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美丽的误会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08:10
A+ A- 关灯 听书

穿越了,李昊很紧张,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物,后世来到新单位多少还让人有些拘谨呢,更不要在一个完全陌生的时代。

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李昊发现,这个时代的人似乎很好说话,就比如自己面前这个把脸笑成菊花的老头儿陈管家吧,他人就很好,有问必答。

所以李昊鼓气勇气,问出了一个连他自己都觉得十分离谱的问题:“我是谁?”

陈管家果然好说话,竟然一点疑心都没有,笑着回答:“少爷,您叫李德謇。”

“那我爹是谁?”李昊继续问,并且又胆子大了些。

老头笑容不改,没有半点迟疑:“老爷自然也姓李,讳靖,字药师。”

“废话么这不,我姓李我爹当然也姓李……”李昊眼珠子差点翻进太阳穴,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等等,你说我爹是谁?李靖?!”

没记错的话,老家那个只有过年才会拿出来的族谱上,排在第一个的就是李靖。

龟龟,我这是,这是自己给自己当祖宗了?

虽然排位不是第一,但第二那也是祖宗好么。

陈管家不知道李昊在想什么,笑着答道:“是的,少爷。”

“那今年是哪一年?”回过神的李昊决定核实一下,毕竟族谱上的老祖宗可是唐朝的。

“武德九年。”

得,没跑了。

李昊抬头看看窗外,还好,没打雷。

按下心中忐忑,李昊再次问道:“那个,陈管家,为什么你会有问必答,难道你就不怀疑我有什么情况?”

“这有什么好怀疑的,少爷,您装傻已经不是第一回了,与前几次相比,这次是最像的。”陈管家十分淡定,语气中竟还带着一丝欣慰。

李昊:“……”

我装傻?我现在是真傻好么。

自家的这个二祖宗真的很不靠谱好么,竟然没事儿装傻子玩,现在好了,把自己玩挂了都没人知道。

由此可见学前教育真的很有必要,尤其是《狼来了》那一篇,将来我三祖宗,呃,不是,我儿子一定要熟读。

眼前的事情还没解决,李昊就开始想儿子,神经之大条说来也是一绝。

老头儿等了半天不见李昊说话,以为他生气了,连忙解释道:“少爷,老朽不是故意的,实在是……实在是……。”

“算了,这不怪你,下次我会好好努力。”李昊连忙摆手示意老头儿不用解释,末了似乎想起了什么,辩解道:“还有啊,我这次不是傻了,只是把以前的事情忘了,知道不?傻了和忘了还是有区别的”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傻了和忘了到底有什么区别?为什么我没看出来?管家老陈无奈的想着,点头道:“是少爷,老朽记住了。”

李昊见管家确实没有起疑,一颗忐忑不安的心终于放松下来,开始打量起四周的环境。

七、八十平的房间满是古香古色的家俱,各类书籍点缀其间,墙上挂着宝剑、字画,好家伙,随便拿出一样放到后世也值个千把百万。

大家族啊,真有钱!李昊选择性的忽略了中间一千四百年,觉得人生再次有了奔头,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不在话下。

管家老陈看着李昊摸摸这,看看那对啥都好奇样子,暗中竖起佩服的拇指,少爷就是少爷,装傻子都装的这么像,估摸着前几次失败是没拿出真正的实力。

只是,这样装傻真的好么?想到三天前那份由礼部下发的邸报,老陈又有些纠结。

邸报上说,皇帝陛下励精图治,打算在明年的上元节组织一次勋贵子弟的殿前演武,优胜者可以得到丰厚的奖励不说,好像还有爵位赏赐。

当然,物质上的奖励或许并不算什么,但那份简在帝心的荣耀却让除却有限几人之外的所有勋贵子弟们趋之若鹜。

遗憾的是,在老陈来看自家少爷正好是那有限的几人之一,为了不去演武连装傻子这招都用上了,不知道老爷回来知道真相,会不会大义灭亲。

李昊并不知道老管家在想什么,当然,就算知道也不会在乎,因为他正拿着一本书,处在极度的兴奋中。

书是打开的,并不知道名字是什么,但这并不重要,得要的是,李昊竟然可以一丝不差的把前面自己翻过的两页背诵下来。

要知道,他刚刚只是草草的翻了一下,并没有认真去看上面写的是什么。

但就算这样,里面的内容也清晰的记在了脑子里。

李昊不知道这算不算过目不忘,就算不是,应该也相差无几。

而且不仅如此,回忆书籍内容的过程中,李昊还发现,以前(好纠结,到底是以前还是以后)在军校学过的东西也没有忘记,甚至不但没有忘记,反而以前记忆模糊的东西现在也可以清楚的记得。

发达了,这次真的发达了。

呆立的李昊几乎可以预见数年之后,自己左手95突,右手10狙,身背40火的画面。

到那个时候,任它什么八牛弩、投石机,统统都得让路。

对了,要不要将魔改59出来?不用多,十辆就行……。

“啪”,YY中的李昊脖子被人狠抽了一记,95突没了,40火飞了,一个高大魁梧的中年人遮住了全部的视线。

“你,你谁啊?老陈,干嘛放不相干的人进来。”好好的美梦被人打醒,李昊有些飙。

管家老陈苦涩的笑着没敢接茬,中年人却狞笑道:“老夫李勣,怎么你小子还想把老子赶出去不成?”

李昊目瞪口呆:“李,李勣!英国公?!”

中年人笑容不改:“装,你小子继续给老夫装,还真以为老夫不知道你跟程处默、李震那两个小子昨天晚上商量装傻的事情?”

MMP,我这二祖宗不会真是个傻子吧?人要二成什么样,才能把自己的计划全都说出来还要伙同其它人一起,李昊欲哭无泪,咧了咧嘴:“那,那个,李,李叔,我……我……。”

“少说费话,你现在就是叫亲爹都没用。”彪悍的李勣根本没给李昊解释的机会,单手一伸抓住他的后衣领子:“既然你小子用装傻的手段来躲避三个月后的殿前演武,老夫就替你爹好好教教你,跟老子走。”

李昊虽然上辈子是军校高才生,毕业分配后又因为表现优异被调入特种大队,成为特种大队的精英,但奈何现在这具身体只有十四岁,又缺乏锻炼,哪里是李勣的对手,被他提在半空跟只泰迪差不多,半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管家老陈虽然想要阻止,但被李勣拿眼睛一瞪也怂了,眼睁睁看着自家少爷跟小鸡崽子似的被拎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