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浊世滔滔 · 三

发布时间: 2019-12-04 08:14:29
A+ A- 关灯 听书

花清渊说到这里,眼中已是泪光莹莹,悠悠叹了口气,仰天叹道:“我一错再错,对不起父母,对不起妻子,对不起梁萧,更对不起晓霜。花清渊乃是不祥之身,一切冤孽,由我而起,一切过失,由我承担。只盼诸位瞧我分上,饶恕凝紫……”说到这里,忽地反过手中短剑,向颈上抹去。这一下甚是突兀,以公羊羽之能,也是救之不及,众人只觉浑身鲜血一下冲到头顶,脑中一片混沌。眼见便要血溅五尺,花清渊手臂乍紧,已被人格住,转眼一瞧,却见韩凝紫笑靥如花,眉生春色,眼中尽是温柔之意。花清渊瞧得一阵恍惚,似乎又回到二人热恋之时,不觉轻叹道:“凝紫,你何必拦我呢?”语声呢喃,温柔之极。韩凝紫将头枕在他臂上,幽幽地道:“以前是笨蛋,现在还是。”花清渊苦笑道:“我一向都笨,你都知道的,如今除了一死,我想不出别的法子救你。”韩凝紫定定地看着他,缓缓道:“我杀了你女儿,你不恨我吗?”花清渊低头道:“若我不负你,岂有今日。”韩凝紫抓过短剑,握在手里,叹道:“我真的好恨,倘若她是我的女儿,却是多好。”说着幽幽一叹,道,“渊哥,我问你一句话,你要好好答我。”花清渊道:“你说。”韩凝紫道:“你方才说,你的心始终留在我这里,是真的,还是只为哄我?”

花清渊叹道:“千真万确,绝无虚言。”韩凝紫得此言语,只觉心满意足,展眉一笑。自分别以来,花清渊再也没见过如此笑容,不觉瞧得痴了。韩凝紫叹道:“渊哥,你还记得,那天我离开天机宫,去天山找师姐时,你对我念过的那首小令么?”花清渊露出追忆之色,忽地轻声吟道:“新月曲如眉,未有团圆意。红豆不堪看,满眼相思泪,终日劈桃穰,人在心儿里,两朵隔墙花,早晚成连理……”念到这里,忽觉韩凝紫身子斗震,眉间掠过一丝痛苦之色,花清渊一愕,低头看去,当真魂飞魄散,只见一把短剑斜插在韩凝紫心口,直没至柄,花清渊失声尖叫道:“紫儿,紫儿……”韩凝紫强忍痛楚,死死扣住花清渊手臂,喘息道:“渊哥,紫……紫儿把心还你,从今往后,你……你好好待你的妻女……”她眼中神光涣散,话未说完,便已气绝。

这一轮剧变迭起,众人只瞧得心摇神驰,俱都呆了。花清渊痛不欲生,搂定韩凝紫痛哭。众人虽觉韩凝紫恶毒狡诈,作恶多端,却没料到她临死之际,竟会有此一举,便如凌霜君,也觉心中一空,再也提不起恨意。此时天机宫诸人均已赶来,前后瞧得清楚,花慕容鼻间酸楚,轻声念道:“两朵隔墙花,早晚成连理。”云殊知她心意,不由得将她柔荑紧紧握住,暗下决心:“从今往后,我要一心对待慕容,决不再三心二意,做出害人害己之事。”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花清渊先失女儿,又失至爱,这一哭昏天黑地,直哭到没了气力,凌霜君才将他扶起。花清渊平复下来,对花无媸道:“人死万事空,紫儿已死,容我将她就地掩埋。”花无媸木然道:“从今往后,凡事你自己作主,不必问我。”花清渊再不多说,赤手掘坑,将韩凝紫放人,落土之际,他长久凝视爱人遗容,终于叹息一声,推土掩埋,刻木为碑,原写“旧侣韩凝紫之墓”,但想了一想,终将旧侣二字抹去,默默落泪一阵,方才站起。公羊羽忽道:“清渊,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韩凝紫临终时让你好好对待妻女,莫非霜儿还在人间。”云殊摇头道:“不然,倘若花晓霜未死,韩凝紫何必自绝。”公羊羽觑他一眼,心道:“你懂什么?情之一物,原本就不可理喻,韩凝紫不死,她与清渊这段纠葛如何解脱。”忽又想起生平孽缘,不觉喟然。

众人议论一番,决定分散搜寻,搜了一日,终是大海捞针,一无所获。正要返回,忽见前方路上,何嵩阳带着一干南方豪杰走了过来,个个鼻青脸肿,众人均感诧异,云殊叫道:“何兄,怎会如此?圣上何在?”何嵩阳苦着脸,道:“我们带着圣上原地守候,不料那个小贼秃怒气冲冲,突然折回,不问青红,抱了圣上便走,我们奋力阻拦,却被他一顿好揍。”云殊听说花生夺走赵昺,心中大怒,顾不得风度,破口大骂。

公羊羽冷笑道:“骂也无用,那孩子年幼,不能济事,让他去了也罢。何况那小和尚武功甚强,别说他们,你便不受伤,也未必胜得了他。”云殊不以为然,勉强点头,公羊羽冷道:“你不必不服,你胜不得小和尚,更胜不得梁萧,那厮武功之强,已不输于萧千绝盛年之时。将来他若来寻仇,你须得日夜苦练,方可抵御。”他看似教训徒弟,其实却是提醒天机宫诸人,众人想起梁萧临别所言,均是愁上心来:“梁萧与晓霜情深爱重,晓霜若在,他就算前来,也不敢无理,如今晓霜生死不明,以那人的性子,结果委实堪虑。”

却听何嵩阳慨然道:“云公子不必挂心,那厮为南武林的公敌,只要他踪迹一现,南方豪杰必当齐心协力,叫他骨肉成泥。”公羊羽冷笑道:“若无能耐,人多也未必济事,亿万宋人,不也败在元人手里么?”

众人被他揭了疮疤,羞怒之色溢于言表,公羊羽又是一声冷笑,拔足便走,云殊方欲出口招呼,他已去得远了。

这一日,他越过积石山,河水更见细小,人畜已能徒步涉过,情知距源头不远,疾行数日,抵达一座大山之下,只见山脊冰川覆盖、雪白刺眼,梁萧询问土著,得知此山名为“巴颜喀拉”,他稍事歇息,登山而上,翻过一面岩壁,汩汩细泉从山顶泻下,汇聚成溪,溪水裹挟无数碎冰,撞击之音高低起伏,若合符节。

梁萧心道:“此处该是大河之源了。”他摘下羊皮浑脱,饮尽囊中青稞酒,抛入水中,瞧那皮囊在冰块之间磕磕绊绊,向东漂去,梁萧忖道:“人说河源为流觞之地,想下游水势滔天,何等厉害,此地却不足飘起酒囊,足见其言非虚。”瞧到此处,突发奇想,“黄河水以如此细流,化为滚滚洪水,其中道理,倘若化入内功,岂非大妙。”想到此处,若有所悟,不觉微微点头。

梁萧在河源处坐到日落,适才下山,忽见大山南麓,方圆百里内星芒烂漫,莫可逼视。梁萧大感惊奇,极目眺望,瞧出光芒出自数百泓泉水,沮如散涣,灿若列星,徐徐汇入河水之中。梁萧恍然而悟:“此地该是地理志中所说的‘星宿海’了,乍眼一观,果如满天星斗散落人间,古人诚不欺我也。”蓦然间,他生出些许疑惑,坐在一块山石上,蹙额沉思道:“我少时在天机宫读《山海经》,《大荒西经》有言:‘昆仑之丘,河水出焉’,黄河之源,当为昆仑山,又说道:‘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有大山曰昆仑之丘’。赤水为黄河,以古人之见,黄河理应出于昆仑山,‘巴颜喀拉’山势低小,哪及得上昆仑山接日月,负青天的气象?再说这星宿海又从何而来?《海内西经》有道:‘海内昆仑之虚在西北,河水出其东北,西南又入渤海,入禹所导积石山’,如此看来,昆仑应在积石山西北,郦道元《水经注》说:‘河自蒲昌,潜行地下,南出积石’,又道:‘葱岭之水,分流东西,西入大海,东为河源’,按地理图所载,葱岭、蒲昌距此千里,难道说,黄河源头远在西北,而后河水潜行地下一千余里,再从星宿海冒出么?”

想到这里,梁萧大觉不可思议,但既有疑惑,若不探个究竟,委实无以自解,凝思半晌,决意向前往西北,寻找传说中的黄河之源昆仑山。

他所带干粮早已罄尽,就地打了一头野羊,烤熟吃了,在岩洞中宿了一夜,次日启程向北,途中戈壁沉沙,烈日炎炎,辛苦非常。走了约莫十余日,渐有水草迹象,苍穹尽头,白云深处,依稀刻划出大山轮廓,簇簇雪峰出乎云天之上,冰雪耀日,光华璀璨。

又行一日,大山躯干宛然在目,横贯东西,苍苍莽莽,如雪浴飞龙,夭矫惊腾。山顶冰川消融,纵横蜿蜒,在原野上聚成大小海子,波光蔚然,水气弥漫,迎日一照,流光泛彩,瑰丽无匹。

梁萧只瞧得襟怀疏朗:“怎道化外之地,竟有如此气象?中土山水虽众,与之相较,都不免流于拘谨了!”正自揽风赏景,忽觉地皮微震,西方天空,隐有闷雷之声传来。梁萧循声极目眺望,但见烟尘嚣张,凝成长长灰线,由细变粗,翻滚逼来。梁萧吃了一惊:“此地有战事么?”左右一瞧,千里草海无可躲藏,只得抢上一处缓丘,伫足观望。那灰线渐渐逼近,却是无数野马,鬃毛飞扬,奋蹄狂奔。马群后一箭之地,数百牧人奋力甩着套索,声嘶力竭,呼喝不已。

忽听西南方蹄声又响,不消片时,出现数百骑人马,从前兜截而来。这迂回包抄,乃是草原牧民惯用的围猎之术,用到妙处,围猎队伍八方涌至,叫猎物无处遁藏。

野马群被斜刺里一冲,顿生溃乱,蓦然间,马群中蹿出一匹浑身火红的野马,骨骼粗大,较之寻常野马高出一头,鬃毛奇长,几乎盖住马首。这红马迎风长嘶一声,声音十分悠长。马群闻声,旋风般向北疾驰。忽见北方烟尘大起,数百余骑士迎面驰来。那红马又是奋蹄长嘶,野马群倏又转向,往梁萧这方涌来。

梁萧惯经战阵,并不将马群放在心上,只是暗觉奇怪:“按说,东南方也该有人堵截才是,莫非接引有误?”念头才转,便听身后马蹄声响,回头望去,只见数十骑人马出现在后方,不由忖道:“东方正当其锋,来人忒也少了。”但旋即悟出其中妙处:“是了,这支人马在那里,并非堵截,而是出于惊吓,如此再三惊扰,马群势必溃乱,那时擒捉野马,便十分容易了。”

果如梁萧所料,东南人马一出,马群阵势大乱。那头火红野马咴了一声,又蹿将出来,纵声嘶鸣,马群便如战士听到号角,忽地齐头并进,向东方冲刺而来。梁萧不由得喝了声彩:“马中之王,当真了得!”

野马竟知批亢捣虚之法,东方诸人均是错愕不已,眼瞧数千野马汹涌奔腾,岂敢撄其锋芒,一时纷纷走避。独有一名红衣女郎夷然不惧,纵马突入马群中,套索左右抽打,野马一被抽中,便吃痛让开。梁萧见那女子套索挥舞间,隐有软鞭招术,不由暗暗称奇。只瞧那女子东一穿,西一钻,辟出一条路来,逼近红马,翻身一纵,落在马背之上,众骑士哄然欢呼。梁萧心道:“擒敌先擒王,这招使得利落,这女子似乎通晓中土武功,却也奇怪。”

那红马桀骜不驯,力大无穷,能令万千同类俯首帖耳,又岂容人类骑乘,顿时上纵下跳,左抛右摔,举动极为暴烈。红衣女紧紧拽住马鬃,伏在马背上,初时尚能把持,但不消多时,便觉力怯,身子如一张纸鸢,被抛得满天飞舞。忽然间,那红马四蹄一攒,身躯回旋,女子尖声骇呼,身如掷丸飞星,向着野马群里落去。此刻万马奔腾,落入马群乱蹄之下,有死无生。众骑手无不失声惊呼。只在此时,忽见人影闪动,梁萧一蹿一纵,将那女子平空搂在怀里,继而身形折转,落在一匹野马背上。低头一瞧,却见那红衣女不过二八韶龄,杏眼凝碧,极为美丽。

那少女惊魂未定,气息急促,檀口间吐出淡淡奶香,忽听她叽里咕噜,极快地说了两句话,梁萧不解,少女发急,手指红马,又说两句。梁萧这才听出来,少女话里夹杂许多突厥语。向年钦察营中多有突厥战士,梁萧为统率方便,跟着学过一些,想了一想,问道:“你要我抓住那匹红马吗?”少女连连点头,梁萧叹道:“物各有主,何必强求呢?”少女急得小嘴一撇,猛地哭道:“我们追了一个多月,抓不住它,就全完啦……”

梁萧环顾四周,那些骑士果然疲态尽显,断然无力再度设围,再听少女哭得伤心,心头一软,叹道:“我且试试!”将少女搁在一匹野马背上,自己挥鞭纵马,向红马迫近。红马吃过一回苦头,岂肯容人再近,奋蹄突出马群,蹄不沾地,顷刻间将梁萧抛落两箭之地。

梁萧不由好胜心起,纵下马来,衔尾紧迫,此时东风正厉,吹得他衣袂飘飘,便如凭虚御风,在草上滑行。众骑士瞠目结舌,呆呆瞧着一人一马浮光掠影般奔到地平线处,消失不见。

逐出二十余里,红野马越奔越快,梁萧渐被抛落,暗赞道:“此马神骏绝伦,不知与莺莺的胭脂相较,谁更厉害一些?”降服之心更甚,俯身抓起一块硬泥,捏下一枚小丸,以“滴水劲”射出,击在红马后腿关节处,泥丸嗤的一声,化为轻烟一团。这一下力道虽轻,却叫红马后腿软麻,瘸了一瘸。梁萧趁势奔近,手中泥丸去如连珠,不伤红马筋骨,只令它蹄软筋麻,有力难施,去势渐渐缓了。

半桶羊奶工夫,梁萧抢近马尾,伸手拈住,一个筋斗翻上马背。那红马使出浑身解数,奋力挣扎,梁萧施展轻身功夫,任它起落。红马见势不妙,纵蹄狂奔,梁萧左臂勒住马颈,伸袖盖住马眼。红马眼前漆黑一团,唯有闭眼瞎撞,乱兜圈子,狂奔了半个时辰,终于无法可想,伫足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