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文成公主?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09:20
A+ A- 关灯 听书

李雪雁最后还是留了下来,也不知道是自认发现了李昊的秘密,还是想要验证一下他是否真是一个高尚的人。

李昊当然并不在乎这些,将伤口重新包上之后,他立刻指挥着管家老陈进行蒸酒的工作。

后世当兵的时候,李昊有一个战友家住在农村。

休假的时候李昊过去玩,新眼看过土法蒸酒的全过程,这一次他打算改良一下,试试能不能再进一步提纯,就算弄不出真正的酒精,高度酒其实也不错。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反正在他看来,就算是散白,消毒的作用也比太医弄出来那些不知所谓的东西强,否则冷兵器作战时,战损岂会那么高。

李雪雁在转变态度后化身好奇宝宝,跟在李昊的身边看什么都好奇,等到酒糟入锅,立刻问道:“昊弟,为什么你的那个锅要接出来一根管子?还有,你蒸酒糟干什么?”

昊弟?我跟你很熟么?

心理年龄已经高达三十的李昊表示心很累,无奈的说道:“这个叫蒸馏,加快酒糟里酒精的挥发速度,然后再利用冷凝法,将挥发后的酒精收集起来,通过那个管子流出笼屉。”

李雪雁一头问号:“蒸馏?冷凝法?那是什么?”

李昊继续替好奇宝宝科普:“通常来说,大部分物质都有三态,分别是固态,液态,气态。所谓蒸馏,就是把水从液态变成气态,而冷凝法,则是将气态的水再变回液态。”

李雪雁头上冒出更多的问号:“那,那你这不是……费二便事么。”

“唉,这当然不是费二便事,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通过这样的循环可以把酒糟里的精华快速提取出来。”

李昊自认不是一个好老师,不过一些简单的道理还是能说清楚的。

但意外的是,李雪雁这丫头竟然有着十分不错的领悟力,独自想了一会儿皱起秀眉问道:“你的意思是不是想说,所有的东西都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来提取精华?那为什么我们在蒸鱼的时候没办法把鱼肉提取出来?”

李昊:???

是什么样的脑洞才能让这丫头想到通过蒸馏法提取鱼肉的?鱼是生物好么?想要提取鱼肉最好的办法就是物理切割吧?

李昊半晌才道:“那个……蒸馏法只适用于没有生命的物质,比如说矿石,水之类,但是有生命的东西不行,不管是植物还是动物,都不行。”

“你的意思是,植物是有生命的?”

“理论上说,所有由细胞构成的生命体都是有生命的,不管是植物还是动物。”

“那岂不是说,佛门也在杀生,植物既然是有生命的,那些和尚就不是在吃素啊。”

完了,这天没法聊了。

我还是个孩子啊,为什么要回答这些问题。

李昊痛苦的拍着额头:“大姐,看在我是伤员的份上,能不能先放过我,等我伤好了再给你解释?”

“啊!”李雪雁的小脸瞬间变的通红:“那个,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不过,你真的很厉害,那么小就懂那么多我不知道的东西。”

小?我哪里小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小了!

老子好心给你科普,你竟然如此毒舌!

如果不是看在……,算了,还是先问问再说。

李昊咳了一声,摆摆手:“其实我一直都是个很低调的人,正所谓知我者谓我何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你说是吧。”

“嗯,你说的对。”跟李昊待了一段时间之后,李雪雁智商直线下降,开始向小迷妹发展。

李昊却趁机问道:“对了,你女红做的怎么样?”

李雪雁俏脸又红了一下:“还,还可以。”

“那就好,一会儿记得帮我个忙。”李昊看着不远处已经忙的差不多的众人,叮嘱了李雪雁一句,便走了过去。

管家老陈见他过来,带着一身酒气立刻迎上:“少爷,酒已经蒸过三次了,您看还要不要继续。”

“不必,就它了。”李昊叫过陈蒙,拆开临时包扎好的伤口:“按照刚刚的方式,再用酒精把伤口洗洗。”

陈蒙低头看看放在脚边的小酒坛,咂咂嘴,一脸惋惜:“少爷,用,用这个?”

“不争气的东西,看什么看,想喝以后有更好的。”李昊低声骂了一句,坐到摆好的胡凳上面,拉开架式:“快点,别磨叽。”

得嘞!

一听有更好的酒,陈蒙眼睛亮了,二话不说,提起酒坛,抄起煮过的布条,在李昊错愕的目光中按到了他的伤口上。

“嗷……”

疼,真特么疼。

李昊一边抽抽儿,一边想着。

站在不远处观看的李雪雁脸上闪过一抹不忍之色。

昨天晚上在宫里太医给李昊医治的时候,已经在他昏迷的时候给他灌了麻沸散,再加上两人之间不是很熟,所以小姑娘并不怎么关心他。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经过接触,李雪雁已经对这位卫国公家的独子产生的浓厚的兴趣,以及一丝丝的好感,再看他痛苦的样子,小姑娘的心一下就乱了起来。

不过好在这次清创用时并不长,经验老道的陈蒙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了自己的工作。

李昊也迎来了更加困难的一个阶段。

“李雪雁,来,到你了,帮忙!”叫过管家老陈,拿过已经准备好的针线,放进高度数的散白里泡了泡,李昊对李雪雁招了招手。

李雪雁迷惑的问道:“我,我能帮什么忙?”

李昊尽量表现的十分淡定:“缝伤口,就是像补衣服一样,把这里缝起来。”

“什,什么?你,你让我……”李雪雁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刚刚想过无数种可能,但万万没想到所谓的帮忙竟然是这个。

李昊笑道:“怎么?刚刚你可是答应要帮忙的,别说现在不敢了。”

李雪雁:“可,可为什么是我,你,你为什么不让他们弄,而且,而且身体怎么可以用线来缝?”

“都说了是尝试,你不试试怎么知道人的身体不能用线来缝?至于说为什么不让他们弄……你看看他们棒槌一样的手指,让他们杀人还差不多,救人……呵。”

被鄙视了,李府下人,上至管家老陈,下至烧火老柴,全都羞愧的低下了头。

看着李昊道过来的针与线,李雪雁的内心是拒绝的,可当她看到面前那双坚定的眸子,又有些不忍心拒绝。

僵持了大概足有十几个呼吸,美丽的红衣小姑娘艰难的伸出了右手,将针与线接了过来。

李昊则再次坐下,伸出胳膊:“来吧,缝的密一些,每一面至少要五针,缝的少了会裂开。”

李雪雁只觉得手中绣花针无比沉重,拿在手中就像拿着一把长剑,看着那已经泛白的伤口,半天也下不去手。

如果放在昨天,自己与这个少年在马车上初相识,或许……。

好吧,就算那样李雪雁知道自己同样下不去手。

这不是生不生气的问题,而是,她真的没有拿针扎别人的经历,也不想有这样的经历。

我这样,会让他很失望吧?小姑娘默默低下了头。

“打起精神来,还记得我刚刚说过的话么?其实对你我来说,这并不只是一次简单的伤口缝合手术,你要知道,如果我们成功了,那么将会给大唐无数人创造出一个可以活下去的机会,到那个时候,你就是一个英雄,一个挽救了无数人生命的英雄。”

李昊的声音似乎很遥远,又似乎很近,给了李雪雁极大的鼓励。

可事实上,对于李昊来说,事情远没有那么复杂。

伤口反正都是要缝的,既然如此,让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来缝远比一群大老爷们儿缝要好的多,虽然疼还是一样疼,但至少可以赏心悦目些。

这就像结婚娶媳妇,大家都知道晚上闭了灯都一样,可还是喜欢找漂亮的。

至于说为难,谁还没有过第一次呢!

……

李雪雁手里的针最后还是扎下去了,因为她无法面对李昊失望的目光。

感受着手中绣花针刺穿皮肉时那种生涩,小姑娘的眼睛不知为什么就红了,大颗大颗的泪珠流了下来。

我只是来道谢的啊,为什么要让我干这种事情。

一针,两针……。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李昊左臂内外两侧的伤口全部缝合好了,针脚细密,间距相等,看上去有着别样的美感。

但李雪雁却再也受不了了,刚刚缝好便将手里的针一丢,哭着跑了出去。

管家老陈有些不知所措,叫了声郡主殿下,连忙追了出去。

在他看来少爷今天的行为有些过份了,这么刺激的事情就算他这个爷们儿看着心都揪着,更不要说让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姑娘亲自操刀。

而李昊则是一脸的懵比,老陈的一声郡主殿下如醍醐灌顶,让终于想起李雪雁是谁了。

文成公主,历史上大大有名的文成公主啊!

看看胳膊上的伤。

老子这伤要不要一直留着不拆线呢?若是留到一千四百年后,应该很值钱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