公羊羽这身行头颇为扎眼,一瞧之下,便已知晓,自知今日难逃公道。但她性子倔强,宁死不屈,便冷笑道:“我骗你做什么?我亲手杀死那小贱人,你没瞧见这剑上的血迹吗?”花清渊夺过短剑一看,果见那剑脊上血迹未干,顿时心头一空,望着韩凝紫,仿佛痴了一般。

公羊羽面色陡沉,忽地纵声厉啸,身形一晃,手起掌落,向韩凝紫当头拍落。花清渊见得掌来,不由自主抬掌格挡,父子二人掌力一交,花清渊左膝一软,跪倒在地,颊上现出一抹红晕。公羊羽怔了怔,蓦地长叹一声,撤了掌力,悻悻道:“罢了,我不管啦。”花无媸眉眼通红,恨声道:“有其父必有其子,哼,你也不配管他。”公羊羽颓然道:“你说的是,我当真不配。”卷起大袖,退在一旁。花无媸上前一步,逼视花清渊,厉声道:“你还要护着她吗?”花清渊只觉脑中乱哄哄的一片,但手中挽着韩凝紫,仍不放开。

九如不由叹道:“悠悠苍天,不佑善人,花晓霜悬壶济世,活人千万,却终究不得善终。唉,罢了罢了,世间事多是如此。花生,走吧!”花生愣了一下,忽地两眼瞪圆道:“师父,你是说晓霜死了?”九如瞧着这个傻徒弟,暗暗叹息:“闹了半天,你现今才明白么?”当即点了点头,道:“不错!”花生呱的一声,跳起三尺,指着九如鼻尖怒道:“老和尚骗俺,晓霜怎么会死?她怎么会死?”九如道:“她也是血肉之躯,怎会不死?”花生好似热锅上的蚂蚁,狠狠踱了两步,猛摇头道:“不对不对,别人会死,但晓霜那样的好人,怎么会死呢?梁萧不会死,晓霜也不会死的。”在他心中,怎也不信晓霜死了,环眼睁得老大,瞪在九如脸上,模样忿怒之极。韩凝紫冷笑道:“我亲手杀的,还不对么?”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花生怒道:“你骗俺,俺不信!”韩凝紫道:“你不信么,可以看剑上……”话未说完,花生大喝一声,一拳挥来,花清渊出手抵挡,但“大金刚神力”有撼天动地之威,花清渊心有旁鹜,顿被逼了个手忙脚乱。

花无媸不豫道:“九如和尚,天机宫之事自有天机宫处置,你们师徒定要架梁么?”九如冷笑一声,叫道:“花生,走吧,别人的家事,咱们少管为妙。”花生闻言停手,愣了一愣,忽一顿足,向着远处狂奔而去。

九如欲要招呼,但终究忍住,摇了摇头,叹道:“老穷酸,就此别过。”公羊羽虽与他斗嘴,心中却有惺惺之意,也合十作礼,道:“恕不远送。”九如长叹一声,木棒着地一撑,人已在数丈之外了。

花无媸目视花清渊,又道:“清渊,我再问你一遍,你当真护定这毒妇么?”花清渊眉头连颤,忽一咬牙,道:“不错,我花清渊既无流水公之武功,也无元茂公之奇学,更没有你的精明算计,我……我是天机宫古往今来,第一个无能无用之人。”花无媸不料他说出这番话,微觉怔忡,却听花清渊续道:“从小到大,瞧着先人遗迹,我便打心底鄙夷自己,故而从不敢拂逆娘亲。你要我娶霜君,我没违拗,你要我做宫主,我没推诿,你要我暗算梁萧,我也做了,你让我冷落晓霜,另生镜圆,我一一照办……”

花无媸道:“这个节骨眼上,说这些作什么,难道是我错了么?”花清渊道:“母亲算无遗策,岂会有错,千错万错,都错在孩儿,只怪孩儿没胆量,也没本事。有时候,我真羡慕梁萧,他敢作敢为,敢爱敢恨,即便大错特错,也胜我花清渊百倍。”

花无媸脸色一阵苍白,涩声道:“是啊,我管束你太紧,你真该大大恨我才是!”

花清渊摇了摇头,道:“孩儿岂敢怨恨母亲,当年元茂公早逝,天机宫大厦危倾,母亲独力支撑,受过许多委屈,若无过人决断,哪有今日之局。”

公羊羽叹道:“是了,是我的错,从小到大,我都没能好好教你。若你有我一身武功,花流水又算什么?”

花清渊摇头道:“也不怪爹爹,人各有志,不可强求,爹爹性子潇洒,若被缚于天机宫内,太也委屈。”自公羊羽夫妻反目以来,花清渊第一回如此相称,公羊羽百感交集,瞧了花无媸一眼,心中忽有愧悔之意。

花清渊转头对凌霜君道:“霜君,我生平最是对你不起。但情之一物,当真无法理喻,我虽百无一用,但由始至终,心中却只容得下一人。今日重见凝紫,我才明白,当年与她相别之际,花清渊这颗心便已留在她那里,今生今世……也无法取回了!”他语气虽力持平静,凌霜君却泪如雨下,她内心之中,对花清渊爱之甚深,故而明知他心不在己,却也一而再、再而三地原谅于他。听得这番话,她心中蓦然升起一股绝望,知道自己已然永远败给韩凝紫,再也挽不回这个男子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