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长安城里无铁匠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09:27
A+ A- 关灯 听书

老陈最后还是没有把李雪雁追回来,主要是人家太高,高到他老陈够不到的程度,偏偏家里唯一比较高的那个还在发呆,琢磨自己能不能再活一千四百年。

府上的下人们完成了手头的工作,一个个都用佩服的目光看着自家少爷,就连那些平时自认爷们的家将也不例外。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面不改色的拿针在自己的肉里捅来捅去,这下出去可有得吹了。

当然,这帮混蛋更在乎的是那酒精还要不要再继续蒸,毕竟少爷的伤已经搞定了,蒸与不蒸全在李昊一句话。

李昊如何能不知道这帮家伙在想什么,看他们口水流出老长的样子,不由斥道:“愣着干什么,把剩下的酒糟都蒸了,别浪费。”

“哎,好嘞。”守在李昊边上的陈蒙如获大赦,屁颠屁颠的去了。

李昊也没心思再陪他们继续折腾,毕竟身上还带着伤呢,就算想为大唐酒文化做贡献,也得量力而行不是。

想了想,对刚回来的管家老陈嘱咐道:“剩下的酒糟蒸一次就好,酒给我留下五坛,余下的就给他们分了吧。”

老陈微微躬身:“是,少爷。”

这几日时间不管是耳闻还是眼见,李昊的表现都让老管家刮目相看,言行上不自觉带上几分恭敬。

李昊这边小日子过的悠闲自在,又是美女又是美酒的,可他的两个死党日子就不是那么好过了。

李震在东宫前的广场上跪了一整夜加一个上午,直到老头子们跟李二在丽正殿商量完了这次刺杀的事情,才被领回家。

当然,回家之后少不得又要被一顿好打,因为他老子李勣很生气,非常生气。

才刚进家门,就一声怒喝:“你这个逆子,给老夫跪下!”

跪就跪呗,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

李震老老实实的跪好,大气都不敢出。

“你这逆子,当真想要气死老夫不成。”看着儿子臊眉耷眼的样子,李勣不禁想到那个敢在自己面前演戏的李昊,越想越气之下一脚便踹了出去,怒斥道:“老夫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忤逆不孝的东西,整日游手好闲,醉生梦死,你没喝过酒吗,竟然当着陛下的面烂醉如泥,不能护驾不说,竟然还要陛下派人护着你。”

李震被踹了个跟头,爬起来重新跪好,顺带解释道:“我,我又没见过陛下。”

“没见过怎么了,李德謇那小子也没见过,可是你看看人家,人家不光救了圣驾,还引开追兵救了皇后娘娘,不说这功劳有多大,单从情份上来讲,人家就已经领先你不知几百倍。”

李勣的手指几乎要戳到李震的脑子里,点的他直晃,可面对暴怒的老头子,他是半点也不敢躲闪,只能硬着头皮挺着。

imwpweb.com😤更专业的主题插件生产商家

其实李震知道,老头子未必就对自己醉酒一事有多介意,之所以发这么大脾气不过就是因为嫉妒。

嫉妒人家李德謇运气好,嫉妒人家年轻轻的就让陛下对其恩宠有加。

可运气这东西谁又说的准呢,人家李昊能抱着皇帝的腰将皇帝从马上撞下来屁事没有,可如果换成自己,鬼知道皇帝掉下来的时候能不能把头摔出个坑。

那样的话,升官发财估计是别想了,抄家灭族或许有可能。

可想归想,这话李震是绝不敢说的,若想自救只能从其它方向来解决问题。

比如……。

“父亲,请父亲暂息雷霆之怒,孩儿觉得有件事必须跟您提一下。”

“什么事,说!”暴怒的李勣喝道。

“您知道马镫这东西么?”

“马凳?”李勣首先想到的是胡凳。

这几天他因为有事一直没有回军营,唯一回去的一次还被李昊气的够呛,根本没与苏定方有过多的接触,自然也就不知道马镫的事情。

李震一见老头子满脸懵比的样子,心头大喜,兴奋的说道:“马镫其实就是两个铁环,用绳子栓了挂在马鞍上面,骑兵可以踩着它上马不说,控马骑射的时候因为脚下有着力点,也可以更好的完成开弓的动作。”

李勣大致上脑补了一下,收住怒火皱眉问道:“这东西你是从何处得知的?”

“是李德謇想出来的,我们进了军营的第一天,他就弄出了这么个东西,给苏定方的部下装备上了。”成功引起老头子的注意,李震知道今天这顿揍估计是不用挨了,兴奋之下连说带比:“父亲您当时不在场,没看到场面,我跟您说,装备上马镫之后,那些骑兵的准头提高了可不止一个档次,听苏定方说,几乎可以与突厥精锐骑兵媲美呢。”

李勣狐疑道:“当真?”

李震点头道:“千真万确,您要是不信,可以找苏定方来问问。”

“何必找他,不就是两个铁环么?”李勣哼了一声喝道:“来人,去外面找铁匠给老夫打一对铁环回来。”言罢,看向李震:“孽畜,那铁环需要多大?”

李震连忙答道:“不必太大,能把脚套进去就行。”

李勣看向迎上来的亲卫:“听到了没有?速去。”

“诺!”亲卫不敢怠慢,转身飞速离开。

不过,这家伙去的快,回来的也快,不到两刻钟的功夫,便一头大汗,两手空空的赶了回来。

李勣正坐在正厅喝茶,见他空手回来不禁一愣:“怎么回事?”

“英公,那个……”亲卫一脸为难,纠结道:“那个找不到铁匠了。”

李勣把脸一沉:“什么?你的意思是,偌大长安城一个铁匠都没了?”

亲卫把头点的跟啄米似的:“是啊英公,我跑了很多地方,可别说铁匠,就算是个学徒都没找到,听旁人说,好像城里所有铁匠都被右武候卫的人当成刺驾的嫌犯抓走了。”

这个时候,如果李勣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也就不用在大将军的位置上混了。

看跪在不远处的李震一眼,越想越气之下,一记大脚就崩了出去,怒骂道:“程老匹夫,老夫与你势不两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