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能把天聊死的男人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08:32
A+ A- 关灯 听书

三人组其实早已经发现了苏定方的到来,不过除了程处默和李震之外,李昊却是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盯着那支奔行于操场的骑兵,不断下达着命令,大有反客为主的意思。

“那几个小子是谁,他们在干什么?”苏定方皱眉问道。

自己的地盘上多了三个莫名其妙的家伙,让他暂时忘了李勣的交待。

庞校尉回头看了一眼,表情纠结:“都尉你忘了,他们不就是早上大将军送来的三位小将军么?”

这么一说,苏定方顿时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他们三个不是来受训的么?你到底在搞什么明堂”

庞校尉显的有些紧张,比划了半天,压低声音道:“都尉,都尉,你小点声,这三位可是有大能耐的,惹不得。”

“惹不得?”再怎么说苏定方也是敢带着两百人冲击颉利可汗金帐的人物,如何会把三个名动长安的纨绔子弟放在眼中,当下不顾庞校尉阻拦大步走向三人:“你们三个在搞什么,让你们到这里来是受训的,搞清楚你们的身份。”

“受训?”李昊微微侧头,不屑道:“凭你?”

针尖对麦芒,一千四百年后的军校高材生与一千四百年前的大唐悍将的第一次见面充满了火药味。

“德謇,我给你介绍一下。”李震眼看情况不妙,连忙上前拦在两人中间,指指着苏定方:“这位是左领军卫的折冲都尉苏烈苏……。”

李昊嘿然接口:“不必介绍,我知道。苏定方,冀州武邑人,十五从军,斩清河叛军首领张金称,败邯郸叛军首领杨公卿,而后投靠窦建德、刘黑闼,刘黑闼死后回乡隐居,半年前被陛下启用。不知我说的可对?”

初次见面就被人掀了老底让苏定方的脸色有些难看,随口道:“李德謇,三卫将军李靖的大公子,不学无术,走马章台,寻花问柳,有长安之耻的美誉。李大公子,不知我说的可对?”

都是在相互介绍对方,李昊说的都是苏定方值得称道的优点,而苏定方说的则是李昊的缺点。

一个抬轿子,一个扬沙子,相比之下高下立判。

不过这也怪不得苏定方,因为就算程处默和李震也不知道自己的好友有什么优点可以拿出来炫耀。

苏定方这个时候也冷静了下来,知道自己刚刚话说的有些过份,正琢磨如何补救,却听李昊叹了口气:“唉,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苏都尉,着相了。”

苏定方:“……”

程处默、李震、庞校尉:“……”

这个B装的,真是让人猝不及防。

如果说苏定方刚刚的言行属于扬沙子,李昊的言行则完全可以把天聊死。

隔了好一会儿,程处默回过神来,一脸钦佩的拍着李昊肩膀:“德謇,这些年委屈你了。”

李昊叹了口气:“没什么,谁让我不羁的外表下有一颗广阔的胸怀呢。”

刚刚冷静下来的苏定方又差点炸了,还广阔的胸怀……,你这是想要原谅谁?谁烦谁不知道么。

庞校尉察言观色,生怕两人再吵起来,连忙岔开话题道:“小李将军,刚刚您不是说有一些练兵方面的建议么,正好苏都尉在这,不如你们好好聊聊。”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么,忽悠人的话怎么能当真,程处默和李震的脸色变的十分难看,纷纷给李昊打起眼色,示意他见好就收,不要把苏定方惹毛了。

到底是在别人的地盘,把主人家惹毛了,岂能有好果子吃。

不想,李昊似乎与苏定方杠上了,看也不看两人,就那么面带微笑看着老苏,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一副我等着你的态度。

苏定方本就有些火大,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其它了,眉毛一挑:“哦?不知李大公子对左领军卫的练兵之法有什么指点,在下洗耳恭听。”

李昊微微一笑:“唉,苏兄客气了,一点浅见淡不上指点,你要是想听,我就说说,要是说的不对,你别往心里去。”

有必要这么骚么!虱子多了不痒,还是债多了不愁?程处默与李震面面相觑,仿佛看到了未来三个月里悲惨的日子。

苏定方被气的险些笑出来,咬着后槽牙道:“好,你说说看。”

李昊毫不客气,伸出一根手指:“首先一点,你的兵文化素质太差,大部分军令都听不懂,而且还左右不分。”

二根手指:“其次,不懂配合,各自为战,就像刚刚的骑射吧,乱哄哄一大片,看看那些靶子,有的跟刺猬一样,有的上面才几支箭,这显然是不对的。”

三根手指:“第三,战斗素质差,对命令的执行力不够。”

四根手指:“第四,算了,第四就不说了。”

李昊用一千四百年后考核士兵的方式来考核大唐的士兵,结果自然是一无是处。

苏定方听的目瞪口呆,瞠目结舌,半晌才反应过来,涨红着脸道:“不行,第四你非说不可,不说出个子午寅卯老子跟你没完。”

没完就没完,怕你不成?

不过,话说回来,李昊可是君子啊,而君子一般都有成人之美的习惯,所以面对气急败坏的苏定方,小李同志淡定的说道:“这第四其实也简单,那就是苏兄你不是一个合格的指挥官。”

言罢,也不等苏定方发问,继续道:“首先,你不懂战争与政治的关系,其次,你不明白战争的目的,第三,你不懂战争的特性,至于第四,第五,第六,我就不说了,毕竟我是客人,要给你留点面子。”

就这还给我留面子?你不如一刀捅死我算了。

苏定方黑着一张脸,气的只喘粗气,不为李昊,而是因为自己实在回答不出那些问题。

战争与政治的关系是啥,战争的特性又是啥,还有那个战争的目的又是个什么玩意儿,谁特么能告诉老子一下,以前看的那些兵书里面也没有啊。

而且,眼前这货不是纨绔么,啥时候变的这么有学问了,这么有深度的问题是一个纨绔能问出来的么?

面对苏定方的沉默,李昊露出胜利者的微笑。

只是拿出《战争论》目录的前三项就已经把老苏唬的一愣一愣的,这要是把全书都背出来,估计大唐军方第一人就要换人了吧,希望到那个时候老头子不要拿皮带抽自己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