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章 高尚的人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09:13
A+ A- 关灯 听书

好不容易进了家门,李昊就再也绷不住了,龇牙咧嘴叫过两个仆役:“你们两个,快去准备热水,再弄些布条进去煮,快去。”

“诺!”两仆役飞奔而去。

李昊又看向陪在身边的老陈:“你也别闲着,去弄几十斤酒糟去,另外,找个人扶我去后院厨房。”

“啊?!少爷,您去厨房干什么?君子远包厨,您可不能……”

“让你去你就去,家里又不是只有你一个龙套,再墨迹老子换人了啊。”李昊不耐烦的叫道。

老陈:“……”

宫里的太医医术如何李昊并不清楚,但考虑到术业有专攻,他还是比较相信自己。

就算清创术早在三国时期就已经被华佗在关羽身上试验过,到了唐朝时期已经形成一定的套路,李昊还是认为自己的命最好由自己主宰。

……

水很快就烧好了,滚烫的沸水里面不知什么材质的布料在里面翻滚。

李昊坐在厨房的门口的一张胡凳上,左臂的伤口裸露在外,显得有些狰狞。

一个年轻的壮小伙站在他身边,担忧的目光停在李昊身上,手里拿着刚刚从锅里捞出来的布条,在李昊伤口附近比划着,嘴唇蠕动,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他叫陈蒙,管家老陈的儿子,平日里负责伺候李昊,到了关键时候,自然要由他顶上来,谁让他是亲信呢。

李昊酝酿了半天,也不见陈蒙动手,扭头问道:“怎么回事儿,陈蒙,老子的胳膊上有花么?还要看这么长时间?”

陈蒙吱唔道:“不是,少爷,你刚刚说要杀我全家来着。”

李昊无奈:“我就是随口一说,你怕什么,大唐是有律法的,不可能我想杀就杀。”

“哦,那,那要是我再弄疼了少爷……。”

“放心,不怪……嗷……”你字还没出口,伤口就被按住了,气的李昊破口大骂:“陈蒙,你大爷的,等老子伤好了,非弄死你不可。”

陈蒙手上动作不停,憨憨的道:“少爷,你说不怪我的。”

“老子现在反悔了!”李昊疼的直抽抽儿,声音都在打颤。

该死的太医竟然用生石灰来治外伤,那东西虽然止血效果一流,可也是有剂量限制的。

再说就算是用生石灰,那也是在伤口外围使用,全都塞进伤口里面算怎么回事?要杀人么?

所以如何把伤口里面的生石灰弄出来就成了李昊急需解决的问题,也成了陈蒙正在进行的工作。

长长的布条被陈蒙用细长的竹签从外侧塞进伤口,再从胳膊的内侧拉出来,带出无数的乌血和不知名堂的药材。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一次又一次,等到创口变的通透,再也没有乱七八糟的东西出来时,李昊已经疼的差点忘了自己是谁。

管家老陈这个时候也回来了,同时带回来满满一大车酒糟,还有……一个带着侍女的红衣小姑娘。

“你在干什么?胳膊不想要了?”红衣小姑娘在看到李昊的第一时间便冲到了他的身边,声音中带着愠怒。

李昊有些诧异,纳闷的道:“李雪雁?你来我家干什么?”

李雪雁没有回答,反而不悦的问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到底在干什么,你胳膊上的伤太医明明已经给你处理好了,谁让你擅自打开的。”

这小妞到底谁啊,这也太彪悍了,必须得好好调教调教,否则将来娶回家岂不糟糕。

李昊叹了口气,露出悲天悯人的表情:“唉,李雪雁,你知道么,太医医好的其实只是我的身体,而我的心,却依旧在流血。每当我想到大唐有无数将士在受伤之后得不到最好的治疗,我的心像针扎一样的疼,他们的身边没有太医,也没有珍稀的药材,他们能依靠的只有冥冥之中的运气来保住生命。

所以我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在有生之年,为他们做些什么。就像现在,我受了伤,那么如何用最简单,最实用的办法来避免伤口感染,促进伤口愈合,就是我的目标,哪怕这条胳膊因此废了,也无所谓。”

李雪雁的目光柔和了下来,盯着李昊的伤口看了一会儿,低声道:“你说的是真的么?我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你,他们都说你是一个纨绔子弟。”

“我不在乎他们怎么看我,也不想解释,他们说我纨绔也好,败家子也罢,这都没什么关系。”李昊以四十五度角仰望夜幕低垂的天空,声音中带着空灵:“因为我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纯粹的人,时间将会为我证明。”

李雪雁无声的注视着李昊,似乎想要重新认识他一样。

或许他说的是真的吧?若他真是纨绔,皇帝叔叔又怎么会委以重任。

况且,他若真是纨绔,在那种随时都有可能送命的情况下,又怎么可能主动冲出来将马车赶走,毕竟父亲都说,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如果不是大智大勇之辈,很难想出这样的办法。

无声的沉默中,任城王李道宗的独女雪雁郡主自动脑补了一个优秀少年,在众人的误解与谩骂下蹒跚而行的画面。

女孩子柔软的内心世界悄然敞开,在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情况下,悄然印上了一个影子。

“对不起,我……刚刚不该在不了解情况的时候对你发脾气,其实我这次来是向你道谢的,谢谢你白天的时候救了我。”

心态的变化让李雪雁的语气中充满了愧疚,听在李昊耳朵里瞬间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该死,刚刚表演的太过投入,把这丫头给忽悠懵了,这可不是好事,老子还不知道这丫头是谁家的呢,万一她想以身相许可咋整,那大森林还要不要了?

再说,老子眼下还伤着呢,哪有功夫在这瞎扯淡,李昊琢磨着,主动岔开话题:“雪雁,我正在研究一种叫酒精的东西,主要作用是用来消毒,可以避免伤口感染,如果你有兴趣,可以留下来看看,说不定还可以帮我点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