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和谐之道 · 二

发布时间: 2019-12-04 08:22:15
A+ A- 关灯 听书

梁萧面对千军万马也未曾惧过,闻声只是笑笑,目光投向人群,一眼便看到风怜,她碧眼雪肤,立身人群,尤为显眼,花镜圆靠在她身旁,手牵风怜衣角,意态亲密。风怜见了他,心中狂喜,欢叫道:“师父!”梁萧双眉陡挑,峻声道:“可受了欺负?”风怜激动得说不出话,只是拼命摇头。

梁萧心头略定,正待细询,却听一声怪笑,释天风从人群中蹿将出来,一拳直捣梁萧面门,笑道:“梁小子,几天不见,送你个见面礼儿。”梁萧伸袖一拂,扫中他手腕,释天风拳头偏出,胸口微露破绽。释天风一惊,不待梁萧出手相攻,后跃丈余,双眼瞪着梁萧,怪叫道:“奇怪,奇怪,这招大大的奇怪。”

梁萧这一拂用上了“谐之道”,故而释天风只觉几日不见,对手似又高明几分,不由喜道:“再来。”纵身欲上,风怜急道:“释天风,你又耍赖么?”释天风怒道:“女人家就是斤斤计较,耍赖便耍赖,何必定要加个又字?”风怜冷笑道:“谁叫你男人家记性不好。你再纠缠我师父,我就把你的丑事逐一抖将出来,叫你在江湖上没脸。”释天风怒道:“打你小丫头的臭嘴,我有什么丑事?哼,你说,我有什么丑事?”吹胡子瞪眼,极尽威胁,风怜心里害怕,不敢开口。凌水月却有顾忌,插口道:“老头子,你乱叫什么,还不退开!”释天风见妻子发话,只得哼了一声,悻悻退下。

这时忽听人群躁动,一行人自石阵中鱼贯而出,走上木台,花清渊在前,后面随着童铸、秦伯符、杨路,明三叠,七年来,白鹤左元,丹顶鹤修谷先后病殁,池鹤叶钊撑船,不在其中。

花清渊走到近前,却是两鬓如霜,额上眉间皱纹深刻,眸子含忧,不复当年精神。梁萧望着他,不觉生出悲来:“不过十余年光景,他竟老成这样?”见其父,更思其女,不觉胸口一热,脱口叫道:“花大……”但又猝然惊醒,将“叔”字硬生生咬在齿间,拱手低头,涩声道:“花大宫主,别来无恙?”花清渊也双手微抬,本欲上前扶他,听了这话,终又无力垂下,长叹道:“梁萧,你真不该来!”梁萧道:“师徒有亲,不得不来。”言讫忽有所觉,侧目望去,但见花无媸不知何时已到人群之后,负手默立,她养颜有术,十年风霜也未在脸上刻下多少痕迹。花慕容则立在一旁,较之云英未嫁时丰腴许多,雨润红姿,更添娇艳,怀中抱了一个稚幼童儿,肌肤雪白,嫩弱堪怜。

场上寂然时许,花清渊缓缓道:“梁萧,你这次前来,有何打算?”梁萧不料他问得如此委婉,怔了征,道:“别无它求,但请放了小徒。”花清渊一怔,忖度此人素来狡黠难缠,哪有这般轻易放手,迟疑片刻,脸上露出不信之色,摇头道:“你不要诳我,晓霜之事,过错尽都在我。若有怨怪,只管冲我来,勿要迁怒他人。”

秦伯符忽地正色道:“宫主,此话大为不妥。对着天下豪杰,宫主的过错便是天机宫的过错,若要怨怪,咱们都脱不得干系。何况晓霜之事,要怪也怪韩凝紫,怎能怪你。”花清渊神色一黯,道:“可……”秦伯符知他想说什么,截口道:“再说你与晓霜本是父女,血浓于水,梁萧大可怨怪天下之人,却独独不能怨怪于你。”花清渊无言以对。梁萧见众人误会已深,只得道:“花宫主,我当真别无他念,只请放了小徒。”众人只是冷笑,均想:“此人行事不择手段。如今谁知他心中念头,保不定我们前面放人,他后面就变了脸色,清算旧账。”梁萧瞧众人神色,心知难以善了,一时皱起眉头,忽听人群中有人叫道:“姓梁的狗贼,你何必这多废话?有能耐的,自己抢人回去啊!”梁萧听来耳熟,放眼望去,只见贾秀才混在人群中大呼小叫。池羡鱼立身在旁,拈须冷笑,只不见金翠羽和白不吃的踪影。

*

贾秀才摇起破扇,嘻嘻笑道:“池老大说的是,这叫做前当猛虎,后有雷池,进也进不得,退也不得退,进一步必成丧家之狗,退一步则变落水之狗,更好痛打。哈哈,除非它背生双翅飞过去,不过狗插双翅,便叫不得狗了。”释天风奇道:“不叫狗?那叫什么?”贾秀才笑道:“释岛主问得好,狗生双翅,当然叫做飞狗了。”众人哄然一笑,气势又复高涨。

梁萧眼见一水茫茫,无舟无楫,忖度自己脱身不难,若带上风怜,却有不能。思忖间,忽听风怜低声道:“师父,其实……我是故意让他们拿住的。”梁萧奇道:“这话怎讲?”风怜脸一红,低头道:“那天,你急忙忙走了,我骑马追赶也没赶上。我怕你想不开,又急又怕。后来,我见秦伯符和释夫人乘马过来,便想,他们人多势众,若要找你容易许多,是以上前挑衅,故意让他们捉住,并告诉他们,你已知花小姐的消息,进括苍山去了。他们听了,怕得要死,严加防范不说,还派了许多人手寻你。”说到这里,她看了花镜圆一眼,花镜圆也正瞧着她,风怜微笑道:“也多亏圆儿说项,这里人待我都挺客气。”梁萧听她一说,忍不住瞧了花镜圆一眼,哪知这小家伙却狠狠回瞪,眼中大有敌意。

风怜见梁萧怔然不语,心头七上八下,好不安稳,怯道:“师父,你怪我么。”梁萧道:“怪你作什么,可既然来了,便难以轻易离开了。嗯,你怕不怕?”风怜轻咬朱唇,道:“我不怕。大不了一起死!”说着双眼凝视梁萧,透出温柔情意。梁萧听了这话,傲气陡生,冷笑道:“风怜,不许提这个死字。他们要想杀我师徒,怕也不易!”末一句直若刀剑相击,清锐贯耳,众人听在耳里,无不动容。

梁萧说完这句,语气又转温柔,对风怜道:“剑和马呢?”风怜一指秦伯符道:“剑在他背上,马在天机宫里。”梁萧见秦伯符肩头露出半截剑柄,扬声道:“秦天王,你背上宝剑,还请物归原主?”

秦伯符双眼一转,心生疑惑:“他们如此看重此剑,难道这宝剑有甚奇特之处?梁萧武功已高,不可让他如虎添翼。”当下手捋长须,只是冷笑。“天罚剑”在风怜心中,重逾性命,见状不由粉拳紧握,怒道:“痨病鬼,你想赖我剑么?哼,不还剑来,我把你胡子拔光!”众人瞧她生气之时,粉面上只得三分怒意,另七分却是娇憨,都觉有趣,嘻笑起来。

风怜只道他们笑自己不自量力,羞怒难当,只觉一把火从心尖上烧起来,烧得耳根也发烫了,正想拼死夺剑,忽听梁萧淡淡地道:“风怜你退开!我为守剑之人,神剑落入他手,当由为师来取。”风怜双目一亮,喜道:“师父,你……你肯收下剑了?”梁萧点一点头。风怜心知他当着众人应允,决无反悔之理,不禁眼开口笑,再一想这些年来所受的苦楚,又不觉泪涌双目,点点珠泪挂在那张笑靥之上,便如春花初绽、含露犹香。

梁萧却没留意她那些小小心思,迈上一步,望着秦伯符拱手道:“秦天王小心,不才取剑来了!”群豪见他夺剑之前,竟出声招呼,气焰嚣张已极,顿时嘘声大作。

秦伯符深知梁萧本领,并不当他口出大言,冷然道:“妙得紧,你自管来取!”解下天罚剑,丢在台上,一足踏上。他本意是不愿宝剑碍着手脚。风怜却是怒从心起,喝道:“痨病鬼,你再踩宝剑,我……我将来也把你踩在脚底,叫你翻不了身。”秦伯符全副心神系在梁萧身上,闻言并不理会。天机宫众人都觉倘若被梁萧夺走宝剑,大失颜面。蓦然间,童铸、杨路、明三叠各上一步,立在秦伯符前方左右,花清渊微一迟疑,也移到秦伯符背后,如此一来,便结成一座五行奇阵。要知这五人均是天机宫的一流高手,这五行阵一成,足以抵挡天下任何强敌。

释天风瞧得不悦道:“五个打一个,算什么本事。”梁萧笑道:“那也无妨。”身子微躬,恭声道:“得罪了!”忽地趋进丈余,童铸,杨路四掌齐出,梁萧身子斜转,落到二人身侧。童铸、杨路掌力落空,匆忙转身防御,梁萧仍不出招,又是一转,身子撞向秦伯符与明三叠,二人方要出掌,梁萧再度旋身避过。群豪见他一味躲闪,似是落了下风,纷纷鼓噪起来,出言讥讽。梁萧广袖低垂,一步数转,只不出手攻敌,但所到之处,却尽指五行阵的破绽。结阵五人不敢怠慢,唯有随他转动。不知不觉,五人只几个转身,已然面面相对。梁萧瞧得清楚,陡然纵起,连劈四掌,几乎同时击向童、杨、秦、明四人。四人但觉劲风袭来,如巨石压身,各自奋起功力,挥掌抵御。不料这当儿梁萧掌力烟消,身影俱无,四人身子一轻,但浑身功力已被梁萧逼出,收束不住。童、杨、明三人三双肉掌几乎不分先后拍向秦伯符。秦伯符如何挡得住三人合力一击,掌力交接,便觉一股腥气直冲喉头,双膝发软,几欲坐倒在地。那三人被“巨灵玄功”一阻,也各自退了一步,胸闷异常。

花清渊见忽生奇变,低呼一声,一个箭步抢出,举手扶住秦伯符,取了丹药给他服下。梁萧此时无人阻挡,飘然掠上,将天罚剑捞入手中,秦伯符急道:“糟了,宝剑!”花清渊摇头叹道:“秦兄,区区虚名何足道哉,身子才是要紧!”头也不回,运掌抵在秦伯符后心,源源度入真气。秦伯符叹了口气,不再多言。梁萧听到这话,心中也暗叫惭愧。

忽听有人纵声大笑道:“精彩,精彩!出掌诱敌毫厘无差,脱身夺剑间不容发,十年一别,尊驾的功夫越见高明了。”梁萧转眼望去,却见人群中足不点地般走出两人,头戴小帽,长髯及胸,梁萧但觉二人眼熟,却想不起在哪见过。其中一人笑道:“尊驾不认得了老衲么?”拿去小帽,露出一个光头,继而扯掉髯须,一张肥脸堆满笑意,竟是狮心尊者,另一人也脱帽去须,双颊瘦削严厉,却是龙牙上人。

群豪一片哗然,梁萧也觉奇怪:“这二人来这里作甚?”狮心尊者细眼眯起,仔细打量梁萧,笑道:“倘若老衲所料无差,阁下既是梁萧平章,也是闯入大天王寺的假面人吧?”梁萧适才引此击彼,挫败五大高手,与当年大天王寺中不发一招、慑服降魔九部如出一辙。梁萧见狮心尊者瞧出端倪,便不再掩饰,颔首道:“尊者慧眼。当年大天王寺中,梁某是非之身,不便表露真容。”龙牙上人得他亲口承认,双目透出灼灼精芒,狮心尊者冲他使个眼色,口中笑道:“老衲理会得,原来假面人便是梁平章,梁平章就是假面人,难怪均是了得……”话音未落,忽听“银弓落月”张青岩厉声叫道:“你们两个鬼鬼祟祟,乔装打扮,有什么阴险勾当?”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