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李昊上任

发布时间: 2020-05-31 19:10:51
A+ A- 关灯 听书

自从数日之前宫里传来圣旨,宣布李德謇接掌左领军卫翎府折冲都尉一职,苏定方的心情就十分不好。

老子服你的军事理论是没错,可那终究是你家老子的理论,又不是你李德謇的,你一个小屁孩儿凭啥敢接手整个翎府,皇帝下旨难道你就不知道推一推?

每每想到自己亲手训练了半年的翎府一千两百人,就这么交到一个只有十多岁的娃娃手里,苏定方都会觉得别扭,心口堵的慌。

偏生手下人还不争气,在中午的时候又与右武候卫之间发生了冲突,被兵部的人抓了个正着不说,还全都给押送过来了。

放在平时,苏定方根本不会在乎这些,最多也就是训斥几句了事,可谁也没想到,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李昊带着几个太医来了。

看着二十来个站到一起鼻青脸肿的家伙,李昊打趣道:“哟,怎么了这是?定方兄该不会是在欢迎我吧?”

“李都尉想多了。”苏定方淡淡一笑,指着臊眉耷眼的军卒道:“是这些家伙不争气,竟然与右武候卫的兵起了冲突,我本想着处理一下,不过既然李都尉来了,那就交给你吧,反正这些人很快就是你的兵了。”

imwpweb.com😦专业的主题和插件生产商

下马威啊这是!没想到苏定方这家伙心眼儿这么小。

见多了历史名人的李昊很膨胀,对苏定方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崇拜,闻言之后也不客气,直接对那些军卒问道:“输了还是赢了?”

二十来个大头兵面露不忿的看着李昊,其中一人梗着脖子道:“输了怎么说,赢了又怎么说?”

李昊面无表情道:“输了,三十军棍,你,四十。赢了别人不用打,你,十棍。”

那人脸色一变:“凭,凭什么?凭什么我要多十军棍?”

“因为我喜欢。”

“我,我不服。”

李昊道:“老子不用你服,下次见到老子,你可以继续牛B,前提是做好挨军棍的准备。”

那人嘴角抽了抽,这才想起眼前这少年可是新任的左领军卫翎府折冲都尉,当下语气一软道:“可,可是都尉,军法规定,斗殴最多只打十军棍,为,为什么我们要打三十。”

李昊道:“因为你们输了,输了就要受罚。”

那人继续道:“但他们比我们人多,我们打不过。”

“那又怎样,上了战场是不是敌人比你们多就要投降?”李昊站到那人面前,双眼盯着他道:“别忘了,你们是军人,军人的字典里只有生死,没有输赢,你们可以战死,但绝不可以输。”

“说的好!”未来大唐的领军人物苏烈苏定方,被李昊的一番话说的热血沸腾。

军人的字典里只有生死,没有输赢,说的真好,这才是军人的真谛嘛!

众人:“……”

老大,你是哪伙儿的?

苏定方这会儿也反应过来自己有些反应过激,尴尬的笑笑:“呃……,那个,情不自禁,情不自禁哈。”

李昊拱拱手:“小弟班门弄斧,定方兄见笑了。”

脸上笑嘻嘻,心里MMP,苏定方心里苦啊。

自己怎么就那么没城府呢,你说你干啥非要喊一声‘说的好’呢,这下刚刚的下马威不光没立成,反倒把自己弄的跟个小丑似的。

好在李昊并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与老苏纠缠,在那二十几个家伙被拖走之后,立刻对跟着自己的几个老家伙说道:“你们也跟着过去吧,刚刚在路上已经教过你们如何消毒,如何缝合了,一会儿正好拿那几个家伙练练手。”

几个胡子都白了的老家伙一齐躬身:“是,恩师,学生们去了。”

看着几个老货,苏定方顶着一张黑人问号脸道:“李都尉,他们是什么人?”

李昊摇头道:“哦,宫里的太医,我新收的几个学生,没办法,陛下安排的,不收都不行。”

看着那几个年龄足够给李昊当爷爷的老爷子,苏定方觉得这B都让李昊给装圆了。

收太医当学生?还陛下安排的!你李德謇真当自己是无所不知的鬼才呐。

几个太医倒没觉着有什么不对,从某些方面来说,他们是大夫,也是学者,从宫里出来这一路,李昊所说的一切等于是给他们指引了一个全新的方向,让他们看到了更加广阔的世界。

这个时代的学者是质朴的,讲的是学无先后,达者为师,你比我强,比我懂的多,那你就是我的老师,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甚至在文化人的圈子里,这还是美谈,一点都不丢人。

半个时辰之后,左领军卫翎府炸了,原本人心惶惶的情况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兴奋。

为啥?条件好呗。

以前出去打架总是有所顾虑,害怕回来受军法,现在好了,只要能将对手干翻,回来不光没有惩罚,甚至还有奖励。

另外,听说新长官还带了六个太医学生过来,听听,六个啊,以前整个翎府才两个医官,现在一下子多了六个,哎呦喂,这下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会受伤了。

苏定方的营房中,老苏苦笑无语,看着淡定自若的李昊,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李昊倒是没啥特别的反应,进了营房,随意找个地方坐了,自来熟的问道:“定方兄,现在没有外人在了,你跟我说实话,生我气不?”

马丹,老子要气死了好么,苏定方幽幽看了李昊一眼:“如果一个人突然冒出来将你半年的心血全部拿走,你生气不?”

李昊眨眨眼睛:“如果只是半年,我觉着还好吧。”

苏定方摇摇头:“算了,还是不说这个了,否则我怕忍不住会削你。”

“呃……”李昊摸摸鼻子,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养成这个习惯的,顿了顿又问道:“那朝庭对你怎么安排的?不会是想要把你调走吧?”

苏定方面无表情道:“升半格,郎将。”

李昊一怔:“我的顶头上司?”

苏定方哼了一声:“你说呢?”

李昊:“……”

乐子大了哦,新长官好像不大高兴呢。