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躺枪的李靖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09:34
A+ A- 关灯 听书

“哈哈哈……,饶他李勣精似鬼,也得喝俺老程的洗脚水。”程府之中,程咬金那极具穿透力的笑声在半空回荡,好不容易笑够了,转头对憨笑着的儿子说道:“这次表现的不错,以后记得任何关于李德謇那小子的事情,都要第一时间回来告诉为父。”

程处默笑的十分狗腿:“好的,爹爹放心,打从今天开始,我就是您安排在德謇身边的细作。”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嗯!”老程咂咂嘴,寻思片刻:“那小子蛰伏了这么久,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不过想想也是,李靖的种怎么可能是个纨绔子弟。”

“爹,那您看……”

程咬金一挥手:“行了,滚吧,昨天晚上的事情权且给你记着,若有下次,看老夫不打折你的腿。”

“呃……”程处默眨巴着牛眼,吱唔了一会儿道:“爹,德謇那天跟我们说马镫其实是他爹弄出来的,可孩儿想不通的是,如果真是这样,那为什么李伯伯不自己拿到军中使用呢。”

“小子,你还是太年轻啊!”程咬金横了儿子一眼,解释道:“之所以李靖不拿出来,那是因为这东西对他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就算拿出来也不过就是锦上添花,但李德謇那小子拿出来就不一样了,老夫等人就算不给他请功,至少也要念着他的情份,懂么?”

程处默大头点了点:“哦,懂了。”

老程道:“懂了就走吧,你与李德謇情同手足,回头记得去他家看看,别让人说咱老程家没有人情味。”

“诺,孩儿告退。”程处默解了心中疑惑,转身准备离开,身后却传来老程的声音:“对了,你去李家的时候带上你妹妹,若是有机会可以撮合他们一下。”

程处默左脚绊右脚,一个趔趄:“啥?!带着音音?还要撮合他们?”

“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再废话,信不信老子抽你?”

“哦,知道了。”

老程一眼瞪,小程顿时怂了,夹着尾巴麻溜滚蛋,看着儿子离开的老程,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片刻后对侍立身后的管家说道:“你派人去翼国公府请秦二哥过来,就说俺老程有要事与他相商。”

“诺!”

……

……

太极宫,东宫。

李二、杜如晦、房玄龄几人正在讨论关于刺驾的事情,聊着聊着,不知怎么就聊到了李昊的头上。

只听房玄龄说道:“陛下,对于李德謇,赏赐是否过重了?此子在长安素有纨绔之名,四品实职的封赏只怕会难以服众啊。”

杜如晦亦道:“是啊陛下,此子素来横行长安,此番虽救驾有功,但终究是意外为之,如此重的赏赐,只怕会助长其嚣张气焰。”

“呵呵……”李二笑着摇头,目光扫过房、杜二人:“玄龄,克明,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待朕与你们细说。”

房玄龄、杜如晦对视一眼:“请陛下明示。”

李二抬手挥退房间中闲杂人等,待众人都离开,这才缓缓说道:“朕那日曾问过李德謇如何看待突厥前来求亲一事,本想考校他一下,可没想到却有些意外收获。”

接下来,李二将那天在酒馆里发生的事情大概讲了一下,尤其是李昊对颉利求亲意图的推测以及如何对付突厥的计策。

房玄龄、杜如晦初时并未在意,作为朝中大佬,他们并不在乎一个小年轻的胡言乱语。

可随着李二的讲述,两人的脸色变的凝重起来。

这是一个最多只有十四岁的娃娃能想到的东西么?不管是对时局的推测,还是对人物性格的判断,丝丝入扣,直击要害。

在李二停下之后,杜如晦骇然道:“陛下,这,这都是那小子说的?”

“的确是他‘说’的。”李二在‘说’字上加重了语气,顿了顿:“但我更愿相信这是药师说的。”

房玄龄恍然道:“不错,李靖这段时间一直在灵州与突厥作战,若说熟悉突厥人,自然非他莫属,写封信交待给他的儿子倒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千里之外的李靖:“……”

杜如晦皱眉道:“可是……李靖如何能够肯定他儿子一定会把这些话说给陛下听呢?”

李二微微一笑:“克明多虑了,朕可以肯定,这次的行刺之事与李靖无关,他儿子与朕相遇只是偶然。”

老大都说整件事与李靖无关,杜如晦自然不会再说什么,顺水推舟道:“哦,如此便好。”

李二接着道:“既然药师一心为儿子铺路,朕总不能寒了他的心,此前之所以会给李德謇如此高的封赏,不过是想给他一个机会,如果那小子能抓得住,自然有机会飞黄腾达,若是抓不住,若干年后等着继承他爹的爵位便好。”

听了李二的解释,房、杜二人心中了然,齐道:“原来如此,陛下圣明!”

李二无奈叹道:“朕圣不圣明自己清楚,你们两个休要学那些无聊之人的无聊之举。另外,朕曾在李德謇离宫之前嘱咐他写一份针对突厥人的奏对上来,过几日待他伤好了,想必也会呈上,到时候,咱们再议一下,今日还是继续商量长乐王的事情吧。”

杜如晦暗自苦笑,说的那么冠冕堂皇,还说什么给个机会,其实说白了还不是恩宠有加,想那李德謇只是伤了左臂,与右手没有任何关系,怎么就写不了奏疏了,还非要等到伤好了之后,分明就是偏心嘛。

一夜之间,李德謇成了名人,不管是皇宫里面还是勋贵的家中,全都在讨论着这个还差一个多月就满十四的小年轻。

当然,例外还是有的,比如任城王府就没有讨论李德謇。

年近四旬的任城王此时正围在哭泣的闺女身边不停打转,可不管他怎么问,李雪雁就是不开口,听着那不断啜泣声,李道宗的心就跟被油煎的一样。

忽的,李道宗脑中灵光一闪,对,李德謇,就是那小子,早上闺女回来之后曾经说过要去道谢的,莫非是那小子使坏欺负了她?

李道宗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慢慢的脑补出了女儿去道谢,结果李德謇那个纨绔子弟冷嘲热讽,胡搅蛮缠,动手动脚的画面。

“嘭”越想越气的李道宗忍无可忍,狠狠一拳砸在桌上,长身而起:“来人,去三卫将军府,老夫要找李德謇那小子算帐。”

李雪雁之所以哭个没完,其实只是觉得自己没用,连缝个伤口都下不了手,所以不好意思说。

不想老爹竟然因此误会了那个淡泊名利的少年,这顿时让李雪雁大惊失色,连忙起身阻止:“爹!不要去!”

只可惜,风风火火的李道宗早已经带人冲出了房间,根本没有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