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实力坑爹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08:35
A+ A- 关灯 听书

两日之后,左领军卫驻地,李勣跟几个老货嘻嘻哈哈的聊着走进大营,只有一个四十来岁的黑胖子有些郁郁寡欢,显得有些合群。

李勣很快发现了黑胖子的不同寻常,撞了他一下次:“哎,我说知节,你今天情况有些不对啊,半天不见你说话,莫非是转了性子?”

程知节,又叫程咬金,大唐有数的二货,平时咋咋呼呼唯恐天下不乱,突然沉默下来着实让众人有些不大适应。

“俺老程总觉得这事儿有些不靠谱,我说老李,那三个小子可是长安有名的纨绔,你确定苏定方能镇住他们?可别让他们把你的左领军卫搅的天翻地覆。”

“嗨,原来知节在担心这个。”另一个四旬白面中年人闻言接口道:“其实要我说这完全不成问题,茂公练兵的本事那可是一等一的,别说那三个纨绔,就是铁打的金刚,到了他的手下也得老老实实。”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不错,老刘说的对,相比知节,我更担心那三个小子会不会被练废了,要是那样的话,我可不放心把我家那个送来了。”说话的是张宝相,也就是若干年后抓住颉利的那个。

对于程咬金的担心和‘老刘’,张宝相的争论,李勣表现的信心十足,拍拍老程的肩膀:“知节,咱们可是老交情了,瓦岗山那会儿就在一起,你还不放心老夫?”

“就是因为在瓦岗那会儿就在一起,我才不放心你。”程咬金推开李勣的手,哼哼着道:“你老小子阴是阴,可到底是长辈,难道还真能把他们怎么样?三个小子鬼精鬼精的我不信他们看不出来这一点。”

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李勣老脸抽了抽:“知节多虑了,那三个小家伙到底只是十多岁的娃娃,难道还能翻上天去不成,再说,老夫的左领军卫……。”

李勣话说了一半突然顿住,眼中一片狐疑。

在几个老货面前,是左领军卫众多操场中的一个,在这片操场上,此时正立着无数的人棍,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个由一千二百人组成的方阵。

横看一条线,竖看一条线,斜着看还是一条线,没有任何人有多余的动作,没有任何一点声音,所有人都是一个姿势,双臂自然下垂放在身体两侧,抬头、挺胸。

什么情况这是?这些大头兵在干什么?李勣有些蒙。

除开李勣,其余几个老货,眼中精光连闪,纷纷低声嘀咕起来:“想不到这老匹夫竟然还藏着一手,要是这次不来他这左领军卫,只怕我们还一直被蒙在鼓里呢。”

“就是,看看这些兵,一府人马练的跟一个人似的,这手段,只怕李靖那老货见了也得说声服。”

“对了,你们注意到没有,这里好像只有基层军官,校尉之上似乎一个都不在,那帮家伙去什么地方了?”

“那三个臭小子也不在这,该不会是逃了吧?那群**一起去抓他们三个了?”

李德謇、程处默、李震,三个纨绔什么德性不用说老货们也十分清楚,不用看都知道如此整齐的方阵里面不可能有这三个人。

如此一来,那些消失的人去了哪里就成了几人关心的事情。

顾不上观察那些钉子一般钉在原地的军卒,几个老货加快速度,一头扎进大营深处。

然后……。

“他们在干什么?”

没走多远,一个明显是刚刚搭起来的凉棚吸引了老货们的注意力。

只见一群穿着各式铠甲的校尉、都尉围着凉棚席地而坐,像是蒙学中的学生,时不时还会看他们低头记着一些什么东西。

在凉棚里面可以看到一个年龄不大的少年,羽扇纶巾,风度翩翩,似是在说着什么,另外还有两个少年各拿长棍分列两旁。

不是纨绔三人组还有谁。

老货们在看清那三个家伙之后,全部看向李勣,目光中的意思显而易见:这就是你说的让那三个小子来你这里受训?到底是谁训谁?

李勣眨眨眼睛,老实说,自从看到那些在操场上拔军姿的军卒开始,他就一直是懵的。

自己不在军营这三天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三个小混蛋到底干了什么事?左领军卫变天了?被收买了?

想着,李勣等人向着凉棚的方向靠了过去,隐约间听到李昊在说:“谁能起来回答一下,战争与政治的关系……,苏定方,你来。”

“到!”被点到名子的苏定方站了起来,一本正经的答道:“战争是政治的另一种延续方式,另外,政治决定战争,战争反作用于政治。”

“嗯,回答的很好。”李昊点点头,示意苏定方坐下,然后继续说道:“战争与政治的关系就先讲到这里,接下来开始讲战争的目的。

众所周知,战争的目的其实就是打垮敌人,可是打垮敌人是一个很抽像的概念,谁能告诉我怎么样才算打垮敌人?难道仅仅消灭了敌人就算是打垮了么?”

这,这特么是兵法啊,而且是很高深的兵法,老货们都是打老了仗的,只听了一点点就意识到李昊所讲那些东西的重要性,不约而同将鄙视的目光投向李勣。

程咬金更是嘿嘿一笑:“好你个李勣老匹夫,我说你怎么非要让那三个小子到你这里接受什么军事训练,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

“不是,我……”李勣想要解释。

“别解释,什么都别说,我们都明白。”张宝相乜着李勣道:“不就是想趁着李靖不在,骗人家小辈到你这里传授兵法么,李勣,李茂公,你这手玩的够黑啊。”

“嗨,说那么多干什么,见者有份,以前不知道就算了,现在知道了茂公的目的,老夫怎么也要掺一脚。”

李勣:“……”

看着一群暴躁的老货,李勣知道这次自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不过,李勣会在乎么?

答案当然是不会。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后,李勣果断出击,大喝一声:“来人,左领军卫从今日开始封营,所有不相干的人全部清出大营。”

众老货:“……”

“李勣老匹夫,你还要脸不要……。”

“李家娃娃,不要讲了,莫要被李勣老匹夫骗了……。”

“李勣,老夫要去陛下那里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