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打个赌呗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08:17
A+ A- 关灯 听书

来到大门口,郁闷的李昊就乐了,因为他看到有两个比他还要倒霉的家伙正五花大绑的被丢在一辆光板马车上,待宰羔羊的模样看着都让人觉得心酸。

“噗通”一声,正在琢磨两个倒霉蛋身份的李昊突然被丢下,耳边响起李勣的声音:“小子,是你自己上去,还是老夫绑着你上去。”

“不劳李叔费心,我自己上,自己上。”现成的例子摆在那里,李昊可不想重蹈覆辙,三步并做两步跳上光板马车,在车上两个家伙幽怨的目光中,涎着脸十分狗腿的道:“您放心,我一定替您看好这两个家伙,保证一个也跑不了。”

“哼。”李勣撇撇嘴,没接李昊的茬,回头对跟出来的管家老陈说道:“你家那混小子我带走了,三月之后殿前演武的时候自会放他回来,你若不服,尽可给你家老爷写信,去兵部告我也可。”

老陈初时的确对李勣有些看法,可当他看到光板马车上还有两个比自家少爷还倒霉的家伙后,所有不服都烟消云散,笑道:“英国公言重了,老朽不敢不服,只是我家少爷身子骨弱,还望国公看在我家老爷面上,不要太过苛责。”

“放心,老夫心中有数。”李勣敷衍着答应,一摆手,身后载着三个倒霉孩子的马车缓缓动了起来,不多时已经消失在陈管家的视线之内。

军营啊,不知道唐朝的军营是个什么样子。

如果换成别的地方,李昊或许会怕,可军营他实在太熟悉了,就算是在古代也让他有种亲切感。

带着美好的期待,李昊将目光转向马车上两个难兄难弟,套话道:“我说你们两个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惨?”

“李德謇,亏你还有脸说,还不都是因为你出的个馊主意。”两人中一个黑胖子努力转过身子,瞪着李昊道:“俺老程才装傻没到半个时辰就被识破了,被俺爹好一顿揍,然后就被绑着送给李震他爹了。”

“这样啊……”李昊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看向另一个眉清目秀的家伙,祸水东引:“李震,你该不会是被他连累的吧?”

结合刚刚在自家后宅时李勣那老货说自己与程处默、李震密谋装傻,知道了黑胖子身份后,李昊很容易就猜到了另一个家伙的名字。

李震并不知道自己的好兄弟已经换人,兀自忿忿:“可不是,本来我爹还没发现我的事情,可处默的事情一发,他老人家立刻有所警觉,连带我也跟着倒霉。”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程处默一听这话就不舒服了,歪着头道:“喂,李震,你这叫什么话,俺老程可是按照约定做的,要怪也怪德謇出的主意不靠谱,跟俺有啥关系。”

李昊眼见两人有联合的意思,连忙按住他们岔开话题:“好了,好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说什么都没用了,我刚刚可是听李叔说要送咱进军营,有功夫内杠,还不如想想如何应付。”

程处默无所谓的说道:“我是无所谓,军营咱又不是没去过,来来回回还不就是那些东西。”

李震道:“我也无所谓,关键是三个月后的殿前演武,说实话,我是真的不想去。”

程处默附和道:“我也不想,舒舒服服在家里待着多好,每天喝点小酒,看看歌舞,比天天去宫里执勤强上不知多少倍。”

纨绔子弟啊这是,如此不求上进怎么行呢,必须好好教育才行,李昊侧目看着两个还在喋喋不休的家伙,咳了一声:“你们这样是不对的,作为勋贵子弟,我们应该有自己的担当,应该存志高远,不要总是觉得岁月静好,其实那只是有人在为你负重前行罢了。”

李震、程处默同时闭嘴,用见了鬼的目光看着李昊,甚至就连前面的李勣都在马上回过头,诧异的看了过来。

“德謇,你,你啥时候变的这么有深度了?这不是你的性格啊。”

“那是你们以前不了解我。”李昊叹了口气,悠悠说道:“其实我一直都是个很有内涵的人。”

“我信你个鬼哦。”李震终于忍不住开始吐槽:“我告诉你德謇,我爹可不是一般人,没那么好骗,你不要以为说几句好听的话,就能蒙混过关。”

老子怎么那么想揍人呢,看了骑马走在前面的李勣一眼,李昊伸出三根手指岔开话题道:“事实胜于雄辩,老子现在不跟你们争,三天之内,老子一定可以凭自己的本事完好无损的从军营里走出来,到时候你们就知道是真是假了。”

程、李二人同时撇撇嘴:“鬼才信你。”

“敢打赌么?”

“赌就赌。”

苦中作乐的家伙们兴致勃勃的打赌,谁都没有发现黑着脸的李勣已经出现在身边,直到老货冷幽幽的说了句:“算老夫一个如何?”

三人:“……”

……

半个时辰之后,长安城东左领军卫庞大的军营之中,李昊三人站成一排,身上套着不怎么合身的扎甲,看就像刚刚打了败仗的逃兵。

李勣黑着脸,正在对一个校尉训话:“他们三个我就交给你了,给我好好的训,三个月后如果不脱两层皮,你就给老子滚回去当大头兵。”

“诺,大将军放心。”校尉充满杀气的目光扫过三个衣着华丽,不知道怎么得罪了李勣的倒霉蛋,拍着胸口保证着。

李勣哼了一声,转身来到李昊面前,指着身后校尉道:“小子,你不是说三天之后能完好无损的走出军营么,现在咱们就用他来打这个赌,如果你赢了,老子会把他踢出军营,让他连当大头兵的机会都没有,如果你输了,也不用你如何,老老实实给我在营里待着受训就好。”

这老货够阴的啊,还没怎么着呢,就把仇恨给老子拉满了,看着那校尉咬牙切齿的样子,李昊用脚指头都能猜到他在想什么。

可算李勣那老货给自己使绊子,李昊也不怕,军营这地方是凭实力说话的,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有领先这个世界一千四百年的先进理念,谁给谁使绊子还不一定呢。

打定主意,李昊没有任何犹豫,坦然道:“好,大将军既然有兴趣,属下恭敬不如从命。”

李勣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拍拍他的肩膀,若有深意的说道:“小子有种,三日之后见,老夫希望到时候你还能如此硬气的站在老夫面前。”

言罢带着前来迎接自己的几个军中悍将,走向军营深处,将李昊三人直接丢给了眼着眼睛几乎要吃人的校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